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11章 掌下煞娇

作者:萧逸

四下又是一阵笑声,七姐见状不由一竖峨眉,看了一旁的石继志一眼,见其正微笑着看着自己,不由一绷小脸,对小八弟道:“要比就比,谁还怕你不成!你说怎么比吧?”

小八弟一指对面的一片竹桩道:“有本事我们到竹刀阵上去玩玩,你可敢么?”四周之人一听二人要上竹刀阵上去较轻功,不约而同全是一阵笑声,齐向那边上片青竹阵中走去。

七姐见状自是不服,一挺小蛮腰道:“走就走,有什么了不起嘛,不过这次你要是败了,可不要再要赖!”

小八弟不由笑着点头道:“当然!男子汉大丈夫一句话!”说着双手紧了一下腰带,首先就往那竹刀阵边行了过去。

石继志与丹鲁丝二人一并随众人行至那竹刀阵旁,细一打量这阵势,不由暗暗吃惊。原来这竹刀阵。为一色的青竹削成薄片,长有四尺七八寸,薄如纸片,且最顶处削如刀尖,又锐又利,需有极深轻功造诣者方可登于其上,一般人恐怕连站也站不住,若于其上对掌,自非易事了。

二人不由心中深深赞佩这卧眉庄中果然人人都负有一身奇技,即使一双幼龄姐弟也有如此身手,看来真是惊人了。

方念及此,小八弟已远远作势一杀腰,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就像一枝箭似地平窜而起,待临近那竹刀阵旁,只往上一拱腰,好一式“金鲤亮脊”,只一翻,已临身竹阵上,双足微微向下一分,各以足尖不偏不斜地点在了两口竹刀上。

那薄如竹简的刀身,不由向下一坠,即急速晃动了起来。

这小八弟本想卖弄一下,想不到那竹刀竟会承受不起,不由一连在竹刀上跄了几步,晃出了三四口竹刀,不由吓慌了手脚,手舞足蹈,差一点晃身而下,总算他轻功不弱,强自提了口气,将身形定住,已不由吓得脸上变了颜色,只是用一双白眼球看着他姐姐道:“七……姐!你怎么不上来……呀?”

逗得在场之人都不由轰然大笑了起来,石继志冷眼旁观这竹刀阵,竟是按梅花桩方式所罗列,知道练这种功夫最要凝神静气,气馁则神散,神散则精力弛,方才这小八弟一上阵,首先就犯了武家大戒,自己当年在峨嵋随师曾对此功下过极深的功夫,所以见二人慾较此功,不由大大提起了兴趣。

正思念间,忽见那七姐一点足尖,像一只彩燕似地落在了竹刀阵上。

她像是个中高手似的,身方一落上竹阵,口中已笑道;“小八弟,你不活活腿?我看这一阵你别比了吧!”说着话,她身形丝毫不停,自左往右绕了过去。

小八弟闻言也是一转身,自右往左疾踏了下去,二人俱都不往当中凑,一个奔西南,一个奔东北,各人全是活动自己的步法。

在这竹刀阵上,不得迈小步,亦不能跨大步,眼光只能顾四方,不能看脚下。两人围着这阵式走了一周,这才奔了中央,众人都不由笑看着二人。

那小八弟期功过甚,暗忖已够上了步眼,不由向前一提步,口中喝了声:“看打!”一开式,就是“金豹掌”向六姐打去,这纤纤少女却用“抱虎归山”来拆小八弟这一招。

在这种竹刀梅花桩上施展拳术,多一寸不能递,少一寸打不上,须不粘不吐,一粘即吐,最忌发空了招,用浊了力,否则即使对方乘虚而入,自己也能把自己给送下桩去,这可谓是打梅花桩的秘诀。

二人已自两边又凑在了一起,七姐猛翻左手,甩去半截翠袖,虚晃小八弟面门。

小八弟虽知道这是虚式,可是却不敢不封,因这种手法,名叫“盘子手”,即是拳经中所谓的“变实为虚,反虚为实”,令人莫测虚实,对方如认为它是一式虚招,很可能就是实招,若认真去敌它,往往却是一招虚式,所以最是难防。

七姐这么向外一撤左腕,右掌并指为“剪梅指”以“毒蛇寻穴手”倏地直往小八弟咽喉上点去。

小八弟吓得向左一闪,猛伸左手,剪七姐的玉腕,只听七姐娇叱了声:“下去吧!”随着话声,左足往右一迈,以“金丝倒缠腕”,反向小八弟臂上捋去。

小八弟伤人不成,自己反差一点为人所制,急忙向右旁一躲,但七姐已侧身佛袖,这一袖无巧不巧地拂在了小八弟的胯上,使他一连跄出了三口竹刀,正来至石继志身前,双臂连连向后挥舞着,因他退步已至最边沿,再后就要落入阵外了。

石继志见状,一时也动了童心,不由长吸了口气,见众人俱注目阵上,不由开chún对着那小八弟慾跌的身形向内一吹。

小八弟本已是万万立不住脚,羞得面红耳赤,忽觉身后似有一股劲力向内一推,他身子本已反仰慾下,此时被这劲力向前一顶,由不得跌势对消,往当中一连跃进两口竹刀,先顾不得回头察看是何人暗助,竟对其姐大声道:“没掉下桩,就不算输!”说话间,这才回过脸来,看见立在阵下的那位儒生公子,正向着自己微笑点头,不由又喜又惊。

七姐本以为这一招已肯定得手无疑,却不料那小八弟竟会在即将下阵的一刹那反跌为进,不由暗吃了一惊,又见其弟回头惊视,不由顺其目光向下一视,正见石继志点头微笑,不由心内恍然大悟。见小八弟向己发话,不由脸现桃红地一笑,微睨着阵下的石继志,却向小八弟娇道:“好嘛!不下去不算输,等会儿和你比完了,我倒要见识见识那位好心帮你的朋友呢!”

石继志闻言一惊,不由向七姐望去,正逢她那双澄波双目扫向自己,隐隐透着一丝多情的微笑。场下诸请老早已洞悉,那神手菩提沙俊呵呵大笑着向竹刀上的七姐发话道:“小妮子说话没大没小,凭你也敢和人家叫阵?你是想长成个大人了是不是?”

说着话却笑眯眯地看了石继志一眼,石继志不由感到大窘,想不到一时多事,却给自己惹了这个麻烦,看来等会儿少不得要上阵现丑一回了。想着不由脸色大红,偷目一看身旁的丹鲁丝和沙念慈,二女也正看着自己微笑不语,他只好也回笑了笑。

阵上二人又打了起来,小八弟想是成心要找回面子,所以在这竹刀梅花桩上展开了全身解数,七姐见状也不敢大意,聚精会神来迎,一霎时二人已打作了一团。

二人一展开所学,似龙飞凤舞,倏合倏分,劲风呼呼,衣衫飘然,在场诸人也不由看得十分惊心。

小八弟见七姐亮了一式空招,不由喝了声:“看打!”他那瘦小的身影向前抢了一步,一式“大鹏单展翅”,左掌倏起,直奔七姐右肋上挥去。

七姐不由一惊,向外一晃,小八弟跟着进步,遂用“搂膝海底针”的搂数,右掌直奔七姐小腹打去。

这一招来势如电,任何人都没料到这小八弟还有这么一手招数,俱认为七姐只有被迫下阵了。

谁知这七姐自幼蒙父祖宠爱,传给她一身惊人的功夫,小八弟这“搂膝海底针”向外一撤,七姐猛地勾足盘身,右足尖往竹刀上一点,活像是一只穿花蝴蝶,小人弟这么厉害的一招依然走空,擦着七姐裙边而过。

可是就在二人这一错身的当儿,七姐已施了一式“翻阴掌”,往小八弟臂上暗推了一把。

小八弟再想对抗这种掌力,可就不行了,尤其是足下已因递了空招,而用浊了力,再加上七姐这么顺势一推,如何再能挺住,惊慌中,他借势一点竹刀,身体纵出八九尺远,轻飘飘落于阵外。

小八弟一落下,一张脸红过了顶,看了他姐姐一眼,扭头就跑,却被别人拉住劝立于旁。四下掌声如雷,石、丹二人也不由得微笑拍掌。

那七姐本已胜了,按说此时该下阵了,可是这丫头却微红着脸,笑眯眯地看着台下,娇声发话道:“小妹要请教方才那位好心救舍弟的高手,上阵一较身手!”说完话,却反向阵外的沙老爷子道:“大爷,我可以这么做么?”

其实在场清人,已有半数以上看出了方才石继志暗救小八弟的手脚,又久闻石继志竟是天下第一奇人上官先生的唯一高足,俱都心存瞻仰之心,巴不得能眼见他上阵一试身手,听七姐当面一叫阵,都不由欢叫了起来,那沙念慈在一旁对阵上的少女道:“七妹!这主儿可不好惹,你要千万小心!”

神手菩提沙俊摇头笑个不止,慢慢走近石继志身前,笑道:“怎么样,石老弟?人家在叫阵呢!”

石继志尚装不解道:“她……叫谁?”

沙老人嘿嘿一笑,用手一拍他肩膀道:“怎么着,老弟你还装傻?好厉害的莽牛气功!老弟,你上去可要手下留情呢!打了她,她爷爷金笛生郝云鹤可不是好惹的啊……”说着又大笑了起来。

石继志这才知这七姐竟是三老中行三的金笛生郝云鹤的孙女,又听这沙俊所言,知道自己是瞒他们不住了。

他不由涨红了脸,往那竹刀阵上的少女一看,见她正对着自己微笑,尚微微皱着秀眉,似乎已觉得有些不耐烦,又见四下众人目光全投向自己,知道不上去是不行了,只好对着那沙俊红着脸笑道:“既如此,小弟只好现丑了,尚请那位姐姐手下留情才好!”

众人一听他答应了,又是一阵喧哗,石继志这才就地一拧腰,上肩纹丝不动,已上了竹刀阵上。

只见他上肩微塌,左足往前虚点,并不着实,右掌往右斜向上方穿出,“金鸡亮羽”式一立。石继志一上竹刀梅花桩,就令在场众人折服,名家身手毕竟不同,一时四下连丝毫声音都没有。

石继志一提单足,仅以一足足尖点在那细着小指的刀尖之上,双臂一抱拳,对七姐一笑道:“姑娘请了,在下没有什么高招,尚请手下留情才好……”

那七姐见石继志一上阵,芳心不由暗吃了一惊,所谓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。见石继志向自己见礼,不由面上一红,似笑又羞地道:“哪里……石少侠掌下才要留情呢!”

说着话,这位姑娘立刻移足换位,身子往右盘旋了一转,莲足足尖轻点在竹刀顶上。那竹刀仅微微抖动了几下,瞬即停止,身形稳若磐石。

石继志更是如步坦途,身形塌下去,两掌交错在胸前,神仪内敛,精华外宣,目光只注定在那七姐身上,脚下丝毫不动。

待七姐反身趟步,石继志才勾腿盘身,两人各自在这竹刀阵上盘旋了两周。

在场之人无不双目紧盯二人,尤其想瞻仰一下这位上官先生的高足,到底有何惊人之技。

七姐从右圈回来,石继志看清她正从乾宫本位,想换到坎宫,再折回本宫,正走在巽位上。

石继志霍地足尖暗暗一点刀顶,腾身跃起,跃过四口竹刀,脚点巽位,猛一转身,暗运丹田真力,一式“云龙探爪”,口中喝道:“姑娘请接招!”跟着抖掌打出,掌中挟一缕劲风。六姐一闪娇躯,探步换桩,避其正锋,一探右臂,并双指照石继志脉门便切,石继志不躲不闪,却猛翻大臂,一分二指,暗中以“大力金刚指”力向这七姐一双玉指横剪了去。

别小瞧了这轻轻二指之力,以石继志如今的功夫,就是一根核桃粗的木条,也能给一剪为二。

六姐焉能不识这一招的厉害,只吓得猛向后一收大臂,石继志却容她不得,向左一欺步,左掌由自己右臂下穿出,一式“单推掌”,照七姐右肋便打。

七姐果然有一身不凡的武功,见石继志向外一撤掌,掌风劲快,含着内家真力,就在他“单推掌”递到的刹那,她往右一滑莲足,脚尖在竹刀阵上,一拧身,刷地把身躯换了位。

只见她右足往后一探,半悬半落,双掌齐出,以“排山运掌”之力,直往石继志上盘便打。

要是在平地之上,石继志绝对可以硬接她这一式,可是在这竹刀尖上,他可不敢十分大意,一个接不好,连自己也得陪着下去,所以就在七姐这一招才出手,他猛地向下一蹲,七姐一双玉掌,挟着劲风自他头顶打过。

这七姐果然身手不凡,平日在姐妹行之中,能够和她对得上掌的,还真没几个,和石继志一对上手,她已安心要把对方败于掌下,所以自始至终并未敢丝毫大意。

她见石继志藏头缩顶,心中暗喜,一声不哼地猛向后一挫去路,那足下两口青竹竹刀,竟被她这种后挫猛势压得吱吱连晃,她本人却在空中一合双掌,“童子拜佛”式往下一翻,两掌的指尖向下,猛然以“按挤力”向下一登。

她这种重手法一施出,全场为之震惊,皆认为石继志即使是神仙,也得被迫下竹刀阵会,因他此时身形在下,哪怕闪身再快,可是七姐十指所罩下的罡劲指风,少说也有五尺见方的范围,要是为这种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掌下煞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