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1 游龙雌伏 北鸟雄飞

作者:萧逸

小红鸟又翩翩地飞临了,它总是在这个同样的时候,来向这一对姐妹问安的。

在它清脆的一串鸣声里,似乎是在说着:“起来了,小姐们,天可不早啦!”

然后它总是要等到小楼东角那扇翠绿色的竹帘子卷起来,露出了她姐妹中的一人,用略带厌烦的口音说:“知道啦!”

到此,它的任务才算完成,然后才翩跹着,让红色的阳光,炫耀着它红色的羽毛,飘飘然如一片红叶似地,投向后岭浓林深处。

然后,就有像百灵鸟似的动人歌声,由这座小楼内传出来,那是她们起床了。

请看,竹帘子卷起来,那穿着绿色睡袄的大妞儿,正在伸着懒腰。

“讨厌的小红毛,每天都叫,叫,叫—一”她用手拢了一下微微披散的头发,显得不大带劲儿,嫣红的两腮,就像迎风打抖的两朵桃花,而惺松的睡眼,却像是闪烁在云雾天的两粒晨星。

“姐姐!”她曼声呼着,“今儿个该你打水了,昨天是我打的。”

“才不呢!”姐姐推开门进来,她稍稍比妹妹高一点,可是面貌乍看起来,竟酷似一人,一身轻便的短装,展露着她丰腴的躯体,在她雪白的小腿足踝处,配戴着一双碧光闪闪的翠环儿,是那么高洁而不染纤尘,而她姐妹这种特殊的装着,确是和当时一般少女有异。

你只看,她们那不拘形式的发式,和用白色细草所编织的软鞋,当可知她们是久离人群而身世诡异了。

“怎么不呢?”妹妹叉着腰.说,“昨天你不是去妈那边做衣服、你忘了呀?”

姐姐不禁破chún一笑,露出白细的一口玉齿,脸色微红道:“算你有理,我去就我去,这也没有什么嘛!”

妹妹笑了一声:“你想赖皮可不行,本来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嘛!”

姐妹斗口本是常情,尤其是在这对孪生姐妹来说,更是家常便饭,她们的芳名是花心怡、花心蕊,心怡较心蕊早生一个时辰,因而居长;二女因年貌相若,初看不易分辨,可是如果你仔细地观察一下,你会觉得心怡较心蕊略高,而最怪的是,二女眉心各有一粒红痣,心怡在左,心蕊在右,这两粒眉珠,更为她姐妹带来了无限妩媚,无怪乎她们的母亲一代侠女紫蝶仙花蕾,视她们为掌中明珠,从不容世俗江湖,轻越雷池一步了。

一切都是谜——对她们姐妹来说。

她们真纯幼稚得可怜,虽然二十年来,她们读了几乎满满一房子的书。琴、棋、书、画无所不精,并且学成了一身诡异超凡的武林绝技,可是对于某些事情,她们却是那么的陌生,她们唯一的知识,说得切实一点,仅仅限于书上所记载的一切,离开书本的事情,她们完全不知。

说穿了不奇怪,因为二十年来,她们姐妹的足迹,只限于这方圆五十里内的深山巨岭.除了母亲以外,“人”这个空虚的名词,对她们实在很茫然,很费解!

心怡提着一双大桶,轻巧地穿行过山道,直向后岭山泉行去。

迎面的晨风,扑吻着她的睑,她感觉到和往日一样的清新愉快,虽然打水这件事,在她来说,是感到很讨厌的,可是习惯使她心甘情愿。

在瀑布左面的巨石上,她姐妹架有一个专供打水的辘轳,下临涧水少说有二十丈之深,每天她们要如此地汲取满满的六大桶清水,寒、暑、风、雨无间,说起来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哩!

一声清脆的马嘶之声,由岭前乱林中传出,一匹四蹄如雪的骏马陡然窜出,骏马之上,微微哈着腰,低着头,坐着一个长身俊秀的青衣少年。

他微微朝着心怡掠了一眼,那匹乌云盖雪的骏马,已把他飞快地载进山内去了,留下的是剑鞘磕碰在马鞍上的铮锵之声。

花心怡惊异得目瞪口呆,由不住手上的桶也掉了,“啊……人!”她喘息道:“男人!他一定是一个男人!多奇怪啊!他的样子,他的衣服和他的马,天呀!”

她想到:“这一切不正是像书上所画的一样么?”

忽然她蛾眉一挑,纤腰微扭,纵身如箭,起落之间已扑抵林前,可是太晚了,那人和他的马,就像一瞥惊鸿似地早已消失了。

“哦……”她怔怔地捏着手说,“我怎么能任这个野男人擅人此山呢?如果妈知道了……”

想到此,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由不住从眉心里沁出了汗来。

真可怕,想不到,二十年来第一次见陌生人,而对方又是母亲口中所描叙比洪水猛兽还可恶可怕的男人!

想到此,她真有些麻木了,这人胆子太大了,他莫非没有看见母亲所立的戒碑么?

木立了一会,她又重新回过身来,慢慢拿起了桶,直向泉涧行去。

这是一件隐秘,也许是一种巧合,不过,花心怡却把它紧紧地锁在内心,在她以为,这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,是不便告诉人的,甚至于妹妹心蕊。

傍晚,这片树林子里,开始飘落着霏霏的细雨,包括这所为翠竹所搭建的小楼,都为雨水沐浴得绿亮亮的,甚是可爱。

心蕊在窗前曼声地高歌着,她姐姐却怔怔地托着腮,坐在书桌前想着心思,想着今晨那划生命的一件奇事儿——一个男人!

忽然,心蕊尖叫道:“姐姐快来,快来看!啊……一个人。”

心怡不由玉手一按桌沿,已闪至窗前,急促问道:“哪里?”

心蕊闪烁着眸子,用手指着窗外兴奋地道:“那不是吗?是一个男人……姐姐!”她低低地跳了一下。

在烟雨迷漫里,一个俊朗的长身少年,正自踽踽地在雨地里行着,雨水已把他身上那袭青布的长衣湿透了,可是他仍然不停地在林前来回蜘蹰地行着。

花心怡不由轻轻地“哦”了一声,她觉得脸上一热,很快地退离窗前,微愠道:“把帘子放下来,不许看。”

心蕊退后了一步,喃喃道:“为什么?”她的脸也有些红了。

“这是一个男人,妈妈曾说过的话,你莫非忘了么?”一跳而起,却为心怡一把拉住了,她讷讷地说道:“带上你的剑。”

花心蕊茫然地点点头,她们分别自墙上摘下了剑,心蕊问:“姐姐!我们要杀死他?”

心怡看了她一眼,冷然道:“你莫非忘了妈的话,男人是世上最坏的东西。”

她说着玉腕振处,已把长剑掣了出来,娇躯轻点,已向前院纵去,花心蕊也自鞘中抽出了剑,紧紧跟上,这时大门上的小铃铛,仍在轻微地颤抖着,铃声叮叮,显示出门外人是如何的犹豫心虚!

心蕊单手握着门栓,猛地把门拉开,她姐妹一并闪身而出,果然面前昂然立着那个雨中的少年,雨水正由他脸上像小蛇似地淌着,他那浓黑的长眉,挺亮的一双眸子,啊!男人!

她姐妹望着他,望着这个陌生的人,一时都愣住了,少年红着脸,深深地打了一躬,朗声道:“在下万斯同,因奉师命,来此附近访一前辈,不觉迷途谷中,不知二位姑娘,可肯指引迷津否?”

他说着后退了一步,昂身而立,一面用左手摸了一下脸上的雨水,很尴尬地笑了笑,脸色很红。

心怡蛾眉微微一挑,冷笑道:“你说谎!”

万斯同吃了一惊,讷讷道:“姑娘为何如此说呢?在下从不说谎。”

花心怡看了妹妹一眼,抡了一下手中剑,说:“今天早晨,我就看见了他……小蕊!”她膘着心蕊冷笑道:“我们拿下他。”

万斯同急得双手连摇,大叫道:“姑娘,不可造次,听我一说就明白了……我……”

才言到此,心怡冷森森的剑锋,已逼近他喉下,吓得他急向左面一闪,可是心蕊这时候也自左面挺身而上,掌中剑“野

“可是,这个人,他怎么会来到这里呢?”

心怡摇了摇头,面色镇定地道:“我们不要理他,只要他不侵犯我们。”

花心蕊慢慢松下帘子,可是她却发现那个雨中的少年,正自痴痴地向自己怅望着,他那亮若晨星的一双眸子,虽只是隔林远眺,却令心蕊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之力,她由不住也呆呆地立住了。

花心怡叹息了一声,把妹妹拉至一边,轻声嗔道:“小蕊,你怎么啦?丢不丢人?”

“姐姐!”心蕊用力把姐姐一推,娇红着脸,走到了一边,然后,翻了一下眸子说,“他一直往这边看呢!怎么办……姐姐?”

心怡往窗口瞟了一眼,轻叹口气,说道:“这人真是……干嘛站在那边淋雨?他是……”

“姐姐!”心蕊又偎过窗前,透着帘子,她仍能看见他,然后小声说道,“你看,他的衣服多奇怪,他长得真高啊!”

“他可能是来找我们的。”心怡害怕地说,她的心跳得很厉害。

“那怎么办呢?”心蕊扬着眉毛问,可是眼角再次地又向窗外瞟了一眼。

“啊!他……他走了!”

她用劲地把帘子拉起来。

果然烟雨迷离中,已失去那少年俊朗的影子。

心怡慢慢地凑近窗前,她冷冷地说:“他如果再敢来此,我们就要给他一个厉害!”

她狠心说了这句话,其实内心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她并且认为这个男人是再也不会来了。

忽然,前院传来一阵轻微的门铃声,二人立刻一愣,心蕊

她弯身看了看他,脸色微微发红地望着心蕊道:“现在你可以把他弄进去了!”

心蕊收了剑,伸一只玉手提了一下他的胳膊,玉面绯红地摇头说:“我怕……”又讷讷道:“我们一人提一只好吧?”

花心怡觉得不大对劝儿,可是除此也别无良策,她轻轻点了点头,姐妹二人,各伸一手,把倒卧在泥地里的万斯同提了起来,在接触到对方的臂肌时,二女俱不禁双颊如焚,她们互看了一眼,谁也没有说话,匆匆向门内行去。

在布置雅洁的一间书房里,万斯同被结实地绑在一张睡椅上,从头到脚,都为密密的丝绳缠得紧紧的,他背上的那口长剑,也被解下来搁在一边,虽然他已经被解开了穴道.可是他仍在昏迷之中。

花心蕊坐在一边,秀眉微颦,以无限怜惜的目光看着他;心怡却来回地捏手走着,她对心蕊说:“我们不要在这里,离开他,让他一个人在这里。”

心蕊轻轻地道:“他会死的呀……还是……”

“还是怎么样?”心怡微微冷笑地盯望着她,说道:“妹妹!你真的把妈的话忘了么?”

提到了母亲,花心蕊不禁打了个冷战,她轻轻哼了一声,一面站起来道:“你倒真是妈的信徒!”

说着她就赌气出去了,心怡一个人发了一会儿愣,万斯同这时发出了轻微呻吟之声,她不禁往椅上向他瞟了一眼,见对方剑眉紧皱,额上汗珠点点,似有无限痛苦,她的心蓦然软化了,一时真有些不知所措。

室外传来心蕊酸酸的声音:“你叫我出来,怎么自己留在里面?”

花心怡玉面一红,蓦地闪身而出,她望着妹妹说道:“我可蝉渡枝”,如梭似地直向他右胯刺来,万斯同这才知道厉害,当时低叱了一声,“姑娘,你们太不讲理了……我……”

剑势既展,岂有中途而止之理,花心怡一咬玉齿,向前猛进一步,掌中剑如同一泓秋水似地,直向少年全身卷去。

她同时发现到妹妹有意剑下留情,否则对方决不至于如此轻易就闪开,心中很是不悦,所以剑下更加了几分功力。

少年原也有一身绝技,只是他万万意料不到,对方少女,竟会有此超然武技;再者自己以礼造访,本无恶意,似不应贸然出手还招,有了这种心理,再加上花心怡安心取胜,自然他是非吃亏不可了。

心怡剑招再次展出,娇躯却如同狂风飘絮似地突然腾起,万斯同方以师门所授“迷踪七影”身法,向一旁闪躲,见状不禁一惊,他骤然忆起这种身形,正是师父一再告诫自己小心提防的招式,可是已经太晚了。

二十年前,紫蝶仙花蕾,在退隐本山五云步之前,就曾使过这套得意的“花心八剑”,在江湖上极具一时之威,很是威风,直至今日,一般老辈中人.尚能绘影绘形地把她这套诡异的剑法,在武林中传述着,所以万斯同一望即知。

他低呼了一声,道:“姑娘!请住手!不可……”

说着猛地向下一伏身子,背腕抽剑,可是他的剑还没抽出一半,一口冷气森然的剑刃,已压在他的右腕之上,同时心蕊在一边尖叫道:“姐姐——”

心怡抱剑入怀,右足向前一点,万斯同只闷哼了一声,“噗”地倒地不起!

心蕊持剑悲声道:“你杀……杀了他了?”

心怡一面还剑于鞘,冷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1 游龙雌伏 北鸟雄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