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01章 群丑肆凶

作者:萧逸

夜幕深垂,虫声四起,在这深秋的季节里,到处都显得静静的,尤其这洞庭湖附近,更是美景无边。时已午夜,游客尽散,空舟泊岸,那一轮皓洁的明月,洒下了满天的光雨,点缀着这沿湖的垂柳。夜风轻拂着柳丝,萤儿成群穿舞枝丫,时明时灭,真是好一番景致。

在这洞庭湖西角,有一片竹林,占地颇大,本是一块公地,后来有一石姓商人斯大林文选斯大林重要著作集。由中共中央编译局编译。,愿以高价,向官府购置这块已经荒芜的林地,几经洽商总算成交。这石姓商人名益川,世代业盐,已相传五世,可谓家财万贯,富兼三湘;偏又为人仁厚、乐善好施,凡有助于地方上的一切善举,这石益川从不后人。每年岁终施粥,分飨远近贫苦人家,故此这洞庭一带,提起这石益川来,无不竖指夸赞!

自从那块荒芜竹林归这石益川后,眼见它渐趋幽雅,朱楼平起,假山耸峙,各色奇花点缀院中创立。认为世界是物质的;意识是物质高度发展的产物,是,再加上原有的修竹,经过新主人一整,已经改头换面、面目一新。这新主人干脆也不砌墙,就用原有的竹枝围了一圈,白石作柱,红木为门,用一块四方的大理石,镶在那白石柱上。主人在石柱上亲题“拾翠园”三个大字,并请精匠雕凿,抹以碧绿之色,越显得超然幽雅、气度不凡。

这石老先生石益川虽然为人和善、富而兼仁,可是子嗣单零,年近五旬方得一子,取名继志,老夫妇爱如性命实践;有人认为是科学的认识论、本体论、价值论;有人认,西席数人居家施教。这石继志虽只十七岁,可说是诗词歌赋无所不精,提笔成文,出口成章,才名早就声传远近。老善人一生最厌官宦仕途,故此决不令子进京赴考;只要能继承这份祖传盐业,做一个安分商人就够了!

这日午夜,拾翠园在夜色里格外动人,偌大的一所宅院连一点声音都没有。突然一条黑影一晃,已立于拾翠园门上。这人青巾扎头,背插双拐义的社会根源,唯心主义通常是反动阶级和保守势力的世界,身材瘦小,闪着那双鼠目略一打量这石府情形,面带喜容,一声呼哨,就见接二连三来了七条黑影,俱是紧身衣服,快似狸猫。一时间人影幢幢,闪烁着阴森森兵刃的青霞!

先前那瘦小汉子,见人手已齐,这才压低着嗓子道:

“今日我兄弟既奉命打劫这位姓石的人家,照规矩是不能放过一人,哥儿们务必要下手利落,事成后携细软至关爷庙会齐,若有私自逃跑的,嘿嘿!莫说我老大到时不够交情,瓢把子那两手,各位都清楚……我们是闲话少说,老三、老七房上把风,只要见有人出来,一律格杀勿论!”

然后他又闪着那双鼠目,注视了一下其余请人道:“老四后门,老五大门,也是一样见一个杀一个!事后接替哥儿们手上的东西,下余三人随我上线开爬!”

话一说完双手齐挥,就见黑影连闪,各自已按位站妥,这自称老大的,双手往后一背,已掣下了那副铁拐,扭脸道:“老八,你可认准了没有?那老两口真住在北上房?”

被称为老八的高个子,一挺手中剑道:“放心,错不了!我去照顾那小的!”

这持拐的哼了声道:“时间可不多了!我们上!”

就见他猛一杀腰,似脱弦强弩般纵身,已来至那朱楼正厅,真是好快的身形。待他站定后,下余三人也随后来到,俱是兵刃在手,满面杀机,持拐汉子朝那老八一呶嘴道:“说话!”

就见那老八剑交左手,朗声道:“湘中八丑奉总瓢把子一指魔之命,来此作案,大家可要听清楚!若有人敢不遵命,私自出声或走动的,一律格杀勿论!”

这一发声就见有三两处灯火已明,这持剑人嗓音提高又反复地照样念了两遍。可怜这石家磕府上下,俱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好人,哪见过这场面,闻言后直吓得全身战抖,冷汗交流。有那胆力较大的家人,拉开门缝往外一看,见院中户上,高高矮矮站着好几个汉子,俱是倒提着雪亮的兵刃,哪还敢出一点声,赶快把门给关上,跪地呼天不已。

那石益川夫妇正在梦中,被话声惊醒,仔细一听吓得魂飞九天,这石益川哆嗦着下了床,也不敢点灯,口中低喊他的侍憧顺才。这顺才就住在隔壁小室内,闻言倒还能从容来至,这石益川已吓得面色惨白,道:“你快去叫少爷起来,叫他快来!好……好照顾着……”

顺才闻言,连溜带跑地下楼去了。这老夫妇正自在房中打点金银细软,那雕栏花窗一声大震,已自洞开,跟着闯进了三人,为首一人手持双拐,一指石益川道:

“你就是石益川么?你也太肥了,叫我们兄弟看着眼红。废话少说,乖乖把所有的金银细软拿出来,哥儿们一高兴,或许给你个全尸……要不然,可怪不得要叫你活受罪了!”

这旁立二人,刀剑齐施,箱柜应刃而开,你抖我拉拖了一地。别看这石益州虽吓成这样,可他生就一副硬骨头,闻言喝道:“你们这批强……盗!快给……我滚!来人哪!”

可怜这话才一出口,那持拐汉子一上步,手起拐落,直把那石益川打了个脑浆迸裂,横尸就地。那石夫人见状一声惨呼,飞扑上前抚尸大号,才一出声,寒光一闪也是身首异处!这三人结果了石氏夫妇,一阵翻捣,把所有细软金银打点了足有三大袋。

那顺才下得楼来,见少爷房中灯犹亮着,推门进去,那石继志正倒提着一根木棍。顺才抖声道:“我的爷!你这是怎么了,你还想打架呀?老爷叫你快上去想法跑呢!”

这石继志一咬牙道:“这批贼人,欺人太甚!居然目无法纪,黑夜打劫,我要不给他点厉害还行!”

这顺才一听真是笑都笑不出来,心想我的爷!你还要给人家厉害!不被人活宰了已是万幸了。正想过去拉他快走,就听得哈哈一阵狂笑道:“想跑?可没有那么容易!”接着“喀嚓”一声,那窗被人整扇用掌震开,窜进一人,长身黑面,用手中宝剑一指石继志道:“哟嗬!你还想动手是怎么的?”

那石继志此时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大喝一声:“我与你这狗强盗拼了!”手中木棍搂头就打。

这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湘中八丑老八紫面佛邱锦,他为人姦猾,手中剑也颇不弱,做梦也没想到这锦衣少年居然真敢动手。巧脚一滑,一偏身已让过这一棍,掌中剑“白蛇吐信”,快似闪电奔石继志咽喉点去,剑尖堪堪已至咽喉,突然一声娇叱:“狗贼敢尔!”

银光一闪,那邱锦“哎哟”了一声,手中剑“当啷”落于地下,那灯也在此时一暗,隐约里见一纤影一晃,已至继志身旁,二话不说,一伏身已把他背在背上,低语道:“还不快随我走!找死么?”

话还未完,那邱锦已闻声扑至,左手“金剪指”往那纤影肋下便插,这黑影虽背上负人,可身手仍是了得,待这邱锦掌将递到,玉臂微弯,向外只一崩,那邱锦偌大身体,竟给撩出去丈余远。“呼”一声撞在墙角,当时就昏了过去。这黑影料理了邱锦,可不敢稍停,口中娇唤道:“喂!你可抱紧点……我要上房了!”突然发现自己说话有毛病,不由羞了个大红脸,往地上一啐道:“反正摔下来你倒霉!”

那石继志伏在这黑衣人背上,惊魂乍定,不由想起了父母此时安危,急道:“这……位侠客!还有我父母呢!”

那黑衣人似一怔,沉吟道:“糟了……不过你放心!先把你救出去再说,这几个毛贼我还不在乎!”

言罢拉开屋门,娇躯一扭如一缕轻烟似地已至房上,身形尚未站定,已有人滑身至前,手中链子枪抖手就扎,口中尚喝道。“并肩子!报号!”

这黑衣人一声娇笑道:“谁是你们‘并肩子’!给我下去吧!”竟抖手抓住了来人链子枪头,右掌顺势往前一抖,“小天星”掌力只五成劲向外一吐,那汉子已似抛絮般给震下房去。石继志在背后看得目瞪口呆,心说这人身材纤弱,发音娇嫩,哪来这么大本事?想到此不由在背后细细一瞧这黑衣人,不由涨了个大红脸。

敢情这黑衣人,虽是丝巾系头,可那巾下犹散着数缕青丝,夜风里左右飘拂,透着阵阵幽香,不是个姑娘是什么!石继志可吓坏了,正要出声叫她停住让自己下来,话还未出口,就见一条黑影随后而至,这人手中雁翎刀一声不哼举刀就扎。石继志心说我可完了!却不料这少女好似背后有眼似的,口中叱一声:“来得好!”娇躯微斜,跟着一转身,反欺至来人身侧,玉臂仅一抬,那人哼了一声,“扑通”栽倒房上。继志在背后,见这少女仅用那水葱也似的玉指,在这人肋下一点,却不知那儿正伏着人体一个大穴,名为“章门”,因其位处肝脏之尖,如重手可置人死命。虽只轻轻一戳,这来人也经受不起,当时晕死了过去。

少女接连料理了三人,可是她背负着人,也不敢在此久留,一飘身已下了房,展动身形,兔起鹘落,已来至那竹墙附近。双臂微振,竟拔起有四丈高下,往墙外纵去。石继志在背后,两耳生风,身已腾空,正自胆寒,似见少女在空中玉手后扬,就有数点银星往身后飞去。微闻“叮当”一阵响声,击起了无数火花,落了满地,才知道是迎击身后的暗器,心想好险呀!由是把这姑娘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这少女出墙后一阵疾驰,才略放慢了脚步,石继志此时在背后道:“请停停好不好!我的手酸死了!”

那少女闻言噗嗤一笑道:“这么大的男人叫人背着,也不害臊!你不说,我也不背你了!”

说着真的停住身形,单臂一松,扑通一声,石继志摔了个屁股墩,在地上哼道:“你不会轻点……”

那姑娘一面扶着他,一面笑了个前仰后合,半天才止住笑道:“我都给忘了!你先在这小林里等我一下,我回去处置那班狗贼去!一会儿就来,你可千万别走,叫人不放心……”慢慢声音变低,又看了他一眼,才带着娇羞一扭纤腰,星驰电闪般往来路纵去。

石继志待这少女走后,想起此番遭遇,真是祸从天降,不胜伤感。他慢慢走到那丛小林,找了棵大树坐下,心想这姑娘既有这么大本事。那群贼叫她给打走了,也未可知,想至此不禁心略放松,正自默默祈祷父母平安,不想眼前黑影一闪,那姑娘已立身前。不由一高兴立起问道:“姑娘!那些贼人退了没有?我爹娘可好?”

就见那姑娘愣愣地站着,那双明眸透着泪痕,突然一伏身趴在树上嘤嘤而泣。石继志见状大恐,抖声道:“姑娘……你这……是怎么了?”

那少女闻言猛抬起头,用一双泪眼看着石继志,半天才悲道:“我说了你可不许难过……”

石继志闻言吓得冷汗直流,睁大眼睛道:“你说……莫非……”

这姑娘把头一低道:“都怪我不好……去晚了一步,你父母……竟被那班贼给……”

她伏在树上又哭个不停,石继志此时真是心如刀割,神智已昏,见状大叫道:“姑娘!你说什么?”

头一阵晕,竟然倒地不省人事。这一下,可把那少女吓坏了,也顾不得什么授受不亲,弯腰把他抱起,在他耳旁千呼万唤,那石继志竟然状同沉眠兀自不醒。少女无奈,抱着他偌大身体,泪儿流了个满腮……

原来这少女姓程名友雪,父亲程俊本是江南世族,只为留恋这洞庭湖色,举家迁居这洞庭湖畔,已有二十余年。这程友雪自小随江南奇侠金线女练就一身惊人绝技,去年才习艺期满,别师返家。竟日跑马游船,好不逍遥。这一晚夜静更深,自己来至这湖边研习上乘轻功“一叶渡江”——因恐白日练此功夫,惊人耳目。不想却巧遇八丑午夜行劫,待她发现时隐身入内,无巧不巧,竟潜至石继志房下,正逢紫面佛邱锦仗剑行凶,这才用金线女特制暗器“金线丸”打落那邱锦兵器,救了石继志一命。黑夜中,见这石继志少年英俊,虽然是一介书生,可是眉目间透着英气,竟然不惧这班匪类,芳心不知怎么,竟对这少年书生一见倾心如意。想救出这石继志后,凭自己一身超人的武功,再回来除那班匪类当无大碍。却不想一念之失,铸成大恨,待放下石继志,驰返拾翠园时,已经遍地横尸,哪还有八丑的影子!知道自己只顾救石继志一人,竟使这石家全府上下,落得无一活口,好不伤心。上楼后又发现那石老夫妇双双倒卧血泊,只吓得毛骨悚然,忙找块单子把二老尸身盖上。因恐那石继志一人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群丑肆凶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