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15章 十面埋伏

作者:萧逸

石继志正想出言安慰她几句,却听见由石栏口传出一声清晰的冷笑之声道:“真不要脸!”

石继志不由一惊,忙扑近石栏向外一看,只见满地香荷随风摇摆,哪有任何人的踪影,不由心中暗暗奇怪性的、独立的精神实体的存在,并由此确立了上帝和物质实,又觉得那语音仿佛甚为熟悉,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,心中好不惘然。

经过突然一闹,沙漠红丹鲁丝的哭声也不由中止,隔着墙尚自抽泣道:“石大哥,是谁?”

石继志苦笑了一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!”

丹鲁丝尚又问道:“她骂谁不要脸?”

石继志心想:“除了你还有谁?”但是他怎好意思如此说,只好装糊涂道:“我也不知道她骂谁,反正别管她就是了!”

沙漠红丹鲁丝顿了顿道:“哼!我不要脸?这一定又是那个关小晴,我一听声音就知道!”

石继志闻言心中一动,仔细一想,这声音果然有点像她,只是她又如何会到这里呢?不由叹了口气道:“姑娘别乱猜,怎么可能是她,她不是早就走了么?”

丹鲁丝哼了一声道:“走了还不是一样会回来?我猜一定是她!”

石继志急道:“怎么可能呢?要是她,早就把我救出去了!”

丹鲁丝闻言一想也对,要真是关小晴,就算不救自己,也该救石大哥呀!想着心中虽不大是味儿,但又能如何呢!只好擦干了眼泪,又问道:“我听说你已经走了,怎么又回来了呢?”

石继志叹道:“是呀!我本来都走了,可是后来一想你还在这里,我怎么好意思把你一个人撇在这里不管?所以回来想接你一块走,谁知却上了这三个老家伙的当,给关在这里,看起来只有等我师父来救,才能出去了!”

丹鲁丝一听,心中不由大为欣慰,方才那满腔的愁怨一扫而光,含笑道:“真的呀!你还会想到我,可真难得……有你这句话,就是关一辈子也值得了!”

石继志一听就知她又错会了意,不由忙道:“你……你可不要误会……我可……”

丹鲁丝接道:“我呀!我现在一点也不难受了,他爱关多久就关多久,反正有你陪着,每天说说话,有多好呢!”

石继志皱了皱眉,把到口的话又忍住了,心想自己大概是命中注定的,专门跟一些女孩打交道,这可怎么好,一个还没完,又接着一个。

他忽然又想起峨嵋山上那个老和尚所说的几句话,言明自己一生情孽太多,并有“遇晴则止”四字,莫非这“晴”字是指的小晴么?这么一想,不由令他打了一个冷战。

这两个月以来,日日与小晴相处,虽说自己立心纯洁,总怕辜负了友雪与司徒云珠,可是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在不知不觉之间,二人已种下了情丝。莫小晴对继志固然早已生情,这倒不必说,可是石继志又何尝真的没对她产生一些感情呢!

如今他一想到“遇晴则止”,心中不由一阵栗然,不再答话,只是在暗暗想:“若是方才说话的那人真是小晴,又怎么办呢?”

丹鲁丝在隔室半天没听见石继志回话,不由叫了声:“石哥哥!”

石继志这才惊觉地答应了一声,不想声才出口,又听得那石栏外清清楚楚的一声冷笑,接着是冷冰冰的语气道:“‘石哥哥’!真不害臊,你才认识他几天呀?哈!”

这一次连石继志也听得清清楚楚,忙扑向石栏之口向外一看,依然是无丝毫踪影。可把沙漠红丹鲁丝气坏了,一阵害羞,臊得个玉面通红,不由娇叱一声:“你是谁?有本事出来,看看姑娘是否就怕了你!”

这句话方说完,由石栏之外传出一声清晰的冷笑之声,却不闻回话。方才那一句话,却是那姑娘有意变了音腔说的,所以听起来,二人反倒不知是谁说的了。

经此一来,二人都不再言语,沉默了半天,石继志倚身栏下,心忖:“只要你一现身,看你如何再能逃开我的眼底。”

可是一直等了半天,那女孩非但没有现身,居然连话也没说一句,石继志猜她这一次是走远了,向隔壁叫了一声:“姑娘!”

丹鲁丝却气得发抖地道:“算了吧!我一说话,那贱人又要打趣我,我倒要看看她说不说话!”

石继志闻言不由摇了摇头,心想:“这可好,这也是一个硬点子,一点亏也不肯吃,和关小晴、司徒云珠都是一样的,以后可有好戏看了!”

他不再说话,心中只是在暗暗地想,自己已一错再错,有了一个程友雪,又结识了一个司徒云珠,这已是一件难办的事了,却不料又认识了一个关小晴,虽是自己立心纯正,决不再生情愫,可是已足令自己感到十分困扰了。却不料一波未平,一波又至,半路又出来了一个沙漠红丹鲁丝,竟是死随了自己不休,这可怎么是好!想着他不由咬了一下牙,心想:“反正不管如何,我宁可做一个负心人,也决不再接受小晴和丹鲁丝的爱了……”

自古英雄好汉难过情关,更何况石继志本来就是极为多情的人,他心中有了此项决定后,那股无名伤感,一直回旋在他内心,久久不能释怀。

午后的阳光,无力地照射着窗外的绿地,反射出百枝金箭,一一由石栏缝中反射而入,懒洋洋地照着这两个不幸的人。

石继志午睡方醒,睁开眼一看,却不知何时那石壁上洞口又开,有一个颇为讲究的大红食盒放在那里。石继志忙跑过去将那食盒拿过来打开一看,内中竟是一碗白鸡香菇面,还有一小盘新炸的春卷。

石继志不由暗忖:“那晴梅不知何时又来过了,自己竟是沉睡至此。”也不再客气,将盒中食物吃个干净,又放在壁洞之内,看看天色又快到了傍晚时候,正不知如何来消磨这室内时光,却听见隔室的丹鲁丝叫道:“石大哥!”

石继志应一声,沙漠红叹了口气道:“我们总要想个办法,要不然在此关一辈子也出不去!”

石继志苦笑了笑道:“姑娘,你就静一下心吧!急也不是办法,这石室建筑得太坚,要出去可不是容易的事!反正我想,总会有人来救我们的!”

沙漠红丹鲁丝哼了一声道:“要是那丫头来救,我情愿关一辈子也不出去!不过……她才不会救我呢!”

石继志顿了顿道:“不管是谁来救,反正只要我能出去,一定救你便是了!”丹鲁丝这才开心,一时反倒愁怀尽释,二人在室内竟谈了起来。

也不知哪来这么多话,二人竟是谈个没完,由目前境况谈到了师门,又谈到了各门各路的武功。由这些对话之中,石继志颇为惊讶,这沙漠红丹鲁丝虽是处身沙漠,却对于中原各门绝功简直无所不精,谈锋之健,见解之精,俱令石继志惊异不已,暗忖:“如今的女孩可都不简单了。”

又想他自己所认识的几个少女,哪一个不是有一身奇功,差一点的高手恐都不是她们对手,由是可想见武林中尽多能人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有此一念,不由又加强了石继志向上的决心,使他日后成为武林中百年仅有的一位奇人,这是后话。

二人这一谈,一直谈到了黄昏,直到那丫鬟晴梅又送饭来,二人才相继住口。

晚餐依然是由那洞口内用推盘推进来的,晴梅只露出一个头,笑眯眯地看着石继志。石继志问她什么,她总是笑,要不就是摇摇头说不知道。石继志知道问也是白问,赌气不问了。

饭后天就黑了,隐隐听见石栏外莲湖一阵水响,石继志忙扑向栏口,却见穿过荷层划进来一叶小舟,舟头站着一身材高大的红衣老人。

待舟行近,始看清那老人竟是天山三老中铁扇老人沙梦斗。这老人想是有意卖弄身手,在小船头笔直地挺立着,可是一双大袖却凭空向后连连挥动着,双袖所击出的风力,直把半池莲荷摇了个刷刷直响,那小舟无人摇桨,却快如箭矢似地,直往石继志和丹鲁丝关处石栏飞驰而来。

一霎时已行抵尽头,老人大袖一前一后一阵疾拂,那小船竟在水面上滴溜溜打了个转儿,横着停在了石室之口。

就听他宏亮的大嗓门,哈哈一阵大笑,一对精光四射的眸子朝隔室的二人看了一阵,宏声道:“你们二位怎么样,还好吧?”

丹鲁丝赌气没理他,石继志却微微一笑,冷冷地道:“多谢老前辈将弟子诱至此处,这地方实在很好,前辈有何见教?”

铁扇老人沙梦斗一竖双眉,呼了一声道:“那么好得很,你们就在里面多住几天吧!”说罢又是一阵大笑,双袖一阵舞动,那小船已打了个转儿,掉过头来,只见他向后连连挥动着一双大袖,那小舟一如方才,其快似箭地又往原处驶回。

石继志冷笑一声,不再发话,沙漠红也赌气道:“关就关,谁还怕你这糟老头子不成?最气人的是沙念慈也不来,要不然总能想个办法出去呀!”

石继志无意之间,眼角扫处,却发现一个小纸卷儿嵌在石栏的缝中,不由咦了一声,忙走到那石栏前,将那小纸卷儿抽出,打开一看,竟是写满了字的一张小条儿。石继志不由心中一动,忙走近几前,就着灯光向那小纸条儿上一看,不由大喜,只见纸条上一笔娟秀小字写着:“今夜三更,我来救你,请勿惊!”字体甚是劲秀,只是并无上下款。

沙漠红丹鲁丝听得石继志咦了上声,不由奇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石继志不由笑道:“这就好了,这就好了……”

沙漠红追问道:“到底什么事嘛,‘这就好了这就好了’的!”

石继志笑道:“我发现了个小纸条,上面写着是有人要在今夜三更来救我们,这不是好了么?”

沙漠红丹鲁丝闻声也不由大喜,尖声叫道:“真的呀?是谁写的?”

石继志不由皱了皱眉道:“小声一点!”遂伏近壁边小声道:“我也不知是谁,反正有这么回事就是了,那纸条上也没写名字!”

沙漠红丹鲁丝忽然又哼了一声道:“一定是那关小晴!”

石继志叹道:“唉!人家也没写名字,你怎么知道是她?”

丹鲁丝这才回嗔为喜道:“这还差不多,要是她,我情愿关在里面,也不希望让她把我救出去!”

石继志听后,心想女孩子真是小心眼儿,当时只顾心中高兴,却也没再说话。

沙漠红丹鲁丝又似想起一事,追问道:“你看看那字,是男人写的,还是女人写的?”

石继志不由脸微红地道:“字倒像是一个女的写的。”

沙漠红不由哼了一声,还叹了一口气道:“得了,还说什么,一定是她,没有错!”

石继志不由皱眉道:“是谁呀?”

沙漠红道:“还有谁?还不是你那晴妹妹……哼!她倒来得挺是时候,趁着你在难中,把你救出去……哼!哼!哼啊!”

石继志被最后那一串的哼逗得差一点笑了出来,心想这是什么话嘛?当时带笑道:“你又为什么这么恨她呢?就算是她,只要能把我们救出去,对你不是也挺好么?”

沙漠红冷笑了一声道:“我也没惹她,她为什么开口就骂人?等我出去以后,倒要踉她比比,看看到底是谁厉害!”

石继志知道愈说愈厉害,只得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,此时反倒希望最好救自己的这人,不是那关小晴,而是另外一人了,否则二女见面,要真打起来,那才是真糟呢!

既知三更时分有人来救,石继志不由略微放宽了心,把身上略为整理了一下,重新又把宝剑背好,一切就绪,又关照丹鲁丝照样做了,这才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
二人在床上直等更楼上敲了三响,已是午夜时光了,可是却不见那人前来。尤其是沙漠红丹鲁丝,在床上都快睡着了,石继志心中也自奇怪。

差不多又有一个时辰,石继志在盘膝运功之时,却听见一阵轻微的水响之声。这一来,他不由精神大振,忙下了床,扑近那石栏处向外一看,果见一仅可容二人的小舟,在高约及人的荷丛中擦茎而过。那小舟穿行水面荷茎,极为轻微,如非细心去听,定不易听出,而且舟身奇小,藏在荷丛之中,已被那大如蒲扇的荷叶掩遮得丝毫不显。

石继志在石栏缝中注视了半天,才见那小舟驶近自己这边,再一注目,原来在那舟尾上伏着一人,一身黑衣,身材婀娜,一望就知是个少女。

这少女脸朝下,只是用一双纤纤玉手在水面上点划着,直到这小舟已行至石栏之前,方始定住。只见舟上少女微微一抬头,皓月之下,秀发垂肩,蛾眉双飞,果然竟是那关小晴。石继志不由喜得叫了声:“晴妹!”

小晴用手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十面埋伏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