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线金丸》

07、少侠被劫赤城岛

作者:萧逸

边瘦桐和哑童司明上了大黑船之后,这艘大船缓缓地向前行去。

何七把他二人安置在舱内一个偏间里,一切器皿用物,皆极为名贵。地下铺猩红地毯,灯光由一对银质的鹤嘴壶的口中吐出,隔着铁格窗扇可以清晰地看见滚滚的江水。

边瘦桐躺在一张软床之上,哑童侍立在一边,显出一副极不耐烦的神态,不时地来回踱着,双手连连搓动!

边瘦桐见状,笑了笑,说:“你不要急躁,主人快要来了,我们要表现出轻松的神情,无所谓的样子!”

司明张大了眸子,用手在脖子上一划。边瘦桐立刻会意地笑了笑道:“我想不至于的,你放宽心,我们定会平安无事。现在你先去休息吧!”

司明听主人这么一说,不由宽心大放,当下倒下一杯茶喝了。他还是第一次住这么讲究的房间,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,一屁股坐在松软的椅子上。

过了一会儿,舱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,何七走进来,躬身道:“大岛主来了!”

边瘦桐微微一笑,哑童司明也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。

何七那双吊梢眉挑了一挑,重复道:“大岛主来了!”

边瘦桐毫不在意地笑道:“请便!”

何七怒冲冲地指着哑童道:“你怎么也不站起来?”正要伸手去扯,却听得门外一声苍老的笑声,道:“他们是客人,不懂得这些规矩,免了吧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秃顶的瘦弱老人出现在舱门口。

只见这老人穿一身白色丝质便装,颔下长须,长可及腰,看来颇有神仙气质。

他进来之后,对着床上的边瘦桐点了点头道:“小兄弟,你的大名,我久仰了。”

边瘦桐一笑道:“如果所料不差,阁下可是南海双鸥中的‘血鸥云翅’夏侯三老义士?”

白衣老人突地一惊,遂即眯目而笑,点了点头道:“中原之行,你是第一个道出老夫字号的人,钦佩!钦佩!”

边瘦桐点头笑道:“这么说‘晴空一羽’萧苇萧义士也在这船上了?”

老人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他也在船上。”

说着坐了下来,咳了一声,那两粒明珠似的瞳子,在边瘦桐身上转了一下,笑道:“边大侠身体欠安,还需要多休息,如有需要,只管招呼何七就是。边大侠,明晨我再来拜访,有事面谈,现在不打搅了!”说着站了起来,对着边瘦桐点点头,出舱而去,何七也随后而去。

他们去后,边瘦桐叹息一声,道:“一个人是不能失去武功的。如今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只有任人宰割了。”说罢苦笑了笑,道:“熄灯,睡觉!”

哑童司明近来心情也极不安宁,全心全意照顾着主人,对边瘦桐的吩咐言听计从,当下立即灭了灯,上床睡觉。

第二天,天色微明的时候,传来叩门的声音。何七叫道:“边先生醒了么?”

哑童跳下地开了门,就见何七身侧随有二人,捧着洗漱用具,还有一个大食盒。哑童拉过洗脸盆,两个小童放下了食盒,弯身退出。

何七含笑道:“边先生用餐之后,二位岛主有请!”

边瘦桐点了点头道:“正要拜访!”

何七随即退出。司明为主人梳洗一番,打开食盒,见是煮好的小米香粥,二人草草用毕。

过了一会儿,何七又来了。他推着一张带有小轮的虎皮坐椅,向边瘦桐弯腰道:“主人有请!”

边瘦桐对司明点了点头,司明轻轻把他抱起,放在椅上。何七站在椅后,向哑童道:“你就不必去了!”

司明摇了摇头。边瘦桐笑道:“司明,你留下来无妨!”哑童不情愿地退回房内。

何七缓缓推动坐椅,直向后舱而去!

边瘦桐这才发现,这艘船面积极大,舱内房间极多,窗门相对。一眼望去,竟有十数间之多。

沿着铺有红色地毡的地板,何七把边瘦桐推进了悬有丝幔的岛主卧舱之内,在帏幔前停住,弯腰报道:“启禀二位岛主,客人来到!”

何七恭顺地弯着身子,在没有得到主人答复之前,他的身子是不能直起来的。

边瘦桐坐在椅上,心内不由暗自忖道:“好大的派头!”

一念未完,就见帐内一个童子探出头来。这童子看来不过十三四岁年纪,生得chún红齿白,聪明伶俐,他用手指在嘴上按了一下,嘘道:“不要吵,两位岛主正在下棋,谁要是搅了棋局,可要倒霉的!”

何七龀牙一笑,小声道:“灵哥儿,是大岛主命我接此人来见的。请你去回一声!”

那童子一双乌黑的眸子,在边瘦桐的身上转了一下,奇怪地道:“他是个瘸子?还要你推着他!”

何七低笑道:“别胡说,你快去吧!”

童子点了一下头,晃动着头上的小辫说:“好!我去试一试看。”说着缩回头去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探出头来,皱着眉道:“真是的!你早也不来晚也不来,单单在大岛主输棋的时候才来,害得我碰了一鼻子的灰!”

何七一怔道:“是大岛主叫我去接他的呀!那我再把他推回去算了!”

灵哥儿从幔子后走出来道:“且慢!”他嘟了一下嘴,“你推走了,等一会儿也许我又会挨骂。这么吧!你轻轻地把他推进去,只要别出声就行了!”

何七歪着头道:“行么?”

灵哥儿点了一下头道:“把人交给我,你就别管了。”

何七嘻嘻一笑,说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!”

灵哥儿接过轮椅,向边瘦桐道:“边爷,你别出声,要是扫了二位主人的棋兴,我可担当不起!”

边瘦桐冷冷一笑,没有说话。

灵哥儿轻手轻脚地把边瘦桐推了进去。

地上是厚厚的地毯,两旁是芬芳的水仙花,鱼缸里的五色金鱼追逐嬉游。在一个船舱里,竟有这些摆设,确是令人吃惊!

边瘦桐心内不免有些惊异,愈发认为这“南海双鸥”身份与众不同!可是他对这些奇异的摆饰,却并未留心去观赏,只是反复地盘算着,主人劫持他来是何意图,看来对他主仆二人颇为礼遇,并无什么恶意。如此一来,也就更难明白他们的意向了!

在一张大理石台面的楠木桌旁,“南海双鸥”各自盘膝坐在两边,桌上布着一盘棋。“血鸥云翅”夏侯三正自捻着一颗白棋子叮叮地在桌面上敲着,口中连连自语道:“完蛋了……完蛋了!”

雪似的白胡子,像白绫子似地飘着!

在他对面的高座薄团之上,坐的一个英俊的年轻人——“晴空一羽”萧苇,边瘦桐还是第一次见面!

他没有想到,“南海双鸥”这一双武林中极少有人知道的怪杰,竟然是一老一少;而且年岁相差得竟是那么悬殊!

这时看来,年轻的萧苇显然在棋上占了上风,他那古铜色的面颊上,展露出得意的笑容,雪白整齐的牙齿发着亮亮的光辉!

忽然,他转过头来,一眼看见了边瘦桐,脸上立刻现出惊异神色,怒目向一边的小童灵哥儿叱道:“混蛋!客人来到为什么不禀告一声?如此待客,岂不太怠慢了!”

灵哥儿吓得脸色苍白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:“大爷二爷下棋,小的怕搅了主人雅兴,所以未敢出声,二爷千万不要责罚!”

萧苇一笑说道:“看你小子吓的,起来吧!”

灵哥儿磕了个头,忙站起身,走到一边去了。

晴空一羽萧苇看了一下棋盘,笑了笑,站起身子走过来,道:“边瘦桐!我虽然没有见过你,可是却久仰你的大名,在中原来说,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!”

边瘦桐冷冷地摇了摇头道:“阁下过奖了!”

萧苇脸上掠过了一丝冷笑,在边瘦桐的对面坐了下来,道:“可你应该知道,要不是我们救了你,你是不会有活命的!”

边瘦桐又摇了摇头,笑道:“萧大侠,你说错了!如果不是你的手下何七追上我,此刻我已同哑童司明走远了!”

晴空一羽萧苇不由浓眉一蹙,立刻又改成勉强的微笑,哼了一声道:“你逃不逃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被红衣狮门扣押在船上,是我与拜兄救你上船来的!”

边瘦桐想不到这位二爷说话语气之间,竟是那么傲慢,十分不悦地冷笑道:“萧大侠,你又错了,我并未请求你们救我,即使现在也不晚,你仍然可以把我二人送回去的!”

晴空一羽萧苇一抬腿:“叭”的一声,把一张雕花的红木椅子踢了个粉碎!

这种功夫,即使在边瘦桐的眼中,也是相当惊人的。

因为地下铺着软软的地毯,木块是不容易踏碎的,除非有极为真纯的内功,用“气”把木块轻吸着,然后再以“气”粉碎之,否则,是不可能踏碎的。

晴空一羽萧苇竟然有如此卓绝的内功,大大出乎边瘦桐意料之外。可是,他面上却未露出一丝惊异之色,甚至没有看他一眼。

萧苇一连踏碎了几块木头之后,狂笑了一声道:“便宜你了!”

边瘦桐微微一笑道:“未必见得!”

萧苇气得双目一瞪,可是却又哈哈大笑了一声,道:“我请你来,不是和你吵架的!”说到此,大声叫道:“灵哥儿献茶!”

灵哥儿答应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这时,忽听得噼哩啪啦一阵乱响,棋子儿掉了满地。

只见血鸥云翅夏侯三,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,愤愤地道:“这局棋输了,我一辈子也不下了!”

萧苇道:“输了棋也不必发这么大脾气呀!”

夏侯三冷笑了一声道:“第五十六手棋时,是我居心仁厚,否则你绝赢不了!”

萧苇笑了笑道:“无论如何,你现在是输了!”

夏侯三发出一串沙哑的笑声,正要反chún相讥,忽然一眼看见了边瘦桐,他怔了一下,点头问道:“是何七送你来的吧?我只顾下棋,多有怠慢,请多包涵。”

边瘦桐微微冷笑道:“不必客气。我已来很久,不知二位有何事相商?”

夏侯三看了萧苇一眼,笑道:“你还没有告诉他么?”

晴空一羽萧苇脸色微红道:“还没有呢!你告诉他吧!”

血欧云翅夏侯三咳了一声,坐了下来。

这时,灵哥儿为各人献上了茶。

边瘦桐见茶色碧绿,清香扑鼻,知不是普通的茶。果然,萧苇手指茶怀道:“此乃南海上露峰的松子茶,能清心爽目,常饮更有神效,请你品尝……”说到此,忽然笑了笑道:“等一会儿,我叫何七给你送些过去,你尽可以喝的!”

边瘦桐含笑道:“多谢了!”

夏侯三向一边的灵哥儿一挥手,道:“你先下去,不唤你不要来!”

灵哥儿下去后,夏侯三眸子里射出逼人的光芒,注视着边瘦桐的脸,道:“瘦桐老弟,你可知道,为了你,我们已与红衣狮门结下了仇隙!”

边瘦桐一笑说道:“我不懂这是为什么?”说着看了二人一眼:“二位这么做,是何用意?”

皓首银髯的夏侯三嘿嘿一笑道:“当然是有所用意的!老弟,你先不要急!”

说到此,双手连连搓动,道:“昨夜我去看你时,曾经仔细观察过你的气色,如果我所料不差,你身上中有奇毒……”

萧苇冷笑了一声,插口道:“多半是中了蛊毒,是吗?”

红线金丸边瘦桐冷冷一笑,未发一语。

夏萧二人对看了一眼。夏侯三咳了一声,干笑道:“老弟,你不要发愁,你中的这种蛊毒,并非绝症,我二人有办法能够令你复原……”

边瘦桐心中不由一喜,可是立刻又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知道,你们是有条件的!”

夏侯三哈哈一阵大笑,点头道:“你真聪明!不错,自然是有条件的,可是算起来,你还是划得来的!”

边瘦桐目光直射着他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夏侯三站起来,在舱内踱了几步,忽地回过头来道:“红线金丸!”

边瘦桐愣了一下道:“什么红线金丸?”

夏侯三一笑道:“我是说,你要把‘红线金丸’的打法,传授给我们二人!”

萧苇冷笑了一声,补充道:“包括你拿手的‘一指双丸’的打法,传授给我们二人!”

边瘦桐呆了一下。夏侯三嘿嘿笑道:“想一想,你这是划得来的!”

边瘦桐不由微微一笑道:“我还当是什么呢,其实这是不必要的。二位武功精湛,远超过我,暗器打法各家不同,又何必要学我这几招雕虫小技?”

睛空一羽萧苇哼了一声道:“这不是讨价还价,也不用假客气,很简单,这是一笔交易,我们负责使你身体复原,你传授红线金丸的几种绝技,这是很公平的!”

血鸥云翅龇着七上八下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7、少侠被劫赤城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红线金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