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3 官差官威 枉法枉民

作者:萧逸

这两个川西巨盗,自入道作案以来,可以说无不马到成功的。就像今天一样,他二人顺利地又把这一宗大买卖搞到了手中。

你可以想象到他们在成功之后,那种得意神态。

他们并骑在雪道上驰着,不时传来他们得意的笑声。

两口黑漆的木箱子,分驮在那两匹小驴的后股上,叶青忍不住怪笑道:“老二,咱们下来看看。”

柳焦摇了摇头,嘻嘻笑道:“你就是忍不住,咱们要再走一程,现在还有危险。”

他又回头看了一眼,皱了一下眉说:“妈的,我还有点担心,那三个家伙会追上来。”

叶青冷笑了一声道:“他们真要追来,我们可不能留下他们的活命了!”

两匹小驴跑开了,可也真不亚于健马,八只小蹄子翻动,雪花如珠。

不多时,他二人又赶了七八里。

眼前已行到一片森林,这林子已为白雪整个地盖住了。

在林子的对面,有人家居住,两匹小白驴已累得气喘如牛,周身直冒热气。

川西双白忍不住了,他们二人双双下了驴背,把两口箱子先搬下来,费了半天事才打开来。

他们眼前,是一片金玉光辉。

那是满满的一箱金币,一小箱光华四溢的明珠。

两个巨盗眼睛都直了,虽然他们为盗数十年,可是像这么整箱的明珠、黄金,还是第一次过手。

有此二箱东西,他们是今生今世吃用不尽,再也不必去冒什么风险了。

两个人一时喜得都呆住了。

柳焦遂用力把箱子盖上,并且回头看了几眼,紧张地道:“快包上!快包上!”

叶青匆匆取了两块麻布来,二人匆匆用麻布,把箱子包上了,又结结实实地放上驴背。

叶青说:“兄弟,这一下子,我们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了,我们要好好数上几天。”

柳焦点了点头,却又皱眉道:“这种事,那姓项的也只有吃哑巴亏,他们是绝对不敢张扬,可是他们也不会就此甘心的。”

“那么,”叶青紧张地问道,“又能如何呢?”

“哼!”柳焦冷笑了一声道,“又能如何?当然是蹑下我们。”

他看了拜兄一眼,点了点头又道:“依我之见,你我干脆就在这台州住上几天。”

“那怎么行?”叶青道。

柳焦冷冷地说:“怎么不行,他们绝对想不到,我们在得手之后,尚还敢停留在此地,我们也就乐得在此养足了精神;然后再走。”

叶青点了点头道:“对,就这么办。”

草上露叶青和瓦上霜柳焦瞎打误闯地住进了台州客栈,整整的一天二夜,他们两个人都不敢出门,因为他们又怕那项一公等也找到了这里。

两个家伙在房子里闷得发慌,第二日午后,柳焦实在忍不住,就道:“我们到外面溜一溜,探听一下风声去。”

叶青皱了一下眉说:“我们还是换一身衣服比较好些。”

拉开了房门之后,叶青步出天井,柳焦随后而上,迎面来了本店掌柜的刘大个子。

二人并不认识他,刘大个子先抱了一下拳道:“二位客人要出门么?”

叶青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柳焦忙问:“伙计,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?我们要去玩玩。”

刘大个子嘿嘿一笑道:“西房里那个大姑娘知道吗?人家要休息了,今天最后一场,专为酬谢本地的客人;现在,正在对街店门口练把式呢!二位客人如果没事,也就捧个场去吧。”

二人都不禁有些奇怪,因为他们还没有听说过,一个独身大姑娘卖艺的。一时都不禁动了好奇之心,点了点头。

刘大个子又笑道:“这位大姑娘,人家真是人漂亮,玩意儿也新鲜,二位客人一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错了,快去吧!”

川西双白遂走出天井,柳焦忽然不放心地道:“老大,房里那东西没有一个人看着,实在太危险,我看你先留在屋里吧,我到外面打探一下风声就来。”

叶青皱了一下眉,遂道:“你留在房里吧,我实在闷得慌,等会儿我回来换你。”

柳焦冷笑了一声道:“也好,我知道你是想去看那个卖艺的大姑娘。”

遂又哼了一声道:“你可要小心,别多惹事,咱们现在的身份可是不能叫人家知道。”

叶青素喜女色,他拜弟这一句话,正好说到了他心窝里去了。

当下不禁脸色微红地笑了笑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,我哪能惹事?你放心吧。”

柳焦无可奈何,只得转身回房而去。

草上露叶青一个人步出了客栈,心记着方才刘大个子说的地方,慢步而前。

走没多远,果然看见一座庙宇,在庙前聚了许多人,隐隐闻得有叫好喝彩之声。

叶青心中想着那个大姑娘,足下就加快了,直向人群行去,奈何人太多,费了老半天劲儿,才挤进一半,仍然看不大清楚。

这时听得场内娇滴滴的声音道:“今天为了酬谢大家的照顾,我不收分文,从明天起,我就不再来了。”

叶青虽还没有看着人,可是听到那种声音,他的骨头先就酥了,因为那声音太好听了。

这时人群中,发出了一片叹息之声,纷纷叫了起来,意思是要那大姑娘再继续留在此地表演下去。

草上露叶青为了要一睹庐山真面目,就用力往内挤去。

他的神力,使身前围观的人感到吃不消,随着他双手分处,纷纷地都让了开来。

叶青也就到了最前面,现在他看见了,眼前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大姑娘。

她高高的身材,白白的脸儿,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眸子,转动的时候,真有无限的魅力。

尤其是她那娉婷的身材,衬着一身青布袄裤,愈发显得如同玉树临风。

叶青一生阅人无数,可是看到了这位姑娘,他不禁暗暗地喝了一声彩。说莫怪这么多人,都为她迷住了,敢情这姑娘,竟有如此姿色,一时之间,他的眼都直了。

可是当他神智镇定之后,那位标致的姑娘,正无意地把目光向自己瞟来。

就在这一瞟之下,叶青心中不由怦然地大大动了一下,心说这姑娘好眼熟呀!

另外一方面,那大姑娘忽然发现了叶青,她的神情似乎也大大地震惊了一下。

她立刻呆住了,忽然她向众人点头道:“谢谢大家的捧场,我们再见吧!”说着收起了剑,转身就走。

叶青这时忽然大悟,一个影子,电也似地在他脑中闪过,那正是三年以前,自己兄弟二人在对付水母之时,所遇的那个少女。

于是口中冷笑了一声道:“姑娘,你还认得我么?你先慢走一步,你不是和水母在一块,冒充是龙十姑的那个女人么?”

心怡冷笑道:“见鬼!”说罢转身就走,径自回到客栈房中。

她回到了客栈之内,一个人望着窗户发了一会儿愣,又想到了万斯同,不知他是否真的还会再来找寻自己。

心怡这么想着,可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怀,忽见斜对门的那扇黑漆门儿,“呀”的一声打了开来,走出了一个一身锦衣的矮子来。

那矮子背着手在门前张望着,似在等人的样子。心怡再一仔细看他的脸,不由大吃一惊,赶忙把窗子关上了。

原来这矮子正是川西双白的瓦上霜柳焦,想不到这两个冤家非但也来到了台州,竟还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店中,真想不到。

她心中更惊奇的是,听水母说过川西双白乃是一双巨盗,凡是二人出没的地方,必定是有为而至。他们是不会有什么雅兴,来来此一游的。

想着心内甚为吃惊。

她因关心那草上露叶青,是否已经转了回来,见了面又说些什么,所以又轻轻地把窗子拉开了一条缝,自己凑目其上,向外望去。

果见方才卖艺时所见的那个叶青,这时正自外面走了进来。

柳焦望着他道:“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?”又凑前小声道,“有什么发现?”

叶青冷笑了一声道:“进去再谈。”

说着二人进了房子,关上了门。心怡为了想知道他二人谈些什么,当下轻步而出。

心怡小心翼翼地轻轻凑目窗上,用舌尖轻轻把牛皮纸边舔开一点,向内望去。

就见川西双白各自坐在一张椅子上,室内设有两张木床,在床角外,平列着两口黑漆的木箱,一大一小,样式个别,和一般样子全不一样。

心怡是一个很心细的女孩子,心中不禁动了一下,思忖道:“莫非这川西双白,在此地又做了什么案子吗?”

她耳中就听得那方才转回的叶青道:“兄弟,有一件奇怪的事,我真不明白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柳焦问。

叶青冷冷地道:“你还记得三年前,我们去找水母的那件事吗?”

柳焦怔了一下道:“怎么会不记得呢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“别忙!”叶青皱着眉道,“我看这其中有问题,那个卖艺姑娘,正是从前冒充龙十姑的那个丫头。”

“是她?”柳焦不由站了起来,他挑了一下眉毛道,“你在此等着,我去看看,要真是她,我们可不能饶她。”

心怡在外面不由一惊,正要回身躲避,却见叶青拉住了他道:“你不要去了,她已经收场子不练了。”

柳焦道:“不要紧,我们明天再去。”

叶青摇摇头道:“她以后不会去了,你刚才没有听这里的伙计说,她不再练了么?”

柳焦皱了一下眉道:“怎么可能呢?再不济,她也不会沦落到江湖卖艺呀!”

叶青皱了一下眉道:“我也是奇怪呀,不过那样子是错不了。”

“她看见了你没有?”柳焦问。

叶青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是奇怪,她看见之后,也像吃了一惊,当时就走。”

“你没有过去问她?”

“怎么没有?”叶青道,“只是她不肯承认她是那个丫头,我看她一定是。”

柳焦冷笑了一声道:“天下相似的人多得是,也不一定就是她,何况那个女孩,我们不是眼看着她落下山涧去了么?怎么会还没有死呢?”

叶青发了一会儿怔,叹道:“再说吧,我倒不怕她,而是怕那个水母,那个老家伙如果没有死,可就讨厌了。”

柳焦低头想了想道:“不论如何,我们要赶快走,这地方不是好地方,人太多,又杂。”

柳焦哼了一声道:“报仇的事晚一步不要紧,主要的是这两箱东西,得快一点妥善地安置一下,要快出手。”

说着就走过去,把那箱子打了开来。

立时光华四溢,窗外的心怡这才发现,原来竟是一箱明珠。她不禁大为吃惊,这才知道川西双白果然是做了案子。

她不敢在窗外久留,因恐为外人所发现,当时就悄悄地退了回去。

谁知回房不久,就听得有叩门之声,心怡吃了一惊问:“谁?”

那人也不答话,心怡猛地把门一开,顿时吓了一跳,一连后退了好几步。

原来站在门前的,正是川西双白。

这两个怪人,带着一脸的怒容,叶青冷笑了一声,指着她,道:“就是她,就是她,你看是不是?”

柳焦一双小眼在她身上转了半天,厉声问道:“你姓什么,叫什么?为何要窃听我二人说话?”

心怡鼓起了勇气,冷笑道:“谁听了?我根本不认识你们。”

柳焦哈哈一笑道:“你装得真像,可是你的轻功太差了。”

心怡对他这句话,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,讷讷地道:“什么轻功?”

柳焦嘿嘿一笑,后退了一步,手指着雪地道:“你看,这是不是你留下的足迹?你还想赖?”

心怡随着其手指处看去,果见自己门口到他窗前,有来回两行清楚的足迹,分明是方才自己大意,留下的。

自己房中,只有一人,这是再也无法可以狡赖的,一时不禁面色绯红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草上露叶青嘻嘻一笑道:“姑娘,你好大的胆,想不到上天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。今天看你还能如何逃开我二人的手去!”

他尖着嗓音,又道:“我问你,是谁叫你来的?”

心怡见事已败露,遂冷冷地道:“是我自己,我在此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了,我怎知道你们要来?”

草上露叶青怪笑了一声道:“水母在哪里?”他回头对一旁的柳焦道:“我们把她拿下再说。”

叶青道了声:“好。”

就见他身形一闪,已蹿了进来,一双长爪,猛地扬了起来,照着心怡双肩就抓。

花心怡早就有了准备,不容对方双掌打来,身子霍地向下一矮,已如疾风似地闪了出去。

须知心怡这三年以来,也曾潜心练习过些功夫,这些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3 官差官威 枉法枉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