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32、痴鸟不识梧桐意

作者:萧逸

丙火、乙木被众僧擒下,四脚朝天地吊在了飞索环上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和尚匆匆走来,向着悟虎合十一拜,道:“禀方丈,祖师爷来了!”

众僧都不由吃了一惊,各人放下兵刃,整理着衣服。只见殿门开处,悟龙、悟风两位老和尚首先步入,众僧连忙合十见礼。

随在二僧之后,走进来一个黑发披肩的老法师。

对于海空晚年蓄发,众僧已不以为奇。因为像海空当今的身份地位、年龄以及成就,他实在是可以随心所慾,而不必斤斤计较于佛规的拘束。

他像是有一种极大的威严似的,当他进来的时候,众僧一齐弯下腰来。

这位佛门第一高僧,一声不响地走到了佛案后面,慢慢地坐了下来。

他那双冷电似的眸子,向着场内扫视了一周,最后落在乙木、丙人二人身上,鼻中哼道:“悟虎,你把他二人怎么样了?”

悟虎方丈上前一步,合十躬身道:“启禀师父,弟子不过是点了二人穴道,暂时吊起来,以待师父处理!”

海空长老冷冷一笑道:“不必如此,你把他二人身上锁链解开来!”

悟虎答应了一声:“是!”

当着海空长老的面,他倒是不怕二人能耍出什么花样来,当下走上去,把二人身上铁锁全数解开!

海空又道:“快些把他们穴道也解开来!”

悟虎方丈一怔道:“长老不知,此二人在本寺犯下了滔天大罪……”

才说到此,海空长老冷笑道:“我知道,尔等自防不慎,焉能怪得他们?”

说着目光向着在场诸僧一转,冷笑道:“我少林寺乃是佛门善地,尔等也全是有道高僧,在百年开光大典之际,竟然被这两个不明世事的孩子,酿此大祸,真正令人失望!”

说得这群和尚们,一个个面红耳赤,垂首不语。

悟虎合十道:“长老,此二人太蛮横……”

海空挥手道:“不必多说,解开他二人的穴道!”

悟虎方丈知道师父的话是违拗不得的,当下双袖同时挥动,立时发出了两股罡风!

乙木、丙火被这种风力一袭,立时就醒了过来。

二人睁开了眼,相互望了一眼,乙木由地上一跃而起,丙火却因股上有伤,不便起立,只是坐在地上发怔不已。

海空长老冷冷笑道:“乙木、丙火,你二人可知罪吗?”

二人闻言,循声望去,一眼看到了坐于案后的海空长老,都不由呆了一下。

乙木左右看了一眼,“咦”了一声,道:“你又是谁呢?我怎么没有见过你……”

众僧俱都怒目而视之。海空长老闻言,却并不怒,反倒微微一笑道:“想不到冰河老儿倒有几分眼力,收下了你们这一双绝世奇才……”

说到此,微微一笑道:“那坐地受伤的,可是你兄弟?”

乙木眨了一下眸子道:“我是乙木,他是丙火,谁都……知道我们是兄弟,你……你又何必……多问?”

悟虎在一边断喝道:“不得无礼!小子,莫非你的苦头还没有吃够么?”

海空却摆了一下手,笑道:“由他……由他!”

说着微笑着眯起双眼,看着二人道:“想不到世上,尚有如此朴实的才华。乙木,我且告诉你,你们的师父冰河老人,和老衲乃是多年老友,你们可知道?”

丙火坐在地上,冷冷地问道:“你是谁?”说着一面摸着他腿上的伤,一面气呼呼地直瞪眼。海空见状一笑,颔首道:“悟虎,你去为他上一些葯,包扎一下!”

悟虎大是不愿,可是却又不敢不遵,当下愤愤走过去,由怀内取出一个玉瓶,倒了一些葯粉,敷在丙火伤处;然后退后一步,道:“你自己包扎一下吧!”

丙火点了点头道:“这还像话!”说着自身侧豹皮囊内,取出了一卷白布,把伤处包扎起来。

这一切,都是在众人注视下完成的。海空长老嘻嘻一笑道:“现在不痛了吧?”

丙火点了点头道:“不痛了……”

海空笑道:“好!你不痛了,我倒要问你们几句话了。”

才说到此,就听乙木“啊呀”叫了一声!海空长老望着他皱眉道: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

乙木大叫道:“我们的刀……断玉刀不见了!”

海空微微一怔,点了点头道:“你放心,丢不了的……”

说着目视着悟虎道:“把他们的刀还给他们!”

悟虎长叹了一声,转身走到一边,把二人断玉刀取来,送交二人手中。

乙木低头看了看,立时面露笑容,道:“不错,你这个人不错,比他们好……好多了!”说着把刀背好了。

这时海空微微发出一声冷笑道:“你二人在我少林寺内,闯下了如此大祸,老衲不怪你们,想你二人无知,定是受了人家诱骗……”

乙木插口道:“是那个头皮青骗我们的!”

海空皱眉道:“是谁?”

乙木道:“头皮青……”

海空不由冷冷一笑,面向悟虎道:“此子敦实木讷,不会说谎,头皮青定有其人,你务必要把此人查出重责!”悟虎合十道:“是!”

海空冷冷一笑,又转向二人道:“老衲方才已说过了,你二人所作所为,并非发自本心,老衲看在你们师父份上,一切都原谅你们。现在,你们不要在我少林寺多停留,快快走吧!”

二人闻言不由一怔,丙火摇了一下头道:“我们不能走!”

海空含笑道:“为何?”

丙火笑着道:“我们来这里是要会见海空长老的,我们要见识见识这个老和尚究竟有多大本事!”

海空长老呵呵一笑,面上立时带出了一些愠怒,当下道:“你二人小小年纪,竟然敢与海空为敌不成?”

乙木冷笑了一声道:“我们就是来见他的,不见他……怎么行?”

海空长老鼻中哼了一声道:“我看你二人是受了人家挑弄,才会找海空为敌,你二人受骗了!”

乙木大声道:“不是,不是!这是我们自己……的意思,我们决心斗一斗这个老和尚……”

乙木、丙火又哪里知道,坐在案前的这个长发老人,就是海空本人,气愤之中,竟说了这些言语!

在场众僧认为海空长老无论如何也不会忍下这口气的,可是实际上,这位佛祖并没有立刻发作。当时他只冷冷地笑了一声,道:“你二人小小年纪,知道什么!想那海空乃是佛门一个有道高僧,怎会与你二人结有仇恨?”

乙木鼻中哼了一声道:“有道的和尚,岂能够写……写信邀人家打架?”

海空愣了一下道:“什么打架?”

乙木朝着丙火一笑,又望着海空道:“他写信邀边师叔来打架……我二人气不过,才来打抱不平的!”

海空不由呵呵一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的,你二人有如此心胸,倒也令人可敬,只是你们误会了!”

丙火一翻眼皮子道:“我们有什么误……会?”

他对于这个老人,不禁有些怀疑,当时看着他,道:“你又是谁呢?问东问西的!”

海空冷笑了一声道:“那海空长老,乃是我一个好友,你们误会了。据老衲所知,海空所以邀见边瘦桐,不过是敬仰他的武功,要瞻仰一二罢了!”

丙火怔了一下道:“你说的是真?”

海空呵呵笑道:“出家人不打逛语,你二人还是听我的话,速速返回巫山去吧!”

乙木想了想,又摇了一下头道:“不行,我们来就是为了斗那……海……海空,总要打一架才行,要不然怎么能回去!”

海空长老这时已有些忍耐不住,当下面色一沉,道:“那海空乃是一个长者,岂能与你们两个毛头孩子动手?老衲好言相劝,你二人竟是一意孤行。须知道这少林寺乃是有规矩的地方,岂能容你们如此胡为?”

丙火闻言也大为不悦,冷笑道:“海空太骄傲,我们一定要斗斗他!”

乙木愤愤地道:“你把海空叫出来,咱再……说!”

谈话至此,那海空长老实在是无法忍受了,当下森森地一笑道:“好,你们两个人既然一定要斗那海空,倒也可以;不过你们不妨先同我较量一下!”

乙木一怔道:“我们不愿伤……你!”

海空冷冷笑道:“不要紧,来!来!来!你们两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,只管施展出来,看看我怕也不怕?”

乙木还是摇头道:“你太老了!”

海空对于这两个怪小子可真没有办法,他勉强耐下了性子,道:“你二人如果能胜了我,我一定叫那海空出来,向你二人磕头;要是你二人连我也打不过,自然也就不要再去见那海空了!”

丙火想了想道:“是真的?”

海空长老冷冷地一笑道:“你们看我,就坐在这里,你二人无论由何处向我下手,都休想伤我毛发一根!”

丙火惊道:“你这个人太会吹牛了!”

海空冷冷地道:“你二人可以同时出手,也可以用兵刃,只要你们能迫得我离开这个座位,你们就算赢了,怎么样?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?”

乙木、丙火二人相互一望,乙木讷讷道:“你等一下,我们要商量……商量!”

海空冷笑道:“随你们的便!”

乙木走过去,小声对丙火道:“这个人太自……以为了不起……我们斗他!”

丙火皱了一下眉道:“看样子,这老家伙大概很是厉害,你没有看见这些人都对他恭敬得很!”

乙木看了一眼怔道:“对!不错!”

丙火冷冷一笑道:“不过他说只要离开位子就算输,我真有点不服气!莫非他的功力有这么大?”

乙木偏头看了一眼,小声道:“我们两个,一左一右……同时出手,看他有什么办法坐得住?”

海空见二人嘀嘀咕咕地低语了半天,他的佛法高奥至极,已达到五通的地步,是以二人所说,早已被他听见。

海空冷冷一笑道:“你二人商量好了么?”

乙木点头道:“商量好了!”

海空一笑道:“我方才还忘了说,你二人如果胜了,我必定叫海空出来与你二人磕头,可是如果你二人输了又该如何呢?”

二人顿时一怔,一齐摇了摇头。

海空嘻嘻一笑,道:“天下岂有如此便宜的事,你们如果输了,就算白输了不成?”

乙木脸一红道:“那我二人也给你磕头就是!”

海空冷笑道:“老衲倒不要你二人磕头,你二人如果输了,必须马上离开少林寺,永远不许再来如何?”

乙木看了丙火一眼,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也好,只是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海空冷笑道:“老衲空空是也!”

丙火冷笑着道:“空空和尚,我们两个本来不是同你打的,我们要见的是海空;现在你既然要强出头,而且要我们跟你打,要是打伤了你可别怪我们!”

乙木也呆呆地道:“这……可是你……自己要找死!”

海空面色一沉,道:“废话少说,你二人有什么能耐,尽管施展就是,我如死在你们二人手上,算是命该如此总行了吧!”

说着他挥了一下手,向身旁众僧道:“你们都向后退一点,空出地方,好叫他们两个动手。”

他身边的八位高僧,闻听后各自退后让了开来,独独空下了海空长老孤零零的一张香案。

海空这时面上带着一丝微笑,向着二人点头道:“你两个请来吧,看看是谁厉害?”

乙木、丙火相互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丙火首先大叫了一声,蓦地腾身而起,双掌一上一下,施出了两股劲力,直向着海空坐着的身子打了过去。

海空长者冷笑了一声,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!”

只见他右手蓦地向外一分,丙火就觉得由对方手指尖上传出了一股极为尖锐的风力。

丙火被这股风力逼得打了一个冷战,蓦地后退了一步,自己所蓄的掌力,竟然没有发得出去。他大吃一惊,才知道这个长发老人的确厉害!

这时,乙木也发了一招!

只见他双足一顿,猛地把身子扑了过来。他方见丙火被逼而下,已知道对方不是弱者,所以一出手,就是厉害的“冰禅神功”,两股掌力,平推而出,形成了一面大力的风墙!

海空长老见状,白眉一挑,忽地叱了声,道:“大胆!”

他仍然坐在原位上动也不动,只用右手把肥大的袖子向外用力一挥!

两股气流,在空中乍然一遇,发出了一声闷响。

在这响声里,乙木竟被震得一个筋斗翻了出去!再看海空长老,却如同无事似地,坐在位子上,只是微微冷笑而已。

他向着乙木、丙火点头道:“你们服气了么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32、痴鸟不识梧桐意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