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七禽掌》

第09章 玉女交臂

作者:萧逸

丹鲁丝本以为对方一定会很知趣地下场,却不知他竟还不服输,仍要与自己比试,不由芳心大怒,只是未显露在表面而已。

南熊话一出口,他身子往下一矮,一阵叮当相击之音,他手中已多了一双判官笔。

丹鲁丝不由一惊,怔了一下,南熊红着脸说了几句,大致是请对方也亮出兵刃的意思,丹鲁丝寒着脸背手按簧,一阵轻啸之声,已把宝剑抽出了鞘。四下众人乱叫成一片,唯恐酿成流血的局面。

那丹鲁丝剑一掣出,左掌一起剑诀,已把门户亮开,南熊迫不及待地把双笔一分,斜身撤步,往左紧走三步,身躯向右半转,猱身而进,掌中判官笔向丹鲁丝两眼便点。

沙漠红丹鲁丝一闪身,对方双笔点空,跟着她向外一抖剑,“樵夫问路”式,直往南熊当胸就刺。

南熊一带双笔,猛一翻,直往丹鲁丝手中剑上砸,他想借自己超人的臂力,把对方剑震出手去。

可是丹鲁丝确有一身令人想不到的功夫,就见她一展剑诀,右足向前一探步,掌中剑非但不躲,一招“玉女投梭”,反向前猛一进。

这一式又疾又快,出乎人意料之外,南熊要是不及早抽身,非伤在对方剑下不可,他只好硬收招式,向后猛一仰身,“倒卷杨柳”,平空翻了个倒筋斗,姿态绝美已极,得了个满堂彩。

但是当他身形才一下落,丹鲁丝已然跟踪而至,抖剑便点,剑尖上闪着青光。

南熊腾身一纵,已经窜起丈余高,往下一落,身形猝矮,“跨虎登山”式,左手笔往外一伸,右手掌从他自己的左腿旁一撩,又向丹鲁丝剑身磕来。

沙漠红见状,心道:“好小子!你以为姑娘臂力就真不如你吗!”猝然把内力完全贯注到右臂上,猛然一震玉腕,剑身一抖,已和他判官笔撞在了一起,“呛”的一声响,剑身上发出一阵龙吟之声。

沙漠红丹鲁丝更不稍怠,娇叱一声,用了一手“倒转阴阳”,贴着他的判官笔,剑身略斜,往外一翻,进式一抖,整个剑身已到了这南熊的右助之前,只需一挺剑,南熊万无活理。

但是丹鲁丝到底顾念到与他并无仇冤,何况二族交情素笃,不愿为此惹下仇恨。想着一拧玉腕,收回剑身,“嗤”的一声,那南熊不由吓得怪叫一声,忙向外一窜,站定之后,方发现右肋上皮裘竟被对方利刃划开了尺许长的一道大口子,却并未伤到皮肤一点。

南熊见状脸一阵青,他就是再不服,在此情形下也耍赖不得,连急带羞,不由把手中双笔向天一甩,“嗤嗤”起空而上。他本人手抚着脸,也不知是哭是叫,哇呀呀地直分开人群,一径走去。

丹鲁丝虽胜了对方,却无傲色,正逢那南熊甩出的双笔自空坠下,离地尚有六七丈,沙漠红丹鲁丝莲足点处,竟施了一招“rǔ燕钻天”,就像一支红箭似地“嗤”一声已窜了起来,红影一闪,万众喝彩声中,她已落在地上,双手把那一对判官笔接住,微微显得不好意思地忸怩着,把一双笔不知往哪处放才好。

那司川族边显得有些騒动,主要是小酋长败给对方,显得太丢脸了。只见司川首长在皮篷内似在和他那长子烈日说着什么,烈日一面目视外面,一面连连点首,老酋长话一毕,他已纵身而出。

石继志和莫小晴见烈日身高体壮,较其弟更过之,头上尚缠着一方白巾,膀大腰圆,一脸的络腮胡子,看来确是十分凶猛。

烈日来势虽猛,但当丹鲁丝那双秋波朝他一转之时,那一腔无名之火却再也提不起了。

别看这烈日虽外表粗猛异常,一见了丹鲁丝,竟畏服得像猫一样,一时间竟看直了眼,简直忘了自己出来是干什么的。

还是丹鲁丝见状朝他一笑,这烈日不由也跟着咧嘴一笑,丹鲁丝把剑向背后一背,道了一声哈萨克语,柳复西向石、莫二人解说道:“丹鲁丝说要与烈日比掌法!”果然说话间那烈日已后退一步,拉了一个姿势,丹鲁丝这次却是出奇制胜,竟然腾身跃起,以一双莲足之尖,分点烈日两肩头“肩井穴”,烈日身形一矮,已转至丹鲁丝身后,吐气开声,二掌往空便打。

二人亮开式子,石继志和莫小晴都已看出,这丹鲁丝竟是施展开一套“通臂拳”,那烈日竟是“七十二式短打”。

这两种功夫,都是中原不常见的,居然在此北地胡族见人施出,不能不令人吃惊。

烈日外表虽憨,可是一套“七十二式短打”一施出,竟然是见招破招,见式打式,换帮挤靠,速小绵软巧,搂打腾封扫挂,每一式都有惊人的造诣,石继志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,认为那沙漠红如无奇招,恐难以敌过烈日这一套短打了,心中不由微微替沙漠红感到紧张。

谁知丹鲁丝一把拳势撒开。果然不同凡响,她这趟“通臂拳”施展开,另具一番精微巧妙,身形掌式和一般武林中所练不同,招术既迅捷又沉实,身形既轻灵又稳健,看着似乎不觉得有什么巧快。

可是也只有那烈日自己心里有数,原来拳家动手,有的讲究手快打手慢,有力制无力,可是武功精纯的,就不在此列了。他们一展开拳来,真是变化无穷,虚实莫测,慢中有快,以静制动,借力打力,四两拨干斤,才算是能够发挥武功的真谛。

如此一来,烈日虽把一身拳功施用得疾如暴雨,却休想占丹鲁丝丝毫上风。

沙漠红丹鲁丝一招“金龙抖甲”式,由东往西一个走势。那烈日已认定自己恐怕要栽在对方手中,不敢迟疑,见丹鲁丝这招一出,他更认为对方是露了空招,身随掌走,一个箭步,身躯矫捷地走了过来,以擒拿手中的劈、挂、叼、拿四式连环,相因而生,因势变化,非把对方败于掌下不可。

沙漠红丹鲁丝本是背着身子,右足一点地,猛觉背后疾风袭至,已知那烈日用了撒手招数。

霎时间,就听那烈日口中暴喝一声,抖掌就打。这一掌已用了全力,其实他本心何忍伤害那沙漠红,但他却知这姑娘一身功夫了得,只要她一闻声,定必前纵,那无形中掌力已泄其半,只要能把她震出四五步,以她身份也定会服输。

所以他这一掌虚实莫测,可是如果对手格拒闪躲,只要稍慢一些,立刻就会被这一掌劈实了。

烈日求功心切,见对方初无反应,已用了实招,眼看这一掌算打上了,却听沙漠红丹鲁丝哼了一声,猛一式“金龙抖甲”,仍然是单足点地,竟把身形拧了过来。

烈日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,然而招数已用实了,临时抽招换式,递出左掌,丹鲁丝冷笑一声,竟不容烈日把招术变出来,猝然一抖双腕,施一招“老猿分枝”,双掌往右一甩,已把烈日的掌势封了出去。

内行人都可看出,这一式并没有什么力量,可是掌式迅捷异常,一招二式,掌尖一沉,猝然向上一翻,十指点点向上扬着,她身子就像一朵红云似地一拧,已落在了烈日身前。

烈日已完全受制于这俏佳人的双掌之下了,再想还招已自无力。

总算沙漠红丹鲁丝掌下留情,一招“白猿献果”,双掌要是用力往外一震,慢说烈日不易抗拒,只怕当场就得丧命在她掌下。

沙漠红丹鲁丝双掌作势,并未向外展,却借着左脚欺地之力,双掌仅往外一送,“吭”的一声,那烈日狗熊一般的身体,在她纤纤玉手一推之下,竟自“通通通”一连后退了七八步,“扑通”一声,坐了一个屁股墩。

烈日忙挺身跃起,已自面红耳赤,只得含羞带愧地向沙漠红丹鲁丝凄然一笑,点了点头道了一句话,别人也没听清楚他说些什么,就下去了。

石继志方觉这位丹鲁丝姑娘可真了不起,笑着想对莫小晴谈谈,猛觉身侧风声一展,不由一惊,再一看,莫小晴竟自清叱了一声:“沙漠红休得猖狂,姑娘来会会你!”石继志不由大惊,忙叫了声:“晴妹你……”但是已经晚了,那莫小晴以“海燕掠波”的绝快身法,在空中活像一只白雁似的一闪,已落在了沙漠红丹鲁丝对面。

石继志急得不知怎么是好,那老汉人柳复西却惊喜得张大了嘴,大叫了一声:“好家伙……”两手按在继志肩上惊道:“你妹妹竟有这身功夫?”石继志哪有工夫跟他说话,一心惦念着场上,心想:“这小晴真是太胡闹了,也不想想你自己是客,居然也上去打,真是……”愈想愈气,另一方面又想到,既然她已出来,总不能眼见她如此,那沙漠红岂是一般江湖少女可比?弄不好也许输了,以小晴那么要强的人,到时候看她怎样下台!

想到此内心好不忧虑,再注目场上,见小晴突一出来,惊得四下族人都站了起来,一片惊异之声,丹鲁丝不由大吃一惊。

俗谓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,莫小晴这一出手,丹鲁丝只由其在空中的姿态,已知此人是自己大大的劲敌,只是奇怪这司川族内竟会藏有此等高手,自己怎会没有一点耳闻?

莫小晴向外一纵,司川族起初惊愕了一下,随之都不由叫起好来,他们虽不识此女是谁,但既由自己族人中出来的,总是帮自己的,虽然二族感情素睦,但连败两场,而这二人又是这边的小王子,脸上总觉得有点下不了台,莫小晴一出场,身法之快,姿态之美,他们从未见过,就连帐幕里的司川酋长也不由振奋得喝了一声好。

莫小晴身一落地,沙漠红丹鲁丝笑眯眯地道了声:“咕喳古里刺!”莫小晴一绷小脸道:“我可不懂你说的什么!”丹鲁丝蓦然一惊,退后一步,喜上眉梢道:“你是汉人?”莫小晴一听对方竟擅汉语,而且语音又正又脆,不由对她生了不少好感,笑了笑道:“我是汉人……你也会说汉话?”丹鲁丝喜得像小孩一样跳了起来,上前一步笑道:“我一直想找一位汉人朋友,今天碰见姐姐了,这可好……”石继志一看也不由高了兴,心说倒成了朋友,这倒挺有意思。

莫小晴一近看这位边地侠女,愈觉其体态修长,丰姿合度,一双大眼睛,流露出无限情意,绯红的脸盘,就像小苹果一样娇嫩,再加上那一身鲜红的衣裳,真是人比青莲,貌似花娇,不由暗自称赞起来。

沙漠红丹鲁丝心中更何尝不是如此想,见小晴年岁和自己相仿,丰姿嫣然,未笑还颦,再加上脸上那一对小酒窝儿,中原之美在这姑娘的脸上似都表露了出来,不禁心生倾慕,更图结纳之心。

莫小晴因见自己出场过久,只图与对方笑谈,竟忘了出来是干什么的了,四下已有人在低语,不由对这沙漠红一笑道:“小妹因倾慕姐姐一身绝技,故此大胆出场,姐姐却要手下留情呢!”说罢不待对方答言,一扭娇躯已纵身一旁,笑眯眯地似等着这沙漠红出招。

沙漠红丹鲁丝见状嫣然一笑,面微红道:“姐姐真是太客气了,小妹哪是姐姐的对手!”话虽如此,身子已跟着猝然扭动,以“花田错步”的身法,一连斜着出去了四五步,也是笑眯眯地看着莫小晴,谦虚地道声:“姐姐请!”

四下都狂喝起彩来,他们从未见过这种场面,女人同女人动手,而且这两个姑娘都是冰肌玉肤,光艳夺人的姿容。两人一拉架式,娇娇兮如玉树临风,巧笑倩然,不要说看她们各显绝技,只这么一对立互笑,已不知迷煞了多少人,有的已情不自禁又喝起好来。

莫小晴日中道声:“小妹失礼了!”往前一杀腰,抡起一双五掌,以掌沿直向沙漠红小腹击去。她这一式也是虚实莫测,旨在探测对方功夫如何。

沙漠红一声娇叱,见她这一双掌来势如电,虽然尚隔着很远,但已觉出由其指尖上透着疾劲的内力,逼行而入,不由吃了一惊,忙向右一挪娇躯。

然而莫小晴这一招并不止此,猝然见她往下一沉,猛地圈回双掌,“凤凰展翅”,雪白的大氅向外一翻,她人已斜向右方欺身现掌,绝美的姿态中,莫小晴已抖出右掌,用“阴掌”的功夫,直往这沙漠红右肋劈去。

沙漠红丹鲁丝原生就是和莫小晴一样的小性子,尽管二女口头上亲热至此,可是内心却是谁也不愿在对方掌下认输。

见莫小晴这一式来势疾劲至此,沙漠红愈发使了小性,认为对方手下太无情,想逼自己掌下服输,想到此哪敢怠慢,右脚向前一踢,人随足转,似蝴蝶穿花似地,已抖出了右手,甩左掌并二指,往莫小晴左肩头“肩井穴”上便点。

这一来,莫小晴却又认为,对方一上来就施辣手,这一式点穴手竟是又快又疾,毫不留情,也不由心内暗自生气,心想:“野丫头!你别逞能,姑娘先把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玉女交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七禽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