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潘郎憔悴》

第03节

作者:萧逸

照夕此时近看这少女,大约有十八九岁的年岁,长身玉立,头上青丝挽了两个发髻,体态极为婀娜,身后还系着一口长剑,飘着杏黄的剑穗子。

她转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,满脸痛惜关心之容,尤其是照夕仅穿一条短裤,光着身子,她竟忘了避羞运动中的量变。斯大林说:“使旧制度发生一些小的变化、量,管照夕红着脸点了点头道:

“不要紧……不太重。”

少女翻了一下那双长长睫毛的眸子道:

“不要紧?你知道什么哟!今天要不是遇到我,恐怕你命都没有了!”

照夕摇了摇头道:“不会,我每天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忽然想到,这种事情,怎可随便对人家说?只好临时把话停住,一时偏又找不到什么说的,只把一双俊目看着这少女。

那女孩这时匆匆由地上小篮里,拿出一个瓷瓶,内中盛着半瓶白色浓汁,倒出了些在手上。忽然她脸色一红,退后了一步,把瓶子往照夕手上一递道:

“你自己擦……要揉一揉。”

照夕这时真想笑,可是看见这少女那种关心害怕的样子,他又笑不出来,人家是一番好意,他也不便拒绝,当时小心地把瓶子接了过来,道了声:“谢谢姑娘……”

他由瓶中倒出了一些在手上,在鼻上闻了闻,才知道原来就是那种毛衣草的汁液,只不过比那个浓些罢了。他慢慢在身上擦着。

这少女始终皱着两弯秀眉,似乎比他还要痛的样子,照夕擦完之后,把瓶子还给她又说了声:“谢谢!”

这女孩脸上才算露出了一些笑容,小小的嘴巴往两边微微分着嘴角,露出又白又亮的牙齿,她问照夕道:“痛不痛?”

照夕自从离开江雪勤后,从来没见过一个美丽的女孩子。尤其像眼前这女孩的姿色,已深深地把他吸引住了,他觉得这女孩太美了。

当时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,这少女不由抿嘴一笑道:

“原来你也知道痛呀,我方才看你那样子,就好像没事一样的。”

她说着不由又微微皱了一下眉道:“现在好些了么?”

照夕笑了笑道:“好些了。”

少女把小瓶子又放回篮中,她这时才开始细细朝着照夕脸上看了看,她脸上立刻显出一些红晕,照夕不由也脸红了一下,少女却把身子背了过去道:

“你把衣服穿上……我不看你。”

“你早都看过了,还说什么不看我?”

想着也顾不得身上发粘,忙把衣服穿上了,少女慢慢回过身来,照夕窘笑道:

“谢谢姑娘……”

他说着方转身慾去.那姑娘却娇声道:

“喂!你回……来!”

照夕回过身来,怔了一下道:“姑娘还有事么?”

少女脸色一红道:“你姓什么?这地方我常常来,怎么从来没有看见过你呢?”

照夕弯腰笑道:“我姓管,这地方我也常常来,也没有见过姑娘。”

少女脸色一红,白了照夕一眼,她轻轻说了声:“油嘴……”声音很低。

照夕这时也反问道:“还没请教芳名,来此何贵干?怎么这些墨蜂是你们养的呢?”

少女微微一笑道:“你竟也知道这些蜂子是墨蜂,倒是难得。”

她扭脸看了那蜂巢一下,微微皱眉道:“这蜂子是师父养的,已有十年了,每日我都来此采蜜一次,这一次想不到碰到了你……你怎会不穿衣服呢?”

照夕不由笑了笑,掩饰了一下他脸上不自然的神色,道:“这附近有个水潭,我每天都来游泳,却不知会惹上了它们,幸亏你来救我,要不然我恐怕……”

少女格格一笑,她扬了一下秀眉道:“你这人怪有意思的……”

说着忽然又顿了顿,想是在生人之前,这句话说得有点太冒失了,她眨了一下眸子道:

“你大概也练过些武艺吧?”

照夕本来很少跟女孩子谈话的,尤其因为师父又管得太紧,今天也凑巧洗老外出未归,照夕不由胆子大了一点,再说这姑娘实在很风趣,一时他也就不想走了。

他点了点头道:“我会一点。”

少女似乎很开心,她又问:

“你家离这里远不远?”

照夕用手往山那边一指道:“不远,就在苍前岭。”

少女点了点头,她低下头,一只手扭着那件紫色的裙边,照夕遂笑道:

“你一个人,如何能到那蜂巢之中去取蜜呢?”

少女抬了一下眸子,抿嘴一笑道:“所以我才请你帮我一下……不过……”

她又皱了一下眉道:“不过你身上伤未好,恐怕不大方便吧?”

照夕这时不知不觉已为少女风采深深吸引住了,当时竟摇了摇头道:

“没有关系.我帮帮你就是了。”

这女孩喜得拍了一下手道:“你真好,只是你不痛了么?”

照夕笑了笑,道:“不怎么痛了,还要谢谢你的葯。”

他看了那大蜂巢一下,剑后微轩道:“这蜜如何采呢?”

少女这时想了想道:“其实你也不要帮什么忙,只请你替我赶一赶蜂子就是了。”

她说着由竹篮内,拿出一条很长的白绸子。顺手在一边折了一根长长的树枝,把那块白绸子一边系在了树枝顶尖,然后又由篮子内拿出了一个小瓶子。内中是一种红色液体,她笑了笑道:“这是牡丹花神,只要洒在绸子上一些就够了。”

这突然出现的少女,就像一朵山中的玫瑰花似的,那么娇艳,那么迷人,管照夕不知不觉,已对她发生了深厚的兴趣。此时见她把那一瓶红色液体,慢慢往白绸子上洒去,不由翻着眼睛道:“这是做什么用的?”

少女看了他一眼,道:“这是一瓶玫瑰精,只要洒一点就够了,香得刺鼻子!”说着还扇着小手,耸了一下鼻尖。

照夕皱着眉道:“刺鼻子?”

少女不由翻了一下眸子,以为他是逗自己开心,不由低笑嗔道:

“讨厌!”

照夕见她这种轻颦浅笑,更添无限娇媚,尤其是前额上那几缕散乱的发丝,小风吹来,吹得它弯弯的,逗人怜爱已极。

那种慾羞还笑,慾笑还颦的神采,令照夕仿佛又回到了昔日江雪勤的身边;而雪勤以及这个不知姓名的少女,她们总似有很多地方相像。

管照夕数年来兢兢于练功,可谓念无及它,而今日一旦遇到了这可人的姑娘,轻颦浅笑之中,不禁有些飘然之感。

假如说陶醉也是一种“快感”的话,那么管照夕此刻正沉迷在极度的快感之中。

他痴痴地看着她,那发亮的牙齿,大而有神的眸子,白中透红的皮肤……

他想到了古人的一首诗:

“由来闺色玉光寒,昼视常疑日下看……”

这两句诗此时拿来点缀这个姑娘,可谓十分恰当了,少女这时收起了小瓶子,才发现照夕怔怔地看着自己,不由低下了头。

她嘴角动了动,本想笑,可是又带着几分矜持翻着那双大眼睛,应该形容它是“剪水双瞳”,她微微摇晃了一下身子哼道:“你看什么吗?不来了……”

照夕这才大梦初醒似的惊醒过来,也不禁俊脸一红,赶忙笑道:

“我……姑娘弄好了么?”

少女嘟着小嘴,浅笑着,看着系好的绸带,那是一种女孩儿家的做作。

当她们发觉情绪过于“热情”或是“上升”时,本能的有一种掩饰,要使自己顺应和自然。

现在这个女孩就是这样的,她用小蛮靴轻轻挑动了地下一粒石子,嘴角微微上弯着,道:“你老是这么看人家,你到底想些什么呢?”

照夕不惯说谎,而这女孩直率的语句,单刀直入地刺了进来,他红着脸,半笑道:

“想不到会认识你……我住在这里已快四年了,就没见过一个漂亮的姑娘……想不到……”

少女瞟了他一眼,脸上有点红,可是女孩子家,有时候却情愿以“羞涩”来换取一两句适当的赞语,因此她眨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道:

“想不到什么呢?”

她想笑,可是她仍然抿着嘴,仿佛一笑出来,就显得有点“明知故问”了。

照夕看了她一眼,心说:“这小丫头真会逗人,非逼着我红脸不可!”

当时叹了一声,低眉下视,道:“想不到会遇到了你!”

少女皱了一下眉毛,娇声道:“我怎么样呢?你说呀!”

照夕抬起了头,讷讷道:“你……很美……”

女孩眸子眨了一下,红晕和笑容同时涌上了她那吹弹得破的小脸蛋上,她心中松了一口气,仿佛是在说:“到底你还是说出来了。”

当静下来的时候,我偶然也会分析到少女的个性和脾气,我觉得实在很微妙,我们常常会错觉女孩子是非常害羞的,这也并非不对。不过我以为,她们只是在很豪爽直率的男孩面前害羞的,如果她们遇到一个本身就有些“害羞”的男孩时,那么有时候,她们却不十分害羞了。

这女孩转动了一下眸子,而照夕那滚动的眼波,就像两股电流似的,在她脸上看看。她不得不把眼光降低了一下,看到照夕那零乱不整的衣服,觉得也不是好的浏览之处,随着又移开了。

照夕拉了一下衣服,尴尬地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

少女笑了笑,抬起头道:“我也没问你是真是假……”

照夕不由脸又一红,道:“方才我问你的名字,你还没告诉我呢!”

女孩用手把前额的乱发,往上掠了一下道:“我叫丁裳!”

然后她脸又红了一下,遂斜眼小声道:“你呢?”

照夕把自己名字说了,这时东方已出现了红霞,太阳已快出来了,丁裳忽然啊呀一声道:“我真糊涂,光顾和你说话,竟忘了师父还在等着我呢!她不骂死我才怪!”

她说着话,倒像是真的急了,匆匆把那捆好绸带子的树枝递与照夕道:

“你快帮帮我吧!”

照夕也忙站了起来,接过了那树枝,往上摇了摇道:

“是这样吗?”

丁裳点了点头道:“对了,可是你千万记住手不能停,手一停它们可就要下来刺你了!”

照夕连连点头道:“我知道啦!你呢?”

这时丁裳已由篮内取出一件黑色软皮衣裤,匆匆穿了起来,话像是一个大猴子,她红着脸笑了笑道:“你别净看着我,要是蜂子刺了我的手,我可怪你!”

照夕笑了笑道:“不会!不会!”

说着把那长枝举了起来,果然有少数墨蜂飞来,数目一多,嗡嗡之声就大了,眼见那大蜂巢之中,“轰”的一下,弥天盖地地飞来一片黑云,围着照夕的白绸转来转去。

照夕虽是日日身受蜂刺,可是那顶多也不过百十黑蜂,哪里见过这种阵势,不由吓得啊了一声。

丁裳这时正一手提篮,一手提着一柄晶光四射的小钻子,方要纵上蜂巢,闻声回头一看,不由格格笑道:“傻子!你不用害怕,只要你手不停,保险它们不会飞下来刺你的。”

照夕只好双手用力地摇着,一面笑道:

“这玩意倒蛮好玩呢!你怎么想出来的?”

丁裳这时身形微矮,猛一长身,已用“金鲤探波”的轻功绝技,跃到了那大蜂巢的面前。

只见她用手中的钻子,向前一按一拨,已开了一个大可进人的穴门。

照夕这时不由颇为惊异,心想:

“原来这蜂巢也是她们预先特制的呢!”

想着,丁裳已弯身钻了进去,仍有不少黑蜂扑着她身上飞。

可是她那件看来虽不十分厚的衣裳,却是不怕蜂刺,只是她却机灵地防着她的脸面和手,因为这两个地方是露在外面的!

照夕口中叫着小心,丁裳回头笑道:“知道了!”

说着就爬进去了,照夕这边仍是加紧摇动着,那漫天的墨蜂只管嗡嗡地振着翅膀,向那散着奇香的绸带了上偎去,可是它们始终也没办法往绸面上落脚,只管不停地飞着涌着。

看过去,就似一大片黑云,围着一条匹练似的长虹,煞是美观!

约有盏茶时间,丁裳已由巢内探身而出,她飞快地在四面纵着,把跟随她的少数墨蜂摆脱了,才一路纵驰到了照夕身前,笑嘻嘻地道:

“你就紧摇吧!只要你不怕累!”

照夕闻言脸一红,方要停手,丁裳忽然惊叫道:

“不要停!用力丢出去,再用力!”

照夕闻言,力贯右臂,一声长啸,单臂一振,这条长枝,连着丈许的绸带,就如同一支箭似的,直穿出了百丈之外。

那漫天的蜜蜂,“轰”地一声,齐向那掷出的绸带追了上去。

霎时之间,已消失净尽,照夕不由感慨地笑了笑道:

“真好玩!”

不想这时那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潘郎憔悴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