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31、精武殿内试方丈

作者:萧逸

丙火、乙木回到佛光殿,装作没事似地走进自己住的禅房,倒头便睡。

突然,有人用力地捶门叫道:“快开门!快开门!”

乙木一跃而起,要去开门,丙火连忙对他摇了摇手,道:“不要管他,叫他们敲!快睡觉!”

乙木闻言,又迷迷糊糊地倒在了床上。

这时捶门声更大了。门外一人怒声道:“那两个小子死了么?”另一个道:“没有错,我看见他们进去的,用力砸!”

丙火无奈,只好过去把门开了。

只见门外站着十来个和尚,一个个都是怒容满面,虎视眈眈。

在这些和尚身后丈许以外,站着一位身披大红色袈裟、白眉红面的老和尚。

一见丙火,这个老和尚向前走了一步,沉声道:“你就是方才大闹藏经殿的那个人么?还有一个呢?怎么不出来呢?”

乙木闻言,由床上一跳而下,披上衣裳跑了出来,道:“打人的……是我,老和尚你要怎么样?”

这个红脸的和尚向他望了眼,由鼻子里哼了一声,道:“你的胆子可真不小,老衲我在这少林寺也有四五十年了,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你们这样大胆的冒失鬼!”

说着发出了一声冷笑道:“你们闯了这样大的祸,居然还睡得着觉?你们叫什么名字?来干什么的?”

这时,他身边一个捧着簿子的和尚,弯身答道:“回住持大师,他二人一名乙木,一名丙火,是和一位姓边的施主一齐观礼来的!”

老和尚闻言,皱了一下眉道:“可有本寺发出的请帖?”

那和尚一欠身道:“有的,大师请看!”说着双手呈上了帖子。这位住持大师接过了帖子,微微眯眼看了一下,立时面色一变道:“噢……边瘦桐!”言罢惊奇地看着二人道:“你二人是同边施主一齐来的?”

丙火点头,道:“你说得不错!”

住持大师立时回过身来,道:“那位边施主住在何处?本座要同他说话!”

他身边有个负责迎宾客的小和尚,立时合十道:“启禀大师,那位边施主方才还在,现在大概是到外面走动去了!”

住持大师点了点头道:“那么,说不得,只好带你们两个人去见方丈了!”

言罢,他的面色一沉,道:“你们两个好大的胆,伤我寺内的和尚,毁我藏经殿的法像……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!今夜本座亲自来带你二人去见方丈,如敢不从,可就说不得要得罪了!”说到此,一声大喝道:“与我锁了!”

随着他这一声断喝,立时就有两个和尚向外一抖手,“哗啷”的一声,飞出两条银色链子,直向乙木、丙火二人头上套去!

乙木、丙火几乎同时一伸手,已把飞来的铁链子抓在了手中,二人向后一带手腕子,两个和尚都“啊唷”了一声,差一点摔了个跟斗,链子却已到了对方手中。

那位住持大师见状大怒,厉声道:“好凶恶的两个小子!”说着,足尖一点,已扑到了二人身前。只见他双掌向外一抖,口中吐气开声,道了一声:“嘿!”

乙木、丙火一连伤了几个和尚都是不费吹灰之力,内心对于庙内的和尚,不免存下了轻视之心。

没料到,这位住持大师乃是海空的师侄晓天和尚,和龙虎风三位和尚是同辈的身份,功力相当深厚。愤怒之下,这位晓天老和尚,双掌向外一推,掌下真有万钧之力!

掌风一送,乙木、丙火二人都由不住向后猛退了一步。只觉得胸前一热,眼睛一花,差一点儿倒了下来。

二人一时大意,差一点受了内伤。乙木、丙火大吃一惊,相继惊呼了一声,蓦地向两边分了开来。

晓天禅师这么凌厉的掌力,竟然未能伤对方于掌下,不由勃然大怒,二次厉吼了一声,道:“孽障,拿命来!”

只见他足下一点,已到了乙本身前,双手一搓一抖,直向着乙木背上插去!

可是,就在这时,斜刺里蓦地袭过一股劲风。这股劲风,乍然觉出,不过是清风一缕,可是风势尾头上,却带来万钧重力。

晓天禅师为这斜刺里来的风力一荡,由不住霍地向一边跄了出去。

大惊之下,这老和尚右手在地面上一按,已飘出了数丈以外。惊心之下,细看风力来处,老和尚面上立时一怔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来人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衣少年,身材魁梧,面色微黑,一双眸子闪烁着奇异之光,这时方自由外而入。

他对着晓天禅师欠身施礼道:“大师父请谅,有话好说,何必动手动脚,岂不有失少林门风?”

晓天禅师怒声道:“施主大名是……这件事又与你有什么干系?”

少年一笑,道:“小可姓边名瘦桐,这二位乃是随我来的后辈,怎说与小可没有关系?”

晓天和尚闻言冷冷一笑,勉强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原来你就是边瘦桐,边施主。”说着嘿嘿一笑道:“边施主既然出面,这件事情就好办了……”

言罢,发出了呵呵一阵大笑,手指着乙木、丙火道:“这两个哥儿在敝寺惹下了塌天大祸;不过有边施主出面,也不难解决。这样吧,就请施主随老衲去敝寺方丈处一行如何?”

边瘦桐微微一惊,目光向着乙木、丙火二人面上一扫,冷冷一笑道:“我这两个师侄初次下山,一切新鲜,如有冒犯,尚清大师多多包涵。小可保证,今后不再惹事也就是了!”

晓天禅师阴森森地笑道:“边施主,你说得未免太轻松了!”

边瘦桐一惊,不由微微皱眉道:“这么说,莫非他二人伤了贵寺什么人不成?”

晓天冷冷笑道:“岂止是伤了什么人?哼!”

说到此,一双深陷的眸子,闪射出逼人光芒,道:“这二位施主无故伤人不说,居然擅入我少林禁地藏经殿,打伤了该殿大师佛光,把宗师馆内我少林历代宗师金身法像,毁坏了四十七座……”

晓天和尚说到这里,满脸赤红,气得全身上下直抖,手指着乙木、丙火两人道:“孽障……孽障……你们两个,真是我少林寺的魔星……此事焉能轻易便宜了你们!”

他回过身来,长叹了一声,对着边瘦桐合十道:“边施主乃是老衲敬重的侠士,此事当听尊意,看看如何发落这两个孽障才好?”

此言一出,边瘦桐大吃一惊!

他真不敢想,仅仅是转眼之间,乙木、丙火竟然闯下了如此大祸。

他本来有意偏袒二人一番,可是此事重大,却令他无颜偏护。当下面色一沉,转脸对着二人道:“这位师父所说是真的么?”

丙火讷讷地道:“师叔……我们是冤枉的。”

晓天禅师一声狂笑,道:“冤枉?你二人还有什么冤枉?莫非老衲说的还有什么不实么?”

边瘦桐冷冷一笑,道:“丙火,你且说来,如果此事属真,我说不得只有让你们二人随他去了。你们也太放肆了!”

丙火垂头道:“师叔,我二人上了一个小和尚的当了,他说那里很好玩,是他叫我二人到那里去玩的;而且骗我们拿那些金娃娃练暗器……”

才说到此,晓天和尚冷笑道:“荒唐!荒唐!边施主,你能相信此话么?”

边瘦桐心知二人秉性诚朴,不会说慌,倒有几分相信,当下冷冷地道:“那小和尚法号如何称呼?”

丙火面色一红,叹道:“我们大概上了他的当了……”

乙木却理直气壮地道:“师叔,我知道,他叫头皮青,这么……高……穿灰衣裳,小眼睛!”

边瘦桐一听就知二人是受了骗了,而晓天禅师却冷笑一声,道:“敝寺有和尚七百名,法号分天、光、修、明,还不曾听过有什么头皮青……”

说到此,脸色红了一下,气恼道:“你这番谎话,又有谁信?”

乙木翻着眼睛道:“哪一个骗你……他本来叫头……头皮青嘛!”

晓天禅师脸色发青地对着边瘦桐合十道:“施主莫非也相信这些无稽之谈么?这就未免太令人可笑了!”

边瘦桐闻言剑眉微皱道:“此事,我自能查出,不过眼前二个闯此大祸,我也不便偏袒,依大师之意,要如何处置他二人?”

晓天禅师合十道:“施主放心,少林寺是有规矩的地方,老衲只把他们带往敝寺方丈大师处,查明原因,绝不会难为他二人的!”

边瘦桐点了点头,冷笑道:“如此,甚好!”

说着转脸向乙木、丙火冷然道:“你二人不听我良言相告,惹下此祸,算是咎由自取;如今只好随这位师父去见寺内的方丈了。这儿是佛门善地,想必不会怎么难为你们,你们去吧!”

乙木、丙火听边瘦桐如此说,自然也无话好说,俱都垂下头来。

晓天见状,厉吼一声道:“把他二人与我锁了!”

两个和尚正要抛起锁链,却见边瘦桐右手微微向外一挥,两条锁链“哗啦”一声,倒打了回来,差一点儿反打着两个和尚自己。

晓天禅师一怔道:“施主怎的又翻悔了?”

边瘦桐冷冷一笑道:“少林寺乃是佛门善地,焉能私自设用刑具?这两条锁链还是免了罢!他二人绝不会逃走就是!”

晓天脸色一红,点头道:“好吧!就听施主你的。”

说着向着乙木、丙火冷冷笑道:“二位请随老衲去吧,中途如想逃走,可就怨不得老衲手下无情了!”

丙火忿忿道:“你这和尚瞎说什么?如不是边师叔有令,我们早就对你不客气了,你还噜嗦些什么?”

晓天嘿嘿冷笑:“老衲此刻没有许多工夫与你们斗口,二位快走吧!”

丙火“哼”了一声,对乙木道:“走!乙木,看他们能怎么样?”

乙木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!反正那头皮青,也不能便……宜他……”

晓天怒声道:“二人有什么话,可以到方丈处去申辩!”

边瘦桐叹了一声道:“你二人先去,我自会去看你们!”

说着转身进入禅房。乙木、丙火相互望着叹息了一声,随晓天和尚走了出去!

晓天和尚怒气冲冲地带着二人出了“佛光殿”,直向着一条廊道上行去。丙火怔了一下道:“老和尚,你要带我们到哪里去?”

晓天怒哼一声道:“不必多问!”

乙木闻言,气呼呼地道:“你们要客气,我们也客气;你们不客……客气,我……我们也不客气!”

晓天哈哈一笑道:“到了这时候,居然还敢发狠!告诉你,这少林寺内,有的是能人异士,你们两个还是乖乖听话的好!”

乙木冷笑了一声,道:“那要看你们……说话……中不中听了!”

晓天对于二人,真可说是恨之入骨,只是一来二人没有上锁,真要动起手来,自己不见得能讨得了好;再者,他内心对于边瘦桐,确有几分顾虑。

所以闻言后,只是冷笑了一声,并未答话!

一行数人,走向了一座大殿。

只见殿内灯火辉煌,殿外站着几个和尚,远远看见他们,急忙转身入内报告去了。

晓天冷冷笑道:“你二人可要小心,我寺方丈如今由悟虎禅师接替,悟虎禅师乃是海空长老手下最得力的弟子,你们要是有胆子在他面前撒野,老衲才算佩服你们!”

乙木冷笑道:“海空我……我也不怕,不要说他了!”

晓天心中一怔,一翘大拇指笑道:“对了!这才是好汉子!”

乙木真以为人家在夸他,当下挺了一下肚子,连声冷笑不已。丙火见状碰了他一下道:“乙木,不要上当!”

说着,他们已来到了大殿门前。

晓天和尚快步上前,向门前一个黄衣和尚合十道:“有烦师兄,通禀方丈,就说两名肇事的俗客已经带到!”

那黄衣和尚合十回礼道:“方丈已有话传下,师兄随时带人入见便了!”

晓天和尚闻言后退一步,面色一沉道:“无理闹事的一双孽障,还不进去向方丈认罪!”

说着双掌向着乙木、丙火二人背上一推。二人无防之下,被他这么大力一推,不由得一头冲了进去,差一点儿跌倒在地!

如此一来,乙木、丙火不由得大怒。他二人猛地一回身,正要出手发招,却听见殿内一人大声喝道:“大胆的一双孽障,还不住手!”

二人不由一惊,忙自转身望去,才见大殿内,气氛森严。

正中的檀木香案上,点着四盏佛灯,一个白眉皓首的老和尚正满面怒容地望着他们。

在这和尚身边,还有七名老和尚,各自披着一袭金黄色闪闪发光的袈裟!

这七个老和尚,看起来年岁都不小了,最小的也在五十开外,他们每个人脸上全是愤怒。

八双喷火的眼睛,一齐注视着乙木、丙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31、精武殿内试方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