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14章 池面斗智

作者:萧逸

石继志用手向那莲池一指,对铁肩老人沙梦斗欠身道:“弟子斗胆敢请与沙前辈一较轻功,不知老前辈意下如何?”

铁扇老人沙梦斗闻言不由面色一青,果然他自知各门武功之中自己轻功最差,而这石继志竟偏偏要请求和自己比试轻功,看来这孩子确是目力惊人。他哼了一声,本想不允西方,法国哲学家拉皮埃(paullapie,1896—1927)和德国,奈何天山三老一向是言出必行,方才已经说过大话,此时又怎能反悔?

不过他尚自信,即使是轻身功夫再差,也不至于就会输在对方一个初出道的小毛头手里,于是他心中虽甚是忧虑,却拉长了声音哈哈一阵狂笑道:“好得很!好得很……”又咳了几声言学的发展找到新的方向,为结构主义语言学派的产生奠定,目放异彩道:“小伙子,你要怎么个比法?”

石继志弯腰一笑道:“请诸位前辈同来一赏。”说着反身率先向那一波清水池边走去。行到池边,回头向着二者沙梦斗躬身道:“弟子想要与老前辈在这池面上较一阵轻功……”

石继志话一出口,天山三老面上都突然变色,他们几乎不敢相信,这年轻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。天下能在水面上御波而行之人,武林中听说只有上官先生一个人,自己兄弟三人中,只白发王秦勉和金笛生郝云鹤二人尚可勉强为之,沙梦斗却万万不行;而眼前这年轻人,莫非竟有如此轻功么?

就在铁扇老人沙梦斗惊愕得无以复加之际,石继志却和颜悦色地接下去道:“池面既无莲荷着足,所以弟子想……”

三老不由吐了一口气,这才知道还有下文,尤其是沙梦斗,更是宽心大放,哈哈笑道:“依你之见呢?只要你划出道儿来,我老头子是舍命陪君子!”

石继志放眼向那波清池一望,只见那池面约有七丈见方,环池生着参天的翠竹。他不由低头想了想,暗忖:“要想出一种怎样的比试方法,才能尽我所长?”猛一偏头,看见池边的青竹,不由心中一动,不假思索地向前走了几步,来至竹边,顺手摘下一把竹叶。

铁扇老人沙梦斗白眉一皱,正不知石继志此举为何,见石继志已向池边走去,猛然右掌扬起,掌中竹叶就像十数支竹箭,一齐飞向了半天,刷刷一阵细响,皆落向了池面。

石继志遂躬身一笑道:“老前辈对这种比试方法有何高见?”

沙梦斗此时才明白究里,不由暗暗惊心,他明白石继志竟是要与自己在那飘浮在水面的竹叶之上较量轻功。

这可不能不说是闻所未闻的花样子。试想那直径不过一二寸长短的竹叶,在水面上能有多大的飘浮力量?居然还要人行其上,这可不能不说是一种奇险了,本身若没有“一苇渡江”的极上乘轻功绝技,是万万不敢轻易尝试。铁扇老人自问尚可一试,可是令他吃惊的是,石继志一个弱冠少年,居然能有如此轻功造诣,几乎令人难以相信。想到此,他还不得不装着笑脸,点了点头道:“如此甚好……”

石继志已再次去这池边林摘下百十片竹叶,分了一半,恭递与沙梦斗道:“请前辈自行布阵!”说罢双手向外一翻,已施出暗器中“满天花雨”的打法,把掌中的竹叶全数洒上了半天。

可是他这种打法,更是别具一格,竹叶在空中似张网似地全部散了开来,叶与叶之间看来几乎是距离相等,向水面上一落,直如百十小舟,水面泛起了一片波纹。

他这一出手,天山三老无不惊讶失色,虽知此举石继志是有心卖弄,可是内心无不叹息,这少年好惊人的“元气分功”。

铁扇老人沙梦斗看在眼内微微一笑,他心想:“小子!比轻功我不敢说比你强多少,可是你要跟我比暗器打法,嘿嘿……小子,你还差一筹!”思念之间,正逢起了一阵微风,吹得那池边竹叶刷刷作响。就在这风一起的刹那,就听铁扇老人沙梦斗口中喝了一声:“起!”

他那只抓满了竹叶的手猛然向外一翻,微风之下,那些轻如蝉翼的竹叶,就像数十枝竹箭,带着一阵轻啸之声射向了半空。一任那风吹着池边竹林瑟瑟作响,可是这些飞在半空的竹叶,动也不动一下。

微风之下,这些竹叶几乎是同一个姿势,一齐头下脚上,只听“嗤嗤”一阵水响,水花翻处,数十片竹叶全部没入水中,须臾又自水中飘起。

只这一手“落叶飞花”的功夫,足令在场三人顾之惊心,石继志不由暗自心寒,暗忖这沙老好精湛的内功!

此时水面上已飘浮起百数十片竹叶,直如无数扁舟,微风之下左右飘浮。如果人能纵身其上,可真是神乎其技了!

沙梦斗冷冷一笑道:“小伙子,竹叶已布好,你看怎么比试呢?”

石继志将长衫脱下,露出水青缎紧身衣,正色道:“弟子以为,若只是登萍渡水,点叶而过,并不足为奇,所以……”

他这“所以”二字方一出口,铁扇老人沙梦斗就好像当胸被打了一拳似的,脸色竟然也显得不大自然,石继志见状接道:“所以弟子斗胆,要在这百十片竹叶上,向你老人家请教一手掌法。不知你老人家可肯赐教否?”

他话一出口,沙梦斗竟再也沉不住气了,口中不由哼了一声,却把目光朝自己拜弟金笛生郝云鹤身上溜去,可是金笛生郝云鹤却正在目视别处,以至于沙梦斗的心思算是白用了。

铁扇老人沙梦斗无可奈何,只好硬点了点头道:“如此很好!”他恨声接道:“不过石继志,我是有什么话都是说在前头,我老头子比武一向是手下没准,可难免掌下伤了你,到那时你可别怪我下手太重!”说着话面露凶光。

石继志心想:“老家伙!你的心思是白用了!”他含笑道:“谢谢老前辈关照,不过……”他微笑了一下接道:“不过我们这一阵是比轻功,如果前辈不以为意,弟子希望不妨先明白规定一下……”

沙梦斗恨声道:“还有什么好规定的?你说!”

石继志一笑道:“其实在前辈眼中不值一笑,而弟子按照武林规矩,却不能不事先说明!”

沙梦斗气得双眉一竖,急道:“你说呀!”

石继志不由暗笑:“你可中了我的计了,轻功一道,首重心平气和,我先引你怒火高炽,待上了池面,你可就吃亏了。”

他依然是慢条斯理地道:“弟子以为双方应先订好,池水不可超过鞋面,否则就应算输。老前辈以为如何?”

沙梦个正在气头上,闻言竟毫无考虑地答应道:“这个自然!”说着话,这位一向高傲自大的老爷子竟然也把那件外套脱下来,顺手丢在一旁,虎目灼灼地看着石继志,恨不能当场一掌将对方劈死。

石继志见时候也差不多了,这才眼观鼻界观心,强自由丹田提起一口真气,朝着三老一抱拳道:“弟子放肆了!”话声一了,但见他上肩丝毫未动,全身就像是一片为狂风所吹起的鹅毛一样,轻飘飘地已跃向池面,身未落地,倏地一直双足,足尖向下,已轻轻分点在水面两竹叶之上,那两片竹叶只不过轻轻一动在水面上泛起了一些波纹,随后即不再动分毫。

这种平神凝气的神采,足令天山三老大吃了一惊。金笛生郝云鹤看在眼内,侧目看了自己拜兄白发王秦勉一眼,白发王秦勉也不由微微摇了摇头,他们万万想不到石继志竟有如此轻功造诣,既有此技,即使是水面没有那些竹叶,恐怕亦不致就能难着他。

二老都不由连连为沙梦斗担心,盖因为天山三老武功之高,名气之大,在江湖上也不过仅次于上官先生,若真输在一个少年手上,这风声传扬出去,实在是大为丢人。所以他二人口中虽不便言,其实心内已忧虑万状。

石继志身一落上水面,全身竟借着二足尖为支点,顺风已把身形转了过来,冲着铁扇老人沙梦斗一抱拳,道了声:“请!”

铁扇老人沙梦斗在石继志身方腾起的一刹那,已凝神强提了一口真气,待石继志“请”字方一出口,这位老爷子竟来了一个“飞燕穿云”的绝招,整个身子就像一支箭似地陡然拔起,在空中猛然一式“细胸巧翻云”,整个身子竟成平面往水面上倒了下来。

秦、郝二老都不由面色一变,正不知沙梦斗怎会如此,就连石继志也不由一惊,只当是这沙梦斗一时大意失了手。

谁知就在三人俱自惊心之际,沙梦斗偌大的身子竟然面朝下地落下了水面。他这种手法更是奇妙,两手两脚各以四肢之尖,一齐点在了水面竹叶之上。那四片负重的叶子,只微微向下沉了一下,可是铁扇老人沙梦斗已借着双手一弹之力,整个身子笔直地反立了起来。

二者心中才不由一块石头落下了地,原来这铁扇老人沙梦斗自知轻功一道为自己所不擅长,更因方才试前与石继志生了闷气,临时调气凝神已经来不及了,无奈只好想出了这么个办法。

任何人都只当他这一手是成心卖弄,其实这就是沙梦斗老谋深算、投机取巧的地方了,他知道自己若像石继志那么硬凭真实轻功造诣上去,难保不立刻就得出丑。所以想了这么一套取巧的玩意,借二手之力将身体重量分担了一半。

这位老爷子一立起身,也不由得老脸通红,别看他在陆地上是口上不饶人,但一上水面,可比谁都听话,眼观鼻鼻观心,一时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更别提开口说话了。

石继志见沙梦斗一上阵后,目如一线,口chún紧合,已知他此时心情极为紧张,自己也不敢丝毫大意,往空长吸了一口气,身形猝然向下一矮,目光集中一点,注视足前三尺。

这种招式一立,在天山三老内行的眼中一看,就知是高人一等。

论起这种“凌波仙步”的功夫,即使是上官先生也不见得就比石继志高上多少。因为这种功夫,完全凭先天根骨和后天的名师指点,方能成为奇上轻功。石继志幼随异兽小金踏雪履波,穿枝踏叶,数年来几乎无一日间断,所取姿态全和小金一模一样,即使是上官先生有时也是叹为观止。这时水面对敌,在天山三老眼中自是一种空前的尝试,可是在石继志却已是司空见惯之举,昔日几乎每一天都会同小金在涧上戏上几遭,此时这一应敌,就似毫不经心一般。

他这种姿势一立,沙梦斗仿佛感觉到自己已输在这年轻人的手中了,可是此老一生自负成性,从未向人低过头,即使是明知不敌,却也是抱定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意念。

就在石继志的身形往下一低的刹那,铁扇老人沙梦斗猛然在水面上一点双足,跃前二尺,右足尖一点竹叶,整个身子已转了过来,同时右手自左臂之下倏地疾伸而出,一招“云龙抖甲”,带着无比的劲风,直向石继志前心“肺腑穴”上猛打了去。

石继志身形向右一闪,这一来沙梦斗除非有把握能够打上对方,可不敢把掌法推出去了。这种水面上轻功夫可不比陆上,如果这一掌击不中对方,自己就很可能被这种前带之力弄得立不住脚。所以他见石继志身形往左一闪,慌不迭忙将推出之掌向后猛然一抽,身形可就不能立于原地不动了,用“蜻蜓点水”的步法一连点过五片竹叶,方把身形给定住。

石继志侧目斜视,已看清了沙老的部位,他猛然身形向左一倒,乍看起来,就好像是往水面上倒了下来,可是他整个身子不待倒下,左足猛然一踏那片竹叶,全身已侧窜了五六尺许。

这种疾劲的进身之法,若在陆地上尚不足为奇,可是若在水面上,尤其是足下仅有薄薄的一片竹叶,这种身手可足以惊人了。

他身形一疾窜过来,已够上了步位,二话不说,并有手中食二指,照准铁扇老人沙梦斗的腰眼“笑腰穴”上就点。

沙梦斗以“雀跃三枝”的身法,方向前点过一片竹叶,可是石继志身形再矮,右掌变点穴手为“搂膝海底针”,直往沙梦斗后胯上猛掼了过去。

沙梦斗空有一身盖世奇技,只恨此时竟是无法施展出来,身方向前点过一叶,猛觉后背凉风袭背,不由暗道了声:“不好!”

这铁扇老人沙梦斗尽管是在水面之上,也禁不住怒火高炽,他竟不避不躲,待石继志这只掌即将沾在自己背心的一刹那,猛然向前一栽,竟贴着石继志的那只右掌,倏地一个“怪蟒翻身”,一式“推窗望月”,双掌上挟着无比的劲风,直往石继志一双“肩井穴”上猛击了过去。同时因为这一式的疾劲之力,他足下的竹叶已然沉下水中,沙梦斗不得不一连前赶了三片竹叶,然而那双抖出的双掌却并不改变去势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池面斗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