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26、冷焰心火断玉刀

作者:萧逸

在乙木的挟持之下,雪用梅被带到了一个寒冷的世界里!

她觉得那寒冷的风,似乎要把自己冷僵了。

忽然,乙木停住了身子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,低下头对雪用梅道:“小女子……你冷么?”

雪用梅本来打定了主意,要以死和这怪人一拼的,可是在这一路之上,她意外地发觉,这个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,他一直很谨慎地托着自己,连碰自己一下也不敢。

这时听他忽然问出这一句话,雪用梅本不想理他,可是自己由于衣衫单薄,确实冷得吃不住,就点了点头。

乙木闻言,忙点了点头,道:“不要紧!”

说罢,雪用梅就觉得那托着自己的一双手,忽然变得奇热,自他手掌之内,传出来两股暖气。

这两股暖气,一进入她身内,顿时令她暖和了许多。

天上的月光很亮,雪用梅一看这怪人乙木,不由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只见他那一张白瘦的脸,丝毫不带血色,脸腮又瘦又窄,chún上生着几根黄须,细脖大头,看起来,真像是由坟墓里才爬出来的僵尸一样。

雪用梅吓得忙闭上了眸子!

她知道,凭自己的这一点本事,要想同他打,那是打不过的;跑又跑不了,只有任凭他来摆布自己了。

现在自己在他手上,他万一要是不怀好心,那自己可真是……”

想到此,不禁吓得又睁开了眸子。却见对方一双粟米似的眸子,兀自盯着自己,面上显露出一种极度的倾慕之色。

雪用梅不由冷冷一笑,提着胆子道:“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?”

乙木见她居然开口说话,不禁喜得一跳。雪用梅怕道: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乙木嘻嘻笑道:“我在等丙火,小女子!你姓什么?你不要害怕,我和丙火,都会对你很好的!”

雪用梅闻言,心中才略微放宽,当时冷笑道:“你们也太无耻了,居然敢随便抢人!”

乙木呆了一下,讷讷道:“小女子!你不要生气,我们不是抢……不过是……唉!”

用梅冷笑道:“这还不是抢?你抱着我作什么?还不放我回去?”

乙木傻笑了一下,道:“不行……你一走,我就没有老婆了!”

雪用梅不由脸一红,啐道:“谁是你的老婆?你这个人,怎么这么不要脸?”

乙木摇了一下头,喃喃地道:“随便你怎……怎么说,反正……我不能让你回去……我们要拜天地,成亲!”说着咧开大嘴,又傻笑了一下,回头看了一下道:“咦!丙火这……小子,怎么还不来?”

雪用梅冷笑道:“他必定被我那个同伴捉住了,你快放我回去,我代他说个情,也许还能把你兄弟救回来!”

乙木两道“一”字形的眉毛不由向上一竖,怒容满面地道:“你不要……乱说……我兄弟不会被……人捉的!没有人有这么大本事!”

雪用梅哼道:“你不信,你那个兄弟永远不回来了!”

乙木闻言似乎真有些急了,他抱着雪用梅,在冰地上跳了一下,恨声道:“他敢捉我兄弟……我就杀死他!”

雪用梅冷冷地道:“我看你还是放我回去算了,我可以为你想个办法,救回你的兄弟!”

乙木望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,道:“我舍不得你……再想另外的法子吧!”

雪用梅闻言,差一点气昏了,她冷笑道:“那就没有办法了,我那同伴要是见我回不去,就会把你兄弟杀了,那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!”

乙木好像吓了一跳,眼都直了。

雪用梅见状以为得计,又道:“你兄弟死了,你就不快乐了!”

乙木一双瞳子里,竟滚下泪珠来,他好似下了决心,要把雪用梅放下来。

忽然身后传出丙火的声音道:“乙木,你在干什么?”

乙木回头一看,不由大喜,笑道:“嘻——我知道你小……小子会回来的!”

雪用梅见状内心不由顿时凉了,当时又急又气,真差一点儿哭出来。

这时,丙火纵身过来,气喘吁吁地道:“娘的!那个人好厉害!我差一点吃亏!”说罢他又匆匆道:“我们快回去吧,也许他们要追来了!”

说着二人身形起落,已窜到小南峰上。

雪用梅只得叹息了一声,眼前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了,只有任他们摆布了。

她内心有一个打算,如果这两个怪人要对自己非礼,动了婬心,宁可拼上一死,也不能叫他们遂心!她有了这种打算,倒也不再忧虑了。

这时,四周的空气更冷了,若非是乙木掌心传出的热流,她真要被冻僵了。

她身子在乙木的托擎之下,只觉得忽上忽下,来到了一处山口,两侧全是一块块积满冰雪的山石。

峭壁上更是结满了冰,亮晶晶的。

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正自纳闷,只见二人自石上拉出了一条极长的山藤。

乙木怪笑了一声,道:“小女子!你不要怕,我们要过去了!”

说着只见他分出一只手,拉着这根藤子,忽地一荡,雪用梅就觉得整个身子忽悠悠地荡了过去。

这一段距离好似相当长,很久,她才觉得乙本松手落地,紧跟着丙火也荡了过来。

雪用梅睁开眼睛,打量着眼前的形势,只见是一片峰峦,四周的冰雪更厚了。

只是,这地方种有许多的松树,点缀得甚是美雅,天空灰蒙蒙的,风吹过来的时候,好像夹杂着小片的雪花,打在脸上麻麻的、凉凉的。

雪用梅心中想:“这是什么地方,怎么在这种季节里还会下雪呢?”

正想着,他们已来到了一块巨大冰石旁边。

天风飕飕,雪用梅觉得血液仿佛都要结冰了。

她冷得实在受不住了,轻轻哼了一声。

乙木弯下身子,似乎想用身子暖她,可又怕触着她。

丙火用双手推动那块大冰石。

只听得那块大冰石发出了一阵格格之声,竟然现出一个四五尺见方的地洞。

乙木抱着雪用梅拾级而下,接着丙火也走了进来,随后又把大石块合拢。单就这入口的设计来说,也可说是独具慧心了。

那方大冰石之上,生有一棵大松树,石块封好之后,任何人也绝不会想到,石块之下竟然会别有洞天。

令人惊奇的,尚不止于此。

雪用梅随着二人进入地洞,立刻觉得眼前晶光缭乱,身上的寒冷似乎更加剧了。

丙火在她身后,上前一步道:“你不要怕,再进去些就不冷了!”说着伸出一只手,贴在了雪用梅的背后,雪用梅“啊唷”一声,打了一个寒战。

奇怪,这个寒战之后,反倒不觉得冷了。她四下一打量,只见这地洞里,奇光闪闪,五颜六色,在两边冰壁上,悬有十数只玉盘。这些盘内,全盛着松子油,燃着火捻子。整个石洞显得分外光明,而且不带一丝油烟气味。

这且不说,在壁顶和四周的墙上,还镶满了红红绿绿的宝石,被灯光一照,闪烁着绚丽的光彩。

雪用梅虽是被人所掳,目睹了这一切,也不禁暗暗称奇。

乙木放下了她,嘻嘻一笑道:“你看这地方好么?”

雪用梅冷冷一笑,没有理他。

乙木尴尬地看了丙火一眼,红着脸道:“她还是……不……不理我!”

丙火吃吃一笑,推了雪用梅一下道:“我们要快一点走完这‘冰极甬道’,要不然你会冻死的!”

雪用梅闻言后,果然觉得自己四肢阵阵发麻;而且有阵阵痒涩的感觉。她曾听人言:人冻到了极点,必生麻痒,麻痒之后也就是生命关头了。

她不由大吃了一惊,这时幸有丙火以内身“冰禅神功”救助自己,“以寒攻寒”,才令她好受许多;否则此刻自己早已冻倒在地了。

想到此,不由又打了个哆嗦。当时忙随着乙木匆匆穿过了这条长有数丈的冰道。待走到了甬道的另一头,她身上立刻觉得一暖,同时足下也觉着踏着了一些软软的东西。

雪用梅好奇地低头一看,只见足下是厚达寸许的地毯,四周则是由各色水晶石块串成的水晶串儿,灯光之下蔚为奇观!

这还不说,在那些水晶似的冰壁上,还凿着三四个月亮洞门,分成若干间,看起来真像是仙人所住的洞府。正中一间室内,陈列着一套水晶石家具,有长短不一的案、椅,其上皆覆有兽皮。

靠里边的墙壁上,砌有一个白石的壁炉,炉中燃着尚未全熄的松枝。

雪用梅眼睛都看花了,她真想不到,在这种地方,居然隐藏着如此一处琼瑶般的世界。

乙木看她一笑,道:“你……坐下歇歇吧,我去给你倒……茶!”

说着转身走到另一间房内,过了一会儿,端出了一个盖碗,双手送到雪用梅身边,道:“喝……茶……吧!”

雪用梅这时虽是不再寒冷了,可是却不禁想到了自身的安危,禁不住悲从中来,落下了几滴泪。

乙木见状,用力地搔了一下头,望着丙火道:“丙……丙火,这,可怎么是好呢?”

丙火呆了呆,道:“女人都是一样的,过几天就会好了!”

他说着站起来,笑道:“姑娘,你不要再伤心了,我去叫一个朋友来陪你好不好?”

雪用梅冷笑了一声,把身子转过来,背朝着二人,兀自落泪不已。

忽然,她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道:“咦!你不是……”

雪用梅不由回过头来,顿时也怔住了。她看见,站在身后的那个少女,竟是女飞卫车钗。昔日二人虽有过纠葛,可是这时,在这种地方,突然见着了,却不禁有了一种亲切之感。她呆了一下道:“你不是车钗么?”

在水晶洞门之下,立着车钗姑娘,她穿着一袭淡蓝的袄裤,秀发有些蓬松,面色也很憔悴。她向前走了几步,很是惊异地道:“你怎么也来啦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雪用梅红着眼圈,看了一边的乙木、丙火一眼,道:“这事不要提了……都是这两个东西……”

才说到此,车钗连忙向她眨了一下眼睛,雪用梅忙止住了话。车钗嫣然一笑,握住她一只手,回过身来,对二怪道:“她是我的好姐妹,我有几句体己话要跟她说说,你们别进来!”

乙木一怔道:“什么……体……体己话?”

车钗向着他道:“体己话你都不懂?不懂算了!”

说着一拉用梅道:“走,我们进去说!”

雪用梅见她对乙木说话神情,非但不像生气,反倒显得很是亲切,心内不禁暗暗称奇。

这时,只见乙木老着脸皮走过来,对着车钗深深一拜道:“我的好……弟……妹,这个忙……你可得要帮我,成功以后,我再谢……谢……”

车钗红着脸妩媚地一笑,用手把他向后面一推道:“等着瞧吧,傻蛋!”说着拉着用梅的手道:“到里面去,我有话对你说!”

雪用梅随她进到一间房内,这房内布置有几桌床柜,无不美丽超俗;而空间悬以各色宝石,看起来更是美到了极点。

进门之后,车钗顺手放下了帘子,笑道:“姐姐,你坐下!”

雪用梅一面坐下来,一面奇怪地望着她道:“你……你已经嫁给那个叫丙火的人了?”

车钗冷冷一笑,道:“你也太把我看扁了,我车钗就是一辈子不嫁人,也不能嫁给这种呆瓜呀!”

用梅怔道:“那你怎么……”

车钗鼻中哼了一声,道:“你是看见我对他们怪亲热的是不是?”

用梅点了点头,车钗绷着脸,“扑哧”一笑道:“那你可就错了,这是计!”

用梅张大了眸子道:“计?怎么是计呢?”

车钗小声笑道:“告诉你姐姐,这些你就不如我了!”说着轻声道:“你可知道,这两个人是什么人么?”

用梅摇了摇头。车钗冷冷地道:“所以呀,你就不知道了!告诉你吧,你别看他们两个傻里傻气不像人,可是这兄弟二人的一身本事,却是厉害得很!”

用梅皱眉道:“是什么功夫,冷冰冰的?冻死人了!”

车钗冷冷地道:“这种功夫叫做冰禅神功,能把人血冻成冰,我们两个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他们的……”

用梅咬了一下chún道:“不要急,我想瞿前辈和边大哥一定会来救咱们!”

车钗叹了一声道:“姐姐,你大概不知道,我也是才知道,你以为这两个人没有来头么?那可错了!”

用梅不明白地道:“什么来头?”

车钗看了一眼,冷冷地道:“他二人师父,是当今天下一个最难惹的魔头,此人叫冰河老人旦夕。这个老怪物那一身本事,可以说是天下无敌!”

用梅不由脸色一变道:“这么说边大哥也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26、冷焰心火断玉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