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33、海空彻悟玄天机

作者:萧逸

西北风瞿涛见海空身体下蹲,立刻知道,这位老和尚要用“真元”之力,第二次和自己一拼了!

方才双方贴掌之下,瞿涛侥幸未败于当场,但已是令他胆战心惊,此刻看起来,他不禁暗道了一声:“休矣!”

可是,在这种情形之下,自己又怎么能逃避呢!西北风恼恨之下,陡然闭住了“玄关”,自丹田内长吸了一口真气,由臂而掌传去。

瞬息之间,他那双手掌涨大如箕,赤红似血!

海空长老双眸猛地一开,他那原本死灰似的枯脸上,这时也泛出了一片红晕。由此亦可知,这老和尚显然也施展出真正的内功全力了!

四只手掌第二次一交接,“波”的一声,立刻纹丝不动了!

紧跟着“叭”一声,瞿涛足下方砖裂了一块,群雄口中“哦”了一声。

可是这声“哦”尚未消失,“叭”又响了一声,老和尚足一的方砖也碎了一块。

海空长老猛地身形一弓,他那枯朽的瘦躯就像是一只虾米似地弯了起来。

在这种巨力相持之下,西北风瞿涛显然已支持不住了!

他那高大驼背的身子,先是一阵颤抖,接着面色变得血似的红,一双瞳子看起来几乎都要由眶子里凸了出来。

渐渐地,他那满头乱发,一根根像稻草似地立了起来!

边瘦桐看到这里,暗道:“不好!”

他知道自己这位恩兄眼前马上可能就要败下来,以西北风瞿涛的性情为人,当着如此众多武林同道面前,老脸一定挂不住。

边瘦桐有见于此,当下右掌缓缓推出,五指一抖,已自掌心里隐隐透出了一股无形的潜力。

他这股潜力一抵在瞿涛的背脊之上,立时消弥了两者之间的差距!

瞿涛的身子立时不再抖动了,头上的坚发也一根根地软了下来。慢慢地,他的身子又恢复了原有的平衡!

正当海空与瞿涛全力较技的时候,少林寺外,匆匆来了一个白发红颜的老者,这老者看起来约有八旬左右的年纪,一张赤红的脸膛,鼻正口方,两鬓如霜。

他一直行到佛寺门前,抬头看见寺门上张灯结彩,不由哈哈大笑道:“格老子,好热闹!”

说罢举足就向里走,迎面闪出一个和尚合十道:“老施主,有事情么?”

红面老者双眼一翻,不悦道:“怎么,你们这少林寺,还不准人进去吗?”

和尚念道:“阿弥陀佛!施主你有所不知,今日是敞寺百年一度的开光大典,除了来此贺喜的贵宾之外,奉方丈法谕,停止民众参佛,老先生请别生气!”

老者鼻中哼了一声,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参加盛典的贵宾呢?原来你们这里的和尚,也都是嫌贫爱富吗?”

和尚闻言,沉声道:“不要瞎说,施主既是观礼贵宾,请出示函帖一看,既可随意通行;否则,施主你只怕要等三日以后,才能来此参佛了!”

老者一只手在身上摸了半天,皱眉道:“糟了!我竟然忘了带来了!”

那和尚法号“问本”,乃是悟虎禅师一个心爱的弟子,武功不错,为人更是机警。此时一看这种情形,就知这个老人心怀不轨。当时,面色一沉道:“对不起,此刻海空长者正在亲自主持盛会,恕我不便放你进去!”

老者哈哈一笑道:“我就是要进去,你要怎么样呢?”

问本冷冷道:“老施主一定要进,贫僧也就不客气了!”

红面老人嘻嘻一笑,道:“好!我就看看你是怎样不客气吧!”

说罢,举步就向寺内行去,问本和尚跨上一步,一抖双手向着老人双肩上猛地抓了下去!

他口中厉声叫道:“你给我回来!”

说罢他动作奇快无比,仍然是慢了一步,双手向下一落,却抓了一个空。

眼看着红面老人头也不回地一直向着寺内行去!问本大是惊怒,他一捞僧衣下摆,厉声道:“你还不回来!”口中说着,已如同电闪星驰也似地扑到了老人身后。

那老人仍然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走。问本和尚第二次一抖双肩,施了一个虎扑之势,猛地把身子偎了上去,口中厉声道:“老施主,你乱走什么?”双手向下一落,却见那红面老人,仍然是头也不回一下。问本和尚的双手,已然又落了一个空。

问本不由心中一动,忖道:“莫非这老人会施什么妖法不成吗?”

想到这里,他疑惑地停住双脚,却见这个老人,仍然是不慌不忙,有一步没一步地向前走着。

问太一咬牙根,芒鞋用力一点,施展出轻功绝技,身形窜了出去,有如箭矢一般!

可奇怪的是,身形一落下来,仍然是慢了许多,兀自落在老人身后。

眼看着那老人一路直向“精武殿”走去。问本和尚嘿嘿一笑道:“今天要是叫你走开了,少林寺也就太没有能人了!”

说到这里,这个年轻的和尚,足下向前一个逼,已到了老人背后,身子猛地向下一塌,双手齐出,一招“黑虎伸腰”,倏地照着老人腰眼上就打!

老人仍然是徐徐地前行着,奇怪的是问本和尚的双拳又落了个空!

这种情形,问本自不能再视同偶然了!

此时,有三个精武殿的和尚正迎面而来,问本大声道:“喂!快拦住这老儿,他是存心来找麻烦的!”

三僧一怔,就见那个老人对着他们嘻嘻一笑,道:“嗬!今天少林寺里好热闹!”

问本和尚这时又追了上来,厉吼一声道:“我打死你这个老瘟神!”

他嘴里说着,右手一挥,一拳直向着那老人脖颈之上打来。红面老人头一缩,身子转了过来,就见他右手向外一伸,道:“贼和尚,你骂哪个?”

只见他那伸出的手,无巧不巧地叼在了问本的腕上,问本一龇牙,由不住“啊呀呀”地大叫了起来!

那三个和尚见状,猛地散开来,分三面向着老人身边偎上来!

红面老人一声朗笑道:“好厉害的和尚!”

只见他大袖蓦地向外一分,带起了极大的一阵风力,那三个袭来的和尚,各自惊叫了一声,先后翻倒在地,立时乱作了一团!

这儿离海空和瞿涛打斗的地方不远,但人们都在围观海空与瞿涛激战,谁也没有留意到这个老头儿!

老人打倒三僧之后,右手一抖叱道:“一边凉快去吧!”

只见他右手向外一抖,问本和尚就像一只张开翅膀的鸟似地给摔了出去!

三个和尚惊得叫起来,这才惊动了这边的人!

悟虎禅师站在最外层,闻声一转身,白眉不由皱了一下,今天的事真叫多,这位老禅师那么好的涵养功夫,也忍不住了。

名家身手,毕竟不凡,就见他足下一个旋转,已到了老人面前。

这位少林寺的代理方丈,口中嘿嘿笑道:“施主,未免欺我少林过甚了吧!”

说罢,双手一搓一扬,直向着老人当胸打倒!

老人一声冷笑道:“这就是你们待客之道么?”

口中说着,就见他掌势向外一封,悟虎和尚的极猛掌力就像触到了一堵钢铁的墙壁一般,被迎面撞了回来!

悟虎和尚掌力一撤之下,由不住白眉一皱,“通通通”一连后退了几步。

他一声也没哼就呆住了!

这时,他那一张脸上,现出了一种极度的惊慌之色,因为他已觉察,他的一双手臂似是齐着大臂双双脱臼了。

经此一闹,惊动了围观的人群,纷纷叫嚷了起来。悟龙禅师目光一扫,就知道师弟吃了大亏了。

可是眼前这个红脸的老人,竟是如此的眼生,实在想不起一他是谁!

悟龙上前一步,单手打了个问讯,道:“阿弥陀佛。”

他的话还未出口,忽见人群里飞出两个人,乃是乙木、丙火。他们一左一右扑到了那红脸老人身前,齐声叫道:“师父来了!”

老人面色一沉,道:“两个小猴崽子,不用说,又给我惹事了?”

乙木、丙火对师父自是怕得厉害,听师父这么一问,俱都面色一变,作声不得。

悟龙禅师心中一动,这才知道,来人竟是巫山小南峰的前辈奇人冰河老人,难怪他有如此功力。这一下,顿时也吓得呆了。

冰河老人呵呵一笑,对着悟龙抱拳道:“大师父莫非就是此处高僧海空长老么?”

悟龙合十冷然道:“不敢,海空是敞师尊,贫僧悟龙乃是长老的大弟子。请问阁下莫非就是巫山的冰河老人么?”

冰河老人鼻中哼了一声道:“正是,大师父莫非有什么赐教不成?”

悟龙双手合十,面色一变道:“令高足在敞寺闯下了滔天大祸,阁下来了,这事就好办了。”

冰河老人哈哈笑道:“正好,老夫特地请罪来了,海空长老在哪里?”

说罢,右手向人群内一插,也不见他用什么气力,围在外围的人群,竟自纷纷地分了开来。

冰河老人侧身而入,一直走到了最前排。

这时场中的西北风瞿涛和海空长老正斗到了紧要关头,但见海空长老仍然虾米似地弯腰立着,身子一阵阵地抖动着。

在海空对面的瞿涛,全身上下俱都被汗水湿透,多亏边瘦桐方才助他一臂之力;可是此刻看来,显然又有些体力不支了。

红线金丸边瘦桐见此情形,大吃一惊,上前一步,正要再次发力相助。

忽然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。

边瘦桐一惊,猛然转身,见是冰河老人,不由又惊又喜地道:“旦老前辈来了!”

冰河老人旦夕颔首微笑道:“你且袖手旁观,让我来助他一臂之力!”

说罢口中叫道:“好热!”自背后把一个斗笠摘下来,“呼啦”用力扇了两下!

他这种随便的动作,看似无奇,可是场内的瞿涛那本已后退的身子,不知怎的,竟蓦然向前一进。

他这么一进不要紧,那一边的海空长老却有些吃不消了,只见他上身一晃,哧地退了一步。

二人掌力同时向后一撤,蹒跚退开。

西北风瞿涛又一次保住了脸面。他肚子里有数,哈哈大笑道:“老和尚功力真是惊人,承让了!”

说罢猛然地回过头来,想感谢边瘦桐帮助之情,可是目光望去,却不由心中一惊。当时哈哈一笑道:“旦老儿也来了,这场戏可真热闹了!”

海空长者胜券在握的刹那之间,想不到中途竟然又杀出了一个人来,令自己威风扫地。他恼恨之下,目光向着冰河老人一扫,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老衲今日真是大大地失敬了!请问这位施主尊姓大名?”

冰河老人旦夕哈哈一笑,道:“徒弟犯了错,师父自当来此请罪了!”

海空冷冷一笑道:“施主的徒弟是谁?”说话间,目放奇光,大有一言不合,立时动武的样子。冰河老人咳了一声:“海空和尚,你先喘口气,我知道你刚刚与人打过架,我们的事慢慢再谈!”

海空冷冷一笑,他今日连番受挫,早已是怒火中烧。此刻虽知道这个老人绝非一般江湖人物,可是盛怒之下,已顾不了许多。当时冷森森地道:“老衲如没有对付你们这般人的本事,也不在此现眼了。朋友,请上吧,海空这双肉掌,尚没有把朋友你放在眼里!”

冰河老人旦夕闻言宏笑了一声,道:“这倒是巧得很,我老头子此次也是抱着必胜之心来的。老和尚如此抬爱,旦某焉敢不遵?”

说罢,向着四下一抱拳道:“各位请了,我旦夕数十年未曾走动江湖,此翻为弟子之累,来与老和尚打这一架,实在是不得已的事情。现在海空要与我打,我们话可说在前头,双方都是心甘情愿的,谁也没有强迫谁。谁要是把谁打伤了,就算是打死了,也是自己找的!”

说到这里嘿嘿一笑,又接下去道:“换句话说,死了活该!双方弟子也用不着报仇,怎么样?”

人群里立时爆出了一片叫好之声,有的人哈哈大笑。

海空长老这时一听老人报出了名字,不由怔了一下,这才知道,此人竟是冰河老人旦夕!

这个老和尚面色微微一变,随即冷笑道:“老衲当是哪一个?原来是冰河老人旦施主,这就难怪施主如此猖狂了!”

冰河老人嘻嘻笑道:“老夫一点儿也不敢猖狂!”

海空长老这时也豁出去了,当时怒声道:“旦施主你来得正好,老衲正预备此件事了,专程到巫山小南峰拜访阁下。现在阁下来了,这事情就好办了!”

旦夕冷冷一笑,道:“长老有什么话,请当面说就是!”

海空长老呵呵一笑道:“旦施主,你倒沉得住气,你那两个弟子大闹我少林寺,伤我僧人无数;这还不说,在藏经楼,竟打碎了我少林寺历代宗师的法像……嘿嘿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33、海空彻悟玄天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