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2 强闯夹道险 勇挽千钧危

作者:萧逸

那大鸟带着他,只兜了一个圈子,即平开二翼,像纸鸢似地飘了下来。

落足之处是一片杂乱的石头,水声潺潺,眼前不远,像似有一座石屏,月光之下“历史”中的“布哈林”。,也看不甚清那大鸟把他载来何地,复见它张开二翅腾空而去。

万斯同追了一步,高声唤道:“喂!鸟兄弟,喂……”

可是那头大鸟却头也不回地飞远了。

他无可奈何地转过身来,想了想方才的一些遭遇,就如同是梦幻一般。

眼前被它带来此地,不可否认,那藏书之处定在眼前,还是好好在这附近搜一搜才是。

想着他就向前一步步走去,见眼前果然有一座大石耸立着,石上书着“两仪”两个大字,月光之下,这两个字甚是苍劲有力。

石后是一条宽约三尺左右的石道,弯弯曲曲地展延出去,想是因为年久无人清理,这石道上已为乱草遮满了,微风吹来,他鼻中嗅着阵阵的花香。

万斯同就顺着这条羊肠细路,一直地行了下去。

这条窄道曲曲折折,直通向一座巨石洞门,月光之下,似觉得那洞门颜色深黑,高有数丈,很像是一座无人的野洞。

他加紧了步子,往前行去,当他走到洞门旁边,忽然惊愕住了。

原来竟有一丝灯光,由里面照出来,他心中暗暗想道,这就奇怪了,此时此刻莫非竟会有人在此?

想着他就大胆地迈进了石门,却有一种阴森森的说不出来的感觉,凭这种感觉,他猜想这里决不会有人居住。

那一丝灯光,是由左前方散出来,这石室内,别无长物,只有一张长有数丈的长方形的石案,左右两侧俱有通廊斜伸外出。

万斯同由左边弯进去,果见灯光较先前为亮,那灯光是由一门敞室内传出,室门前是一扇落地屏风,此刻并有低微的谈话之声自内传出。

万斯同心中一动,暗想如此深夜,竟还有人在此谈话,可谓之怪事了。

想着他就转入屏内,他本以为还有石门,谁知身才转进去,那谈话之声忽然止住。

同时眼前灯光大亮,室内正有二人在隔案谈话,一人是一年已古稀的老人,另一人不看尚可,这一看足令他怒火中烧。

原来那另一人,竟是中途由自己身上盗得桑皮纸图的骑驴少女,她此刻仍是黑衣黑帽,手中尚还拿着一条黑绿色的小马鞭,正在和对面老人说话。

万斯同这一进来,二人都不禁大吃了一惊,相继立起身来,尤其是那黑衣人,脸色更形惊慌。

万斯同望着她冷冷一笑道:“朋友,想不到我们会在此地又见面了。”

那黑衣人脸色一阵通红,却又勉强带出一个微笑,道:“朋友,你也来了。”

那古稀老人面色微怒地看着黑衣人道:“小老弟,这位又是何人?”

那黑衣少女嘻嘻一笑,说道:“和你我是一条道上的,哈!现在我们是三个人了。”

老人面色十分难看地望着万斯同道:“朋友你贵姓,来此何为?”

万斯同本有一腔怒火,可是眼前也不是打架的时候,再者这黑衣人的功夫,他也是目睹过的,此刻她对自己微笑,不禁一时发作不得,而这个老人又正向自己问话。

他只得忍着怒,打量着眼前老人道:“我姓万,你贵姓?我来此做甚,你管得着吗?”

老人一怔,一双绿豆眼精光四射,遂又嘿嘿一笑道:“你问我姓什么,这位小朋友可以告诉你。我乃是好心地问问你,你却如此对我……”

才说到此,那黑衣人哂然一笑,玉手一分道:“好了!好了!你们不要吵了。”

她明眸向万斯同这边瞟了一眼,又对老人一笑道:“你也太没有容人之量了,那部书既为古人所留,言明有缘得之,多他一人又有何妨?”

老人冷笑一声道:“你的度量倒是不小,哼!依老夫看来,此人定是与你一路,你还想瞒我么?”

黑衣人不由明眸一翻,薄怒道:“你这人怎么如此多心?你莫非没有看见这小子一进门,还对我瞪眼么,却又怎会是我一路来的?”

她边说着,边把小马鞭,重重地往石上一抽,冷笑道:“既然你如此多疑,我们还是各人办各人的就是了,我就不信我不如你。”

那老人脸色铁青着,挥着掌,道:“且慢。”

遂又回视万斯同道:“这么看来,你也定是为了那部《合沙奇书》而来了?”

万斯同冷然道:“已知何故多问。”

老人瘦削的面上,带出了一个阴沉的冷笑,勉强忍下了这口气,冷冷地道:“你们年轻人,脾气都大暴躁了,遇事沉着,才是处世之道。”

他说着苦笑了一下,叹道:“既如此,你也坐下,我们来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
老人说着遂又落座,万斯同这时才注意到老人背后,有一连五只青色的竹筒,斜背在背后,开口处都有特制的铁皮盖子封着,一时也猜不透是何物件,见他身着一色的黄茧布肥衣,脚下缠有青布的绑腿,一双鹿皮快靴,打扮得有点不伦不类。

万斯同心中怀疑地忍气坐了下来,却见那黑衣人一直用眸子在看着自己。

万斯同因早已怀疑她是女着男装,所以倒不好细细地打量她了,心中只是奇怪,因为自己始终像是在哪里见过她,这个念头只好暂压心中,留待以后再观察了。

黑衣人见他落座之后,才用手一指那老人道:“此老乃是来自贵州的蛇老尉迟八太爷,想你有过耳闻吧?”

万斯同心中不由暗吃了一惊,这才知道,眼前这个枯瘦的干老头子,竟是在武林中有蛇神之称的尉迟丹,人称八太爷的怪杰。

他当时抱了一下拳,道:“久仰,久仰!”

黑衣人后又指着万斯同道:“此人姓万,名字我也不清楚,也是个大有来历之人。”

说着笑着看着万斯同,又道:“人家身上可有削金断玉的宝剑,要斩你那些蛇头。”

万斯同不禁俊脸一红,那尉迟丹,闻言却好好地打量了他几眼,点了点头,面现冷笑不语。

在那黑衣人略为把万斯同向蛇老尉迟丹介绍之后,这位一向出没于苗荒的武林怪杰,嘴角轻轻带起了一个冷笑,他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上下地打量了万斯同几眼,就又把头转过去了。

这种傲态看在万斯同眼中,自然心中大是不乐,可是也无可奈何。

他耐着性子坐了下来,蛇老尉迟丹眯着细小的眸子,又扫向他,徐徐地道:“老弟台,你来此是为了那部《合沙奇书》自不待言,只是你可知那书的藏处么?”

万斯同心中一怔,但他却不愿输口,冷笑了一声道:“既来到此,还愁找不到那书藏处么?”

尉迟丹白眉一耸,遂又嘿嘿笑道:“小兄弟,你们做事是有勇无谋,凡事不是这么容易的。”

他说着看了那黑衣人一眼,又笑了笑道:“不信你可以问问这位朋友。”

他用手指了一下,万斯同愤然道:“我本来无意与你二人合力,是你们要拖我来的。”

蛇老伸手皱眉道:“别吵,别吵!办法是有的,只是不知你乐不乐意,再者你身上这身功夫……”

他目光又开始在万斯同身上打量着,冷冷一笑道:“我可是并不清楚,是不是能应付得下来,很是问题。”

万斯同也被他说得不大得劲,偷偷看了那黑衣人一眼,却见她正凝视着自己微笑,万斯同的脸就禁不住红了。

那蛇老遂又舒眉道:“不过也说不上了,反正这种事是各人凭自己的造化。”

这时那黑衣人,笑吟吟地对万斯同道:“万兄,这里的情形,你可能还不大了解,我与八太爷已经详细地找寻过了,藏书之处也有了眉目……”

说到此,目光一凝,一双细眉毛,微微皱着。

她说:“据我二人的观察,要想从容把藏书得到手中,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必须要通过一条极险的通道,这过道之中,可能有厉害的埋伏。”

蛇老扬了一下瘦掌,冷笑道:“老夫自信尚能通过,这位哥儿……”

他用手指了黑衣人一下,接道:“他的武功也不差,足可应付,只是你……”

万斯同冷然道:“你不必顾虑我,我应付不了,只怨我自己学艺不精。”

尉迟丹怔了一下,遂笑道:“这样很好。”

他说着自袖内抽出一张牛皮纸,是一个纸卷儿,然后他摊开在桌子上,上面是用炭笔画的各种图样,圈点线条不一。

黑衣人嘻笑道:“你的运气不错,我与八太爷穷了半日之工,打探得来的情形,你却不费吹灰之力,一目了然,想来未免太不公平了。”

万斯同目视着她,见她每说话时,总似下巴往下缩着,声调很低,极像有意改腔换调,一时真弄不清楚,她到底是男是女。

此刻听她这么说,不禁记起前恨,哼了一声道:“你还认为不公平?我那张地图若是中途不为人窃去,此刻怕早已到了。”

黑衣人不禁面色一红,她chún角那一枚黑痣,衬上那张乖巧的小嘴,看来确是很俏,当她发现万斯同目光紧盯着她时,她的眸子就很不自然地瞟向一边去了。

万斯同见她不说话,心知她定是内愧不已,也不好再进一步挖苦她。

一旁的蛇老尉迟丹,由二人对话里,自然也听不懂是什么含义。

他显得很不耐烦地道:“我们不能再耽误了,依照在大木上人的告示,如果今夜天亮以前,我们不能通过那间客室,必须要等到三天之后才能再试一次了。”

万斯同不解道:“我还不大懂你的意思。”

尉迟丹冷笑道:“到时你就明白了。”

他站起了身子,很慎重地道:“为了减少我们不必要的自相残杀,所以和这位小友才有这么一个君子协定,那就是我们共同合力,突破藏书通道,至于书归谁所有,那只有凭各人的造化和手段了,没有得到的人,不可节外生枝,更不可暗箭伤人。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样很公平。”

蛇老冷笑道:“自然是公平了。”

他忽然想起一事又道:“小朋友,你那口斩金截铁的宝剑呢?”

万斯同拍了一下腰畔,道:“现在身边。”

蛇老点了点头道:“你要随时备用,很好,这东西我们可能用得着。”

黑衣人这时趋上前道:“在进入藏书之处一路上,我们三人必须要互相援助,同舟共济。”

万斯同秉性忠厚,对于这些条件,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,他点了点头,慨然道:“当然。”

蛇老尉迟丹这时把他的裤脚更扎紧了些,腰带又系了系,向万斯同道:“你已准备好了暗器没有?”

万斯同方探手去摸,尉迟丹已递给他一个蛇皮袋子,他说:“拿着用。”

万斯同接了过来,尉迟丹又给了那黑衣人同样一袋,黑衣人笑了笑,道:“老头,你把这种东西也带出来了,只怕用不着吧?”

蛇老冷笑道:“用不着最好,总比没有好。”

万斯同好奇地解开袋口向内中一看,却发现是用宣纸包好的一枚枚圆形弹子。

同时他鼻中已嗅到了一股强烈的硫磺味道,他忽然知道了,这些弹子,竟是武林中一种独门特制的暗器,名唤烈火丸,出手即燃,威力无匹。

他虽一向不喜用这些毒恶的暗器,可是也不妨备而不用,到时再看情形而定。

蛇老尉迟丹把烈火丸分与二人后,他沉声道: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黑衣人眨目道:“你说那大木上人在谷中么?”

尉迟丹摇了摇头,道:“此老即使尚在人世,只怕年岁过高,不会再管这些闲事了。”

他说着又冷冷一笑道:“不过,我们的目的是硬闯硬拿,他既有每年一开的诺言,怎能怪我们上门求书?”

黑衣人皱了一下眉说:“如果此老也在,问题很麻烦,而且听说尚有一只怪鸟……”

万斯同不禁心中怦然一动,暗中想道:“莫非这所谓的大木上人,就是赠我东西的那个神秘老人么?”

他心中这么想着,不觉感到异常兴奋,方才那一番惧怕之心,不禁去了许多。

蛇老尉迟丹冷冷一笑说:“怎么老弟,你胆虚了么?”

黑衣人嘻嘻一笑道:“什么话?我们走吧!”

说着她率先出室,蛇老居中,万斯同最后,三人一并出了这间石室。

只见黑衣人带路,直向走廊外行去,这时天色很暗,虽有月光,看来也是阴暗得很。

这附近环境是那么的静,四处荒石乱草之间,磷火点点,此即一般人所谓的“鬼火”。因其明灭不定,颜色青绿,故一般人皆称之为鬼火。

三人无话匆匆向前行着,因前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2 强闯夹道险 勇挽千钧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