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2 连番激斗 血溅天台

作者:萧逸

演武厅里好宽的地势!当中是一个练武的场子,四周围列着许多兵器架子,举凡刀枪剑戟,十八般兵器,无不具备。

东面有两座占地颇广的红木架子,架上却是极细的绳索,花蕾只一眼,已知道这是用来练习轻功用的。再看南面有一个大沙盘,黄沙铺得厚厚的的“实在”是绝对不可知的。知识可分为最低级的知识、科,在沙层上却插着无数竹刀,刀尖朝上,其上还系着红色的布,看到此花蕾不禁明白了,这是“竹刀换掌”的功夫,自己早先也曾练过。

她的目光又向别处望去,发觉还有一些奇怪的装置,凭自己的阅历,竟叫不出名堂来。

这时降龙尊者和一大群弟子,簇拥着鬼面神君一窝蜂般地走进来。

花蕾向四下各人略一打量,只见黑压压全是人头,尽管她技高胆大,只是敌人又岂是弱者?抛开那个老魔头鬼面神君葛鹰不说,只是这种气势,自己先是胜它不过。

葛鹰坐定之后,一阵怪笑道:“既来到了我这演武厅,花蕾你是插翅难逃,现在你有什么好说?”

花蕾一双眸子闪闪放光,闻言冷笑了一声道:“老怪物,你想以多为胜么?”

鬼面神君葛鹰还未说出话,他身后的葛金郎却寒声道:“你想错了,对你这么一个女子,焉用得许多人?来,少爷先会一会你这刁妇。”

说着单手一按其父的椅背,身子“唰”的一声掠了起来,正好落在花蕾身前,冷笑道:“你要如何比试?快说!”

紫蝶仙花蕾一生纵横武林,几曾这么为人当面凌辱过?一时闻言几乎要气炸了肺。

她秀眉霍地一挑,厉叱道:“不知死活的小辈,竟敢目无尊长,当着你父亲,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!”

葛金郎狂笑了一声,一抖双掌道:“你少逞口舌之利,只要你能胜过少爷我这双铁掌,少爷任你发落;否则这上丸天宫,就是你埋骨之地,再想从容出去,今生休想!”

花蕾谛听之下,顿时面带寒霜,冷冷一笑,足下向前迈进了一步,一双瞳子里陡然现出了无限杀机。

远坐在轮椅皮座上的葛鹰目睹之下,不禁吃了一惊,当下冷冷一笑道:“金郎,你不要轻敌过甚,你先退下,换你降龙师兄会她便是。”

葛金郎对父亲这种当面轻视之言,认为是极大的侮辱,当下朗声道:“父亲请放心,看孩儿擒她便是。”

鬼面神君冷冷一笑,不再言语,葛金郎对着花蕾抱了一下拳道:“你无故侵犯天宫,死伤我门下多人,罪不可赦,今日万万饶你不得,现在你要与我如何比试,不妨自己说来,少爷我无不奉陪。”

葛金郎这番话说得真狂,可是花蕾表面看来,并不动怒,她冷笑了一声道:“客随主便,只要你划出道儿来,我一定奉陪。”

葛金郎点了点头,又冷笑了一声道:“好吧,只怕我划出的道儿,你却接不下来。”

紫蝶仙花蕾不禁面色一白,可是她却淡淡地一笑,说道:“噢?我接不下来?你就放心地说出来好了,我死在你手中,那算我学艺不精,却是怨你不得!你快说吧!”

葛金郎咬了一下牙道:“好,这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说着目光遂向一边扫了一下道:“我想与你换一样新鲜的玩艺儿玩玩,我们轻松地一决胜负生死,却是比一刀一剑的有意思得多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“你说清楚一点。”花蕾冷冷地说着,一时间,她想到了女儿的出走,决计要在这一阵对搏里,立取对方性命。

葛金郎显然不知对方心意,手指着远处那个绳索说道:“你可愿与我在绳索上较量几手轻功?”

花蕾点了点头笑道:“我早已说过,一切奉陪,只是这轻功如何比法,却要你先说清楚。”

葛金郎哈哈一笑,拍了一下胸脯道:“我身上有几件暗器,想要与你交换一下手法,我们就在这座绳架子上,各展身法,不胜不休如何?”

花蕾冷笑了一声道:“这样很好。”

葛金郎指着一边的一个架子,说道:“那架子上有各种暗器,你可以随意挑选备用。”

他说完话后,一面把身子那领披风脱了下来,露出了他猿臂蜂腰的健美身材,花蕾见他对自己竟然不放在心上,也就不敢对他太存轻视之心!

当下冷冷一笑,说道:“不劳挂心!请!”

“好!”葛金郎一声怒叱,身形如同一只大鹤般地腾了起来,待临到了那绳架上空,蓦地向下一翻,直坠下来。

但见他双手平分,就像是一只白骛般地栖在了绳架一端,看来身形是极其轻灵。花蕾看到此,心知这葛金郎在这一方面,有着极深的造诣,他是安心想以其轻灵的身法来取胜自己。

花蕾心中定了主意,一提丹田之气,足下加劲,一连三个起落,如同燕子似地,纵到了绳架之上。

她身形轻灵已极,动作极快,差不多的人,根本就看不清楚她是怎么上去的,一时交相对视,俱是惊奇不止。

这时候二人都已经上了绳架,花蕾自一上身之后,身形是丝毫也不停留,只见她倏起倏落,如同星丸跳掷般地在这两座绳架上纵着身子。

葛金郎却也并不迟疑地在上面活动着身子,只是他活动的方向,却和花蕾是相反的。

一时间二人已踏遍了一周,就在二人过肩擦背飞驰而过的一刹那,忽听得葛金郎口中叱了一声道:“打!”就见他身形倏地向后一仰,右足向前一跨,“跨虎登山”,用足尖勾在了一根绳索之上,全身向后仰视着。

就这样,随着他手腕向外一翻,“哧哧”两股尖风,自他掌中飞出了两口薄叶飞刀。

两口飞刀一出手,并排而驰,刀身上却闪着雪也似白的光芒,一闪而至,直往花蕾两处肩窝上奔来。

花蕾见状心中吃了一惊,她本以为对方手上,不过是些普通的暗器,却不知竟是这种狠毒的飞刀。

只见这种刀子,长有八寸左右,薄如纸片,光华闪闪,十分耀目,在刀柄上各有两条半指粗细的刀衣,色作鲜红,看来极为刺眼。

葛金郎这种仰身掷刀的方法,堪称是一绝,容到花蕾感觉出来的时候,这两口刀已临身前,她吟哼了一声道:“好!”

当下就见她猛地向下一卸肩,双手由下而上,反着向二刀的刀柄上捏去。

她这种接拿暗器的手法,果然是别具一格,双手后捏,各自拿提在了二刀的刀衣之上。

可就在这时,就见葛金郎身形霍地一个后倒之势,身形更下沉了一些,变成了“卧看巧云”之势。

同时之间,“哧”的一股尖风,他竟左腕外翻,又掷出了第三口飞刀。

这第三口飞刀来势极猛,一闪即至,却是直取花蕾心窝。好个紫蝶仙,果不愧是名家身手,在这种情形之下,任何人都以为她无法避开了。

可是她却有独到的功夫,只见她全身向前一跄,整个身子猛然向下一坐,全身都坐了下来,借力在一根绳索之上,那口刀擦着她的头皮飞了过去。

葛金郎见一连三刀都没有掷中她,心中不禁有些吃惊,倏地纵身直向另一个绳架上落去。

花蕾一声冷笑,高叱了声:“少当家的,你慢走一步,原物奉还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身子已蓦地腾了起来,看来是居高临下。

可是她手中那两口刀,并没有立刻掷出去,直到身子下坠到了绳架的另一端。她再次纵起的刹那,两口刀子才上下成一列地直向葛金郎飞去。

飞刀出手之后,她身子绝不少缓须臾,竟以“海燕掠波”的绝技,直向葛金郎背后猛扑了过去。

葛金郎暗器被人家接去,已经够丢人的,现在人家竟原物回敬,这实在是侮辱。

他冷笑了一声,双臂一振,身形拔起,竟以“鸳鸯腿”叮当的一声,把这一双飞刀踢落在地,身形巧快,确实也令人钦佩。

可是,如此一耽误,花蕾已扑到了近前,这妇人一向是嫉恶如仇的性格,睚眦必报。由于葛金郎的狂傲无礼,以及自己女儿的种种行为,她把这个葛金郎,早已恨到了极点,真恨不能当时即制其于死地!

这时她来到了葛金郎近前,如何能手下留情?

只见她双掌齐开,鹰爪似地直向金郎前胸抓去。

葛金郎身形方坠,见状心中一动,他身子向右一偏。可是却觉得身外有一种无形的潜力,硬硬地拘束着自己,这才令他大吃一惊。

他本来对花蕾,多少还存了些轻视之心,以为她一个妇人,又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?可是此刻看来,他的轻视之心,竟是一点也没有了。由她掌力上判来,他断定这个妇人必然练有“混元一气”的内家功夫。

照说这种掌力,只是功力运足,对方必然无法突破逃身,怪在花蕾仓促运功,未免力不从心,葛金郎又当情急之下,竟以“双撞掌”,猛地向右边一击,全力攻同一掌,跟着跃身而出!

他是再也不敢停留了,身形纵出,急向一边扑去,可是花蕾是如何也不让他逃开手下。

就听得她一声怒吼道:“畜生,你想跑么?”

她嘴里这么叫着,竟以“捻指”之力,“哧哧”地发出了两枚制线。

这一双金钱镖发出了两股尖啸之声,一奔“灵台”,一奔“志堂”,直向葛金郎背后打去。

葛金郎足下一踹悬索,用“浪赶船”的身法,向前纵出了丈许以外,倏地“惺蟒翻身”,中食二指合骈着,一连二指,只听得“叮叮”两声,两枚金钱镖遂为其点落在地。

然而花蕾发镖其实并非意在伤敌,她只是借以拖延对方的身法而已。

关于这一点,葛金郎也看得很明白,所以他在点落对方金钱镖之后,身形决不敢丝毫停留,马上拔了起来,而花蕾却正好自后扑身而上。

一起一落,只在毫厘之间,葛金郎连番遇险,心中不禁大怒,在父亲、师兄以及各弟子面前,他的脸可是丢大了。

就在他身形腾起的刹那,他已和对方存下了绝不两全的心意。

只见他右手倏地把上衣前襟拉了开来,现出了他藏在中衣内的一层细皮衣。

他是安心要以自己剩下的十口飞刀,和对方一块雌雄,身形纵出绝不少停,倏起倏落地直向另一个架子上飞扑了过去。

花蕾如厉鬼扑身似地跟着他纵到了第二个架子上,葛金郎却有意把足步放慢,容花蕾已扑到了背后的刹那之间,这位上丸天宫的少东主,忽然冷笑了一声,只见他右肩霍地向下一沉,用“甩手”的功夫,“唰”地掷出了一口飞刀。

这口飞刀,直奔花蕾面门上飞来,却为花蕾晃身让过,可是葛金郎焉能就此甘心?

忽地他向斜面一倒,整个身子,看来像是直坠了下去,可是他却借着一只足尖,暗中勾住了一道绳索,猛地向上一弹,他的人就像是一只大鸟似地倏地飞跃了起来,正迎着了花蕾的来势。

花蕾掌心里也早就扣好了一掌金钱,这时顺手向处一翻,叱了声:“打!”

可是那葛金郎却远比她更厉害,随着他这翻起的势子,竟由他双手及口齿间,一共发出了三口飞刀。

这三口飞刀是成品字形打出去的,一奔咽喉,两奔双肘,一闪而至。

因为二人的距离太近了,所以双方的暗器都是间不容发。

葛金郎一心打人,却没想到会被人打,而对方又是极厉害的满天花雨打法,眼看着大片金星光雨,没头带脸地朝着自己一拥而来,他不禁一时慌了手脚。

这时候,任他再快的身手也难以躲开了,身子又在半空未落之际,这迎面而来的金钱,少说也在二三十枚之多,再想从容躲开,可真是万难了。

就在这不容发的刹那之间,忽然一股侧面疾风,直劈了过来。

这股风力简直是太怪了;而且力道绝猛,它像是专奔着花蕾那一掌金钱,竟会忽然地向一边一闪,全数错开了二尺以外。就是如此,葛金郎也不能幸免。

他为一枚金钱正正地打在了足踝之上,这枚金钱就像是小刀子一般地,扎穿了他的鹿皮快靴,而深深没入了他的肉里。

他口中“噢”了一声,身形猛地摇晃了一下,差一点儿闪下了架子。

事情是双方面的,花蕾虽打出了一掌金钱,却也未曾料到对方有此一着。

由于距离太近,这三口飞刀几乎是闻声即至,这个时候要是想闪躲,至多只可以逃开最上的一口;而奔两侧的一双,却是无法。若是上腾,奔两侧的或可躲过;可是奔上方的那一口,却是万万不行。

以紫蝶仙花蕾的身份,要是今天真败在葛金郎这个小辈的手上,那可是一生威名,顿付流水了。

花蕾到了这个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2 连番激斗 血溅天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