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12章 山穷水尽

作者:萧逸

石继志听后,心中忐忑不安;尤其是沙漠红丹鲁丝及沙、郝二女,都不由为他担心十分。

那郝大鹏本以为三老归来是一件喜事,却见四人闻言竟无一面带喜容,不由一怔,遂问沙、郝二女道:“到底有什么事?怎么你们都这么发愁?”

沙念慈不由苦笑着看了石继志一眼,对郝大鹏道:“没有什么事,你别多心了,既是老爷子回来了,我们还要去见见呢!”

郝大鹏心内虽疑,但到底不知究竟,只好将疑虑暂置心头,闻言皱了一下眉,石继志道:“既是三老有召见之言,尚望郝兄带我前往,否则去晚了岂不失礼?”

郝大鹏笑道:“晚辈正是来为师叔导路!”

石继志遂含笑对三女道:“既如此,愚兄先去了。”说着反身前行,郝大鹏忙追上前导而行,三女痴立着目送他二人。

石继志随着郝大鹏一路前行,郝大鹏边走边笑道:“三位爷爷这次回庄,看样子是高兴透了,听大爷说,他们非常想见师叔呢!”

石继志只是顺口应着,转过东阁,重回到方才石继志经过的白石巷道,两侧奇花随风吐芬。来至那幢竹楼前,郝大鹏步履放慢。

待走至那小灵湘馆前,石继志抬头一看,见馆前悬着十盏极为精致的水晶珠球,内中空心引芯点火,其下满装水银,如明月玉盘似地,洒下漫天的光雨,景致好不动人,可惜石继志此时一心惦念着见三老的事,竟是无心观赏这等美景。

二人方在馆前一停身,忽见馆门轻启,由内中走出一个垂髻待女将湘帘打起,二人随同走进馆中。

门内石地如玉,光可鉴人,壁上悬有双剑一琴,另一青玉矮琴几上,也有一琴横陈,前有一形制奇古的三足小玉炉,嵌金楠木长案横列在前,对面各有一古树根雕成的曲腕大椅,案上笔砚精雅,位列井然。

那三足小玉炉中,幽香郁沉,余烟犹袅,几侧有一素香囊,似是方才有人在此伏桌弄曲未久。

郝大鹏回首笑道:“师叔请稍坐,待晚辈进去看看三位老人家是否浴罢。”说着入内而去。

石继志心情不定,落座后不由四下又端详了一番,心内由不得暗叹,这天山三者能置此室,果真不是俗辈了。

见那案上竹根大笔筒内,斑管如林,靠墙一长排书架,缥湘千帙,罗列整齐。室中有一丈许大圆玉桌,上设茶具,旁列四石鼓,又有四尺方圆树根雕成的矮桌,上设围棋,棋盘就画在桌上,旁有两个细竹丝编成的棋篓,子分青白二色,俱是晶光闪闪,想知是上好美玉,此处还有几件玉墩竹凳,无不清洁如拭,不染纤尘。

这七八丈见方的一间敞室,陈设用具无不华贵异常,右边门洞处有青玉一方,上面雕三字为:“解衣坊”,隐视内中有细软蒲团数尊,可惜垂帘过低,不见内中详景。

此室另端一排十五座卧被玉床,各有一床红绒棉挚、一只球枕,想是为浴后小憩用。

前室中间地上,有四方高大的古铜暖炉,火焰正炽,因此全室暖烘烘的,春意撩人。

当窗长案之上,一头放着一个大花瓶,中插山茶梅花,一个长方大玉盆,内植数十箭水仙,盆底铺着五色石子,由外透视,五彩缤纷。

石继志不由看得呆了,心想这小灵湘馆真是人间天堂了,自己若能在此沐浴小憩一番,又该有多惬意!

一念未完,却见郝大鹏由内中月牙青石门中走出,笑道:“真不巧,三位爷爷早已浴罢,这会儿竟为各兄弟拉到后室去了。”

石继志方一皱眉,却见那掀帘女侍已笑着近前道:“三老有言,如上官先生高足来访,请即入后室一见,不须再禀了!”

郝大鹏点头道:“知道了!”这女侍含笑退至一旁。石继志不由站起道:“既如此,我们去后室就是!”

郝大鹏笑道:“师叔如有意,何妨在此先沐浴一番,稍行歇息,再至后室参见三老,也是一样。”

石继志摇头笑道:“不必了,三位老人家既有言嘱见,还是即刻就去为好!”郝大鹏闻言点头称是,于是二人离开小灵湘馆。

时已亥初,因这小灵湘馆为全庄最幽静之地,房舍又深,外面热闹情形,二人在室内自是不无知。

才一出馆,顿觉眼花缭乱,比起来时又添了好些气象,原来此时全庄花灯多已点起。先前沿途之执役人等,均已撤去,到处灯彩鲜华,明如白昼,一眼望去,高低错落,灿若繁星。

行约里许,石继志正暗中心急之际,那郝大鹏笑指前面一堂道:“这是‘日照堂’,为本庄年节祭祀之地。”

该堂位于全庄中心,华堂轩敞,广约三亩,高大异常,外有白石于台,层阶宽整,画栋雕梁,金碧交辉,四面长檐下,各垂着一列约四五尺长三尺粗的梅花宫灯,当堂内却是一灯未悬,只点了蜡烛,每支约有七八寸粗细,高约三尺,香尚未上,只在堂前小鼎内燃着沉香,香烟袅绕。

隐见内中长桌上,陈列着各式灯篮,水陆干鲜,肴蔬果饵,以及糕饼糖食之类,应有尽有。案前四列拜垫,头排两个最大,第二排以次,俱是锦缎所制,气象甚是肃穆庄严。

堂外平台阶下一片广场,当中白石雨路宽约两丈,沿道满栽翠柏,林木森森,粗可合抱,甬道尽头处有一高大白玉牌坊,算是入门,对面一列假山,左转上一条悬有花灯的松竹小径,又绕行十余丈,由右侧假山洞内穿出,走入松杉林,地势渐作坡形,步步高起。

一到林外,豁然开朗,四面花树纷列,几不见隙,繁灯照映,灿如霞铺,当中一幢精舍占地亩许,隐闻笑语之声由花径中穿出。

近前一看,那精舍甚是高大,上作平台,中无梁栋,通体轩敞,内里只有几处雕镂精工的紫檀隔断,房既高大,四面又多富,明爽无比。

石继志方惊愣之间,郝大鹏已止步笑道:“此处是三位爷爷卧息之地,此时多半在内,师叔请小立,容后辈入内通禀一声!”

石继志不由笑道:“三位老人家不是已有不必再禀之言了么?”郝大鹏不由笑着摸了一下自己的头道:“真格的,我都给忘了!如此师叔就请入内吧!”

二人遂前行而入,石继志见这园中和小灵湘馆一样,不见一丝雪影,并还有不少各色花蕊,紫菀红嫣,雪铺金缀,竞艳争妍,芬芳互别,各极其胜,再被四下灯光一照,越发泛彩流辉,无异人间仙境。

石继志方自惊叹,内里却有好些少年男女,一个个锦衣花冠,云裳霞帔,金童玉女似地拥了出来,手中各持花炮之类。

他们一见石继志,俱是笑逐颜开地喊了声:“师叔!”遂又好奇地拥着二人而入。这些少年男女,有一半石继志今晨在演武厅见过,另一半却从没见过,闻师叔声不禁面红耳赤。

郝大鹏向众人引见,因人数太多,光见礼就见了半天,石继志留心记认着他们名字。

见礼方毕,郝大鹏笑问众少年道:“三位爷爷呢?”

内中一人笑道:“就在里面呢!三位老爷子怕吵,把我们都给轰出来了,你进去可轻着点!”郝大鹏答应着,回头对石继志微笑道:“师叔,我们进里面去!”

石继志随其而入,见内中情景更奇,当前是一条甬路,一色地毯铺地,整整齐齐直通到底,现出第三座门,两旁相对有不少间房,外面俱挂有门帘,四壁涂有淡青色油漆,净无点尘,加以明灯辉煌,三五步便有一盏,俱是薄如蝉翼,上绘各色彩花人物山水的宫灯,极其华丽壮观,虽王侯第宅也不见得有此气象。

石继志不言不语,一直尾随着郝大鹏前行,心内暗暗想:这天山三老名震天下,也不知到底是如何一副长相?我见了他们应该怎么说才好呢……才想着,已听郝大鹏低声道:“到了!这就是了。”

石继志站定身形,微微整了一下冠,把衣服拉了拉,郝大鹏在门上轻叩了一声,遂见有两个短装皮衣童子将帘打起,石继志方一惊,但入内却不见有三老影子。那室内设置简单,一边有一长排朱红木椅,门角设一大一小两只火炉,炉旁各有一桌,桌上有架,嵌入墙内,放着无数大小茶具酒具,架侧墙上,各有五尺见方的小门关着,不知何用。

石继志方想三老到底在何处,却见一童子,已过去将靠里一面的门帘打起,另一小童当先抢进,轻喊了一声:“客到!”便回首微笑招手。

郝大鹏笑问:“在里面么?”那童子点了点头,以手做式,令二人进内,石继志只好一硬头皮迈步而入,郝大鹏亦随之而入。石继志一进门,顿觉眼花缭乱,目迷五色,不由暗道了声:“好讲究的地方!”

原来这地方是三老用以延客之处,大厅宏敞,差不多占了十来丈方圆的地面,家具陈设乍看也数不清,只觉金石书画,无不毕具,四外门窗俱有锦幢垂掩,想是要观赏窗外雪景,好些俱已卷起。炕前排着两列茶几,十二把硬木太师椅,椅上铺有虎豹皮褥。

正当中一座大楠木的炕床上,下首坐着一个矮胖老头,上首一个面色红如朱砂,颔下银髯,长几及腹,身材瘦高的老人,另外面窗而立的是一个面如冠王,头戴小红便帽,手执一串佛珠的老书生模样的人物,那佛珠大如龙眼,在手里摩弄着,偶一触动铮琮连声,颜色黝黑光亮。

三老见石继志进来,不约而同,含笑立起,那坐在炕上的胖瘦二老走下脚踏,石继志忙正容朝三老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道:“弟子石继志,叩请三位老人家大驾金安!”

那靠窗似书生的老人含笑道:“贤契免礼……久仰令师大名,为当今中原第一奇人,我兄弟早想一访,只是因今师侠踪飘忽不定,一时竟不易访到其落脚住处,难得贤契来此,且请坐吧!”

石继志闻言不由心中暗喜,想不到三老如此仁善,自己竟想错了他们了。迟迟不敢就坐,一旁郝大鹏却拉了他一下衣服低声道:“师叔就坐下吧!三位爷爷是不喜欢客气的!”

石继志微微抬首一看,见三者目光正注定在自己脸上,而且面上都带着微笑,不由胆力一壮,造就向一旁太师椅上坐下。

有童子献上茶,石继志不由又抬起了头,微微欠身道:“弟子尚不知三位老前辈台前如何称呼呢!”

那胖老人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,一面点头道:“这话问得对!你师父认识我们,你却是没见过……”遂抬起只又粗又短的手,一指身侧高瘦老人道:“这是我二拜弟,人称铁扇老人,姓沙双名梦斗!”

石继志不由心中一动,忙朝这老人鞠了一躬道:“原来是沙老前辈。”一面心中暗想,那玄衣道长黄明冲正是此老弟子,他要是知道了这事,不知会对自己何样呢!想着朝这沙梦斗看了一眼,见他发髯都一白如银,双目神光外射,正微笑着向自己点首。

随后那胖老人又用手一指那靠窗而立的文士模样老人道:“这是老三,人称金笛生郝云鹤。”

石继志又恭行了一礼,那郝云鹤却哈哈大笑着,一指那胖老人对石继志道:“这是我们老大白发王秦勉,孩子,这一下你该都认识了吧?”

石继志又恭行了一礼,口中连连道:“弟子久闻三位前辈大名,今夜得见,何其荣幸,尚请三位老前辈面授教益才是。”

老大秦勉目视着石继志,良久不发一言,送面现微笑对沙、郝二老道:“此子果然品骨资禀俱是极上之才,上官兄得徒如此,应能将他那一身盖世武功倾囊相授了!”二者闻言俱是连连点首,石继志不由面色微红,颇觉得不好意思。

那铁扇老人对石继志一笑道:“令师一向可好?如今是否同贤契一道上了天山?”

石继志忙应道:“家师因事刻下正至苗疆一行,仅弟子一人来此,向前辈们恭请侠安!”

三老不由得对视了一眼,面色微带惊奇,那铁肩老人依旧对石继志笑道:“难得你来此,居然还送了那么贵重的一份礼……这王蜜正是我兄弟平日极想得到的东西,因小徒前年身中蛊毒,非此王蜜不治,难得你送了这么多,老朽不妨先代我那徒弟向贤契致谢了!”

石继志一听,心中顿时冷了一半,暗暗叫苦不迭,不由愣在当地,竟答不上一句话来。

白发王秦勉笑向郝大鹏道:“你石师叔的住处可曾预备好了?可要善为照顾!”

郝大鹏插言道:“大爷已在三位爷爷坐禅的‘南明轩’内,替石师叔安置了住处……”

三老闻言,不由顿时脸色大变,各自又对看了一眼,那白发王秦勉忽然皱了一下眉道:“那岂是待客之地!你马上传话下去,速将你石师叔行李移至小灵湘馆内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山穷水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