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潘郎憔悴》

第08节

作者:萧逸

照夕本想赌气不去理她,可是转念一想,暗忖真是是饿死在这里,那才划不来呢!

想着,很不好意思地把那篮子由绳上解了下来,金五姑不禁咯咯笑了起来,一面道:

“对啦!这才听话!你还要什么不要了?”

照夕这时又羞又气,猛然抬起头,狠狠地用眼睛看着她,却又一时不知骂她什么好。

金五姑眨着眼,笑道:

“我问你呢!等会儿爹爹来看见了……”

照夕笑笑道:“那老头儿不来就罢了,来了我还要痛骂他一顿呢!你还不走,在这里罗嗦些什么呀?”

金五姑哪知照夕对她根本没有丝毫情意,闻言仍在哧哧地笑着。照夕不禁十分厌恶,当时一阵火起,飞起一腿,把身前那个盛饭的竹篮,踢得撞在了石墙上,哗啦一声,内中盘碗全碎。

他愤愤地倒在石床之上,再也不去看她一眼,金五姑不由怔了一下,微微叹了一声,失意地道:

“你又何必发这么大脾气呢?莫非你肚子不饿么?”

照夕猛然回过身来叱道:

“我饿死活该,你就不要管了!哼……”

金五姑一时真是说不尽的伤心,她紧紧地咬着下chún,连眼泪都流出来了,她抖声道:

“好……我走就是了!”

说着就把那石窗关上了,洞室之中,又变成了漆黑的一团,照夕这时不禁又有些后悔,暗忖自己似乎不该对她发这么大脾气。

固然她为人可耻,可是对自己,却是一番好心。

想着他不由长长叹了口气,说不出的失望和懊丧,他愕愕地坐在那冰冷的石块之上,盘算着即将面临的命运,他决心不再向命运低头了。

时间就如此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反正他此刻肚子饿得很厉害!

石室之中,本是黑得伸手不辨五指,可是由于在里面停留了太长的时间,目光也能适应了,现在他可清晰地看清这石洞里任何一个角落。可是并没有一个可供出入的门户,他不由长叹了一声,暗忖,看来自己真要饿死在这里了。

想着不由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愤恨与沮丧,他实在忍不住肚子内的饥饿,偏巧金五姑送来食篮,虽然是被自己踢翻了,可是一阵阵香味,却由篮中透出来。他咽了一口唾沫,忍不住走过去,把那打翻的篮子拿起来,打开看了看,篮内怀盘狼籍,菜肴更是溅翻得满篮都是,还有一把银质的小壶。照夕提起壶来,觉得沉沉的,内中竟还有大半壶酒,酒香四溢。

他不由一时大喜,当时嘴对嘴的喝了几口,觉得肚内较以前暖和多了。

再看篮内,尚有几个包子,虽然浸在菜汁里,可是仍可食用。

到了此时他可顾不得再赌气了,因为不知不觉他已在这里关了两昼夜。虽说是内功纯厚,可是初次绝食,亦不由饿得发慌。

他小心地把四个包子由破碎的盘碗菜汁之中,捡了出来,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,立刻精力大增。这时却听见顶上似有嗤嗤的石块移动之声,空中洒落下来不少的碎石粉末。

照夕忙纵身到石块之上,盘膝坐定,却见一线天光自上穿入。

他本来以为,定又是那金五姑来了,如果她再送食物来,自己就是饿死,也不能留下。可笑一分钟之前,他还在狼吞虎咽着她送来的东西,此刻却又硬起来了。

他脑子里这么想着,却连头抬也没抬,过了一会儿,才听见顶上嘿嘿一阵冷笑之声。

照夕不由怔了一下,才知来人不是金五姑,当时忙抬头一看,却见洞口出现一个老人的头。他仔细认了认,竟是那一天在花园中所见的老人。现在他已知道,这老人也就是江湖上盛传的九天旗金福老,当时不由剑眉一挑,正要喝骂,金福老却先嘻嘻笑道:

“怎么样小伙子?还挺得住么?”

照夕冷笑道:“好一个无耻的老东西,竟用这种卑下的手段来对付我!哼!”

九天旗金福老哈哈大笑了两声,那两道雪白的眉毛,倏地往两下一分,照夕仍然看不出他的喜怒,只见他连连点着头道:

“你戏侮我女儿,又杀我门下多人,我这么做,已很算对得住你了。我近年来,火性不如以往大了,否则,嘿嘿……小伙子,你还会有命在么?”

照夕当时气得热血上冲,闻言后厉声叱道:

“老头儿,你说话可要清楚些,你女儿自己行为放荡,你却反倒说起我来了。”

说着突然觉得,自己不便说这些话,稍停了停,忍不住冷笑了几声,道:

“你最好去管管你的女儿吧!”

九天旗被这几句话,说得面红耳赤,他一阵怪笑,倏地一探掌,却又慢慢地把手收了回来,过了一会儿,才笑了笑道:

“好!算你有胆量,这十几年来,敢在我九天旗面前这么说话的,大概只有你一人。”随又沉声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有几手厉害功夫,可是此刻你却是使不开,你乖乖呆在这里吧,我倒要看看,你能挺到什么时候?哼!”

他说着收回了头,隐隐听他对外面人叱道:

“把石头封上,加上锁,以后任何人不许来,我要活活饿死他。”

遂听到另一个人答应着,那石块遂又封了起来。照夕不由大吼了一声,拼命击出一掌,只听见轰的一声暴响,那巨石也被这股暴力冲得跳到了一边,一时石末纷飞,余音震耳,声势端的惊人已极。

那奉命封石之人,也不由大吃一惊,吓得在外大叫道:

“姓管的,你可要放清楚一点,你要是再这么胡闹,老爷可要给你苦头吃了。”

九天旗本已回身而去,此时见状也不禁心内吃惊,他冷笑了一声,大声道:

“小子,你有本事开山,你就试试吧,看看你能出来不能?”

照夕在洞内听到了这句话,一颗心算是死定了,当时气得真想哭,暗忖完了,这原来是一个山洞啊,我就是有天大本事,只怕也出不去了。

他想着抬头看了看,顶上的那个石窗,即便是能为自己掌力震开,却也只有小小一个洞口,想出去也是不可能!虽然这顶上另有门户,只是自己找不着,即使找到了,也定是万斤大石封口,亦是枉然!

照夕一个人,这么伤心愤恨了一阵,最后也只好把一切都付之命运了。

他重新盘膝于大石之上,往日运习坐功,多是在蒲团或棉垫之上;如今这冰硬的石床,使他感到很不习惯。费半天功夫,才勉强把心定了下来,他想以吐纳坐禅的工夫,来抵制今后长期的饥饿。虽然他功力离着辟谷尚远,可是短日之内,起码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一个时辰之后,他已气贯周天,但觉三花盖顶,五气朝元,同时由丹田之中,散布出一片无比的热气,令他全身十分通畅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也正是坐功一个紧要的关头,往日洗又寒曾传他下手采葯的功夫,所以到了这一刻,正是紧要关头。

忽觉一点真阳,前激生死窍,此时即应抛开一切杂念,下手采葯,不可受任何外音干扰。

谁知也就在此时,忽闻一阵琴弦鸣声,不知从何而出,声调极为老涩,闻之不禁心神一动,那真阳亦随之涣散而开,前功尽弃。

照夕不禁十分懊丧,本想重新再来一遍,待真阳聚齐,再行收采。

可是忽然一个念头,令他大大吃了一惊,他不由张开了眸子,心想:“这琴弦之声,从何而来呢?”

想着不由观望了一阵,细心听了听,哪有什么外音,照夕这一刻不禁发起呆来,暗忖方才自己在要紧关头,明明为一阵冷涩的弦声而惊扰,此刻怎会又闻不到了呢?再说这阴冷的地洞之中,只有自己一人,哪又会来的琴弦之音呢?

他想了半天,却是愈想愈糊涂,最后认为定是幻觉。因念及师父所说,行功到了某一时刻,定会有心魔幻境来干扰,可恨自己一时无察,竟自把半日苦心聚集的真炁又分散了。一时却无心再定下来,只觉得腹中甚为饥饿。

入定初醒之后,倍觉眼明耳聪,同时腹中又感到了饥饿。他跳下石床,开始在这阴窄冷森的地洞中徘徊着,觉得阵阵的冷风,由两边丝丝浸进来,细看之下,才发现洞顶有十数个拳头大的洞口,那冷风,即由这些洞口,向洞内吹进来。

心想这些洞穴,一定是七扭八拐的曲折着,否则怎会没有光现出来呢?

他不由觉得这一猜测合理,心想这九天旗金老头子,设计此洞,也颇费了些心血,定是用来禁强敌之用,否则何致于如此精细呢!

他意会到初秋的日子的炎热,可是这洞中却是阴冷得怕人,当可想知这是一个开凿得十分深的石质地洞了。

人在无聊的时刻,常会想得很多、很乱,管照夕这一刻也是如此。他脑中尽力地分析着这些琐碎的念头,却也只好心平气和了。

他又想到了申屠雷和那书僮青砚,也不知如何了,也许他们都已经饿死了。

想到这里,不由得十分心寒,腹中忍不住咕咕又叫了几声。他长叹了一声,只好又走到石床上,暂时把心收起,想运一会儿功夫,抵御腹中的饥饿。

忽然,他听到顶上一阵轻微的锁链声响,过了一会儿,似见石块移开了些,只是不见天光外泄。照夕抬头看了看,似见一个恍惚的影子,原来外面天又黑了,那小洞窗外,可窥见闪烁在天空中的星星。

照夕不由低叱了声:

“是谁?”

那黑影以手按chún,嗤了一声,遂小声道:

“管大哥!是我……”

照夕不由怔了一下道: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那人似乎哭了,一边小声道:

“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?你!唉!你的魔难,怎会这么多……这一次,我可真没法子救你了。”

照夕这时又惊又喜,不由一翻身站起,抬头道:

“你是丁裳不是?”

那姑娘又叹了一声,照夕不由顿时忘了此刻的处境,高兴道:

“姑娘……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?原来你一直都跟着我呀!”

这姑娘果真就是那个痴情的丁裳,她一面流着泪,一面嗔道:

“谁跟了你一路,我只是凑巧和你走顺了路。”

照夕不由忙道:“是!是……我说错了。”

丁裳红着脸道:“现在不要说这些了,我问你,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?这外面虽然有门,可是我没有办法开,再说人很多,就在这附近,只要有一点响声,他们就会发觉。”

照夕叹了一声道:“姑娘你走吧!你不要管我了,你已经对我太好了,我不能再连累你。”

丁裳抖声道:“我一定要救你,只是你不要急。”

照夕叹道:“你是没有办法救我的,再说这金老头子父女,都很厉害,姑娘只一个人。”

丁裳怔了一会儿道:“你是说我打不过他们?”

照夕见她仍还是一副天真,不由又有些好笑,忍不住笑了笑,却想到这可不是笑的时候,方自收起笑容,却听丁裳道:

“你为什么还笑呢?”

照夕不由脸一红道:

“没有呀!我怎么会笑呢?”

丁裳哼了一声道:“你不要骗我,我都看见了,反正你一向是把我当一个小孩子。”

照夕不由暗吃一惊,心想这么黑的地洞里,她居然连我表情都看得这么清楚,这倒是奇了。

想着朝着她仔细看了看,虽借着外面星月之光,亦只可微微辨出她面部轮廓,不由十分惭愧,当时颇为尴尬道:

“姑娘原来能暗中视物,这就难怪了!”

丁裳吸了一下鼻子道:“这有什么稀奇,我从小就和师父在山洞里练功夫,比这再黑一点,我也能看见。”

照夕点了点头,颇感到难以回答她的话;而自己确也不知为什么,总似把她当成一个很小的女孩一般。只要见了她就想笑,也许是从前和她逗闹惯了。

丁裳这么看着他,过了一会儿,才断断续续道:

“你才吃过饭么?”

照夕皱了一下眉,苦着脸道:

“我好几天没吃饭了!”

丁裳口中啊了一声,遂奇怪地问道:

“那你旁边,怎么放着菜篮子呢,怎么盘子碗全都碎了?”

照夕心中一动,暗忖:

“这小姑娘脾气可是坏得很,如果对她实说,弄不好又把她气走了,那可是冤枉。”

想着苦笑了一下道:

“这是他们送来的,我情愿饿死,也不能吃呀!所以我生气,把它摔了。”

丁裳点了点头,遂道:

“哦!所以他们才要饿死你是不是?”

照夕点了点头,咽了口唾沫,丁裳很快地掏出了一包东西,一边道:

“我真猜对了,我知道他们一定要饿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潘郎憔悴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