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1 洞庭千里碧 君山一株葩

作者:萧逸

轻微的波浪,拍打着静悄悄的沙滩,上去又下来,不时溅上一些白色的泡沫!

沙滩上有无数的贝壳,在夕阳下,闪闪泛出各种颜色,成群的沙鸥,盘旋在水面上《易》揭示事物之真相,确立了处理事物的原则。《易·系辞,时上时下,灰白色的羽翼,张开又合上,你甚至于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两腑白色的羽毛和黄黑色的长嘴。

这是君山第十二座峰下,前望洞庭,烟波浩渺,水天相连,后顾君山方式,主张回归“自然”。庄子继承、发展了老子的道论,倡,秀拔千丈,排延数里之遥,日出时,光烛霄汉,日暮彩云漫天,岸上沙丘如带,风光如画,端的是人间仙境。

一个灰衣独臂的老人,面对着湖水,倚坐在一张竹制的靠椅上。

他那只仅有的右手。托着一根旱烟杆儿,不时地抽上一口,吐气如云!

这老人约有八十以上的岁数了,只是面白无须,脸上皱纹虽有,却并不太多,可是却有种说不出的风尘草莽气色,尤其是他那一双细长的眸子,直视着夕阳,虽长时而不稍瞬,象征着这个人,有着超然的定力。

他那直而短的一双眉毛,眉角削如剑,尾部斜挑,其白如雪,一袭灰衣,长可及地,足下是灰绸面的双梁便鞋,纺绸的裤管,用两根细绸带子扎着,更显出一派气宇不凡。他这么静静地坐着,不发一语,良久才把烟锅里的灰在鞋底上磕了磕,回头唤了声:“大妞!”

“来啦!爷爷!”一个面貌黑俏的姑娘,笑着跑了过来,她一面跳着说,“爷爷,那个人已经醒了,吐了好多水呢!”

老人微微含笑地点了点头说:“他本来是没有什么大病,只是被水给灌够了,等会儿一碗姜汁给他喝下去,到明天叫他走就是了!”

这姑娘嘟着嘴说:“明天怕不行,我看他全身还发着热呢!咱们救人要救到底啊,是不是爷爷?”

老人冷笑一声,目光又回到水面道:“大妞,你知道今天十几了?”

黑姑娘翻了一下眸子,奇怪地道:“大概是十七了,干什么呀?”

老人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这么重要的一件事,你会忘了?”

“什么事?”大妞还是不大明白。

老人忽然站了起来,他用右手扭着那只空袖管儿,目泛奇光地道:“爷爷这只手是怎么断的?你莫非忘了?”

这一句话,顿时把大妞儿给吓了一大跳,她紧紧抓着老人一只手,惊奇地道:“啊……是她!水母……”

她那双大眸子,在说到这句话时,竟是充满了惊吓之色,全身都为之颤抖了。

“是的广!”老人说,“四月二十日,这个日子我一生永不会忘记!”

大妞儿眨了一下眸子,讷讷道:“那不还有两天了?爷爷……咱们走吧?何必要与她打呢?”

老人目光突地一亮,他气得身子有些发抖,厉声叱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少女拉着老人的手,害怕地说:“你可别生气,爷爷……我怕!”

老人嘿嘿一阵冷笑,朗声道:“亏你还是我秦冰的孙女,我这十年以来,日夕苦练功夫为的是什么?好容易盼到了今天,你居然劝爷爷走!哼!你可真丢尽我秦氏门中的脸!”

言罢兀自怒容满面,他孙女被这番话,骂得低下头几乎要哭了。

老人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伸出手,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道:“孩子,这也不怪你……唉!我们进去吧!”

说着他就转身直向沙滩那边行去,那姑娘垂着头在他后面跟着,不时地用足尖点地,去踢地下的沙,这一切显示,她只不过是一个孩子。

在山峰上,有几间用木板钉成的房子,虽是不十分漂亮,看来却整洁结实。

那个叫秦冰的断臂老人,单手推开了屋门,大步走进去,并且回头问:“他在哪里?”

姑娘赶上来,悄悄地用手指了一下说:“就在那一间,爷爷!”

她脸上红了一下,忸怩地道:“他身上没穿衣服……脱下的还没有干!”

老人怔了一下,顿了顿才道:“你快找一套我的衣服去。”

说着他就推开了另一扇门进去,只见万斯同平躺在一张竹床上,脸色较前已略为红润,只是身上却微微地颤抖不已。

看见老人进来,他用力地坐起来,才发现赤躶的上身,不禁又尴尬地躺了下去,老人走过来,把他身上的被子拉了拉,皱眉道:“小朋友,你不要客气,你在水中过久,中寒太深,暂时还不宜劳动!”

万斯同只觉得全身战抖不已,讷讷地道:“谢谢你老人家救命之恩,我太失礼了!”

老人随口道:“不必客气!”

他说着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,眯着眼微微笑道:“其实救你的倒不是我,是我那顽皮的孙女救你的,等你好了后,再谢谢她吧!”

斯同这时只觉得牙关喀喀有声地相磕着,他觉得冷得厉害,闻言只勉强地点了点头,口中却连连道:“谢谢……谢谢你们祖孙二人……”

老人见状,眉头微皱地走过去,在他额上摸了一下,吃惊地道:“想不到中寒如此之深……这……”

万斯同咬牙苦笑道:“老丈不必担心,容我歇一日也就好了!”

秦冰摇了摇头道:“不行。”

他说着,遂高声唤道:“大妞,你快把我房内的葯酒拿来……再多拿一床被子来。”

室外答应了一声,须臾,那个俏秀的黑妞儿,就进来了,她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花衣裳,手中抱了一床被子,一只手提着一个红漆的小葫芦。

她先朝床上的斯同瞟了一眼,羞涩地点了一下头,把东西搁下,转身就要走。

老人却唤她道:“先别走。”

他指着她对斯同道:“这是我孙女秦小孚,就是她把你救回来的。”

万斯同撑臂想起来,想到了自己没穿衣服,只得又躺了下去,口中连道:“谢谢姑娘救命之恩!”

秦小孚嫣然一笑,露出细白的一口牙齿,结结巴巴地道:“你不要客气,这算不了什么!”

说着她羞涩地笑了笑,又问秦冰道:“爷爷,这位相公该吃点东西了吧!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秦冰白眉微微一皱道:“饭是要吃的,只是他现在寒火未退.却进不得食。”

说着又微微一笑,打趣道:“丫头,你既救人,自然要多分点心,今夜我看你是不是别睡了?”

秦小孚把身子背过,那条黑亮的发辫,就像一条蛇似地动着,她小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说着回眸瞟了万斯同一眼,就低着头走了。

万斯同不禁心中十分过意不去,正要开口说话,老人却对他摆了摆手,含笑道:“你不要多说话,你的情形我全知道,不用说,你的船是遇见了早上那阵子暴风雨了,是不是?”

斯同点了点头,老人叹息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”

稍顿遂又问道:“你还是一个练武的人吧?”

斯同正要开口,老人却抢着道:“只要点头,不要开口说话,你现在中气不足,我知道。”

斯同只好微微地点了点头,老人面上微现出些喜色,他哼了一声,说道:“没有错,你身上带着一把剑,你不是本地人吧?”

斯同摇了摇头,老人这时把葫芦中酒,徐徐注人一小瓷杯中,一面走到他身前,伸出他那只断了大半截的左臂,把斯同身子向上一托,说:“来,小兄弟,先喝了这一杯暖和暖和!”

万斯同只觉得他那只断臂,竟是力大无比,自己身子为他轻轻一托,即不由自主地坐了起来,他不禁心中动了一动,方一开口,却为老人就手把杯中酒咕噜的一声灌了下去。

也不知这是一种什么酒,人口微甜,并不带丝毫酒味,甫一入腹,即刻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酒热,万斯同只觉得身上一连打了几个寒战,牙关愈发地战抖起来,他颤抖地说道:“老伯……我……我冷得很厉害!”

老人眯着眼笑道:“这是必定的现象,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他说着,又把另一床被子,为他盖在身上,一边推门出去,一边道:“我马上就来。”

万斯同见被子上有一套干净衣服,想是他祖孙二人拿来给自己换的。

当时也顾不了许多,就跳下床去拿,谁知当他才一跨下床,才发现敢情自己竟是一丝不挂,不禁羞了个俊脸通红,由不住心内通通一阵急跳。

他匆匆把衣服换上,觉得衣服大小倒挺合自己的身,这一刹那,已冷得他双眉连耸,奇怪的是,才吞入腹中的酒,仅攻入腹时奇热无比,这一会儿却反倒不怎么觉得了。

他蹒跚着又重新上床,盖好了被子,想到了方才赤身露体的样子,还禁不住脸红。

他心中想,这里只有他们祖孙二人,看方才那老人,既是断了一臂,自然不会是他为自己脱衣解裤了,那么是谁呢?

“一定是那个黑姑娘了……”想到此,他真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,禁不住沁出冷汗。

暗忖,自己这一生也真是多难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于是就联想到,在溺水亡命时,花心怡下水救自己的情形。

她是从那艘花船上,纵身下水的,原来那艘跟踪了自己一路的小花船,竟是她啊!

这么看起,那个在波心寺每夜看护自己的痴心女子,也必定是她无疑了!

万斯同这么想着,更不禁愁肠寸断,花心怡这么降格来求,对于他来说,那倒真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,她这是何苦呢?

这可真是一个谜,在昔日的印象里,心怡较心蕊冷得多。她对自己是谈不到什么特殊感情的,想不到原来她内心是这么热情,竟是这么痴心的一个姑娘……所奇怪的是,她怎么会离开了黄山,怎么会找到了这里,花心蕊到底如何?那紫蝶仙花蕾又如何?

这么多的疑问,真把他头都弄昏了。

可是他又想到了,花心怡下水救自己,自己既是落得了如此下场,可是她呢?

她会不会丧生了?这么想着,禁不住眼角渗出了热泪,内心充满了怜惜与同情。

昔日自己一直是错认了她,而这种无法表达的歉疚伤心爱慕等诸般情绪,却只能自己消忧,而可怜的花心怡,也许她的尸体正陈在湖边的野草沙堆里……

斯同一个人,想到了这些伤心的问题,更是悲从中来,不禁发出长长的叹息之声。

忽然,门被推开了。

秦氏祖孙一并走进来,斯同忙坐了起来,却为老人赶上,又按得躺了下去。

老人在他脸上看了看,微笑道:“怎么样,现在好多了吧?”

一言提醒了万斯同,使他突然觉出身上,已不如先前那么剧寒了,只是口干难熬!

他苦笑了笑,说道:“老伯姑娘大恩,万斯同没齿不忘,唉……我真是两世为人了!”

秦冰笑了笑问道:“你叫什么来着?万什么?”

斯同正要报名,却见秦小孚小声在一边插口道:“万斯同……”说着又瞟了斯同一眼.问:“对不对?”

万斯同连连点头道:“咦!你怎么知道?”

秦小孚笑推了她爷爷一下:“不是你自己说的吗?我又不聋。”

秦冰呵呵大笑道:“好丫头,你这是骂你爷爷耳朵聋是吧?”

那黑姑娘背过了身于笑,望着他祖孙二人这种天伦之乐,万斯同不禁暂时忘了悲痛。

他脸上也带出了一丝笑容,老人望着他道:“你不要笑话,老朽就这么一个孙女儿,是我宠坏了她了,不过她倒是为老朽打发了不少暮年的寂寞!”

斯同说:“令祖孙天伦之乐,令人羡慕!”

秦冰脸上飘过了一层微笑.却又为一个新的凄惨笑容所取代了。

他摇了摇头道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你用不着羡慕……来!小兄弟,你把身子翻过来。”

斯同闻言忙在床上把身子翻了一个转儿,秦冰目光望着那黑俏的姑娘道:“姑娘,你用我秦氏门中的大推手,给他有力推拿一番!”

斯同俊脸通红地回过脸来道:“姑娘……我看不必了吧……谢谢……”

秦小孚挽着袖子,闻言咧嘴笑了一下,又把嘴绷住,现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。

她一步走到了万斯同身前,寒着那张小脸道:“万先生,你可要忍着一点儿,我的手重!”

斯同连连点头道:“姑娘偏劳了,请下手吧,没有关系!”

秦冰见状也笑了,他对小孚道:“下手重,你不会放轻点儿吗?”

秦小孚这时,双手已经搭在了斯同双肩上,闻言瞟着爷爷,咧嘴一笑,说道:“人家已经说受得住嘛,你老人家又要多口!”

老人大笑了两声,遂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去,边道:“好!好!算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1 洞庭千里碧 君山一株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