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3 喜获旷古录 惊失心上人

作者:萧逸

他们两个就涉着水一直走到了瀑布前面,十姑首先低头钻了进去,万斯同也跟着进去,水把他头发整个地全打湿了。

等到钻进去之后,万斯同才见,果然有一座四方形的石室,石质如玉,且打磨得十分平滑安提西尼(antisthenes,约前435—约前370)古希腊哲,外面瀑布虽是哗哗地泻下来,可是这间石室里却是一些水迹都没有。

十姑把火亮着了,石室内立刻光华大盛,万斯同惊奇地四面打量着,他真想不到,这地方会有如此神秘的一间暗室。

就在石室的正前方壁上,悬有一幅四方形的画像,画像上是一个白胡子老人,另有一行字迹,在这图的下方,写的是:“合沙宗师之神像”。

十姑指了一下这张像道:“这就是合沙老人,那部《合沙奇书》就是他手撰的。”

万斯同望着老人遗像,不禁肃然起敬,当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十姑却只是冷冷地看一眼,显然的,她是认为不屑如此的。

万斯同行礼之后,就走到老人遗像前,见图像下方,有一尺许圆形青玉石块,嵌在石壁之内。

奇怪的是那青玉壁石之上,有五个圆形指印,深深陷入玉石之内。

龙十姑就把右手五指插入指孔之内,说也奇怪,那青玉圆块,竟自左至右地转动了起来。

十姑就用力地往外硬拉,可是那玉石只能左右转动,却休想拉动分毫。

龙十姑冷笑着,对万斯同道:“你看见了没有,那部《合沙奇书》,必定是藏在这石壁里面,只是这石块,我却是没有办法拉开。”她说着皱着眉,一面抽出了手道:“你来试试看,也许你力量大些。”

万斯同一声不哼地把手指插入到孔内,觉得那指孔大小,仿佛就和自己的手掌一模一样,手伸在里面,竟是没有剩下一些空隙。

他用力地往外面拉了拉,那玉石仍是丝毫不动,十姑见状不禁皱眉道:“要用力。”

万斯同一时力贯单臂,施出了鹰爪力,霍地向外一提,满打算定要拉开,可是事实却非如此,那青玉石块,仍然是纹丝不动。

他叹了一口气道:“不行!”就抽出了手。

十姑又把手伸进去,用全力晃了两晃,也是没有用,她就拔出手来道:“我找你帮忙,就是因为你有一口削铁如泥的宝剑,你可以用它把这块玉石结刨出来,那样就不愁打不开它。”

万斯同心中一动,就当真把围在腰内的寒铁软剑拔了出来,一时光华耀目。

可是他转念一想,又把剑收回了鞘,重新围在了腰上。十姑奇怪道:“为什么不用剑呢?”

万斯同摇了摇头道:“不行,不能用剑砍,你想想,这是合沙老前辈当年修真的地方,这块玉石定是他亲手安置,又是一块宝物,如果贸然地用剑毁了它,岂不是有违他老人家的心意?”

说着他又叹了一声道:“还是另想办法好了。”

十姑冷冷一笑,道:“你的胆子太小了。”

万斯同摇了摇头道:“这不是胆子小不小的事,而是我不能做。”

“那么……”龙十姑冷笑着说,“既然你不敢,这样吧,你把剑先借给我,看我斩开来给你看看。”

万斯同脸上一红道:“这……不行!我不能借。”

龙十姑倏地蛾眉一竖,却又放下了颜色,笑了笑道:“我知你是心存敬畏,怕那大木上人,其实你太多虑。别说那个老人现在不会在此,就是在此,有你我二人合力,怕他作甚?”

万斯同退后了一步,苦笑笑说:“姑娘,你先静下心来,我们来研究一下,可能另有妙法。”

龙十姑举着火折子,失望地叹息一声,她退回了身子,一言不发。

万斯同这时望着那石块发了一会儿呆,心中就想,这是一个什么道理,为什么这玉石可以左右旋转,却是不能前后?

他退后到一边,默默地坐了下来,运用心智仔细地推敲着这其中奥妙,一言不发,龙十姑只是紧紧地皱着眉,就道:“我看,你还是把宝剑……”

万斯同一摆手,阻止了她的话,站了起来,又把手插入指孔之内,试着往左用力一转,却见那青玉块,在石壁内,就像车轮也似地转着。他又试着往右用力,也是一样。

这时候他内心不禁有了一些主张,心忖道:“这其中,必定含有极为神秘的先天易数道理在内。”

他脑中这么想着,偶一抬头,却见那画上的老人,一双大眸子,好似直直地在看着自己,神态栩栩如生,目光之中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,他的心不禁有些虚了。可是冥冥之中,又好似这纸上的图像,正在向自己透露一项不可告人的神秘似的。

他内心不禁大大地为之一动。

这种感觉,可以说完全是一种毫无根据的内心感觉,一种幻想和一种灵感。可是人生,却也有很多事情,是凭这种突然的灵感而成功或消逝。

在老人这张图像的目光里,万斯同似得到了一种神灵的启示。

正好,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蝙蝠,突然由那幅画像里,鼓翅而出,由于那蝙蝠飞出的突然,不禁把室内二人都吓了一跳。

龙十姑正慾举掌劈空击去,忽听万斯同大声吼道:“且慢!”

这声音不禁把十姑吓了一跳,她惊愣地望着万斯同,而万斯同却正仰首看着那幅呆板的画像。这时候,陆续地又由图像之后,一二三四五六七,连方才那一只,共是八只。

它们飞出之后,箭也似地直向室外穿水而出。

万斯同大喝了一声:“八!”

忽见他右手疾转,把那玉石一连转了八转,方及“八”数,就闻得那块青玉内发出“叮当”如同呜金似的一声脆响。

这声音,令十姑吃了一惊,她大喜道:“快快拉呀!开了!开了!”

可是万斯同样子就像是一个呆子一样,他那微微合闭的一双眸子,就像是在参一件先天易理一般。

他脑中仿佛隔石听到了,听到了那远处寺院的鸣钟之声,那声音微弱但清楚,一共敲了二十四下。

他就毫不犹豫地向左面,一连转动二十四转,在他一声不哼默默地转动时,十姑在一边看他,就像是在看一个呆子似的。

万斯同一连转了二十四下,最后一转时,他像疯子似地,并且用手,重重地在青玉上击了一下,道了一声:“开!”

只听得石内又是“叮当”一声脆响。

万斯同抽手回身,纵出了六尺以外,只听见石壁处传出了一阵琴瑟之声,仿佛有人在石内挑动琴弦一般,那声音好不动人。

紧接着,那青玉块就像车滚似地,飞快地转动了起来,同时乐声忽止。

同时之间,石壁上,响起一片喳喳之声,一扇大小约有三尺见方,厚达六尺左右的笨重石门,慢慢地启了开来。

龙十姑大喜,正在扑上来,忽为万斯同一把把她拉住了,她回身道:“我要去拿书。”

“快伏下!”万斯同紧张地道。

他说着自己猛地伏了下来,十姑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也伏了下来!

可是她心中有些莫名其妙,就在她心存怀疑的当儿,就听见“哧哧”之声密如贯珠般自空中交叉而过。

随着叮叮当当一阵乱响,少说也有百十支短箭,自那敞开的石门之内,漫天地射了出来。

那些暗箭力道极大,一支支都射入石壁之内,激起了满天星火,石屑纷飞。

二人都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,因为如此劲道的暗器,他们还是首次见过,任何人也是万万躲不过的。若非是万斯同见机得早,此刻二人早已横尸当地。

二人都不禁抽了一口冷气,直到一切安静之后,万斯同才缓缓地爬了起来。

龙十姑见他起来,才敢跟着起来,就见那大石门已完全洞开,现出了门内的一个长形石柜!

那石柜长仅数尺,内中有一个明格,全系青色玉石砌成。

龙十姑又重新晃亮了火折子,只见那明格内,放着一个缎面的书匣,上写着“合沙奇书”四个大字,她不由大喜,不假思索地伸手就抓。

万斯同心存仔细,见状要唤已是不及,十姑手方触及匣面,只听得她“啊”的一声,倏地后退了好几步,一时面色如土。

再看她手背上,却中了一枚长短仅有寸许的银色小箭,已然没羽。鲜血正由她雪也似的白手腕子上淌出来,十姑身形踉跄后退,痛得她娇躯连连颤抖。

可是,她竟咬着牙,把那枚小箭给拔了下来,万斯同吃惊地道:“伤得厉害吗?”

十姑手捂伤处,牙关紧咬,退后了一步,一言不发,可是她那双美丽而贪婪的目光,却仍然往石柜中搜索着。

万斯同也怕时机不再,深恐那石门会自行关上,当下忙探手把那《合沙奇书》取了下来。

他双手把这部《合沙奇书》捧了出来,却见下面有一白钢机钮,那机钮本为书压着,此刻书一去,那机钮突然地跳了半寸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。

万斯同真是福至心灵,要换任何人来说,也不会有他这么机灵,更不会有他这些料事如神的预感。

这机钮方一跳起,万斯同已晃动身子,电也似地拉着龙十姑自柜内飘出。

他身子方一跃出,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真是个震耳慾聋的一声大响,仿佛是整个的石室都被震得塌了下来。

再看那厚大的石门,此刻已然关上,和石壁严丝合缝,和来时一样,看不出一点痕迹。

二人都不禁吓了一跳,万斯同连声叫险,心想自己只要迟缓半步,此刻怕不砸成了肉饼,即或不然,也只怕终身埋葬石柜之中了。

他余悸尚存,慢慢地,他把那部《合沙奇书》抱入怀内,叹道:“好险!姑娘我们走吧!”

龙十姑这时已略微把手上的伤包扎好,她怔怔地看着万斯同手上的那部《合沙奇书》,嘴角慾动。

万斯同忽然明白了,当时微笑了一下,把书放下来,一面把匣子启开,果然内中有书三卷,用蓝色缎子封着面,十分平贴。

三卷上有红色书签注明着为“天、地、人”三卷。他略微翻动了一下,见内全是工笔书写的蝇头小字,旁边却偶有红笔加注的记号,间页另有生动的图形,映衬得清爽朗目,栩栩如生。

万斯同笑了笑说:“这部书暂时由我保管,待平安外出之后,我定然双手奉交与你,因为那头大鸟或许还会再来。”

龙十姑苦笑道:“书是你苦心得来的,自然由你。”

言下似很失望,样子也极为勉强,万斯同见她如此表情,心中未免不乐。

他本打算把书给她,可是因心念瞎婆婆之言,生怕书现在就交给她,难免触怒大木上人和那头怪鸟;再者他内心多少有些割舍不得,还打算和她商量一下,先行借看数月,此刻看来,这一愿望,还是不说的好。

他内心这么想着,就冷冷一笑道:“姑娘,你不要以为我有什么三心二意,我既然答应把此书赠你,自不会再生出枝节,一待出了乱石岭后,我定然把这书奉交与你。那时,你回杭州,我也要去一个地方。”

十姑翻了一下眸子,她脸色有些发红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问:“你去什么地方?”

万斯同皱眉道:“去雁荡。唉!我已经为你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了。”

十姑低下了头,她心中默默地想道:“眼前他能把书给我,实在是天大的人情,我不妨让他自去,好在雁荡离此地也不太远,以后我还怕他跑了么?”

想着就问:“你住在雁荡?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,并且微微一笑,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未婚妻花心蕊,她一定还住在那里。她如还等着自己,那么就立刻与她结为夫妇。

想到得意处,他情不自禁地笑了笑,十姑也不知他心中想些什么,她也有她自己的主意就是了。

这时候,二人就站起了身子,室外那扇水晶帘子,哗哗地响着。

十姑在前,万斯同在后,双双迈出了室门,又重新涉水向岸边行去。

此刻天空中落着丝丝的牛毛细雨,东方已有了曙色,天可是差不多亮了。

万斯同虽觉有些遗憾,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极不平凡的事情,心中很是得意。

至于龙十姑,她那一双剪水的瞳子,却不时地向万斯同怀中望着,面色甚为阴沉。

要是换了任何一个人,她决不会容他占有这部书,哪怕是一分钟。可是万斯同,一来是这部书的得者;再者,那丰俊的仪表,早已令她心醉,她不忍心下手硬抢。可是她内心却有些怀疑,怀疑万斯同是否真舍得把这三卷天下至宝《合沙奇书》双手奉赠自己,所以她内心始终是很纳闷。除非书在她手上,她才能放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3 喜获旷古录 惊失心上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