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29、清风岭下念旧仇

作者:萧逸

夜色笼罩着巫山。

天空中,似乎飘着极为细小的雨星,风吹过来,树叶哗啦哗啦直响。

一条黑影,快似猿猱般地来到了峰口;然后停下了身子,向着峰下的江口看去。

那里拴着一只快船,在河面上晃动着。

这人一身黑色夜行衣,背系长剑,长眉朗目,好一副英姿俊貌。江水映在面上,仔细一看,他正是寄居在“醉风楼”的红线金丸边瘦桐。

果然不出瞿涛所料,他要“偷行开溜”了!

只见他一路腾越,来到距离小船十丈左右的江边,整个身子蓦地腾起,直向着那小船之上落去。

边瘦桐自身上解下背包,抬头看了一下峰上,并无有人影跟踪,这才安下心来。

他动手解开了小船的缆绳,慢慢把四面风帆升起来;然后一扳舵把子,小船像离弦的箭似地直向江心冲去。

江面上,有十来艘夜行的船只,点燃着各式的灯笼,十分好看。行出十几里,小雨停了。边瘦桐见风引船行,甚是安稳,当下固定了舵把,走到舱前,把帘下的红纸灯笼点亮一盏,然后倚栏坐了下来。

此行南少林寺,祸福难料。

对于“海空长老”这个人,他实在不敢乐观,因为这个老和尚太棘手了。

船身为浪花摇动着,他脑子里想得很多,很是烦乱。自己这多年以来,萍踪无定,浪迹江湖,遵照“行侠仗义”四个字处人行事,却想不到结下如此多的仇家,想来令人叹悔不已。

这时,别的行船都已靠岸停了,唯独他这一叶小舟仍在夜航。

天色微明,船已来到了一个叫“巴东”的地方。

一夜未眠,他并不觉得困倦,江水之上,有卖饭食的大船,他停下船来,叫来一客饭菜。

大船上的伙计,用一条极细的搭板,放在他的船上;然后,手端饭茶,由搭板上很快地走过来。边瘦桐匆匆吃过饭,把小船系在大船旁边,和衣而睡。一觉醒来,天已过午。

于是,他又继续不停地向下行去。

如此歇歇行行,无日无夜地紧赶,到第四天的头上,他的小船已经到了宜昌地方。

这是长江三峡的一个重要关隘,舟楫云集,很是热闹。

边瘦桐航行至此,人也有些倦了。他把小船系在岸边,正要上岸,忽闻得身后有人叫道:“师叔,带我们两个一起上去吧!”

边瘦桐不由大吃一惊,猛然转过身来,却见乙木、丙火二人立在身后,一脸惊怕的样子。

边瘦桐立时面色一沉道:“你们两个来干什么?”

二人对看了一眼,乙木吃吃地道:“边师叔……我们要跟着你……闯江湖!”

边瘦桐重重地跺了一下脚,小船颤颤悠悠一阵晃动,二人吓得一齐退到了船边,脸色都变了。

丙火垂下头道:“边师叔,你不要生气,我们不会给你添麻烦的,我们有钱。”说着,掏出了银包,在手中一晃。

边瘦桐冷笑道:“你二人是如何来的?怎会知道我在这条船上?”

乙木弓身用手一指暗舱道:“我们藏在……这里面……”

边瘦桐一看,果见有一暗舱,不由甚是气恼,当下叫道:“我绝不会带你们去的,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!”

说着就要拉帆,乙木却道:“你去南少林寺的日子不多了,来不及了!”

丙火也微微笑道:“一去一回,最少也要七八天的时间,师叔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!”

边瘦桐叹息了一声,又松下了帆,道:“你二人这是何苦?跟着我又有什么好处?”

乙木讷讷地道:“可以,多长长……一……点点见识嘛!”

边瘦桐皱了一下眉道:“你二人怎会知道我要上船呢?”

丙火目光看着岸上的人群,一脸的新奇渴慕,闻言脱口说道:“是瞿老前辈叫我们来的!”

边瘦桐怔了一下,道:“是瞿老前辈叫你们来的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丙火呆呆的摇了一上下头道:“这个我可不知道!”

乙木一脸渴望地道:“你带我们一起去吧!我们两个多少总能帮帮你的忙,好不好?”

他嘴里一面说着,目光却不时地四下望着。

边瘦桐见状,真是啼笑皆非,事已至此,也没有其他办法了。他本想就此逐退二人,可是他们两个,自幼生长在巫山,二十年来,从没有下过山,人海茫茫,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。虽然他二人是咎由自取,可是冰河老人既然派二人来服待自己,自己焉能对他二人不管不问?

想到此,只得勉强忍下了一口怒气,当下呼了一声,道:“你二人要想跟随我也可以,却是不得随便行动,一切要听我的吩咐,你二人能做到么?”

二人一起点了点头。边瘦桐无可奈何地道:“好吧,我们先上岸去吧!”

二人急不可待地先后纵身上岸,边瘦桐见他二人居然在人前如此大意地施展轻功,不由吓了一跳,忙阻止道:“站住!”

二人吓了一跳。边瘦桐走到二人身前,微怒道:“以后在人面前,不可现出功夫来。你们才跟随我出来,就为我添麻烦,真是讨厌透了!”

乙木、丙火怔了下,左右一看,果然见许多的人都在怔怔地向他们望着,就像是看鬼怪一样。

边瘦桐不便在此责备他们,当下拉了二人一下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三人出了噪乱的码头,见一边棚下,拴着许多马匹,几个马夫正在兜揽生意。

乙木、丙火随师幽居巫山,什么也没有见过。这时见了马,不由十分惊异,就像小孩子一样地站着不肯走了。

二人长相本来就怪,衣着又奇特,一下子吸引了不少行人。

偏偏二人指手划脚,对着马乱发议论。其态怪异,更使得路人好奇不已,不时发出阵阵哄笑声。

边瘦桐走了几步,才觉出有异。他回过头来一看,不由叹息了一声,只得又走回来。这时,乙木、丙火二人,正用手摸着马鬃,互相说笑,露出一副极感兴趣的样子。

边瘦桐走过来道:“你们走是不走?”

丙火拍着马鞍道:“师叔,我们也弄一匹来骑骑可好?”

马夫闻言,忙上前兜揽道:“这几匹马很好,老实,不摔人!”

边瘦桐见二人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,只好点了点头,当下挑了三匹。丙火、乙木上马时,也是怪相百出,好不容易才骑上去。

边瘦桐骑在马上,心里直发恨,暗暗抱怨瞿涛真是害人不浅。他明明知道自己此行有风险,为何要纵容这一对宝贝同自己上路?他这是安的什么心呢?

正想着,忽听得身后的乙木大叫一声道:“狗东西,你跟着我们……做什么?”

边瘦桐急忙勒住马,以为乙木又在惹事,回头一望,却见乙木正指着一人大声道:“你这个人,是干什么的?跟着我们作什么?”

边瘦桐顺其指处看去,却见一个黑衣老者,年岁六十上下,下巴留有一缕胡子,生得又黑又瘦,骑在一匹黑马上,看起来,简直人马黑成了一团。

这人被乙木质问,面不改色,只森森地发出了一声冷笑道:“小子你说话干净一点,我看你才是狗东西呢!”

乙木不由眉毛一挑,右手忽地一举,可是忽然来了一股莫大的劲力,迫使他不得不把这只手放了下来。

乙木心中一动,忙向着边瘦桐望去,看见边瘦桐双眼一瞪,道:“乙木,不要惹事!”

乙木立时想到,方才那股无形劲力,必是他发出来的,心中不由大是钦佩。

本来他对边瘦桐认识并没有多深,不过是师父叫他们以师叔称之,他内心还多少有些不大服气,这时见状,忙嘿嘿一笑道:“师叔,你不要管!这……人,一……一定不是好东西!”

说着右手暗用真力,再次向上一抬,边瘦桐鼻中哼了一声道:“不许惹事!”

只见他右手轻轻向下一按,乙木只觉得较之方才还要大上许多的一股劲力,直向自己逼了过来。当时只疼得他一咧嘴,慌不迭又把手放了下来。

那马上老者见状,似乎微微吃了一惊。

他的目光,向着边瘦桐望过去,点了点头道:“原来这二人竟是阁下的门生,失敬得很!”说着在马上抱了一下拳。边瘦桐冷冷说道:“听老兄如此说,莫非认得在下不成?有何见教!”

老者一手摸着胡须呵呵笑道:“阁下多疑了,老夫亦是过路之人,怎会与阁下认识?”

说着嘿嘿一笑,道:“不过,看起来,阁下像是有些儿面熟罢了!”

边瘦桐冷然道:“既不相识,何故一路跟随?”

黑衣老者道:“这就更说笑话了,我走我的路,又何尝跟着谁来?这条路莫非只有贵师徒走得么?”

边瘦桐尚未说话,丙火已忍不住怒火道:“老头儿,你再要多口,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

黑衣老者冷冷一笑,冷目向乙木、丙火二人上下望了一眼,道:“我看你昆仲二人,有些欠通人性,二位可是来自四川的酆都城吧?”

乙木、丙火确是人性欠通,酆都城是什么地方,二人根本就不知道。乙木讷讷地道:“什么酆都?我们是来自巫山,干你何事?”

老者鼻中哼了一声,道:“原来如此,巫山是好地方!”

说着冷冷一抖缰绳,正待前行。边瘦桐一拉马,拦住去路,道:“你休要出口不逊,边某可不是怕事之人!”

老者森森一笑道:“边大侠不必报姓,老夫早已认出你来了!”

边瘦桐气往上冲,道:“认出来又待如何?”

老者冷冷笑道:“红线金丸大名江湖上哪一个不知道?哈哈,边大侠不要逼人太甚,老夫我还要赶路呢!”

说着一带马头,想由边瘦桐一侧横岔过去。这时乙木早已忍耐不住,把马向前一横,拦住了老者去路。

这老人呵呵一笑,只见他右手大袖蓦地向外一翻,就听见“啪”的一声!这一袖子,正扫在了乙木马眼之上。

那匹马负痛之下,唏吁吁发出了一声长啸,陡地一扬前蹄。乙木骑马本是初次,哪里承受得住,当下一个翻身便由马背上翻了下来。

可是他的轻身功夫却是极佳,想要摔他,却也不易!只见他背脊尚未沾地,整个身子已蓦地腾了起来。

乙木愤怒到了极点,尤其当着边瘦桐的面,更令他羞辱不堪。当时一声怪叫道:“老东西,快下马来!”

说着右手霍地向外一推,“呼”地劈出了一股内力,直向那黑衣老人打去!

黑衣老人像似武功颇高,当时右手一按马鞍,身子蓦地拔了起来。乙木的掌力竟打了一个空。

可是乙木所练内力,乃冰河老人所授的独门内功——冰禅神功,自是有异于一般。他所发出的内力,固然没有伤着对方,可是那种独特的气质,却不由使得老者大吃一惊,由不住激泠泠打了一个冷战。

他的马向右一转,却又遇见丙火当面而立。

老者双袖蓦地向外一挥,高声道:“快快闪开,老夫可要得罪了!”

双袖挥处,那丙火早已腾身而起,老者竟也打了个空!丙火身子向下一落,右手向外一指,老者口中“嗳唷”一声,打了一个冷战,差一点儿从马上跌下来。

如此一来,他才算识得厉害,对于这一对怪小子,再不敢心存轻视。他口中狂笑了一声道:“你们三个听好了,早晚我们还会遇上的,现在老夫没有时间与你们纠缠!”

说着双手一抖缰绳,胯下马疾驰而去。

丙火自马背上一跃而下,要施展轻功,步行追去。边瘦桐摆手阻止道:“不必追赶,我们走吧!”

丙火立住道:“这个人一定是少林和尚一边的,师叔不可放他逃走!”

边瘦桐摇摇头微微笑道:“你说的也许不错,反正以后会有所见,那时再对付他们不迟!”

乙木愤愤地道:“太便宜他了!”

边瘦桐见二人一副气愤不平的样子,不禁看着好笑,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行走在外之人,第一要少惹事;第二切忌暴露身份。你二人如此轻易地施出了独门绝技,那老儿已有所见,再对敌时,只怕就有防备了,岂非不智之举?”

二人闻言相互对看一眼,俱不再言。

边瘦桐微微一笑道:“不过这人成心生事,迟早也难免一见,我们且到市街饱食一顿再说。”

二人一路躲藏,吃的仅是些无味干粮,早已厌了,此刻闻言,不由大喜,连声道好。

三人于是催马前行,来至市街之上。

宜昌乃是个大地方,街面很是宽阔,乙木、丙火早已看得眼花缭乱。边行边问,前行不远,至一家饭庄,名曰“两湖居”,生意甚是兴隆。

边瘦桐下了马,二人也跟着下来,立刻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29、清风岭下念旧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