《红线金丸》

25、一波未平一波起

作者:萧逸

萧苇不释前嫌,负气而去。瞿涛连连顿足,爱莫能助。

红线金丸边瘦桐处此场面,实在尴尬,他正要前去追赶,却被瞿涛拦住,道:“边兄弟他诺贝尔文学奖,但他以“一向拒绝来自官方的荣誉”为由,你不要在意,这位萧老弟,生来就是这个脾气,由他去,以后他就能想明白了!”

边瘦桐汗颜地道:“为了我,使得你们彼此不快,实在令我过意不去!”

瞿涛一笑道:“放心,没有关系!这小子,我是最清楚的了,他外表冷漠,其实内心比谁都热情!”说着他微微一笑,道:“就好像那位车姑娘……”

说到此,忽然心中一动,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我们快进内去看看吧!”

二人转过身来刚要走,却见雪用梅自廊下匆匆走出来道:“我看到方才有一个姑娘走了!”

瞿涛怔一下道:“如何走法?”

雪用梅道:“她提着一个包裹,走得很快,我问她话,她却只背向着我,没有答理。前辈,这姑娘是谁?”

西北风瞿涛看了一下远方,微微摇头叹息道:“这倒好,他二人竟然不谋而合,也许在路上又遇在一块了!”

说着微微一笑,道:“我们进去吧!”

边瘦桐和雪用梅二人对望了一眼,这件事情的发生,使二人都很不好意思,而瞿涛却似乎漠然视之!

进室落座后,瞿涛望着边瘦桐道:“你可知那位姑娘是谁?”

边瘦桐茫然摇了摇头。瞿涛一笑道:“她就是巫山脚下,海天别墅的主人之一。边兄弟,你莫非不认得她么?”

边瘦桐不由蓦地一惊,道:“哦,莫非是女飞卫车钗不成?”

瞿涛点头道:“正是这位姑娘!”

一旁的雪用梅却不由呆了一呆。瞿涛目睹二人惊异的神情,不由微微一笑。

他于是把萧苇、车钗投奔来此的一段经过略微说了一遍,二人更是惊奇不已。

他们料不到,晴空一羽萧苇竟会和车钗合在了一块。边瘦桐不由点了点头,道:“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,前辈如能促成,倒是功德一件!”

瞿涛微微笑道:“婚姻之事,除却缘分,还要他们自己的契合,别人说话实在是多余的!”

说着他皱了一下眉毛,道:“我本心是想与你们之间和好的,却没料到,萧苇如此固执,看来这件事,我也是无能为力了!”

边瘦桐淡然一笑道:“实说起来,对于萧苇,我并没有敌意,只有内疚。只要他捐弃前嫌,我愿意随时与他言好!”

瞿涛长叹了一声,道:“兄弟!你这才是真正的好汉子,这件事,我一定为你们尽心尽力。小苇要是再逞一时意气,我这老哥哥将与他一刀两断!”

说着,目光闪出炯炯之色。边瘦桐歉然道:“前辈不必如此,萧兄实在是一个可敬之人,只是过于固执刚急,这也许是他的可爱之处!”

瞿涛长长叹息了一声,没有作声。过了一会儿,他望着边瘦桐,道:“边老弟,你这么风尘仆仆地赶路,莫非有什么急事不成?”

边瘦桐苦笑了一下,道:“前辈有所不知,因我生就一副刚直脾气,嫉恶过甚,因此在江湖上得罪了太多的人,自不免因而生仇,来往奔波!”

西北风瞿涛冷冷一笑,道:“我辈人物,习武作甚!老弟不要气馁,当今江湖之内,正需要像你这么一个急公好义之人,你不妨放开手干下去!”

边瘦桐浅浅一笑道:“前辈有所不知,我已为此惹下祸事来了!”

瞿涛怔了一下,道:“什么祸事?”

边瘦桐摇头苦笑道:“很多武技高深、资望极重的人物,却也询私报复,这是最令我痛心之事!”

瞿涛一笑道:“对小苇子你就不必再顾虑了,我会善言开导他的!”

边瘦桐微微一叹道:“我向前辈打听一人,前辈可知道一个叫做‘海空长老’的人么?”

西北风瞿涛不由一怔道:“我知道……这和尚怎的?”

边瘦桐微微一笑,自身上拿出了一张帖子,递了过去。瞿涛接过一看,惊讶地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边瘦桐笑了笑,道:“南少林寺的方丈涵一大师,因助红衣狮门与我为敌,被我败于掌下,不想他竟搬动口舌,请出了海空长老!这人我曾有耳闻,只是不详,前辈可知道多一点么?”

瞿涛微微“哦”了一声,他低下头略一思忖,抬头冷冷地道:“贤弟,你遇见了厉害的人了!”

说着冷冷笑道:“这位海空长老曾与我有一面之缘,此人确是一个厉害的人物,掌中一口‘神木尺’,能点打人身三十六处穴道!”

他冷笑了一下,又接下去道:“早年……中条七友均一一在他这口神木尺下丧生。除了神木尺外,这和尚还有一手‘空空如意掌’,数十年来,未遇敌手!”

他叹了一声,道:“你对付这个人,可要特别小心啊!”

他说完后,脸色十分阴沉。

边瘦桐自不免暗暗惊心,他冷笑道:“如此的一个高人,偏偏不辨是非,怎不令人叹息?”

瞿涛来回走了几步,道:“你方才所说的那个涵一大师,我也认识,莫非你不知道,他二人是师兄弟么?”

边瘦桐一惊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瞿涛鼻中哼了一声,道:“在我少年时候,在莽苍山遇见过海空一次,那时涵一和尚正在海空身边,他那一身武功,全是他那位师兄一手教导出来的!”

边瘦桐咬了一下嘴chún道:“这就难怪了。”

瞿涛一手握拳,在另一只手上重重地击了一下,发出了“啪”的一声,似乎下了一个决定。

边瘦桐一怔道:“前辈有何指教?”

西北风哈哈一笑道:“我想一个人活在世上,生命无足轻重,而义气却不可无有。贤弟,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就应该知恩图报。”

边瘦桐一怔道:“前辈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西北风目光如炬道:“兄弟,现在你遇见了这个难题,我一定助你一臂之力就是!”

边瘦桐摇头道:“前辈万万不可如此,那海空虽是厉害,依我看来,却也未见得高不可测……”

西北风微微一笑,道:“兄弟,你还年轻,和小苇子一样,太气盛了。当然,我不是说你的功夫不如他,不过……”

说到此笑了笑,道:“你可知那年在莽苍山时,我曾与海空动过手……”

边瘦桐一惊道:“哦……结果如何?”

瞿涛摇头冷笑道:“我们对拆了四十六招后,我败在了他的空空如意掌法之下。若不是那和尚掌下留情,那一次我可能要落下残废了!”

边瘦桐不由大吃了一惊,一时竟呆住了。

瞿涛一双浓眉紧紧皱了皱,道:“不过,当时我的功力,是不能和今日相比的,那时我的乾坤一十三掌还没练成……”

说到此,那双眸子微微眯了起来,漠漠地道:“今天再遇见这个老和尚,也许情形就不大一样了!尤其是这十年以来,在真气功力之上,我也有了极大的长进,我想足可以应付这个老和尚了。”

边瘦桐苦笑了笑道:“只是我如何能让前辈牵扯其中呢?”

西北风瞿涛一只手摸着绕口的胡子,哈哈笑道:“士为知己者死!自我一见兄弟你,就知你是一个直率的汉子,我老头子在巫山数十年来,静极思动,也该动一动了……”

说到此,他推开了窗子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。

他的目光,远远地看着夜色里的那座孤坟,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。

他已经决定要违背自己的诺言了。

他望着那座孤坟,喃喃地道:“瑶清……请容许我暂时离开你……我会再回来的……”

边瘦桐和雪用梅听到了这话,俱不由怔了一下。

瞿涛转过脸来,只见他目光之中,似乎含有泪水,但却佯作笑脸,道:“贤弟,我决定同你下山一行,我们何日起程?”

边瘦桐见他意念至诚,不便再阻拦,当下不禁又喜又愧,喜的是自己得此帮手,无异如虎生翅;愧的是,好生生的破了人家的清静,如果因此使他罹上什么不幸,自己可就百死莫谢其罪了!为难地笑了笑,道:“前辈要三思而行,此举却是轻率不得呢!”

瞿涛微微一笑道:“我生平言出必行,你就不必多说了。不过,那海空长老确实是一个不易对付的人,我们虽是两个人,却亦不能稳操胜算,所以这件事,我们还要多盘算一下!”

说着又要过了帖子,仔细地看了一遍。

雪用梅在二人说话之时,独自坐在一边,忽然发现矮几之上,留有一张素笺。

她信手拿起来,见上面写着几行字迹,当时不由微微一惊,目光扫处,却见其上有“车钗”二字,忍不住她看了下去。

只见上面写道:

$r%“瞿涛大哥:巫山养伤,多承厚爱,如今伤愈,可以别矣!瑶姐未了鸳鸯,已补绣完毕,大哥请看看,尚可入目否?

边瘦桐乃一正直之人,仁义可风,先父固死其手,但推因究果,也系咎在自己,愚妹不思报复也,至盼。

使与萧君言好,并能厚待此人。雪姑娘聪慧静淑,伊对边君,该早已有意,此事大哥如能代为作伐,使二人喜结连理之好,实美事一件也。

妹已经多难,心冷意散,自此萍踪江湖,鞍马风尘,未来事尚未可料,唯盼大哥善自珍重。

谨此

祝好!

      愚妹 车钗谨上”$r%

雪用梅匆匆看完了这信,一时不禁面色通红。

她这种动作,被边瘦桐所发觉,不由奇道:“姑娘,你在看什么?”

雪用梅指了一下手上的信笺,面色绯红,道:“一封信,是车姑娘留下来的!”

这时,瞿涛也自发觉,走了过来,拿起了这张信纸,雪用梅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。

西北风瞿涛甚为诧异,他匆匆看完这封信后,不由哈哈大笑,道:“车姑娘真是有心之人!”

说着把手中信递与边瘦桐。这时,雪用梅却急忙站起来,匆匆走出室外。

她心内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,想到了父亲、家庭……如今忽然又触发了她内心的感情……这时,她竟再也忍不住,伏在栏杆上痛哭起来。其实她内心对于边瘦桐是一百个愿意的,她爱他有多深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只是边瘦桐那种刚毅的性情,使她更敬重他,总好像他对自己并没有真爱。今日他又曾亲口说出,视自己如妹,分明是对自己未存丝毫异心。现在,车钗的多管闲事,不由令她触动了伤怀。女孩子都有几分面子的,这件事要是边瘦桐不允许,说出拒绝的话来,自己如何受得了?

一日无事。晚饭后,瞿涛、边瘦桐继续谈武论艺,雪用梅一人走出了石楼。

山口吹过来阵阵的小风,吹得人身上凉飕飕的。雪用梅在淡淡的暮色里,走到了一棵大树下。

忽然,她看见谷内有两条飞快的人影,直向这边纵跃而来。起先,她并没有十分在意,可是转念一想,不禁吃了一惊!

因为这地方,是一个最高的山峰,由瞿涛口中,她知道,这地方绝无第二家居民,也从没有闲人来去的!

那么,这两个人又是谁呢?

而且,更奇怪的是,这两条人影,似乎正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的。

雪用梅心中一动,顿时就生出了疑心。她睁大了眸子,向谷下的两条人影望去。

只不过是刹那之间,这两个人影已来到了峰岭下,淡月之下,雪用梅虽没有看清这两个人是什么样子,可是,她却看出来,是两个衣着、高矮、动作几乎完全相似的人!

这两个人,都穿着白色的长衫,头上都戴着一顶奇特的黑色帽子,身材又细又高,乍看起来,简直就是一对无常鬼!

雪用梅不由打了一个哆嗦,心说:“天啊!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呀?”

她忍不住向树后一躲。只见这两个怪人,行驰于绝壁之上,如履平地一般,一刹那间,已来到了眼前。

虽然月色很淡,可是雪用梅还是看清楚了这两个人。

只见这两个人,都是一副瘦高的身材,一样刀形的脸,脸上不带丝毫血色。看起来白惨惨的,甚是可怖。

靠左边那人,右脸之上,生有杯口大小的一块黑痣,除了这一点区别外,二人几乎无一不似。

雪用梅躲在树后,心中甚是奇怪,她正要现身出来,忽听得那脸有黑痣的人,发出冷冷的声音道:“怪!我方才明明看见这里有个人似的。”

另一个点了点头道:“是呀!我也看见了,像个女人!”

他二人说着,四只眼睛嘀溜溜地向四下望着,其中一个用手指了一下那幢石楼道:“看,这楼好漂亮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25、一波未平一波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