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4 完功完德 共宿共飞

作者:萧逸

万斯同一路纵跃,身形丝毫也不敢停留。

当他来到了围墙旁边的时候,他先扬手打出了一掌金钱镖。

这一掌金钱镖打得墙上铁丝网叮当一阵乱响,随即引来了无数箭矢。

就在箭矢一落的同时,这位身怀绝技、周身是胆的少年奇侠,身形再次拔起。

这一次他纵得更高了,甚至于连墙头的钢架沾也不沾一下,就这样掠过去了。

可是他落身之处,已聚有无数的官兵。

这批兵弁,乃是临时从守备营抽调而来,才部署好的。

万斯同身方一落,那名守备亲自挥剑而上,大吼道:“大胆的飞贼,还不就逮。”

说着一剑向万斯同头上砍下,万斯同实在不愿多伤人,可是事实逼得他又不能不下手。

他冷笑了一声,猛出右手,以“拨手”一荡这名守备的手腕子,厉叱了声:“撒手!”

这位守备大人可真听话,“当”一声,宝剑就扔下不要了。万斯同借势一吐掌力,只用了三成内功,就如此,那守备身子“通通通”,一连退了八九步,“扑通”一声就倒下了。

这么一来,顿时大乱,这守备营,都是绿营子弟,素来以打仗为职责,比之府台衙门里的那些兵弁,那可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此刻一见守备负伤,立时就有一名哨官大吼了一声:“上刀。”

众兵弁一起丢下了弓箭,齐同一致地抽出了腰刀,大叫了一声,纷纷涌上。

万斯同这时只杀得双目赤红,他狂笑了一声,再次抽出了那口寒铁软剑。

只见他身形如旋风似地倏地一转,一片铿锵之声,众兵弁有不少人,手上的刀只剩下了一半。

他们惊栗地后退着,这才知道,来人非但有高来高去的本领;而且手上还有削铁断玉的兵刃,一时都害怕了。因为这种兵刃要是碰着了,那可是准死不能活。

万斯同狂笑了一笑,一手持剑,一手抱着人,背后还背着一个人,只见他挥剑如风,刹那之间,已自人群里杀出了一条道路。

他足下不敢丝毫停留,这一气疾行,足有五六里之遥,眼前已不见任何人迹。

那钱来顺在背后道:“大侠客,放下我吧,我家到了。”

万斯同就站住了脚,先搁下了郭潜,又解下了钱来顺,后者是扑地就拜。

万斯同忙把他扶了起来,含笑道:“你不要客气,你有钱吗?”

钱来顺道:“我家开油场,有一些钱,只是我们得快搬家,要不然狗知府不会饶我。”

万斯同冷笑道:“不要紧,你先回家去吧,这个知府他活不长了。”

钱来顺不由打了一个寒战,他最不敢看这位大侠的眼睛,因为他觉得太亮了。

想着就跪下来要磕头,万斯同拉着他道:“你走吧,回去好好地做人。”

钱来顺连连点头,道:“大侠你不用关照我,我钱来顺吃了这次亏,我还敢不好好地于吗?”

说着就向郭潜鞠了一个躬,就顺着街撒腿跑了。

郭潜微笑道:“大哥真是功德无量了。”

万斯同收起了剑,含笑道:“兄弟,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你,直是人生何处不相逢。”

郭潜长叹了一声,道:“大哥,你住在哪里?我们回去再说。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,二人一前一后,遂顺着这条大街直驰了下去。

因为郭潜的体伤未愈,所以万斯同不敢行得太快,行了一程之后,已然望见了台州客栈的大门。

万斯同指了指道:“我就住在这里。”

郭潜怔了一下道:“大姑娘原来也住在此呀!”

“我知道!”万斯同说,遂和郭潜二人越墙而入。

那刘大个子,倒真还不敢睡,一个人点着灯,在堂屋里守着。

当万斯同和郭潜走到了他身边,他还不知道,万斯同拍了他一下,才把他惊醒。

当他睁开了惺忪的睡眼,看见了面前的两个人,不由吓得张大了嘴。

却为万斯同用手把他的嘴捂住了,道:“你不要叫,快给我这兄弟上葯。”

刘大个子抖索索地道:“大爷……你可真是神仙!这才多大工夫呀,你就把人给救回来了。”

说着又用眼去瞧郭潜,见他总共一日夜不见,竟弄成了这个样子,遍体鳞伤,不由摇头叹息,道:“看样子要找一个伤科的大夫来才行。”

万斯同摇摇头,说道:“不用,你我二人就行。”

刘大个子又回头看了一眼道:“这里不行,怕人看见了,还是到你房里去吧!”

说着就扶着郭潜先行,郭潜先前是为精神所鼓舞,一鼓作气,倒也不觉十分苦楚。

这时候一松下气,再为室内暖气一热,他就感到受不住了。

要不是刘大个子扶着他,他可真要倒下去了。

三个人来到了房内,刘大个子匆匆离开,把事先早就预备好的东西拿进来,又点了一盏灯。

两个人直忙到天亮,才把郭潜全身上下的伤口敷好了。

刘大个子看了一下天道:“天可是亮了,大爷,我看这位郭爷身上的伤,怕是一时还不能行动吧!”

万斯同闻言皱眉不语。

他内心实在是惦念着花心怡,真恨不能即时赶到,杀了川西双白,把她救回来。再者他曾亲回答应项一公,要为他找回失物,这个诺言,似乎也需要尽快实践才是。

可是眼前郭潜,负伤如此,他是自己昔日手足之交的挚友,自己又何忍离他而去。

想着,他真是忧心如焚,一时不知如何才好。

郭潜哈哈一笑道:“大哥,我的伤经此包扎之后,已经不妨事了,你还是尽快去救花小姐要紧。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话虽如此,可是你一人留此,我怎能放心?”

郭潜大笑道:“大哥,你竟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了,我怕谁?”

万斯同皱眉道:“我走之后,你的伤又未复元,万一那狗官又来为难你,那时该如何是好?”

刘大个子接口道:“这是一定的,你看吧,天一明就有人来。”

郭潜只是连声冷笑不已,万斯同忽然拍了一下桌子道:“一不做,二不休,我这就去,结束了那狗官的性命,看他还抖什么威风!”

郭潜和刘大个子全是一惊,一齐用手把他给拉住了,刘大个子吓得脸上变色道:“我的爷,现在天都亮了,哪有白天杀人的道理,再说……”他结结巴巴地道:“他是一个知府,如果叫人杀了,还得了?”

郭潜冷冷笑道:“知府不知府倒没什么,只是现在天亮了,大哥你不便杀他。”他皱眉又道:“如果你的脸叫人认出来了,以后可就不能出门了。”

万斯同想了想,就说道:“我可以戴着面具。”

郭潜摇手道:“不行!不行,经此一闹,那知府恐怕早躲起来了,你找也找不到他,何必白去一趟?”

万斯同一想,也有道理,不由叹息了一声说:“如此说来,就只好等他们来了。”

这一句话,把刘大个子吓得直打哆嗦,“啊哟”了一声,道:“我的爷,可不行呀!你大爷杀了人一走,没有事,我可是完了。”

“怎么会有你的事?”万斯同问。

“怎么没有呀?”刘大个子结结巴巴地道,“他们会说我窝藏凶手呀!大爷,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呀!”

郭潜不由坐起道:“大哥,我看我们一块走吧!”

却被万斯同又把他给按下了。

万斯同就向刘大个子道:“你这地方,有隐秘的地方没有?”

刘大个子摸着头,说道:“有是有,只不过……”

万斯同一瞪眼道:“掌柜的,我是看你还有一点义气,所以才给你说这些。你也知道,我这位兄弟,是一百个冤枉的,还有西院那个姑娘,她如今也叫人给绑走了,如今生死不明,我们在外之人,凡事都要有个良心,我现在只听你一句话。”他冷冷一笑又道:“这件事,你要是愿意担风险,就点点头,那就得麻烦你,把我兄弟藏起来;要不然,我们马上就走,不过……”

这番话听得刘大个子傻了,良久之后,他忽然跺了一下脚道:“好吧!”又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道:“我刘某人也是讲信义的人,你们可以问问,刘大个子,在这老神仙庙附近,如何叫得响。”

说着压低了嗓子道:“我看,你们二位就到地下室里去怎么样,就是黑一点,不过可以点灯,也暖和。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:“很好,就这样吧!”

刘大个子就站起来道:“那么我先去准备一下吧!”

方言到此,忽听得一个伙计在外喊道:“掌柜的,又来了客人了。”

刘大个子大声道:“来了客,带进房不完了,还告诉我干嘛?”

那个伙计道:“不是,你老不是关照过,再有带刀剑的人一概拒收吗?”

刘大个子怔了一下道:“是呀!”

伙计道:“一共来了三个人,都带有家伙。”

刘大个子不由一怔,就看着万斯同道:“坏了,一定是官人来了。”

万斯同冷冷一笑,就站起了身子道: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刘大个子直皱眉道:“这么吧,你站在里面,待我先看看。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!”说着就开了门,小伙计就领着二人出了天井院子,来到了前院。

就看见有三人立在院中,万斯同正要躲避,忽地认出其中之一,不由笑道:“原来是他们,我也不用躲了。”

刘大个子问:“是谁呀?”

万斯同也不理他,快步上前道:“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又碰头了,三位可好?”

原来他们三人是大内三品带刀护卫项一公,宛平府捕头要命金老七,及来自东洋的武士柴木。

这三人乍一见到了万斯同,自是惊喜不止,全都围了上来。

项一公上前一步,抱了一下拳道:“老弟台,可真是辛苦你了,贼人的事情,不知有了下落没有?”

万斯同叹了一声道:“现今这事情,已是闹得满城风雨,无人不知了,我们进去再详谈吧!”

项一公叹了一声,愁容满面地道:“要再找不到贼人,我的前程也完了。”

刘大个子在一边直翻白眼,忍不住问:“三位是住店?”

万斯同代他们点了点头:“掌柜的,你给开两间上房,这是我的朋友。”

刘大个子答应着去了。

要命金老七上前小声问:“你与那两个家伙朝了相没有?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我虽然没有,可是我一位拜弟倒和他们见着了,如今还负了重伤,就在这店中住着。”

项一公哦了一声道:“那我们去看看他,真是对不起得很。”

于是四人直接进了郭潜房内,万斯同为他们彼此介绍了一番。

三人因为郭潜是被川西双白伤成这样,都不禁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歉疚,其实郭潜敌视川西双白,却是为另一件事。

项一公坐下之后,拿着腔道:“郭兄弟,你们兄弟这么帮我们的忙,将来事成之后,我必定要亲自禀告皇上,重赏你们。”

郭潜不禁怔了一下,他还不明白项一公的身份。

万斯同就含笑向郭潜道:“这位项兄,乃是朝廷的红人,官拜三品。”

郭潜抱了一拳道:“失散!失敬!”

项一公叹一声,道:“惭愧得很,要不是这位万兄中途相救,我三人也许已冻死在雪地里了。”

万斯同冷冷一笑道:“我这位兄弟,因为看不惯川西双白强盗作风,中途见义勇为,却不料本地的官府,竟把他当成强盗论罪,打得他遍体鳞伤。”

三人都怔了一下,项一公惊道:“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万斯同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那项一公听罢之后,白眉一分,冷冷一笑道:“太不像话了。”

他偏头问金老七道:“老七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金老七道:“是台州府。”

项一公哼了一声道:“一个知府,能有多大前程,居然敢如此无法无天,我项一公既耳闻此事,就不能袖手不管。”

说罢连声地冷笑了起来,他向万斯同抱了一下拳道:“老弟,你可以放心地去找川西双白,至于这位郭兄弟的安全,一切都由老兄负责,那个昏官要是再敢来此拿人,我可以对付他。”

金老七嘿嘿笑道:“项大人此刻是有圣旨在身,一切权宜行事,就是斩了他这个知府,也无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万斯同不觉大喜,道:“既如此,小弟就放心了,这里一切,也只有仰赖老兄了。”

项一公苦笑道:“兄弟,这点忙算什么,你真能拿住了川西双白,把那两箱东西弄回来,那可才是真正帮了我们大忙了,连柴木兄都谢谢你呢!”

柴木三太郎立刻“飕格”,说了一句日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4 完功完德 共宿共飞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