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17章 雨中老人

作者:萧逸

石继志一面回答着老人的话,却见对方一双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自己。听完了自己的话后,老人点了点头,露出了一丝微笑,又把目光转向江中,望着那滚滚浪花,似听得他低低地叹道:“这可怎么了啊……”

老人的语音很低,但石继志却听了个满耳,心中不由一动,但他却不明白这瘦小老人的言中之意,一时只是怔怔望着对方。

这一注视,始令他感到到,这老人简直太瘦了,那袒露的上身,露出惨白的颜色,肋骨历历可数,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的动着。他脚上穿着一双青缎挖云薄底快履,似乎和他身上的渔夫打扮,显出不大相衬的格调,如果他不自说是渔夫,石继志真有些疑心他是一个教书的老文士呢!

这老人被石继志这么注视着,脸上竟丝毫没有惊疑之色,反倒朝着石继志一笑道:“相公,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一定是湘省人,是不是?”

石继志不由一惊,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呀!你怎么知道?”

老人一面伸出手摸着头上的湿发,一面笑了笑道:“我从口音中听出来的。”

石继志愈发张大眼睛道:“可是,我口音中一点也没有乡音呀!”

这瘦小的老人嘻嘻一笑道:“我老头子已八十岁了,去的地方可多了,只要谁一开口,我准能听出他是哪里人,这没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说着他又用手摸了一下脸,石继志竟在他再次举手之间,清清楚楚地看见,他右手的食指竟是血也似红,而且较其它指略粗一些。这本也是一般常态,正和某些人生着怪瘤怪痣一样的,并不会引起人们多大惊疑。石继志只多看了一眼,也就没有再把它放在心上,遂把目光视向一旁。

天已过午,日光下射,水面上荡起金光万道,这条小船满饮江风,如箭般在水面上行驶着。那老二也醒了过来,老幺让他躺在船板之上,让阳光晒着,去去身上的寒气。

石继志见老人倚处正是背阳,不由建议道:“老人家,你也躺到外面晒晒太阳吧!去去寒!”

老人摇了摇头道:“不用!”这两仑简短的字由他干瘪的嘴chún吐出,遂低下了头,似在想着一桩极大的心事,不时还用他那又长又白的指甲在船板上划着,发出吱吱的声音。他偶尔还用目光来看石继志,但是石继志只要一看他,他又把目光转向一旁去了。

一人在外坐了一会儿,石继志站起笑了笑道:“我要进舱去了。老人家随便走走,没关系!”老人竟也跟着站起身子,笑了笑道:“我也正要进去,天快下雨了……”

石继志不由暗笑道:“现在这么大太阳,怎么会下雨呢?”想着不由皱了一下眉道:“不会吧!这么大太阳怎么会下雨?”

老人伸出那根其红如血的手指往远远天边一指,口中沉声道:“现在是北风,你看见没有?那云层不一会儿就飘到我们上空,至多再有一盏茶的时间,就该下雨了!”

石继志顺着老人手指处一望,只觉得远远有几片黑云,却决不相信就会飘过来,而且还如老人所说,一盏茶时间之内会下雨。

石继志只朝老人笑了笑就进舱而去,老人也接踵而进。谁知果然不一会儿,风起云聚,吹得这小船前伏后仰,跟着闪电一亮,打了一个震天响的霹雳。

石继志不由对着老人一笑,心想:“倒被你猜中了,果然是下雨了……”想着忙站起身来,去关那舱门。却见老人忽然眉头一皱,扑到舱口向天上望了望,回头叫道:“可不得了啦!马上就要起大风了,小船若不躲,非被吹翻不可!”

石继志不由大吃一惊,尚未开口,却见由外跑进那管船的老么,一进门就惊慌失措地叫道:“不得了啦……龟儿子起风了……相公!你看郎格办嘛?”

石继志不由急道:“还不赶快把船弄到一个避风的地方去,问我做什么?船真翻了,大家都活不成了!”

老幺闻声翻身就往外跑。石继志却听见那瘦小的老人咧嘴一笑,一面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用,没有用……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,此处水面正是马口渡,根本就没有山弯躲!”

石继志闻言颇不以为然,心想:“你这老家伙真是不明事理,白活这么一把年纪了,也不想想你自己那条命是怎么捡来的,居然还如此幸灾乐祸。真要是船翻了,你也活不成呀!那时候哪个王八蛋才救你呢!”

想着赌气没有理他,但一会儿舱帘起处,老幺惊慌满面地又跑了回来,一面向着石继志叫道:“哎呀!格老子垮了!龟儿是马口渡,硬是没得地方拢船……完了……”这老幺说着话,还一面跌足猛叹,那样子如丧考妣一般。

石继志气得骂了一声:“没出息,你哭什么嘛?”说着自己冒雨面出,仰天一看,只这一刹那,天色又由昏暗变为紫红色,果然是狂风慾来的现象,石继志看得暗自惊心。其实他倒不是怕自己逃不出去,而是担心这船上的几条性命。他身为侠义中人,又岂能见危而自逃?往四下一看,穷目所见,真是一片茫茫,水面上此时竟无一只来船,黄豆大的雨点洒在水面上,就像是一大锅开了锅的稀饭一样。

石继志这一看不禁心里有些慌,忙掀帘而入,对那老幺道:“那我们赶快往回路走吧!你不要守在这里呀,光守着有什么用!”

老幺哭丧着脸正要外出,却见那怪老人又是嘻嘻一笑道:“来不及了,来不及了,要是往后走,还不如往前走,不过前后反正都是死路一条!”

石继志不由气得冷笑了一声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我们只有坐以待毙了?”

老人闻言,伸出拇指擦了一下鼻子,一面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小伙子,遇事要沉着一点,哪这么容易就死人了!你看你们一个劲跑进跑出,忙得跟孙子一样,我老头子又忙了些什么没有?”

老么唯恐石继志生气,忙在一边插口道:“哎呀!龟儿老头子,到了这个时候,你龟儿还吊啥子胃口嘛,晓得你岁数大,经验多,讲出来大家听一下嘛!要是翻了船,第一个淹死你龟老儿的!”

那老人被这老么一口一个龟儿骂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要是在平日,他哪能忍受这个,只是今天这个场合,完全是他一番深心安排,自然不便因一时气而暴露了身份。只得一翻那双鼠眼,由鼻孔中呼了一声,点点头道:“小子!你说话口头上积点德好不好?我老人家要不是身体不好,看我揍不揍你!”

经此一闹,石继志反而火气全消,忍不住笑劝道:“算了!老人家你也别吵了,不过你刚才那副样子是有点气人,你倒是说说看,是不是有办法躲一躲!”

这老人闻言才咳嗽了几声,呛出了一口粘痰,一面点了点头道:“当然有办法!我话还没说呢,你们就一个劲急,急有什么用!”说着对老么道:“伙计!可别再闲着了,赶快下帆,把刚才那快淹死的小子叫起来,告诉他别再休息了,你们哥儿俩一人持一把竹篙,往左边撑船,听我的命令撑,绝错不了!”

老么听得直点头,到了这个时候,也只有听他的了,听完话慌忙跑出去了。

石继志在一旁听得心中直笑,心想:“这老头也真行,自己不想想方才差一点儿淹死,命还是人家救的呢!这会儿居然发号施令,看样子倒还真神气呢!”想着不由扑近舱口,见那老幺正在桅杆之下,慾攀身上去解绳。石继志由身上摸出两枚制钱,口中对老么叫道:“不用了!”说着话,右掌一翻,这两枚制钱就带着一阵轻啸之声,只一闪已至当空,接着是“嘣!嘣!”两声绳索的裂断声音,那大帆晔啦一下落了下来,把这船震得左舞右晃。

石继志正要转身,却听见背后一声阴沉的低笑声,接着道:“好指力,好劲头!”回头一望,却是那矮老人正负手仰头往上看着,满脸带着一种奇异的表情。

石继志只望着他笑了笑道:“雕虫小技,不值一笑。喂,老人家,我看救命要紧,我们都别闲着了,一起到外边去帮着他们划船好了!”

老人露出一口包牙,哧哧一笑道:“我老人家身上没有四两肉,你要叫我做苦活,那我可做不了,我只能动嘴皮子。走!我们就到外面去!”

石继志闻言笑了笑,也就忙走出舱面,见老二和老幺果然人持一篙,在水里撑着,直往左边撑去,只是江水太深,每一撑篙,篙头几乎要到了水面才能扎到底,看来二人吃力异常。

老人看着他们也直皱眉头,石继志不由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吧!”说着走向船尾,猛然八字步向两下一分,打了个千金坠,将身形定住,然后气纳丹田,逼罡劲于双掌,喝一声:“走!”跟着右掌斜着向前下方水面上一推,但听“哧”的一声,水花喷溅了一尺,那船由不住向前冲出了丈许,随着左掌又推出,船身又进丈许。于是只见他左右各一地运用着双掌,那船前进之势,竟是比上了帆还要快。

老二和老幺,都不由惊得瞠目结舌,一时你看我我看你,简直不相信人世之间,还有这种奇事。

而一旁的矮小老人更是看得心惊肉跳,那双深四在眶子内的鼠目牢牢地盯视着这个年轻人,时而见他面现惊容,时而听他低头叹息,只是这种表情没有人去注意罢了。

这只小船被石继志用乾元内力催动,不一刻已驶出了三里以外。这看在那矮老人眼中更是吃惊,因为武林中也有用内力催舟的,如“流云飞袖”、“浪赶金舟”等手法,亦同样可使舟身前进,可那只是短时间的事,勉强可走里许,已是不常见的高手了。而眼前这个石继志,却和没事人一样,催舟走出了三里以外尚不歇手,这种惊人的乾元内力,确实是老人毕生未曾见过的。

如此又行了约里许,石继志才回过头来,对着老人道:“喂!老人家!到底上哪里去呀?江面这么宽!”

只这一会儿,天空已有了动静,呼呼的风自四下吹来,水面上起了明显的动荡。小舟在水面上一起一伏,不时还打着转。石继志在后舵,愈发感到行舟之困难。

老人见状,忽然叫了声:“快往前弯!”说着自己拿起一篙,往水面上一点,那船就往右倾斜了过来。石继志再一催驶,才又走了数丈,眼前竟到了一处断壁,大家不由叫起苦来。

眼看这船头已快撞上了,老人长篙点处,那船身又不由自主地向左歪了过来。猛然他又跑上船尾,用竹篙在石壁之上点了一下,船却又向左弯了过来。

老二和老幺只以为老人忙昏了头,乱点一气,方要出声喝止,可是目光望处,老人这一竹篙,将船头弯得正到好处,眼前竟是一处仅可容这条小船船身的石弄,小船一弯过来,正好穿行在内。

立刻船身平静了许多,虽然外面风势已逐渐加大加疾,可是这小石弄里,却是平静异常。石继志见状不由含笑收手上前道:“老人家有一手嘛,原来你会弄船啊!”

老人只是咧嘴一笑,此时大雨倾盆,每个人早都成了落汤鸡似的,被淋得里外湿了个尽透,尤其是老人,方才才晒干的头发,此时又贴在了脸上,身上的衣服被水一浇,紧裹着那瘦小的身体,看来真像是一根旗杆。

石继志要入舱避雨,却见老人双手连摇,在四外巨大的波涛声中吼叫道:“小伙子!这可不是好地方,一会儿大水来了,小船非被冲出去不可,快随我上岸去,先把小船好好拴上!”

石继志一听果然有理,老幺和老二更是不等交待,已七手八脚,下锚的下锚,拴缆的拴缆,须臾已把小船给定住了。

石继志把随身包裹带在了身后,在舱内把那匹自己爱如性命的汗血宝马牵了出来,回头对船上老二和老幺道:“走呀!”

不想老幺却哭丧着脸道:“相公,你先走吧!我们舍不得这条船,而且狗熊还受伤躺在船上。”

石继志知道他们是靠船吃饭的,要想叫他们弃船逃生却是办不到,就由身上拿出了一块足有十两的大银子,递给那老幺道:“这就算是我的船钱,我和这位老先生先上去避避风,等风停了再下来,你们就在附近躲一躲,照顾着船就是了!”

老幺大喜接过,连连道好。石继志抬头看了看,离着岸边还有一两丈高,怕老人年老力弱攀登不易,所以把马递过道:“老人家,你骑我的马上去吧!我先上去了!”

说着一振二臂,已拔上了那堤边。回头一看,老人光上马背就上了半天,他身子才一坐好,那匹马已一坐后腿,“嗖”的一声跳上了岸。石继志一纵身,也上了马背,一夹双腿,这汗血马在大雨巨风中一声长啸,放开四腿就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雨中老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