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2 勇闯龙潭 轻捋虎须

作者:萧逸

这是一片密密的树林子,也不知是什么树,黑沉沉地展延出数里之遥,四周虫声、蛙声以及林子里怪鸟的叫啸声音,在静夜里显得很恐怖!

可在这些身负奇技的人们眼中,那是没有什么值得可怕的。

三人往林中行去,不过十数步,就见有一条碎石铺就的道路,展露在眼前。

道路上有被车轮子轧得很深的两条沟,远处也可以发现一些蒙蒙的灯光。

万斯同可真是被她们弄糊涂了,也不知自己来的是一个什么地方。

他心中正在犹豫奇怪,忽闻得一声马嘶之声,遂见由身侧后方泼啦啦驰来了一辆漆座皮篷的马车。

车座前首,悬有两盏水银光色的吊灯,随着车身颤抖,荡漾出遍地莹光,再衬以拖车的那匹全身黑光锃亮的大马,这马车看着真是一个“帅”!

赶车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一身紧衣裤,他突然把马勒住,那匹马扬起了一双前蹄,发出唏吁吁长啸之声,马头上串铃子更是哗啦啦直响。

小带子嗔怒道:“顺子,你是怎么带的马?小心回去打你。”

那个叫顺子的车夫,一面硬勒着马,一面苦笑道:“小带子姐,你别发脾气,这家伙可真不听话,一路上就跟我较劲,不信你来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说着一眼看见十姑和万斯同都在一边,他不禁吓得怔了一下,忙由车座上跳下来,一面就要朝十姑下跪。

睡莲挥了挥手,道:“起来,不要多礼!”

顺子忙应了一声,垂立一边,龙十姑皱了皱眉问道:“谁侍候着差事走了?”

顺子躬身道:“是拐子婆婆和小铃子姐。”

十姑点了点头,说:“你小心照顾着车,我们走吧,追上他们。”

顺子又答应了一声,“是!”

他跳上了车子,小带子把车门打开,又望着万斯同说道:“相公请上车。”

万斯同见十姑也在望着自己,就不客气地登车而上,靠着车窗坐了下来。

龙十姑见他坐定之后,才随后上来,她在万斯同对面位子上坐了下来,接着小带子上来,她却不敢坐下,紧紧地靠着车辕站着,跟着这辆车,就咕咕噜噜地飞驰了起来,向着这条道路的尽头,一路疾驰了下去。

沿途上,那位神秘的睡莲龙十姑,并不再向万斯同多话。

她只是手托着香腮,不时地想着心事,偶尔杏目向斯同瞟上一眼,却也是一瞬即逝。

万斯同自然猜不透她想些什么,他心中却是抱定了主张,无论如何,要把这本所谓的《合沙奇书》弄个清楚,自己再见机行事,如果这睡莲龙十姑,真是一毒恶婬凶之辈,自己也就说不得,待机把她给除了,也算是为江湖上剪除了一名恶人。

渐渐地,这辆篷车已行抵窄道尽头,车身向右方疾转,眼前景象,看来大是改观。

道路两侧,种植着两列梧桐,梧桐的阴影,衬以冷月稀星,更显得翠冷蚀魂。

地面上,是铺就的青石板路,打磨得平直光滑,车行其上,平直无波,更显轻捷。

万斯同打量着道路两侧,虽有类似住家的门院灯光,可是却深入甚远,近道的地方,却是荒芜的乱草,或是种的庄稼。

他正自忖测思解,已见马车直驰入一宅门内,那是一座高大的石墙,两扇黑漆门敞开着,展露出院内宽广的草坪和一些设置精巧的亭谢楼台,马车一直驰进了院内,在一座颇具规模的楼前停了下来。

小带子开了车门,万斯同始惊觉已经到了,他忙站起身来,问龙十姑道:“在此下车么?”

十姑点了点头,并且微微一笑道:“我先送你进去。”

万斯同心中更是惊奇不止,因知这座巨楼,就是囚困自己的地方。

当下毫不犹疑地下了车来,小铃子已在门前恭迎,十姑问她道:“你把他们都安置好了么?”

小铃子点了点头,就转身进楼而去,万斯同随后而入,才一进内,就感觉楼内有一种阴沉沉的感觉。

进门是一间宽大的敞厅,四壁全系青色白色的巨石砌成,壁角插有两盏巨大的灯笼,所以室内看来尚属光亮。

只是室内的摆设却是看来很不顺眼,全是十分笨重的红木大型桌椅。

整个大楼内,除了几个人走进来的脚步声之外,竟没有一点别的声音。

小铃子前导着万斯同,一直走上了楼,万斯同注意到楼梯也全是巨大的石块堆砌成的。

当他们方行到梯口的时候,万斯同听到了一阵沉重的铁栅门关闭之声,他不禁大吃了一惊,猛地回过身来,却见龙十姑面上带着微笑看着自己。

她笑问道:“你怕么?”

万斯同剑眉一挑,厉声道:“我要明白一下,你带我来此的用意。”

龙十姑玉手一掠长发,哂道;“你马上就了解了。”

斯同怒目地看着她,真恨不得给她一掌,可是他毕竟不是爱冲动的人。

小铃子这时在前面回身道:“郡主,这位相公也押进大厅么?”

十姑摇了摇头,笑睨着斯同道:“我们不能这么失礼,我自有道理。”

说着她闪身走在万斯同的前面,轻轻款摆着腰肢直向前面行去。

小带子见万斯同昂然不动,就轻轻拉了他一下,抿嘴笑道:“傻子,我们郡主不会难为你的,你怕什么呀!”

万斯同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到底想怎样?”

小带子推了他一下,皱眉道:“快走吧!”

万斯同到了此时,也只好一切任她们摆布了。

只是他内心存有打算,只要她们胆敢存心戏辱自己,那就拼出一死也要与她们拼了。

他冷冷哼了一声,向前继续前进,见龙十姑此时推开了一扇漆门,回身笑道:“万相公,暂时你就在此休息几天,我们绝不难为你。”

万斯同走近一看,见是一间布置得十分整洁的书斋,只有一软榻平列壁边,室内吊有一盏古灯,光华十足,长案上设有一三足小鼎和一套白瓷茶具。

万斯同倒想不到,她会把自己安置在这么一个舒适的地方,一时不便再言语了。

十姑微微眯了一下眸子,半笑道:“如何?我说过不会难为你吧!”

万斯同叹了一声道;“姑娘,我实在不明白……”

才言到此,忽闻得有人哑着嗓子叱问道:“那个小子在哪里?”

遂又闻得小带子急促的声音道:“喂!喂!婆婆,你可别……他是郡主的朋友呀!”

十姑忽然面色一变,她猛然上前一步,用力把万斯同向房中一拉。

小铃子忙着去关门,却是晚了一步,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一掌给震开了。

万斯同吓了一跳,慌忙回身望去,却见一个身材十分瘦高的老太太,怒目凸睛地闯了进来,这老太太穿着一身黑绸子衣裳,背部已有些拱起,满头的白发,就像鸡窝似的乱,一双袖子高高地卷着,露出一双白瘦的胳膊。

她足下是白色的布袜子,用黑绸带子紧紧地扎着,然而却是一双大天足。

小带子匆匆自她身后赶上来,并且似想去拉她的手,却为她振臂挣开了。

她进门之后,一眼已看见了万斯同,二话不说,猛地向斯同身上扑去。

忽听得身侧龙十姑娇声叱喝道;“住手!”

来人不禁闻声而止,十姑向前走了一步,厉声道:“拐婆,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了,谁叫你这么做的?”

那老婆婆望着龙十姑,似乎又怕又怒,她一只手指着万斯同道:“姑娘,他是谁?”

十姑冷笑道:“你管不着,你管得也太多了!”

拐婆跳蹦了一下,哑声叫道:“姑娘,你不要糊涂,为什么他们都用葯弄倒了,单单对他这么客气?你可不要上了他的当!”

龙十姑冷冷笑道:“谁上他的当?我只是不把他们关在一起罢了!”

拐婆跳了一下道:“为什么,你是看他长得漂亮是不是?”

龙十姑粉面一红,峨眉一挑,怒声道;“你不许胡说,快给我下去。”

拐婆先是一愣,然后嘻嘻一笑,一双深邃的眸子,向着万斯同望了望,又回头望着龙十姑道:“姑娘,你不会对我这样的,你是我的奶喂大的,我就等于是你的娘,今天你得听我的话……”

说着又是嘻嘻一笑,并且朝着万斯同慢慢地走了过去,万斯同内心早恨不得给这老婆婆一个厉害,此刻见她如此,正中下怀,当时冷笑一声,蓄势以待,忽见人影一闪,再看龙十姑已拦在自己的身前。

此举,倒是出乎万斯同意料之外,更出乎那拐子婆婆意料之外。

她大大地惊愣了一下,颤动着一双嘴皮子道:“姑娘,你……”

十姑跺了一下脚道:“这里没有你的事,你少管,还不下去?”

拐婆嘿嘿笑了笑道:“我只是查一查,看看他身上有兵刃没有?”

她又上前了一步,歪着头,极为肉麻地笑道;“姑娘,你知道,我是十分爱你的……”

她说着慢慢伸出手,想把十姑拉向一边,可是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遂见这拐子婆婆一阵踉跄,竟被龙十姑一掌打在脸上。

她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叫,哑着嗓子大声叫道:“好姑娘,你打我?打我?啊……天呀!”

只见她双脚在地上用力地跳着,竟大声哭了起来,龙十姑转脸对着小铃子道:“把她给弄出去,并且吩咐门口,从今天起,不许她进这座楼,她要是不听说,你们就告诉我。”

那拐子婆婆听到此,竟哭得更大声了,她干脆坐在地上,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大哭了起来,小带子、小铃子二人合力才算把她给弄走了。

龙十姑叹息了一声,望着万斯同苦笑了笑道:“倒叫你见笑了!”

斯同心中虽已为此对她生出了些好感,只是到底自己此刻身份不同,闻言并未说什么。

龙十姑顿了顿,又道:“你暂时在这间房中休养几天,千万不可外出走动,如是再碰见了那拐子婆婆,难免惹出事端,只怕连我也不便救你了。”

说着就转身走了,万斯同本想再顶撞她一句,见她已去,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他信步走出这间书房,见对面是一间大厅,厅门紧闭,并且还加有钢栏链锁,门上有一个四方形的小洞,可以窥视厅内一切。

他就慢慢走到了那厅门前,就势弯腰,由那四方的洞口向厅内望去。

谁知这一望却令他大吃一惊,原来大厅内点着两盏昏暗的油灯,先前和自己同席的那几个武林前辈,一个不少地全部在内。

他们全是倒剪着双臂,有两条极粗的铁链子锁在腕子上,链子一端,深深嵌在石壁之内,乍一看来,就好像是阴曹地府的阎王殿,万斯同看得不禁打了一个冷战。

最奇的是,这一群武林高手,到了此刻,竟是仍无一人醒转,兀自一个个垂头不醒。

万斯同推了推门,见关闭得极为严密,休想推动分毫,再看厅内,除此门外,竟是连一个窗户也没有,整个大厅内,只是那两盏昏暗的灯光照闪着,气氛甚为森严可怕!

万斯同不禁暗自叹息了一声,心道这一群武林高手,素日在江湖上,是如何的威名远震,却料不到今日竟会有此下场,被人愚弄到如此地步,听龙十姑所言,似无害他们性命之意,否则,他们真是屈死了,还不知是如何死的、死在谁人手中呢!

想着不胜嗟叹惋惜,正要返身自去,忽闻得耳边一丝细声道:“万朋友,切莫自去,你要设法救我一救才是。”

万斯同不禁大吃一惊,当时驻足,惊惶四顾道:“朋友,你是谁?在哪里?”

那声音像十分害怕地嘘了一声,连道:“轻点,轻点……”

万斯同这才发现自己一时竟忘记了身在何处,这么放声招呼,若是为她们听到了,岂不是糟糕!

想着连连点头,遂又听得那细弱的声音在耳边道:“小兄弟,你不必惊怕,你只由洞内看,数一数被倒剪二臂的第三人,那人就是我。”

万斯同这才惊觉,此人是以“传音人密”的功夫,在向自己通话,难怪声音听来是那么的细弱。

他当时忙回至铁门,由那方形洞口向内望去,依次数到第三人,这人正是那叫青蛇许小乙的化子。

他怔了怔,就见那许小乙本是垂着头,此时慢慢地竟抬起了头,并且对着自己微微笑了笑。

万斯同本与他素无往来,只是青蛇许小乙,在江湖中甚有名望,他是托钵乞门中第二代,最负盛名的八大弟子之一,闪电手丁介也是其中之一。

他二人成名江湖,已有二十余年,但万斯同却是第一次识得他二人的庐山真面目。

万斯同正要发言,那青蛇许小乙,却微微摇了摇头,遂见他嘴皮略动。

斯同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2 勇闯龙潭 轻捋虎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