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4 古寺兴波 江心遗恨

作者:萧逸

花心怡一路落着泪,飞驰在松林之内,她手上的郭潜十分沉重,累得她香汗淋漓!

费了不少的力,才算把他提到了自己居处。

原来心怡自发现心蕊落居于此后,自己在附近找了一处山洞,暂时隐居。

石洞很大,早先是几个道人辟来修炼之处,所以间数还不少。

现在她就把郭潜安置在最外面的一间石室之内,她查看了一下他的伤,知系内伤,绝非短日可愈,本来她想马上回黄山五云步,向母亲复命去的,如今,她不得不多事逗留了。

她忍不下心,见这个人就这么伤重死去。

可是,对于男女,她内心是存着原始的戒心的,她秀眉微微皱着,细细地看这个人,见他身上有很多血,脸上也沾满了血渍。

她是一个同情心很重的女孩子,并且因为这人是万斯同的朋友,她就更要救他。

用冷水把他脸上的血渍洗干净,又把他脚上的靴子脱下来,郭潜才微微醒了过来。

他慢慢睁开了眼,忽然大吼了声:“花心蕊,你欺人太甚!”

猛地坐起身来,举手直向心怡脸上抓去,却为心怡退身闪开了。

她皱眉嗔道:“你伤得很重,不要动,快躺下。”

郭潜张大了眸子,奇怪地瞪着她,心怡叹了一声道: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花心蕊,心蕊是我妹妹!”

郭潜目光在她身上转了半天,才点了点头,他轻轻闭上了眸子道:“那么,你就是花心怡了?”

心怡奇怪地眨了一下眸子道:“咦!你怎么知道?谁告诉你的?”

郭潜又张开瞳子,迟滞地打量着她道:“自然是有人告诉我,姑娘,你为什么不杀死我?”

说着又顾视了四周一番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心怡怜怜一笑说道:“我要杀你,还会叫你活到现在?这里是雁荡山。”

郭潜忙要坐起来,心怡秀眉微颦说:“你放心,这里不是紫松坪,是我救你来此的!”

郭潜闻言才算安静了一点,他叹了一声,感激地望着心怡道:“这么说,你并不和令妹住在一起?”

心怡点了点头,郭潜双手抱了抱拳,激动地说道:“谢谢姑娘。”

说着又咳了一声,目光却视向一边的茶杯,心怡忙过去把杯子为他端上,郭潜说:“谢谢!”

他喘得很厉害,喝了几口水,叹口气道:“我伤得好厉害,这条命不知道保不保得住!”

心怡微微一笑,说道:“放心,你死不了!”

郭潜说:“伤在肝肺,很重!”说着皱着眉。

心怡说:“井不算太重!”

郭潜不禁看了她一眼,因为伤在自己身上,她好像比自己更清楚,不由对着她苦笑道:“姑娘如何会得知呢?”

心怡说:“我怎么会不知道?!”

这种轻松简单的对话,使得郭潜十分地注意她,望着她冰寒的一张清水脸,除了少一些笑容而外,那真可以说是美到了极点!

同样的美,并且还是同胞双生的骨肉姐妹,怎么会产生如此相异的两种个性?这真令人“匪夷所思”。

他只管望着这个冰样的美人出神,心怡却显得怪不自然的。她站起来道:“我等会儿替你采些葯来,你只要在此静养些时日,一定会好的。”

郭潜点了点头说:“谢谢姑娘,唉,我实在太打扰了!真是过意不去!”

才说到此,见她早已推门而出,郭潜只好把话中途吞住了,只是对着石顶翻着眼睛。

中午,花心怡送来了一碗稀饭和几枚山果,放在他床前几上,不待他多说话,就转身离去了。

郭潜本想和她说几句闲话,可是,见她如此端庄,自不便和她搭讪,便也作出一副正色,抱了抱拳,道了声:“谢谢姑娘!”

饭后,不待他说话,心怡即进来把碗筷收回,送上一块手巾为他净面,郭潜才注意到,她的那双手,竟是白嫩修长,十指尖尖,宛如春葱也似。

他并非好色之人,况且对方又是救命恩人,绝无动念之意。

只是,他却觉得,这双姐妹的美,使自己有一种没法抗拒的力量,心蕊已成过去,不用再提了,可是眼前这位心怡姑娘,正因为她的娟秀、冰情、冷艳,却更令郭潜感到一种超然的感觉。

这姑娘,她就像是冬夜天边的一粒寒星,给人一种深慕、冰寒和同情的感觉。

只要望着她,你不自觉地就会想去亲近她、爱抚她,因为你似乎觉得她太需要支持,太需要爱了,可是有一点,却是你自感不配去安慰和亲近她!

郭潜正是有这种感觉,所以现在他只能痴痴地看她一眼,甚至于不敢逼视。

心怡收了碗筷之后,最后端来了一个陶土烧成的粗碗,碗内是黑黑的浓汁。

郭潜感动得不知怎么才好,他说:“姑娘你太好了……谢谢你!”

心怡奇怪地看着他,不发一言,等他喝下了这碗葯之后,她才说道:“你不要谢我,我妹妹伤了你,我救你,那是应该的。”

她声音还是和刚才一样的冷,甚至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。

过后她才注视着他,浅笑了笑,说道:“觉得好些了没有?”笑容顿使她美艳若仙。

郭潜不禁觉得浑身舒服,他受宠若惊地道:“啊?好多了,好多了!”

心怡秀眉微颦,半笑道:“好多了,你并未吃多少葯呢!”

郭潜讷讷道:“姑娘服侍无微不至,病情自是大大见轻……”

还要说话,心怡却指着碗道:“那么快喝下去吧,喝了以后更会见轻松些!”

郭潜忙端起碗,大喝了一口,想不到人口奇烫,咽也不能,急得一双大眼睛,朝着心怡骨碌碌直转。

心怡忍不住抿嘴一笑,这一笑令郭潜顿时忘了苦,忘了烫热,咕噜一声把那口葯咽了下去,只烫得张嘴吐舌不已,心怡忍不住又笑了。

她说:“小心一点喝,烫得很!”

郭潜红着脸连连点头,心怡在他床边,见他一口气把葯全喝光了,才收了碗。

她走了几步,却又回头问道:“你是万斯同的朋友?”

郭潜点了点头说:“是的,我们是结义的弟兄!”

心怡望着他慾言又止,遂自返身而去,郭潜望着她苗条的后影,暗暗赞叹了一声:“好美丽的姑娘!”

方才的倩影笑姿,不禁又使他有些意乱神迷,需知一个感情脆弱的人,时常会自作多情的。

他不禁有些想人非非,他想:心怡对自己那种甜美的微笑,绝不会是偶然的,那是有情而发的。

想到此,一时真有些把持不住,不禁脱口唤道:“姑娘!姑娘!”

“来啦!”随着声音,心怡已推门而进。

她转着眸子问:“有事么?”

郭潜一时脸涨得通红,讷讷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心怡一笑,道:“你不要过意不去,我不是说过了,何况你还是万大哥的好朋友!”

郭潜这时咳了两声,心怡忙把茶杯送上,那只纤纤的玉手,又呈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郭潜在接过杯子的时候,实在忍不住,也不知是一种什么力量刺激着他,他竟紧紧地握住了心怡的手,花心怡不禁吃惊地后退了一步。

她用力地把手抽了回来,双目之中,闪过了一层愤怒的光芒,可是却又马上消下去了。

她只是瞪着大眼,惊奇地看着他,郭潜一时面红如布,他微微垂下了头说:“姑娘!原谅我,我实在太失礼了!”

心怡冷冷地道:“我不会怪你的,因为你身上伤得重,可是……”

郭潜抬起头道:“我很喜欢你!”

心怡冷笑道:“我并不喜欢你!”

说完话,她倏地转身慾去,郭潜红着脸唤道:“姑娘请回来。”

心怡冷漠地转过了身子,郭潜正色道:“请姑娘原谅我冒失,我只希望能跟姑娘做一个朋友!”

心怡摇了摇头,眼泪在她眸子内直转,郭潜咬了一下牙说:“你孤单,是需要我这个朋友的,我以后会为你带来快乐!”

花心怡喃喃道:“谢谢你,可是我心中已有所爱的人了,我的感情是终身不会改变的。”

郭潜一时不禁木然,因为他真没有想到,像她这样冰清的人,居然早有钟情之人,昔日闻万斯同说,她姐妹二十年隐居黄山五云步中,不曾结交过任何异性朋友,她这么说,又作何解释呢?

想着,内心不禁浮上了一种说不出的失望和悲哀,他轻轻叹了一声,道:“他是谁?”

心怡想不到他会如此问,当时玉面鲜红,可是她居然很直爽地回答了他,道:“万斯同!”

“万斯同?”郭潜一时张大了眼睛,他几乎呆住了,他说:“那是不可能的啊,他不是曾和令妹……”

心怡淡淡地一笑道:“不错,但是我也爱上了他,只是他并不知道罢了!”

她又说:“我并不打算要他知道,只是我爱他……”

郭潜苦笑了笑,他不禁大为惭愧,可是他却知万斯同的隐病,也许万斯同刻下已经出家为僧了,那么这姑娘莫非空守一生么?

这太残酷了,我要老实地告诉她。这么想着,他就大胆地说:“姑娘,你那种感情,我很钦佩,可是万大哥也许已经出家了,他曾说过……”

“为什么?你快告诉我!”

郭潜长叹了一声:“这是一件隐秘,你也许并不知道,万大哥是为你们姐妹二人所牺牲的!”

心怡几乎颤抖了,她追问道:“怎会呢?”

郭潜冷笑了一声,他身子往上坐了坐,道:“你那母亲固然是爱女心切,可是心大狠了……太狠了!”

心怡不禁蛾眉一挑,低叱道:“郭兄,请你说话有分寸一点,我不愿任何人骂我母亲!”

郭潜苦笑着点了点头道:“听我一说,你就知道了,姑娘,你可记得当年万斯同为你母女所囚之事?”

心怡冷冷地道:“我自然记得,我们太冒失了!”

郭潜看了她一眼,又说道:“那么,你可知道令堂大人曾偷偷背人,把他给废了?”

心怡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颤抖着声道:“这……不可能,我曾见他好好地离去的啊!”

郭潜冷笑道:“我指的废,远比废除四肢更可怕、更残忍!”

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心怡,又道:“令堂闭了他的精蓄穴,万斯同将终身不能人道!”

这句话,就像一个雷,击在了花心怡的头上。又像一根尖针,深深刺入了她的心,她只觉双瞳一阵发热,差一点跌坐地上。

这突如其来的消息,就像闪电一样地击中了她,她真想不到母亲竟会施出这种辣手,现在一切她都明白了,她用发抖的声音道:“这是真的?”

郭潜冷冷一笑,说道:“自然是真的了!”

心怡咬了一下嘴chún问:“那么现在他在哪里呢?”

郭潜惊异地看着地,问道:“姑娘,你……打算怎么样?”

心怡的大眸子里,坠下了两粒晶莹的泪水,她喃喃地说道:“我要找他去……我一定要找到他。”

郭潜单手撑着身子,皱了一下眉头,叹了一声道:“姑娘,他现在可能已经出家了,再说……”

他似很难启齿,以下的话就接不下去了,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盯在她身上。

心怡这时脸色苍白,她苦笑了笑,对郭潜说:“不怕郭兄笑话,我爱他,我爱的是他的人……”

说着顿了顿,叹息道:“我不能让他出家,我要找他去。”

郭潜似乎很感动,他紧紧地握着自己一双手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很钦佩你的至情,你可以去找他,他大概目前还没有走……”

心怡忙问道:“他住在什么地方?”

郭潜望着她说:“我来的时候,他还住在洞庭澧水中流的‘波心寺’内,现在走没走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波心寺?”心怡问。

郭潜点了点头:“那是一座非常有名的寺院,随便一打听就会有人知道,姑娘你这就去么?”

花心怡脸色微微一红,她问郭潜道:“你一个人在此养伤行么?”

郭潜哈哈一笑道:“这点伤算什么?再有几天我就好了,你放心去找他吧!”

心怡默然点了点头,郭潜冷笑一声,说道:“令妹欺人未免太甚,还有那个葛金郎,我岂能与他们善罢甘休,等我伤愈之后……”

花心怡大惊道:“郭兄,你千万不可如此,那葛金郎武功出众,你……你不是他的敌手!”

郭潜脸色一红,心怡忙改口道:“他二人合力,只怕你一人应付不下。”

郭潜冷哼了一声,很不得劲地笑了笑说:“这点我知道,不过我不会就这么甘心的。”

心怡呆了呆道:“舍妹如此自甘堕落,日后必当自食恶果,郭兄你暂时还是忍耐一下吧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4 古寺兴波 江心遗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