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03、故作娇嗔来杀威

作者:萧逸

白衣人微微怔了一下,方才知道青须客说的“雪云彤”乃是指的雪老头,当下摇了摇头,道:“见义勇为,素无交往!”

青须客闻言之后,嘿嘿冷笑几声,那深陷在眼眶里的一双眸子,闪闪放光。他点了点头道:“老夫此刻有事在身,不想与你这小辈纠缠图创立新的理论体系。在哲学上,把实证论、庸俗唯物主义,日后再见!”他想乘其不备,突施杀手。白衣少年冷眼相对,双手抱了一下,满面鄙夷地道:“不送!”

青须客长眉一轩,心说:“莫非这小子又看出了我的用心不成?”

他不甘自行离去,又哼了一声,厉声说道:“青山不改!”

“绿水长流!”白衣人随口接上一句。

青须客倏地转过身去,举步而走,忽然,他“唰”地一个转身,一双肥大的衣袖,夹着凌厉的劲风,直向着白衣少年两肩拂来!

白衣人早已有见于先,冷笑了一声,倏地身形一矮,双掌向上一翻!

四掌相对,发出了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两个人都像不倒翁似地,在雪地上疾速地摇晃了起来。

看起来,两个人的样子都够滑稽的,但是,他们上身虽然摇晃得十分厉害,可是二人下盘却是丝毫未离原地!

如此对摇了一阵之后,又相继转动起来。

青须客忽地长啸了一声,只见他瘦削的身子,蓦地拔空而起,一双瘦爪自空而下,直向白衣人胸前掠去!白衣人向后一倒,电闪一般到了青须客的背后。可是这个枯瘦的老人,全身上下仿佛都生有眼睛一般,不待对方挨近自己,整个身子又一次拨了起来。

白衣人似乎无心恋战,只见他单膝一屈,就势扭脊现腕,右手向空一扬,叱了一声:“打!”

青须客右足就空一压,凭着他超人的轻功造诣,只是一弹,又上拔了二尺左右!

白衣人冷笑道:“老儿,你上当了!”只见他食指向外一弹,“嘶”的一阵尖风,金色光华一闪!

青须客“唔”的一声惊叹,身形在空中抖了一下,遂即踉跄落地,右手向膝下一探,用真力把击中他的暗器吸了出来。就目一望,面色骤然大变,颤声道:“红线金丸!你是青衣边瘦桐……”边瘦桐冷声接道:“老朋友,咱们这段梁子算是结下了,冤仇易结不易解,你可要仔细了!”

青须客怪笑了一声道:“好吧!我们总有再见的一天,今天老夫真是自取其辱了!”说罢双手拱了一下,单足一弹,跳到大苍身前,俯下身来,在它头上轻轻一拍道:“还不醒来!”

那头巨猿本在昏厥之中,被青须客如此一拍,竟有如神助一般,口中闷吼了一声,翻身而起!

青须客怒喝道:“快快抱起二苍,随我走!”

大苍依言把二苍抱起,一人二兽,遂即消失在雪地之间!

边瘦桐远远目视着这位青须怪人,见他虽被自己金丸伤了一足,却仍能纵跃如飞,心中暗暗惊异不已。无意之间,又结下这么一个大仇家,不免有些怅然。忽然,他想到了雪氏父女,匆匆赶入竹林内,可是,哪里还有他父女踪影!

边瘦桐心中甚为奇怪,匆匆来到雪老头居住的房舍前,却见房内亮着灯光!

边瘦桐犹豫了一阵,心想:此女或许仍然心记着前几天与我的过节,不慾见我,我又何必去惹她讨厌?又知他父女一向在此行医,雪老虽身受重伤,但他女儿定悉医疗之法,而自己对于医道,本是门外汉,就是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。这么一想,他于脆转身而去了。

若干天之后,一个日暖雪化的日子。

由哑童的报告,边瘦桐知道,雪老头的伤势已经好多了,因为哑童亲眼看见他父女在外面晒太阳。

边瘦桐的一颗心,总算放了下来,他欣慰地自言自语道:“好人是不该丧命的……”

虽然雪氏父女不曾来拜谢过他,也许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;这对边瘦桐来说,并不介意。他以为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的恩惠,是不需要得到对方报答的。所以边瘦桐听到雪氏父女康复的消息,无限欣慰。

早饭之后他正立在门前向外面眺望,哑童司明忽然跑过来,连说带跳地比划着。

边瘦桐已差不多能够全部理解哑童的意思,见状问道:“你是说,山上的花开了,要我去看花是不是?”

哑童连连点头,又用一个手指在天上乱点着。瘦桐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说梅花?”

哑童拍手大笑,又指了门一下,那门的颜色是红的,边瘦桐立刻点头道:“哦!你说是红梅开了,这倒难得一见。好,你把我的马牵出来,我们这就去吧!”

哑童跳着跑了,须臾,拉出了主人的马,而他自己拉出一头小毛驴。

主仆二人分别骑了上去,哑童在先,边瘦桐在后。积雪微融的早晨,阳光从竹林的缝隙之中照射下来,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爽朗感觉!

他们循着弯曲的山道,慢慢地向上行着,只见那些渐融的积雪,幻化成白蒙蒙冷雾,袭在人身上,远较落雪之时更为寒冷!

小驴颈项上的吊铃,叮叮噹噹地响着。边瘦桐骑在马上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飘然之感!

那些盛开的红梅,虽说为数不过七八十株,可是点缀在白梅丛中,东一棵,西一棵,鲜红的颜色,看来极为醒目,颇有“鹤立鸡群”之态,别有一种“超凡脱俗”风韵!

瘦桐不禁勒缰驻马,赞了声:“妙呀!”

哑童也咧开大嘴“哇哇”地怪笑。二人观赏了一番,又转入花树丛中。扑鼻的清香,衬以地上白雪,当空的骄阳,这种“睛梅艳雪”的气氛,确实令人陶醉忘返!

边瘦桐几乎不想回去了,他下了马,伸手要去攀摘一枝红梅。就在这时候,他耳中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呻吟之声。边瘦桐不由吃了一惊,他立刻放下手来,仔细地听了听,那呻吟声,仍继续不断地传过来。这时,哑童也听见了。他跳下毛驴,三脚两步跑到主人身边。

边瘦桐皱了一下眉道:“你过去看一看,是什么人?”

哑童依言骑驴而去,须臾急转而回,样子极为着急地比着手势,口中“哑哑”怪叫不已。

边瘦桐翻身上马,吩咐道:“快带我去看看!”

哑童不及细说,匆匆掉转毛驴,领着边瘦桐穿过了一片梅丛,眼前出现一条崎岖的山路。路上立着一匹白马,鞍辔俱全,上面却无人,只听得那呻吟的声音更清楚了。

边瘦桐忙赶上去,这才看清,原来在路旁的雪地上,倒着一个身披银狐皮斗篷的少年。

这少年肤色细白,眉清目秀,仰面而卧,双眉紧紧皱着,不时地发出呻吟之声。

再看他身边,散有不少的书,一个书箱子翻倒在一边,笔砚狼藉。

边瘦桐连忙下马走过去,对哑童说道:“你去把他的书给拾起来!”说着走到那少年身前,弯腰把他扶坐起来,只觉得对方身上抖动得甚为厉害,当下皱眉问道:“你是骑马不慎,跌落下来的吗?”

少年口中哼了一声,努力地睁开眸子,向着边瘦桐点了点头,又闭上了。

边瘦桐急问道:“你感觉如何?摔坏了哪里没有?”

一面说着,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转,见少年皮披风之内,穿着一袭士子的蓝袍,腰扎丝绦,头上的儒巾摔在一边。他内心不禁蓦地生出了几分好感,江湖中舞刀动剑的人,他见得多了,早已看厌了,现在蓦然看见一个读书人,自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!

少年在边瘦桐的臂力扶持之下,喘息了一阵,吃力地点了点头道:“谢谢这位仁兄……”说着咳了一声,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,捂在胸上道:“不瞒仁兄,小弟乃是一个染有宿疾之一,不意中途发作,跌落马下,如非仁兄发现加以援手,只怕……”说着又轻声喘了起来。

边瘦桐不由叹道:“这就麻烦了……你家可在附近?”

书生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不在附近,由此前行,大约有十日的脚程……”

边瘦桐怔道:“那么你一个人来此是……”

书生以一方白绸掩口,说道:“小弟来此,是要造访一位同年好友,不意那位好友已搬家了,因闻听岭上梅花开了,一时想效古人踏雪寻梅之雅,不想……”说着低头叹息了一声,又自咳了起来。

边瘦桐皱了皱眉,道:“你那宿疾在何处?要紧么?”

书生苦笑道:“虽是不甚要紧,短日之内要想行走,却是万难,唉!”

边瘦桐想了想道:“这可怎么办呢?如果你不嫌弃,可否暂时先住到我那里……”

书生面色一喜。边瘦桐行事一向极为谨慎,话一出口,忽觉不妥,连忙停住不再说下去,心中犹豫不决。

那书生苦笑道:“小弟与仁兄陌路相逢,蒙仁兄雪地救助,已自感激不尽,怎敢再至尊府打扰?这事万万使不得!”

边瘦桐笑了笑道:“我方才一时情急,语出无心。试想你乃一重病之人,眼前最是耽搁不得,到我那里无人疗治,自然是不行的!”

书生像是微微怔了一下,又苦笑道:“是啊,仁兄你还是离开吧!不要为小弟多耽搁了!”

边瘦桐闻言一笑道:“朋友,你不要误会,我总是要为你设法的。看样子朋友是一个读书人,尚未请教大名怎么称呼?”

书生喘息着点头道:“小弟姓桑名……雨,乃是去年龙门道的新科举人,仁兄大名是?”

边瘦桐抱拳笑道:“这倒是失敬了……小弟姓边……”

书生不待他说完,连连点头道:“原来是边兄,失敬!”

边瘦桐本来不愿把姓名说出,见他并不追问,也就含糊过去了。

这时哑童司明已把书生的马整理好,牵了过来,书箱子也重新捆好在马鞍子上。

边瘦桐扶起书生,含笑说道:“桑兄请上马吧!”

桑雨皱眉苦笑道:“只怕……上不去……”

边瘦桐向哑童道:“你先把我的马牵回去吧!我和这位桑兄同乘一骑,随后就到!”

书生歉意地道:“这太不敢当了!”

边瘦桐笑道:“无妨,你的病势,怕不能多耽误,须先去医治一下!”

说着扶着书生上了马,他自己也坐于鞍上,二人合乘一骑,徐徐向前行去。

桑雨在马上微弱地道:“府上快到了么?”

边瘦桐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不是去我家,而是去另外一个地方。”

桑雨立时一怔。瘦桐微笑道:“桑兄不必多疑,我现在带你去的地方,就在前边,父女均擅医道。桑兄一个读书人,半路患疾,他们必会亲切照应。那位老人家,也许能为你治愈宿疾呢!”

桑雨呆了一阵,嚅嚅地道:“这岂不是太……冒昧了?”

边瘦桐微微一笑:“无妨!”

说话间已来到了雪家的门前,只见雪氏父女正坐在门前晒太阳。看见二人来到,雪用梅站起身来,一声不哼地回到房内去了。

雪云彤发现来人竟是边瘦桐,遂含笑站立起来,抱拳说道:“原来是边老弟驾临,失迎!失迎!”

边瘦桐勒马含笑,点头说道:“雪老身体复原了吗?”

雪老头脸色通红地说道:“多谢你!那晚若非你……”说到此,见边瘦桐对他摇了摇手,他立刻住了口,心知对方大概不愿在生人面前显露身份,当下忙回头唤道:“丫头,你边大哥来了,还不倒茶!”

边瘦桐忙笑道:“不必客气,我今来此,有事相托,尚请雪老不要推却才好……”说着以手指向桑雨道:“这位桑兄乃是一读书人,不想中途病发,卧于雪地,适逢我由那边经过,将他接来此处。久闻雪老医道高明,尚请为他这异乡人救治一番!”

雪老头呆了一下,向这读书人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含笑道:“既是老弟相托,我老头子自不便推却,快快扶这位相公到里面坐吧!”一面又回头唤道:“用梅,快出来帮忙!有客人来了!”

只听风门一响,露出了用梅半边身子,她一只手掀开了门帘,半皱秀眉道:“什么事呀?人家这么厉害,有本事,莫非连一个人也扶不动么?”

雪老头一瞪眼道:“胡说!”

边瘦桐心知这位姑娘仍然记恨着前几天的羞辱,尚不能原谅自己,对她这么挖苦,只是淡然一笑,对雪老头道:“不必惊动姑娘,我一个人就行了!”

雪老头笑叹道:“这都是老夫平日太宠她,惯得她一点规矩也没有,老弟不要见笑!”说着,伸手搀住那书生胳膊,问道:“请问这位相公贵姓大名?”

桑雨那本来懊丧的脸色,自一见用梅之后,立刻显得明朗起来,几乎有些发呆了。

雪老头这一问他,他才慌不迭地道: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3、故作娇嗔来杀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