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潘郎憔悴》

第02节

作者:萧逸

大雪山苍前岭下,新近迁来了一位老贡生,据说他是江南一个世家出身,儿孙均已成年离家,他的老伴儿也死了,所以这位老先生,就一个人搬到这里来了。

他本来的意思,是想在有生之年,到各处去游览一番,再回故乡送终的,可是不知怎么号存斋。抚州金溪(今属江西)人。曾结庐讲学于象山(今,却爱上了这个地方,竟然在这里长住不走了。

老人家年岁不小了,可是如果你问他多大了,他也不告诉你,只是摇摇头叫你猜,你说六十他摇头“孟德斯鸠”。,说七十他也摇头,再往上请他还是摇头,大笑几声也就拉倒了!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多少岁,只是看他脑后那条小指细的辫子,其白如霜,再看看他那雪珠似的两团眉毛,就可知他很有一把年岁了。

老人家姓洗,名字也没人知道,所以每逢他出来,人们皆以洗老称之。

他虽是读书人,可是怪脾多,脾气也坏,在他住着的那座小独院里,是不准任何人进去的,即使有人来访,他也是在门口和人家说话决不往里让。有一次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溜进了他的花园,在他窗口看了看,被洗老看见了,追出来用戒尺把那小孩头打破了,小孩家里很不高兴,为此还请出当地的几位老先生来说话,洗老倒是赔了几个钱,可是他却对大家说:

“以后请你们自己注意,要是再有小孩如此,我还是要打的;不过,我可是不赔钱了,我是有言在先。”

这么一来,谁也不敢冒失了,再说也没有什么好偷看的,他家里也没有花大姐,更没有小媳妇,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?老人家因此落得安静。

洗老最喜欢花,院子虽小,可是却叫花给占满了。他进进出出,都要在花丛中留恋一阵子,有时候在太阳下面捉虫,他能捉个把时辰,捉好了,大脚丫子把它们踩得稀巴烂,还要骂上两句才算出气。

他话话口音很杂,平常是江南口音,可是要碰着北方人,他也能用道地的北方话和人家聊聊,遇见广东人,他就傻了,扭头就走。

离洗老住处不远的山半坡上,有一所“白云寺”,寺里老师父智法和尚,和洗老是好朋友,因此洗老的三餐便解决了,每一顿饭都是庙里小和尚送来。他门口有一个拉铃,饭到了,小和尚只一拉铃,他老人家就慢慢踱出来了。

这位老人家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来到这苍前岭,已有半年多了,可是平日决不远游,顶多是到白云寺去聊聊,和老和尚手谈一下。他的棋艺很高,每一次都杀得老方丈愁眉苦脸,然后他就笑着出来了。

老和尚请了不少能人报仇,嘿!一样被他老人家杀得落花流水。

你说他怪,比他怪的人还有!

秋末,从远处来了一个少年公子,由口音上猜,大概是京里来的,这公子姓管,也不知他为什么来,反正他找了半天,于是就在洗老对面搭了一个小草房住下了。

洗老很不高兴,认为他这间草房离自己太近了,但也没有理由撵人家,只好任人家住下来。

这少年公子,人品学识都是顶尖儿;尤其是那份长相,更是英俊儒雅。

因此他一来,这附近的大姑娘都迷上他了,每天洗菜打水,就连淘个米,都借故由他门前绕上一趟,递个眼波笑一笑,也是舒服。

这么一来,洗老爷子可烦了,有时候连门都不开了,一天到晚间在屋里。

管公子真有一股子磨劲,他找过洗老两次,被骂出来两次,可是他仍是笑嘻嘻的,也不急也不气,反正洗老读书,他也读书,好在他带来的书也不少,要说掉文,他作的诗比洗老还强呢!

日子久了,洗老爷子不由也慢慢注意他了。

少年人奇怪的地方也很多。

第一,他明明像是一个阔家子弟,却偏要一个人住在这里受穷;

第二,他像是从北京来的。好家伙!北京离这里可远了,他一个年轻的人,跑到这里干什么?他口口声声对外说是应考的举子,可是入秋了,也该上路啦,他这边却连一点动身的意思也没有;

第三,这姓管的少年,似乎每天都盯着自己,他把房子也搭在这里,硬守着自己,你说他是安着什么心?

这么一想,洗老爷子平日就更小心了,他本来是爱在太阳下面,捉花上的小虫的;可是有一次,因为那少年多事要帮着捉,洗老爷一气,就从此不再捉了,弄得少年也很扫兴。

这一日,洗老穿了一件黑丝长袍,戴着瓜皮小帽,拿着一把布伞,到白云寺去玩耍,一进门,就见那姓管的少年,正在里面,和老方丈交谈甚欢。洗老扭身就走,却为智法老方丈追出来硬给请回去了。

少年由位子站起,对洗老打了一躬道:

“真是幸会,想不到在这里,又遇到你老人家了。”

洗老点了点头道:“我是常常来的。”

少年微笑道:“洗老来此是拜佛还是问经呢?”

洗老摇头道:“我是来下围棋的,和他。”

说着用手一指智法方丈,老方丈忙笑道:

“洗檀越棋艺太高,我总是败……”

他忽然笑问少年道:“管公子你行么?”

少年尚未说话,洗老已摇头不耐道:

“他们年轻人,就是会也不精,哪能同我下。来!来!我们来手谈。”

智法老方丈点着头,笑着陪洗老到了庙廊下面,那里设着棋盘,二人坐下,年轻的管公子,却在老方丈身后站下来了。

小沙弥端上了一碟脆梨,一碟月饼,是翻毛枣泥馅的,这盘棋就开始了。

往常洗老总是要让几个子儿的,可是今天那少年却笑着说:

“不要紧,我帮助你来玩玩。”

洗老嘴角带着不屑,可是半个时辰之后,他的态度全改了过来。

本来老和尚该输的棋,经这姓管的少年一指引,马上就变过来了,洗老反而处处受了困,一局棋下到了日落,竟是不分胜负。

洗老爷子惊于少年高超棋艺,不由大为赞叹,当时搁下棋子道:

“明天再下,今天晚了。”

少年也笑道:“洗老棋艺太高,我今夜要仔细想想,明天好出奇兵制胜。”

智法老和尚更是惊叹不止,对少年赞不绝口,坚留二人在寺里用晚膳,二人自然都答应了。

饭间老方丈问少年道:“少施主住处离此远不远?”

洗老点了点头道:“他就在我对门,也是一个人。”

少年连连点头道:“是的!我就在洗老对门……”

老方丈呵呵笑道:“真巧呀!”

洗老心说:“一点也不巧,他是成心的!”

想着不由一双深凹在目眶里的眼睛,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少年,咳了一声道:“管先生大名是……”

少年受宠若惊道:“不敢,小侄名照夕。”

洗老轻轻念了声“管照夕”,觉得名字很陌生,自己从没认识过姓管的人,当时就很放心地笑了笑道:“你的棋艺不错啊!是和谁学的?”

照夕弯身道:“小侄是自己琢磨出来的,从前常和家父下下,肤浅得很,以后老先生要多指教。”

“不敢,不敢。”

饭后老方丈拿出布施簿子来,照夕在上面写了纹银三十两,老方丈很高兴,洗老怕天下雨,就告辞,照夕忙也告辞而去。

老方丈一直把二人送至庙门口,道了声再见,才回转身去。

照夕方要和洗老凑凑近,不想他老人却扬长而去,照夕忙跟上,想不到走了百十步,天上果然下起小雨来了,洗老张开伞,踽踽行着。

照夕忙叫道:“洗老,借伞用用吧!”

不想那老头子,却装着没听见,转过几棵树,就往山下走了。

照夕追上,却见他一只手拉着长袍,一只手打着伞,微微弯着身子,走得很快。

照夕又叫了两声,洗老已走远了,他跟着洗老踽踽后影,不由怔住了。

这时他衣服全湿透了,水珠子顺着头发流在脸上,他紧紧咬着嘴chún想道:

“他也太狠心了……这半年来,我吃了多少苦,可是又得到了什么?”

想着他不禁流下两行泪,想到自己留信离家,曾发下志愿,不学成绝技,绝不返家,可是这异人到哪里去找啊!

他又想到了洗老,虽然他怪处极多,可是自己搬来这两个月,日夕观察他,就没见过一些本领,自己怎可断定他是一位身怀绝技的人?

想着一时又愕住了,就连脸上的雨水也忘了擦了,他不由又想道:

“常闻人说,凡是身怀绝技之人,是决不轻易露出来的。半年来我虽是失望了好几次,可是这一次,我却要有始有终,不可轻易放弃,我要忍一个时期,把他摸个清楚。”

想着把脸上的水擦了一下,一个人失神落魄地朝山下走去。

他来到了草房之中,才坐下来,却见洗老拿了一块很大的干毛巾,打着伞走了过来,照夕忙自迎上,洗老只把毛巾丢过来道:

“你淋了雨,要用力把身子擦干,换上干衣服才不会生病……年轻人要爱惜身子。”

说着转过身子,又回到他那所小屋中去了。

照夕拿着毛巾,心中又喜又惊,暗忖:

“他可真是一个怪人,既是这么好心,方才把伞给我合打一下,也就没事了,又何必多此一举!”

想着把门关上,脱下湿衣把身子擦干,换了一身干衣服,忽然他心中一动,暗道:“有了,等一会儿我可借故还他毛巾,到他房内看一看,定可看出一点名堂。”

想到此心中很高兴,当时拿上了毛巾,又等了一会儿,雨也小些了。

再过一会儿,洗老房中已亮起了灯,琅琅的读书声,由他房中传了出来,管照夕不由又有些失望,心想:“我自己就是一个书呆子,不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再找着一个老书呆子,那才真冤呢!”皱了会眉,暗忖:“管他呢,过去看看再说。”

想着轻轻把门关上,走了过去,他轻着步子,慢慢走进了洗老的花园,心中想到这里平常是不能随便进来的。忽然他又想道:“我何不轻轻地走到他门边,看看他屋里情形,反正他也不知道。”

想着就轻着脚步,悄悄走到了洗老窗前,方要由窗缝向里窥视,读书声忽止。

照夕忙往后退了几步,却见洗老已在门口出现了。他看了照夕一眼道:

“你进来干什么?”

照夕红着脸道:“我是来还毛巾的。”

洗老鼻中哼了一声,伸手把毛巾接了过去,他看着管照夕道:

“以后不可随便进来,门口有一个拉铃,你可以拉铃,知不知道?”

照夕连连点头道:“是!是!”

他说着方要往前走一步,不想洗老却点了点头道:

“我要读书了,你不要打搅我。”

说着很快地转身而入,那扇小门遂又关上了,管照夕不由怔了一会儿,叹了一口气,转身而回。那琅琅的声音,又由老人房中传了出来。

照夕徘徊在斗室之内,心绪重重,他想:

“要是这么等下去,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看出他的真面目来。”

他又想到,方才自己已走路极轻,居然离他窗口甚远,就被他发觉了,可见此老听觉极灵,他的心不由又激动了。

暗想来此已两个月了,如果就此离去,非但前功尽弃,而且心也未甘。

因为他认为,这姓洗的老人,定是一非常人,对于这种非常人,自然要特别不同,尤其是要有耐心。过去他也读过不少的书,深深知道,要学惊人技,需下苦功夫。当初张良在桥下为老人穿鞋,就是一个例子,他是很明白的;因此他考虑的结果,仍是留下来。

十一月的天,在这苍前岭可是很冷了。

洗老院子里堆满了落叶,天还未明,照夕已早早起来,他轻轻推开了老人的门,用扫帚,把落叶扫成了一堆,忽然用手捧了出去。

他的动作很轻很轻,生恐吵了洗老睡眠;然后他再回到自己的屋子里。一个月以来,每天都是如此,从不间断,有时候在庙里遇到了洗老,就下下棋,可是洗老从不与他多话。

管照夕既已下了决心,要以至诚打动这位老爷子的心,所以也就不如以前那么急躁了。

这一日清晨,天还不十分明,照夕按照往常的规矩,又早早起来了。

他又轻轻走到了老人花园之中,当他把枯黄的落叶一捧捧送出门之时,忽见老人门前,放着一个锦袋,照夕心中一动,暗想:“这老爷子真粗心,钱袋也不好好收着,掉在外面了。”

随手捡起来,觉得挺重,打开袋口一看,照夕吃了一惊。

原来竟是整整一袋子珍珠,带有十来块翡翠,光华夺目,照夕忙把袋子收好,心想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潘郎憔悴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