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06、灰衣怪客性古怪

作者:萧逸

马车兜满了清晨的微风,风驰电掣一般地疾行着。

隔着一层竹制的车帘,依稀可以看见外面的景物。

忽然,车外传来了一片喧哗。

铁麒麟一皱眉道:“什么事?”

这时,马车停了下来,“燕尾镖”乔子玉拉开了窗帘,叱道:“什么事?”

车旁一名弟子在马上紧皱双眉,说道:“一个来路不正的小子,和‘飞刀李’吵起来了,舵主你快去看看吧!”

乔子玉哼了一声,推开车门,走了下去。铁麒麟车卫嘱咐道:“少惹事!如果没什么大事,叫他走算了!”

“燕尾镖”乔子玉答应了一声,关上车门,走出不远,见前边一个骑着白马的怪客,正在和他手下的弟兄飞刀李元春吵吵嚷嚷,其余弟兄把那人团团围住,七嘴八舌,乱成一团!

“燕尾镖”一过来,就有人道:“好了,乔舵主来了!”

飞刀李元春,二十七八年岁,一身黑布衣裤,打扮得十分利落,这时见乔子玉来到,立刻闪在一边,冷笑道:“舵主,你来得正好,这家伙好大胆子,居然胆敢踩我们的盘子,真他妈瞎了他的狗眼!”

马上那个怪客,发出如同老山羊似的一声怪笑,哑着嗓音道:“这是官家的大道,我老西要是高兴,一天就是走个百八十趟,你他娘的管得着吗?真他娘的!”

“飞刀李”一瞪眼,向前一窜,伸手去抓那人的腿,口中厉声骂道:“老小子,你给我下来吧!”可是马上那位怪客,却一带马首,巧妙地闪开了,并且就势一鞭,“叭”地一声,打在了“飞刀李”的手背上!

“飞刀李”疼得叫了一声,右手向下一探,已亮出了一口牛耳尖刀。他双目发红地向前一扑,嘴里大声道:“我宰了你!”

“燕尾镖”乔子玉赶上一步,一伸手拉住了“飞刀李”,道:“且慢!”

马上的怪客见状,又像老山羊似地笑了,露出了漆黑的牙龈!

“燕尾镖”乔子玉抬眼一打量这位怪客,心中不禁蓦地吃了一惊!

只见这人瘦得像一根竹竿似的,面色苍白如纸,手脚和脖颈之上,都用布条紧紧地缠着;一身灰白的长衫,长可及履;头上戴着一顶周围乍了毛的破草帽;一双吊梢眉之下,露出凸得像龙眼似的一双瞳子;脑后的头发,已现出灰白之色。由年岁上看来,这人确实也不算小了!

乔子玉活了这么大,像这种怪模怪样的人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当下不由吓了一跳。他顿了顿,问道:“朋友,请问贵姓大名,何故生事?”

怪客龀牙一笑道:“奇怪!我好生生的行路,怎地说我生事?你们这些人也太不讲理了。”

乔子玉哼了一声,冷冷笑道:“朋友,光棍眼里揉不进沙子,如果你是冲着我们来的,可就令你失望了!”

灰衣怪客嘻嘻一笑,说道:“我老西只知道做买卖,不懂你说的这些黑话!快闪开,我好走路!”

“燕尾镖”乔子玉是一个最爱面子的人,此刻当着手下人遭到顶撞,不由脸色一红,当时面色一沉,道:“混蛋!给你脸不要脸,莫非你乔二爷还怕了你不成?”他绷着脸,回身向“飞刀李”说道:“你说说!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飞刀李无春冷笑道:“方才一下山,我就看见他骑马过去!一会儿工夫,他来来回回,在咱们车子旁边足足走了五六趟,分明是心怀不轨!”李无春哼了一声,接下去道:“我想问问他,不想这老小子开口就骂人,舵主,咱们能受这个气么?”

灰衣怪客阴森森地一笑道:“我方才已经说过了,只要我高兴,就是来回跑上个七八十趟,你管得着么?”

“飞刀李”一瞪眼道:“我怎么管不着?娘的,我揍你!”

乔子玉又拉住了他,望着这怪人冷笑了一声道:“朋友,你用不着再装模作样了,我不想问你,不过你应该知道……”说到此,回头对他手下一名汉子沉声道:“亮开帮旗,叫这位朋友见识见识!”

那名弟子跑至车前,从车辕上抽出一根旗杆,拉下旗套,立刻现出了一面绣有金狮的大红旗子,迎风飘展!

“飞刀李”挺了一下胸道:“睁开你的狗眼,看看吧!”

骑在马上的灰衣怪人,望着这面旗子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么说,贵帮的帮主也在车上了?”

乔子玉冷笑了一声,道:“那是自然!”

这人抱了一下拳,嘻嘻笑道:“失敬了!”说着话,一双凸目,又死死地向着车上望了几眼,一带马缰,怪笑道:“打搅!打搅!”胯下那匹白马,尥开四蹄,泼啦啦地冲了出去。

飞刀李无春猛一下挣开乔子玉的手,赶上一步,叱了声道:“着!”

只见他右手向外一翻,“哧”的一声,掷出了一口薄刃的飞刀。这口飞刀在空中发出了一声清啸,直向着马上怪人后心飞去!

那怪人却像是无意似地,右手马鞭向后一挥,就像是打马一样,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,那口飞刀,竟被他打落在地!接着又发出像老山羊似地一阵笑声,风驰电掣而去!

飞刀李元春大张着嘴巴,久久没有合上。

“燕尾镖”乔子玉冷冷一笑道:“不要管他!他也许是真的知难而退了!咱们快走吧,我不信有人敢打咱们红衣狮门的主意!”说着转身返回车内,吩咐继续前进。

铁麒麟车卫得知以上情形之后,眉头皱了一皱道:“这事情有点不妙。不过,我等身上并无财物,他所为何来?”说着目光在边瘦桐身上转了一转,思忖道:“莫非此人前来,又是为他不成?”想到此,内心不禁一动,当即冷冷一笑,问乔子玉道:“乔舵主,此去江口还有多远?”

乔子玉向外望了望,说道:“尚有两个时辰左右!”

车卫皱了一下眉道:“绕道而行!”

乔子玉怔了一下,立刻明白了帮主的意思,当时探头窗外,传出话去!

于是,两辆马车在一处岔道口,转了方向,由此而去江边,比方才直行要多走几乎一倍的路途,其目的无非是为了避开半路上的怪人!

淡月疏星之下,这一队车马,来到了扬子江边,江面上灯火点点,江风飒飒!

车卫、车钗、桑小石及边瘦桐,先后下了马车。这时,由江面上缓缓驶来一艘漆金的四桅大船,船上明灯百盏,照耀得水面上金蛇万道,有如玄宫画舫一般!

这正是红衣狮门帮主的金狮座船,由十八名强壮的小伙子操纵着,往江岸靠拢!

铁麒麟车卫率先登船,乔子玉押着边瘦桐和哑童司明紧随其后,其他人陆续上去之后,金狮大船直向巫山行去!

至此,铁麒麟车卫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大放宽心,由此而至巫山,虽有极长的一段水路,但是坐在这艘金漆大船之上,“稳如泰山”,何况长江二十四处分舵,处处皆有照应。

红衣狮门在长江流域,有着极大的势力。这一次帮主亲临江上,各舵主无不小心迎接、守护,随时听凭差遣!

铁麒麟车卫登舟之后,命乔子玉用本门信符传下话去,令各舵主随时留意,以保金舟安全!

这艘大船,舱房华丽宽敞,起居饮食皆有专人侍奉,十分方便。铁麒麟车卫来到船上,就如同到了他的巫山总坛一样!

随行的人员,除了“燕尾镖”乔子玉之外,另外尚有二人,一人是总坛的精武堂主“乾坤掌”花天五;另一人是红旗舵主“过天星”曹用。这两个人,都是当初九头金狮车飞亮手下的得力人物,年岁都在五十开外。

铁麒麟接掌本门掌门之后,对于这两个人,也十分尊重,这次出行,特意请二人随舟,以防意外事故。

对青衣边瘦桐,江湖上可说是敬若神明,但是能够见到他的人,却是少得可怜!

“乾坤掌”花天五和“过天星”曹用,对边瘦桐仰慕已久。在老掌门寿宴上,以一枚“红线金丸”击毙九头金狮车飞亮的情形,二人都是亲眼看见的!

这一次车卫把他押上船来,二人很是吃惊。因此当铁麒麟车卫把路上所遇怪人的一段经过道出之后,这两人都不禁暗暗担心!俗话说:“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”对方既敢明着踩盘,而且丝毫不惧红衣狮门的势力,可见这人绝非等闲。

花、曹二人,都是上了年岁的老江湖了。他们一听到这消息之后,俱都暗暗戒备!

因此,当船放江心之后,“乾坤掌”花天五立即传下话去,命大船上除了内舱灯火之外,四周悬挂的灯笼,一律熄灭,并且加快船速!

第一夜,平安无事地过去了。

铁麒麟车卫年少气盛,对于花天五这种谨慎的作法,很不以为然,认为这有失“红衣狮门”的威风。

第二夜,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。

一连三夜,没有丝毫动静,就连老谋深算的花天五及曹用,也都感到自己是否太多虑了。

一路之上,经过多处舵坛,各坛弟子均登舟叩拜,显示出“红衣狮门”的确是有着极大世面和威风!

第四天夜间,舟过沙市,铁麒麟车卫走出舱口,凭舷观望,眼前水面甚为辽阔,每只行船皆悬着红红的灯笼,穿梭似地在水面上行驶着,极为美观!

他不由微微一笑道:“两位老师父未免太谨慎了!”遂即唤道:“乔舵主,吩咐大船张灯,五色齐明!”

站在他身后的乔子玉立时答应了一声。须臾之间,这艘大船四周百十盏灯笼一齐点燃,五彩缤纷,映照着金光闪闪的舟面,极为壮观。

站立在船尾的“过天星”曹用,不禁叹息了一声,对身边的“乾坤掌”花天五道:“帮主太任性了!眼前是两处岔口,这么做,太也惹人注意了!”

“乾坤掌”花天五看了看江水,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想不至于出事,不管是哪一路的朋友,到了这里,也应该怕我们三分吧!”

“过天星”曹用鼻子里哼了一声,未再多说。

江风猎猎,这艘大船以飞快的速度,向前疾驰着,船后浪花翻卷起来,就像是一道水龙一般,灯光之下,煞是好看。

“飞刀李”蹲在船头上,望着前面的江水;桑小石也步出舱外和铁麒麟车卫说着话。

船舱内,此刻只剩下了青衣边瘦桐主仆二人,他们被关在两个不同的舱内。

经过几日的行程,边瘦桐始终未曾开口说话,他知道自己此刻定是被押往巫山下的“海天别墅”,只要一到那个地方,自己这条命也就完了。望着舱内那一盏盏五光十色的花灯,边瘦桐睁开了眸子,沉沉地思索着。

忽然,舱门开处,车钗走了进来。

边瘦桐目光转向了一边。车钗望着他冷冷一笑道:“姓边的,‘海天别墅’快到了,你可知道?”

边瘦桐坦然地一笑,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,他这种镇定的功夫,确实令车钗由衷敬佩,不由问道:“你就不害怕么?”

边瘦桐微微笑道:“天下从没有一件事情,能令我感到害怕!”

车钗左右看了一眼,方要开口,忽然舱门推开,车卫走了进来。

女飞卫车钗回头一笑道:“你来得正好,你看着他吧!”说着就走了出去。

车卫朗笑了一声道:“你还怕他能跑了么?嗬!太多心了!”随即坐在一张椅子上。

边瘦桐又闭上了眸子,他心中开始感到有些不安,可是外表上看起来,却永远是那么安宁!

“飞刀李”蹲在船头上,正笑着和乔子玉聊天,眼前已来到了两股水道的岔口。

一名水手趋前请示道:“乔舵主,我们走哪一条呀?”

“燕尾镖”看了一下,皱眉道:“先定住船,我去问问看!”

一言甫毕,忽见左面水道上,飞快地驶来了一艘大黑船,朝金舟直冲过来。

这艘船通体漆黑,只在船头上悬有一盏小小的红灯,乍然而来,就像一个幽灵似的。金舟上的人无不大吃一惊,哗然大叫起来。

“飞刀李”不由得大喝了一声道:“呔!来船想找死么?”

这艘黑漆黑帆的大船,行得快定得也快,竟在眼看就要撞上的一刹那之间,忽地定住了。船身两边翻起了水龙似的两股水花!

金舟上的人清楚地看到,对方大黑船的两腹之处,伸出了两排长桨,少说也在四五十支以上。那么疾猛的势头,吃这两排长桨一定,大船立刻就停住了,只有动荡的哗哗水响之声。

乔子玉口中“咦”了一声,奇怪地愣住了,原来对方那么大的船面上,竟看不见一个人影。

“燕尾镖”乔子玉口中“呛”的一下,把背后的一口青钢剑撤了出来!

他左手一捞长衣,就要纵身跃到对面的船上去!“乾坤掌”花天五这时正由后舱匆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6、灰衣怪客性古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