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4 情仇化解 骨肉团聚

作者:萧逸

葛鹰这时发须皆立,他那瘦长的身体,就像是喝醉了酒似地,踉跄而进。

每走一步,他就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,眸子内闪烁着可怕的血光。

他这么歪歪斜斜地一直走到了南宫敬身前,才站住了。

南宫敬抱元守一,掌中剑住肋下一收,现出一半的剑锋,他发话道:“请!”

葛鹰又是一声狂笑道:“南宫敬,我们可是先说好再动手。”

南宫敬面现青霜,道:“你还要说什么?”

“嘿!”葛鹰在说这句话时,不由杀机顿起,他扬了一下手道,“你为你妻子报仇,我为我徒弟雪恨,咱们可是用不着客气。”

南宫敬嘿嘿一笑说:“这是自然。”

葛鹰嘻嘻一笑,又道:“照理说,我道爷大你甚多,本不屑与你这小辈动手,只是你这小辈如今算是一派的掌门人,在江湖上,也算稍有虚名,所以道爷才破例与你交手。”

南宫敬被他气得面色青紫,恨不能上前一剑把他给杀了,可是对方既在说话,总应等他说完才好动手。

当下强忍下心中怒火,一言不发。

葛鹰顿了顿又说道:“我今天特别让你,以空手对你,也就是这个意思,这样,总算是把身份拉平了,却也无话可说。”

说着,目光向一边的三盒老人柴昆扫了一眼道:“自然,那时,还有你那老鬼师父为你收尸,你也可以安心了。”

南宫敬咬牙笑道:“老贼,你的话完了没有?”

葛鹰一声大笑,只见他整个身子平蹿了起来,在空中一双瘦爪,霍地抡起,直向南宫敬头顶上抓了下来。

南宫敬右手剑决一领,右手鱼鳞剑“笑指天南”,倏地点起了一点星芒,直向葛鹰胯下就点。

鬼面神君双手抱膝,就空一滚,南宫敬的剑尖只是差在毫厘之间,却是没有点上。

他心中不由吃了一惊,目睹葛鹰这种来去如风的身法,他不由出了一身冷汗。

这才知道外面谈起这老鹰头时,那种谈虎色变的样子,并非是虚有做作,敢情这个老东西,手底下果然是有些玩艺儿。

他虽自思手中持有利刃,可是看情形,连对方一双空手,也不见得就能取胜。

当是不敢怠慢,抖擞起精神来,掌中剑一紧,足下“八步赶蟾”,快如电闪星驰似地紧蹑到了葛鹰身后,掌中剑“捉星射斗”,猛劈了过去。

葛鹰瘦手倏地向空一举,就像一小孩子“捉迷藏”似地,把身子向前一挺。

说也奇怪,南宫敬那口剑,依然是擦着他的衣边划了下去。

看起来葛鹰固然是险到了极点,又现出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,可是南宫敬却禁不住深为吃惊。

场外的三盒老人,也和徒弟一样地都看出来了,看出来葛鹰所施展的功夫,乃是数十年来,早已失传武林的一套“戏猫图”。

这一套功夫,全靠一气运用,中途不可停顿,看起来身形就像是凌空而行,事实上也差不了多少。因为这一套功夫,最忌讳的是足踏实地,即使是非踏不可,却也只能以足尖轻轻一点,如有一步运的是浊力,那不待敌人打你,你自己就非先倒下不可。

三盒老人目光一触及此,心中就不禁为南宫敬深深地担忧。

鱼鳞剑南宫敬也是吃惊不小,可是事已至此,绝无中途罢手之理,何况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。

就在葛鹰身形方一让开此剑的刹那,南宫敬足下飞点而上,左手前挥,拉开了极大的一个架式,掌中剑这一次却施的是“三环套月”。

冷碧的剑锋,“唰唰”一连套出了三圈剑光,直向葛鹰门面及两肩上刺来。

这一招式,从剑上来说,可说是十分厉害,因为你拿不准敌人到底要刺什么部位,你护面门,他可能是挂两肩,你要是让两肩,却可能是劈面门。

而且南宫敬施展起来,是那么的疾劲诡奇,令你防不胜防。

鬼面神君葛鹰忽地一声冷笑,他那枯瘦的身体,看来是屹立不摇,并不急于闪避。

容到对方剑到,他猛地两臂向外一张,只听见“当当”两声脆响,南宫敬的宝剑,竟为他弹出了满空的银星,嗡嗡声里,荡了回来。

长笑声里,那葛鹰一掌劈出,全身平伏,成一直线,这一掌出势是劲猛力足。

南宫敬心中禁不住大吃一惊,因为此刻门户大开,对方倘有厉害招式攻来,自己只怕要吃亏了。

一念未完,那葛鹰果然于此时趁虚而入,掌风尖锐,声到掌到,只消他掌心猛吐,内力也就即时发了出来。如等他掌力吐出,再图解救,可就什么都晚了。

南宫敬有鉴于此,当下也顾不得什么有伤元气了,他猛地张开了嘴,声如雷鸣似地一声大吼。

这声音,蓦然由他嘴里吐出,就像是当空响了一个焦雷,声震山岳,其势端的惊人!

在场诸人,无不为他这一声吼叫,震得耳鼓发麻,如同当头响了一声焦雷!

鬼面神君也不例外,他绝没有想到,对方竟会施出这种“莽牛气功”来应敌。

这一声大吼,惊得他打了一个哆嗦,掌力无形中减了一半,也未能即时打击。南宫敬身形却在此时滴滴溜溜地一个疾转,转到了他的身后,掌中剑“力劈华山”,照准葛鹰头顶就劈,这一手功夫,可是狠到了家。

按说葛鹰乍惊之下,这一招他是很难逃开的,可是这个魔头真是有一身鬼神不测的功夫,的确不愧是独占一方的武林怪杰。

他那看来摇晃的身子,忽地又向前一倒,足下仍然仿佛是凌空一般。

南宫敬这么疾快的一剑,却又是砍了一个空,依然是擦着他的衣边砍下去的。

这一连几剑没有砍着,南宫敬已不禁心中有数,他知道自己这五十年苦练的功夫,如今和这个老魔头比较起来,还是有一段相当的距离。看起来,即使是师父三盒老人上场,也未见得就能稳操胜算。

果然就在他这一剑方自落下的刹那之间,鬼面神君葛鹰嘿嘿一声怪笑,他整个身子,只凭一双足尖轻轻点在地上,霍地一个疾转,如同风车似地转了过来。

这一次葛鹰像是愤怒到了极点。他手下是一点情面也不留,身形这一欺进,真可说是快如惊雷骇电,南宫敬惊魂之下大吼了一声,短剑施出了最厉害的一式救命绝招“一剑双花”。

这是他过去在青城独具慧心,所体会出来的一式剑招,用以临危救命。

它的特色在于背后现剑,剑由肋下抖出,一点咽喉,一刺前心,乍然看来,那只是两点银星,绝不给你以思索的机会。

这只是一刹那之间的事,二人是一攻一进,全是疾招,只听得“当啷”一声脆响。

二人之中,一人踉跄后退,那口鱼鳞剑,却如同一支飞箭似地飞上了半空,“笃”的一声,实实地钉在了这演武厅的大梁上。

再看南宫敬本人踉跄的身形,已坐了下来,他的面色现出了一层灰白之色。

他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好……葛鹰……你……”

可是葛鹰此刻双目赤红,这个老魔头是安下赶尽杀绝之心而来的,这时见敌人已负伤,哪里肯放过机会。

好在在动手之前,他二人已经说明白了,动手过招是各不相让,就算把他毙于掌下,谅那柴昆老儿,也是无话可说。

因此他身形再次向前一纵,铁掌二次抢起,狞笑了一声道:“冤家你到阴间点卯去吧!”

嘴里这么说着,双掌之上贯足了内力,猛地劈空打出,空气中,发出了一声急响。

那负伤在地的南宫敬,此刻说话全没有力气,焉能再躲开对方如此厉害的一击?

他双手霍地一按地面,跳起了一尺,眼看自己就要横尸就地,猛可里,闻得一声断喝道:“住手!”

紧跟着斜刺里,劈出了一股同样疾猛的罡风,迎着了葛鹰所击出的掌风,发出了闪雷似的震动,整个大厅都似乎为之一摇。

这一震之威,可真是骇人极了,南宫敬在这一震之下,幸得保生。

他知道这掌力是师父所发的。

果然在这一震之后,那个瘦小干枯的矮老头子柴昆,如同一只灵猴似地,自一边纵身而上。

他的身子极为灵活,跳跃起来,更像是一只猴子,可是他的脸色,现在却是不带一点喜容。

身形向当中一落,轻叱了声:“徒儿退。”

南宫敬在方才与葛鹰面对的一招之下,为葛鹰无名指点中了“三里穴”道,故此他的身子初时看来如同僵了一般,只能坐着,站不起来。

可是此刻情急之下,一阵滚扑之后,穴道已自解开;只是他的穴脉真根,已受了对方真力震伤,这伤势自非十天半月所能恢复,此刻再想动手与人过招,那是妄想了。

这时听到师父之言,勉强自地上站了起来,踉跄退在了一边位子上坐下。

鬼面神君葛鹰,眼看自己只需一掌,就可把南宫敬结果在地,却在此时杀出了柴昆,一时怒恼高涨。

呵呵一笑,他瞪目慾裂地道:“老儿你要替你这徒弟死么?”

“呸!”柴昆往空啐了一口道:“我们谁送谁的命,现在还不知道,来吧,这是压轴戏,老夫倒要领教你几手绝活儿,看看到底有多厉害!”

葛鹰这时面色青紫不定,他强忍着内心的忿恨,嘿嘿一笑道:“好!等打败了你这老儿,一并取你们师徒的性命也是不晚。”

才言到此,忽见柴昆凌空一指点来,空中发出了“噗”的一声尖啸。

这是天南派的劈空指力,柴昆以数十年内力贯入,自是非同小可。

葛鹰耸肩猛笑道:“雕虫小技,也敢献丑!”

铁掌一挥,迎面而来的指力即散为无形。

柴昆知道他是以“二仪无相神功”把自己真力化解,心中不禁吃惊不小。

这才知道,这老儿身上竟有高不可测的功夫,自己虽不见得就不如他,可是要想立时取胜,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二人仍然是距离着约有五六尺的距离,遥遥屹立,并不混在一起交手。

因为他二人心中都存有戒心,在他二人眼中看来,也都知道,今番是遇见了生平仅见的大敌。

二人之中,只要有任何一方略为疏忽大意,都可能导致一败涂地,不可收拾的下场。

所以他们都极为慎重,遥遥而立,只是在细细考察对方的空隙,以期能在一举手之间,立操胜券。

在接过了柴昆的劈空指之后,葛鹰忽地抢手连弹了三下。

却有三点白物,直朝着柴昆呈“品”字形打到,柴昆也是一声朗笑,大抽一挥,遂趋于无形。

原来葛鹰打来的三截指甲,是他以内力把指甲尖端折断后再打出来的。

看起来,这些动作似近乎儿戏,其实却大不简单,须知,在他们这种幼稚的手法之后,却往往隐藏有厉害的杀手!

葛鹰见对方破式之法,是循着自己的旧路,不禁两道白眉一挑,冷冷一笑。

二人仍是隔有五六尺的距离,遥遥对立着,甚至于他二人还各自退了一步。

这种情形,看得场内众弟子,都大为惊奇,他们自出娘胎,像这种对敌之法,还是第一次见过,都不禁相互对望,摸不清头脑。

柴昆忽然向左跨出了一步,可是葛鹰跟着,向右跨出一步,依然保持原状。

葛鹰向前一步,柴昆却又后退一步,仍是原样不变。

柴昆嘻嘻一笑道:“老鬼,你怎么不先发招啊?”

葛鹰冷冷道:“贫道是主人,主人自然要让你这客人先发招才是。”

柴昆见对方姦滑十分,不易上钩,心中颇为警惕。

鬼面神君嘿嘿一笑,道:“你天南派功夫,原来不过如此,实在是徒负虚名。”

柴昆嘻嘻回道;“你这上丸天宫的武功也不见高深呢,承教,承教!”

葛鹰怒道:“你师徒眼看就要死在道爷双掌之下,尚敢在此口出狂言,信口雌黄。”

柴昆置之一笑,显然他二人这番心思,又都是白用了。

四只闪烁的瞳子,牢牢地互相盯着,谁也不曾眨一下,好像唯恐稍一疏忽,对方立刻有狠毒的招式攻来一般。

二人之中,就个性来言,鬼面神君葛鹰个性较急,柴昆较缓,久候之下,柴昆是不忧不急,而葛鹰却是迫不及待了。

他忽地怪笑了一声,足尖一点,整个身子飞纵了起来,待到身形向下一落,已到柴昆身前,左掌向前一探,柴昆仍然不摇不动。

葛鹰心中知道,这老儿可是比他徒弟厉害多了,自己这一式“迷踪探手”,看来是大可不必了。

想着他狂笑了一声,右掌随着左掌的回式,穿了出去,使的是一招“进步打虎掌”,力道劈空而出,这是一招沉实的招式。

柴昆见他真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4 情仇化解 骨肉团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