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1 仗剑救灵禽 夤缘逢异士

作者:萧逸

晴空里蓦地传来了一阵哨子似的声音,但见三点银星,呈品字形,直向那青衣少年背后打去。

这种暗器出手即现不凡,一般人打法,尤其是像这类飞镖之类,很少有一发三支的,最好的也只能连支发出念而存在,这时的运动和发展只在纯粹思维的范围内进行。第,却并未见过三镖一体同时打出,这正是名震川湘的段镖法,而燕翅镖段英,却正是至今段氏门中仅有的段氏嫡系子弟。

燕翅镖段英这一掌三镖,在武林中虽不能说是绝无仅有,然而却是极为罕见。

三镖出手夹着劲猛的尖风,其声如哨,一闪即到,青衣少女整个身子方自腾起,看来是万难逃开三镖了。

万斯同在旁不禁吃了一惊,可是那青衣少女,整个身子就像长了眼睛一般。

只见她把蓦地腾起来的身子,往下一折,双手乍然地向两下一分,活像一只矫捷的大鹰,忽悠悠地直向前下方飘了出去。

那来自段英手上的三枚燕翅镖,全数都落了空,双双打在一块巨大的石柱之上,发出“叮”的一声!溅起了一些碎石屑。

就在这发镖的同时,一条人影霍地拔起,可以看见她是红衣红鞋,日光之下,极为醒人耳目。

这条人影口中娇叱着,身形已自下落,不偏不倚,却正是朝着那青衣少女落身之处落去。

万斯同这时已经看清了,那穿着鲜艳红衣之人,正是燕翅镖段英,不禁心中暗喜,因为他夫妇既都在此,谅这青衣少女难以逃开了。

思念中,眼前已有了显著的胜负之分,只见两条人影往当中一凑,微微发出了“啪”的一声响,一条人影霍地往外一翻。

可是万斯同已看出来,这翻出来的人影是那么不自在,就像是一只中了箭的大鸟一般。

她往下一落,发出了一声惨笑道:“朋友,你是何人?好厉害的金刚指!”

说话之时,万斯同才看清了,这人竟是段英,显然她是吃了大亏。

就见她挺立在一座石峰上,单手扶按着石尖,面色惨白,身形也有些微微地发抖。

而那位青衣少女,仍然是风采依旧,她回头嘻嘻地笑道:“段英,这只怪你自己暗箭伤人,下次碰在我手上,可就不会这么轻易地饶你了。”

这人说完话,却连一边的一字剑商和,看也看不上一眼,身形再次地腾起,活似脱弦之箭,起落间,已自无影无踪。

虽是三招二式,却把一边的一字剑商和、万斯同看得目瞪口呆。

当然他二人的心情是不相同的,在万斯同来说,他多少抱着一点欣赏的味儿,有点“坐山观虎斗”的感觉,可是在一字剑商和来说,却是“切肤之痛”。

目睹着爱妻在和敌人一照面之间,即已负伤,他内心真是痛不慾生,若非心悬段英安危,他势必要和敌人见一个生死存亡。

这时他慌不迭地扑身过去,用力地抱住了摇摇慾坠的段英,大声喝道:“不要说话!”

段英自己也知道,本身所炼混元之气,已为敌人“金刚指”力戳破,此时如一说话,元气必外泄,若再想恢复,恐怕不是一二日之内所能办到的了。

她挣扎着由丈夫怀中脱出,并且飘身而下,商和随后而下,口中问道:“要紧么?”

段英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,遂见她盘膝在一块巨石之上坐好。

一字剑商和退后一步,满脸愁容,毛不时地东张西望,他只怕对方青衣少女卷土重来,所以在一边戒备防守着。

过了一会儿,燕翅镖段英才睁目起身,她脸色红晕地道:“这人的金刚指力,差一点点穿了我护身劲道,总算我见机得早,否则,真气一散,想复元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一字剑商和剑眉紧锁道:“奇怪,这人身手如此不凡,而年岁却不大,实在令人猜不透她是何人的门下高足?”

燕翅镖段英怔怔地叹息了一声道:“这么看来,这部《合沙奇书》,还真不知道会落入何人之手呢!”

商和冷冷一笑道: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不要泄气,你我合手,也不见得就不是此人对手。”

段英苦笑了笑道:“你以为我就此甘心么?告诉你,我既来此,就不要想叫我空手而回。”

一字剑商和知道自己这位夫人,一向是个性倔强,她如是动了怒火,休想从容罢休,当下也不敢再火上加油,只淡然一笑道:“我们是志在得书,可犯不着和一个rǔ臭未干的孩子斗气。”

段英冷笑了一声,未再多说。

万斯同此刻藏身石后,心中暗暗想道:“这一次我可要紧紧地跟着你们了。”

就见一字剑商和又从身上摸出了那张羊皮地图来,摊在地上和段英二人仔细地研究,不时地指东指西。

万斯同藏身之处,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,因二人言语过低,听不清楚,他想爬近一点,不想身子稍一移动,却踢落了一块小石子。

这枚石子“啪”的一声,自巨石上掉了下来,万斯同大吃一惊,忙把身子伏下。

一字剑商和夫妇已自发觉,双双局臂腾身而起,万斯同心想要糟,到了此时他只好硬着头皮,想迎面一击之后,待机而逃。

谁知身子方自一动,却觉得为人用力把背向下一按,同时一股绝大的劲力,自背后发出,迎着商和劲猛的来势,二人相碰之下,商和身子陡然下坠。

同时由万斯同背后发出了一声娇笑,一条人影霍地拔起,遂向下一落,现出了方才青衣少女。

她冷嘻嘻笑道:“打扰了!”

说着目光复向万斯同瞟了一眼,一路兔起鹘落而去,瞬即无踪。

万斯同既惊且愧,他真猜不透这青衣人是何用心,看她方才举动,分明是暗中为自己掩护,恐怕自己不是他二人敌手,这才出身诱敌,让商和夫妇误认方才石子是她无意踢落。

这一着果然生了奇效,商和夫妇俱都面现愤愤之色望着她的背影。

一字剑商和跺了一下脚道:“追!”

二人各自叱了一声,俱都展开了上乘轻功,一路紧紧地追了下去。

万斯同不敢怠慢,忙也尾随了下去,他心中所想不透的是,那青衣人何故对自己如此,同时也不禁由衷地佩服她那一身出奇的武功,想着已经追出了三四里之处,见一字剑商和已经远远地停了脚和他妻子低低地在说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,二人又垂头丧气地回来了,万斯同忙隐身石后,就见二人转了半天,又在一块巨石之下落坐。

这时当空的骄阳,已不如先前那么炎热,大块的云角,也都带上了些粉红的颜色,天色渐渐归入暮色。

万斯同心中奇怪他夫妇二人来此目的,因为他二人来此之后,并不再向下继续行去,由此可见这里必定是距离着那藏书之处近了。

他想到自己这么苦苦地守着他二人也不是一个办法,好歹还是自己去碰碰运气的好。

想着就转身而去,他一个人悄悄地行出了这片石林,太阳已把他的影子,在地上拉得长长的。

他见石林正前方,是一片翠野,这晚春的日子里,野花遍处开着,偶尔发现几株杜鹃,挺生在野花丛中,却如同一位带满勋章的将军,站立在成千的士兵丛中,别有一番鹤立鸡群的景象。

万斯同觉得甚为饥渴,他身侧带有早先准备的干粮,但是水囊却因匆忙遗忘在马背上,好在这附近流水不绝,找几口水喝谅也不是难事。

他踏过了这片草地,在一个有泉水的石边坐了下来,杨柳的丝影,正好把那将下山的太阳遮住了,于是阳光被击碎,它们像是无数闪光的金片,散落在水面上,亮光闪闪地晃动着。

万斯同吃了两个锅饼,用手掬了几捧清水就口吮喝着,忽然,他听见当空有一阵巨风掠过的声音。

那声音极像是有人用巨大蒲扇在猛扇的声音,吓得他慌忙抬头而视。

在他还未看清是个什么东西来临之前,他耳中却先已听到了一种生平从未听过的鸣声,那像是游方的郎中手中所摇动的串铃声音,但是却比那声音要尖得多,也要亮得多。

紧接着地面上的阳光,现出一大片阴影,一头巨鸟出现了。

万斯同被惊得呆住了,因为他毕生以来,还从未见过这么巨大的鸟,你可以想象到那种巨大的程度,两只大翅张开来,如果说用门板去形容它,也不见得恰当,因为它似乎比门板还要大出许多。

它那绿色的羽毛和雪白的胸脯,映衬得极为鲜艳,在日光下闪闪生辉。

才开始,万斯同只能发现这些,却已吓得他六神无主,他慌忙地抖去了掌中的水,避向一边。

那庞大的鸟影,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子之后,渐渐地低飞,这时候才算完全看清了它的面目。

真可以说是火眼金睛,嘴如钢钩,最可怕是它那两只长爪,蜷起来就像是兵刃中的鹤爪镰。

万斯同再次张大了眼睛去看它,才发现它眼睛的四周生着很长的红毛,这些红色的毛长得垂下来,看起来几乎遮住了它的眼睛。

万斯同一时真有些张口结舌,他真想不到,天底下会有这么大的鸟!这么怪状的鸟!

它那扇动的两只翅膀,所扇起呼呼的风,使附近树梢和草尖,都疾速地低下去,足见风力之惊人。

这头大鸟,并不是发现什么,它只是无心地飞着,由高而低,不时地翩跹着身子,在低空做着滑翔的姿态,其状甚为安适。

忽然,它双翅一收,如同一枚弹子似地,自空中疾速地投了下来,蓦然临至万斯同眼前。

万斯同惊吓得正想往外拔剑,这头鸟却已经束翅落了下来。

万斯同心中勉强定了下来,这才发现那鸟的落下,并非是因为发现了自己,它只是选中了这地方以供憩息而已,可是如此一来,万斯同却愈发地不能动了,因为大鸟近在咫尺。

它那巨大的身子,在收了翅膀的时候,看起来显然是小了许多,可是仍然是庞然大物,站起来也有一人高。

万斯同留意地看着它,并且把身子向一边依了依,借着凸出的石角,把自己的身子遮住了。

这头鸟安闲地向前踱了几步,口中“呱呱”低叫了两声。

这是它的短鸣,和空中那种长串的鸣声,完全不一样,然后它那美丽的大眸子,微微地闭下了一点,生在它眼睛四周的羽毛,像两面红色的帘子,轻轻地垂了下来,而头顶上却有一绺红毛,这时候直直地立了起来,“呱”地又一声低鸣。

万斯同心中暗暗着急,心说完了,它要是在这儿休息,我可别想动了。

思念之中,这头巨鸟,已经迈动了脚步,直向涧边行去,在柳树的阴影下顾盼小立了一会儿。

它那绿色的毛,简直就和翡翠一样的绿,一样的美,如果能摘下来一片做扇子,那该是多么的美。

忽见它张开了一扇门板似的大翅,把身子微微地斜偏了过来。

万斯同只当它是要起飞了,其实却是不然,只见它把这只翅膀,对着身前的半涧泉水,用力地扇去。

那扇翅膀由于鼓动的风力极大,风力像剧大的狂风,排山倒海般地直向水中扇去,一时之间,只见地面上沙石飞溅,枝扬草翻,声势好不惊人。

万斯同不明究竟,心说这怪鸟是发了疯不成?平白无故鼓扇风是何道理?

思念间,那鼓动的风向,却是愈来愈大,呼呼的风,听在万斯同耳中,真是禁不住直打寒颤。

这时水花飞扬,点点银星,宛如一大片光雨,直向距离十丈以外的地面上落去。

万斯同看得直皱眉,见那水落之,是一片小土堆,为数约在百堆左右。

这些土堆全系红色的新土堆成,看到此,他的心不禁蓦然一动,这才一切都明白了。

原来这些土堆,全系人工堆集而成,这还不奇,奇怪的是,每堆土堆之上,都生着一棵高仅尺许的小树,这小树的形状,也是万斯同从来未曾见过的。

一般的植物,树叶全是绿的,而这些树叶的颜色,却是其黑如墨,叶子极为稀少,每树不超过五片,可是每片叶身,却都有巴掌那么大小,却又生得极厚,约有铜钱一般厚薄,看起来油光闪亮,想必其中定有浆汁。

万斯同来此甚久,一直都没有发现,若非这怪鸟引水浇灌,他是绝对不会发现的。

因为这数十棵短树,虽是占地极广,可是种植的地方,却是极为隐秘,前有乱石为屏,后却是排天而起的千竿修竹,两侧间杂花乱草,而地势又极低洼,如非有心观察,你是万难看出来的。

这些植物栽种的形状,也有异一般,种植的方式或圆或方,俱都是行列井然。

这些小树栽种的方式,却是太怪了,它们是有正有斜,或成圈,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1 仗剑救灵禽 夤缘逢异士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