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2 独臂布玄阵 少侠奏奇功

作者:萧逸

第二天清晨,万斯同早早地起来,他觉得自己是完全好了,老人既然已下了逐客令,自己不便再住下去,只是对这祖孙二人,他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依恋之意,尤其是在人家最危难的时候离开,在良心上来说,实在是不大说得过去。

秦小孚为他送来了他的那口宝剑,目光之中,更是不胜依依!

万斯同问:“老伯呢?”

小孚说道:“天不亮,他已独自出去了。”

万斯同叹了一声道:“那么,我是见不到他了?”

秦小孚点了点头说:“见不到了。”

“他曾说些什么?”

“哦……”小孚道:“他叫我把你的剑给你,而且送你出君山。”

万斯同感到一阵黯然,小孚见他如此,遂笑了笑道:“我爷爷还说,明天事情过后,他自会去寻你,听说是为你医治一种什么病……”

万斯同脸上红了一红,叹息了一声,苦笑着道:“他老人家,真是个怪人,功成身退,不受我一礼拜谢,真是个大丈夫!”

秦小孚抿着嘴笑了笑,万斯同把宝剑用绸带缠好背上,道:“那么我走了!”

小孚追上前道:“慢点,我还要送你,不然你会迷路的,这里的山峰太多。”

万斯同内心实在很感激这个姑娘,闻言就站住道:“那么不是太劳累你了?”

小孚随口道:“这算什么!”

她就率先推开了门,领着万斯同走出了石室。

万斯同这才看清楚了眼前形势,一边是洞庭湖水,一边是耸立的君山,而石室处地,更有数里白沙,水鸟无数,在红光耀目的朝阳之下,翩翩飞舞着,他的心,不禁得到了一种开脱的感觉,这是他卧榻以来,很少感觉到的,由不住赞道:“这地方真美!”

“美什么?”小孚回头笑道:“我都腻死了!”

她说着纵身跳上了一座石峰,身段轻巧,腰肢婀娜,宛然一副村姑模样儿。

万斯同不禁也提起气纵身跟上,秦小孚像是有意卖弄,接连着几个纵身,直向岭上翻去,万斯同只得紧紧跟上,他们二人那种轻灵的身形,在朝阳之下,显得好看。

秦小孚在翻过了一座涧峰之后,回头见万斯同紧随在身后,她的脸不禁红了一下。

“姑娘好俊的功夫”万斯同说。

小孚笑了笑道:“爷爷果然没说错,你有一身好功夫!我比不过你!”

万斯同苦笑道:“姑娘年纪轻轻,已有如此功力,若到了我这般岁数,岂不是比我高上了许多!”

小孚喘了口气,遂在一个大石头上坐了下来,她忽然正色道:“万先生,我有一件事想问问你。”

万斯同心中始终挂念着那件事,闻言忙道:“姑娘有话请说,何需客气!”

小孚眼睛看了一下天,喃喃道:“万先生,我昨天看你的样子,似乎很为我爷爷抱不平!”

斯同点了点头,说道:“现在仍然如此。”

小孚面色一喜,她望着万斯同道:“真的?”

万斯同冷笑了一声说:“我本意是想过了明天以后再走的,我想助令祖一臂之力,只是……”

小孚忙道:“只是什么?”

万斯同叹了一声,说道:“令祖父太好强了,他是不乐意我这末学后进来帮助他的。”

“可是我倒愿意。”秦小孚忽然脱口说了这么一句。

万斯同不禁有些出乎意料之外,他怔了一下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秦小孚咬了一下小嘴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如果你真的愿意这么做,我可心帮助你。”

万斯同不禁大喜,可是他又皱了一下眉,问道,“你爷爷难道不会发现?”

“不会的!”小孚讷讷地说,“我们只要在暗中帮他,不让他知道就是了。”

万斯同低头思忖了一下,遂道:“这么做自然是好,只是我以为,最好你还是不要露面的好。”

小孚翻了一下眸子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,”万斯同笑道:“你爷爷万一知道,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那你还不是一样。”

万斯同笑道:“我是外人,他不会骂我,可是你却不行了。”

秦小孚一时不说话了,她很清楚她爷爷的脾气,尤其是这种事,自己如果违背了他的意思,那是不得了的,想到此,她也不禁有些害怕了。

“那么,你的意思是如何呢?”她小声地问。

万斯同轻笑了一下,说道:“很简单,你到时在家,不要出去,一切由我去就是了。”

“你一个人不怕?”

“我不怕!”万斯同眸子里泛出了刚毅的神色,又道:“你们祖孙二人如此对我,即使是为此丧生,也是死而无憾!”

他并不知道,这句激昂慷慨的话,实在已深深打动了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心。

她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,这时竟掩面哭了。

万斯同不禁吃了一惊,他奇怪地问:“咦!姑娘你怎么啦?”

小孚趴在大石头上,哭道:“万先生,你真好,你是我认识中最好的人。”

她又抽搐道:“你这么做,我真不知怎么来报答你?”

万斯同不禁失笑道:“小妹妹,你太天真了,你想想,我这条命,如果不是你救我,我怎能活到今天?现在能为我的恩人做一点事,又有什么值得可说的呢?”

他走过去,轻轻地在她肩上拍了拍道:“好了,别哭了,既然如此,你回去吧,明天晚上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

秦小孚用流泪的眼睛看着他抽搐着说道:“早知道我就不求你了,那是很危险的……”

她很后悔地仰着脸道:“你还是不要去吧,也许你会死的!”

这是一句“童言无忌”的话,万斯同并不在意,他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你放心,我和你爷爷都不会死,水母的命倒是危险!”

这一句话,又把小孚逗笑了。

她眨着亮晶晶的眼睛,破涕为笑道:“啊!她可厉害呢!你不知道。”

万斯同见她样子滑稽,不禁也跟着笑了,就问她道:“水母是什么样子?你见过没有!她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?”

秦小孚摇头道:“见是没有见过,不过爷爷说她的样子真吓人。听说最厉害的是她的水箭!”

“水箭?”

“可不是!”小孚说,“她能从嘴里把喝下去的水喷出来,喷很远,听爷爷说,谁要是为她这种水箭喷上了,一定活不了!”

“这么厉害?”万斯同听来也有些惊心。

秦小孚侃侃地又说道:“爷爷说这种水箭比暗器厉害得多,因为你没办法事先防备,她只要一张嘴就出来了,而且,你也不能用兵刃去挡,因为是水呀!”

经她这么一说,万斯同也觉得果然厉害,他心里就在盘算着对付她的方法。

秦小孚这里忽然“哦”了一声,她用手指着远处湖心道“爷爷回来了。”

万斯同顺其手指处望去,果真远处水面上,一叶小舟正向岸边划着。

秦冰单手操着桨,江风把他那袭湖色的长衫吹得飘向一边,皓首银须在阳光之下,更闪闪发着银光。

小孚站起来说:“我要回去了。明天如果你一定要去,你要特别的小心,我真怕你会……”

万斯同微笑道:“不会的,你回去吧,我走了。”

秦小孚还怔怔地看着他,那是一副孩子对成人的钦佩表情,是一种最纯洁而无需代价的感情交流。

万斯同笑道:“小妹妹!回去吧。”

小孚点了点头,笑了笑,就回头走了,走了几步,她又回过头来撒娇地道:“那我以后也叫你大哥哥啦,不叫你万先生了,好不好?”

万斯同点了点头,笑道:“这称呼很好,你以后就叫我大哥好了!”

小孚就点了点头,转过身走了,垂在背后的大辫子晃来晃去的,几步之后,她就又回过身来,见万斯同还含笑地在看她,她就跺了一下脚,笑道:“你怎么不走哪?”

万斯同对她挥了挥手,叫她走,她却也对着万斯同挥了挥手说:“你先走!”

万斯同知道对方一派小孩脾气,不听她的话是不行的,当下就转过身子走了。

孩子们的感情,有时是最认真的,万斯同直呼秦小孚为小妹,而那个小妹的内心,却很认真地当他为大哥了,她对万斯同的感情,就真像是一个妹妹对哥哥一样的。

现在这个哥哥猝然离开了她,当她目送他魁梧的身材消失之后,她首次感觉到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那是一种依恋、空虚的感觉。

良久之后,她才没精打采地悄悄回家,她的心立即又为同情爷爷而取代了。

今夜的月色是那么的暗!

天空陈列着几乎是可以数得清的几颗小星星,而它们在湖水冰寒映激之下,似乎显得较往日更孤单更冷清……

静静卷起的波浪,轻轻淘着沙滩,一次又一次……

这一切是那么的宁静,那么的和谐,可是谁又知道这时间内,正埋伏着无限的杀机。

夜深的时候,一切万恶的事情,都在这时……但当夜更深的时候,距离可爱光明的明天,也更近了一些,只是这过渡的时期,你将如何渡过?

沙滩上,平平地置着一张木桌,上覆白布,桌上置有四色水果,但在紧靠着果盘的一边,却放着一只黑鲨鱼皮剑鞘的长剑,那是如此的不协调。

独臂老人秦冰,面若寒霜,坐在长几的一边,他的另一边,却空着一张靠背的藤椅,椅上放着青缎的椅垫,显示出来客的特殊身份。

他那双门灿的光瞳,可以说是眨也不眨地注视着水面上,我们敢说,水面上即使有一只小小的飞蝇,也不会逃过他这么有神的一双眸子的。

时间在浪花中消失了。

天上,没有月亮,地面上没有飞鸟,甚至于连一声咳嗽,一声叹息,也是没有的。

仅有的是水面上飘过来的江风,它轻轻地袭击着老人那身宽松的衣服。

老人面色十分沉重,他不时地轻轻拂着衣袖上的沙粒,可是他那双瞳子,却是丝毫也不敢松懈地望着水面。

“放心下来,她必定是要来的,她是要以长时间的精神消耗,想使我体力不支的!”

他这么想着,嘴角不禁浮上了一丝笑容,心说:“老怪物,你果然厉害,可是我秦冰数十年真气内力,岂是如此易于消耗?”

这么想着,他那双眸子倏地闭了起来,仅仅睁开一线,右手轻按小腹,舌舐上颚,一时之间,只觉得体肢温温,宛若入定一般。

这种儒式静坐,最是从容不迫,你休以为他双目下帘,六合归一,而不辨四周,其实方圆里许以内,以秦冰今日之造就,即使是飞鸟经过,他也能发觉出来。

似如此约有一个更次,秦冰心中仍是如无波石井,丝毫也不起焦躁之心。

忽然,水面上起了一个水花,宛似金鲤跃波一般,接着“呱!呱!”两声鸟鸣,二只白鸟风掣电闪般地直向秦冰坐处飞来。

秦冰仅仅睁开双瞳,身形却稳若泰山,丝毫不动。

可是他的嘴角,再次地泛起了一个冷笑。

那双白鸟口中发着怪鸣,似乎并非本心要向秦冰飞来,而似为一种大力,硬把二鸟掷过来。

就在接近秦冰面前约尺许左右的地方,它们终于鼓翅向两旁飞去,口中发出尖锐刺耳的鸣声。

紧接着又是呱呱两声鸟鸣,又有二鸟自水面风掣电闪飞来,秦冰犹不为所动。

那二鸟像方才一般,也是在接近秦冰面部尺许左右时,怪叫了一声两面飞开。

似如此,一连有四五次,全是如此,秦冰却是置若罔闻!

而在第五次二鸟甫过的刹那之间,秦冰忽然冷叱了一声:“好!”只见他右手突翻,骈中食二指,在空中一连点了两下,当空有一阵劲疾的鼓翅之声,遂见二鸟平空坠地,在沙岸上只拍打了一会儿翅膀,就不动了。

秦冰哈哈一声大笑,朗声道:“如此雕虫小技,伤我奉冰,谈何容易,老朋友请现出身形来吧,秦某已恭候多时了!”

他这句话说完之后,果闻得远处水面上哗啦啦一阵水响,并且爆发出一阵令人闻之心悸的笑声。

水面上起了一道白线似的浪花,由湖心至岸边,宛如巨鱼行浪一般,霎时间,已抵滩岸。

紧接着从浪花里涌出了一个怪人来。

这人一身羊脂似的白肉,身形极高,全身赤躶,却在双*及下体处以红布紧裹,如果她是一个少女,尚有几分媚色。

可惜的是,她年龄太老了。

你只见那苍白松弛重叠的一张鸟脸,就倒尽了胃口。

尤其是近下巴处,痴肥垂坠,衬以满头白发,看来却是骇人已极!

她远远立在湖岸水边,遥目对着沙滩老人坐处,咧着大口怪笑了两声,用力地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2 独臂布玄阵 少侠奏奇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