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气红颜》

04 苦斗同归尽 坦言结冤仇

作者:萧逸

在山涧的一道窄弄夹缝中,有一条羊肠小路,这是一条隐道,直通后山洞庭。

在一块岩石上昂首站着那高大的水母谷巧巧,她似无限焦躁的神色,左顾右盼着,并且不时地把手中一枝芦笛,就口吹着。

如此吹了七八声之后,仍不见心怡到来,她就愤愤地把手中笛子向后边一抛,冷笑道:“姑娘,我可不等你了,我先顾全我自己要紧!”

说着,她自地上提起一个简单的行囊,单手拄着木拐,直向后山绕去。

在半路上,她耳中似乎已经听到了有兵刃交击的声音,并且有厮杀的叫声,水母暗暗吃惊。

她匆匆行到一棵老松村旁,然后自囊中拿出一捆绳索,把一头系好树上,另一头却向涧下抛去,山风飕飕,吹得她满头白发飘扬。

现在她的心,倒似乎是定下来了,因为只需走落这片悬岩,就可绕到君山另一峰,从容脱险。

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了她的脑子:“我不能抛弃她,不能……”

试想这多日以来,这个花心怡姑娘,是如何地照顾自己,她把自己由死亡路上救活了,现在也是为了自己,去和敌人厮杀,而自己却在她危急之时,抛她而去,留下她去送死。

“如果这么做,我谷巧巧怎能算人?拿什么面目再苟且偷生下去?”

这个念头,电也似地在她脑中闪过,顿时她犹豫不决起来。

水母一生作事,向来是姦诈任性,可以说她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,她也从来没有去反省过一件自己所作过的事情,是否有愧于良心的,在她以为,良心这个东西,根本是空虚不存在的。

可是此刻,她竟会破例儿地感到有愧于心,她竟是狠不下心,舍弃这个无辜女孩的性命!

她焦急地在这附近转着,心中暗愤花心怡办事不够精明,既然自己曾告诉过她这一条暗道的入口之处,那么现在,她无论如何也应该到了,怎会耽误这么久?

想着又撮口为哨,试着吹了两声,空谷音扬,这种声音足可传出数里之遥!

猛然间,她听到了左面陡壁上有了声音,似像有人行走的声音。

水母不禁大喜,她轻轻唤道:“姑娘快来,我等了你半天,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!”

说着她单手持着木拐,向发声处跳了几步,蓦见一条人影,就像孤鹤似地蹿了过来,随着一声轻笑,这人已经落在了她的身前。

水母注目一看,不禁吓得面色如土,猛地拨头就走,可是这人怎会再令她逃开手下,只见他把身躯一腾,已轻如落叶似地,落在水母身前。

月光之下,这才看清了来人,竟是那断了一条左臂的老人秦冰。

他冷冷地一笑道:“谷巧巧,你还想逃走么?你能瞒过川西双白这对东西,却是瞒我秦冰不住,今夜看你又怎能逃得开我手?”

水母咯咯一声怪笑,声如枭鸣,她举起了手中木杖,指着来人道:“怎么?你莫非还敢乘人之危么?哈!我只当你秦冰是一个英雄,如今看来,你比起你那师父弘忍大师是差得太远了!”

秦冰呸了一口,冷笑道:“亏你还说得出口,当初我那恩师是如何待你,想不到你这无情无义的东西……”。

他才言到此,忽见水母一声厉吼,手中木杖,竟自脱手打出,她本人却因体力未愈,而出手过猛,整个身子竟倒在草地里。

秦冰又轻轻一转身,木杖便已打空,落向一边。

水母遂自地上踉跄爬起,她大声叱道:“姓秦的!你要如何?你说。”

秦冰后退了一步,他倒是想不到,这老怪物身受如此重伤,居然还敢对自己发狠。

他略一思忖,心想此刻要是取她性命,自是易如反掌,但自己一生行侠,光明磊落,如在她重伤之下取她性命,虽是外人不知,奈何“君子不欺暗室”,究竟是问心有愧的事情,不如……

想到此,冷笑道:“谷巧巧,你我虽有深仇大恨,但老夫今夜并不想取你性命,今夜你只把我那件师门的东西交出来,我定破格让你逃生。”

说着又哼了一声:“以后你如不服,仍可随时找我,我必定随时候教。”

水母闻言,却又怪笑了一声道:“秦冰,你休要作梦,什么师门故物,弘忍大师未亲口向我索讨,你又凭些什么?”她狂笑道: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我未向你讨回我那口寒铁软剑已是好的了,你居然还有脸向我要书?”

说着她瞪目如炬,大声道:“你别以为我身负重伤,就可欺侮,需知我们练武之人,先天元气之气不可轻侮,你如逼我过甚,我可拼着一死,嘿……那时候只怕你秦冰也休想全身而退吧?”

秦冰不禁面色一寒,冷冷地道:“你到底给是不给?谷巧巧,我对你已是网开一面了,你不要不知好歹!”

水母这时竟一身是胆,她仰着肥大的身子,向前又扑了过来。

秦冰见她竟是不可理喻,方自动怒,正要出手给她一个厉害,忽然峭壁上一声娇叱道:“住手,不可伤我朋友!”

一条纤影,如陨星下降似地落了下来,现出了花心怡娉婷的身影。

秦冰为这忽然传来的声音,吓了一跳,单掌平按,把身子侧了过来。

这才见由峭壁悬岩上,疾如星陨石沉似地,飞扑下一个妙龄的少女,对于她,秦冰并不陌生,她正是方才在上面与川西双白厮杀的那个女子。

这令秦冰感到很奇怪,他可从来没有听过水母收有徒弟,而且由这少女方才对付川西双白的剑招上看来,分明与水母剑路不同,可是她却又为什么拼出死命,来保护水母呢?

这些念头,也只不过是匆匆在他脑中闪过,他可来不及去深思这个问题。

因为眼前,这个女孩子,已经是护在水母身边,而且横剑向自己怒目而视。

秦冰好容易找到了水母,多年怨仇眼前即将有个交代,自无由一个不相干的女孩子出现,而自己就退身而去。

他冷哼了一声道:“女孩子,这不关你的事,你还是门在一边吧!”

心怡这时才看清,眼前这个老人,自己并未见过,白发皓首,长眉细目,生相甚为儒雅,不似川西双白那种狡诈的姦相,当下到口的恶言,反倒吐不出来了。

她只是横剑拦在水母身前,一双清澈的眸子,直直地盯着这个陌生的老人。

水母这时也气吁喘促地道:“姑娘你闪开,我与他有不共戴天的大仇,你让我与他一拼。”

心怡急道:“可是你的伤……你怎么能……”

水母呵呵地怪笑了几声道:“到了此时也顾不得了。”

她又仰脸对秦冰道:“喂!老鬼,你怎么不上来呀?”

秦冰狂笑道:“无耻妖婆,死在目前,尚在口发狂言,今夜我看你有何本事逃过我秦冰手去!”

说着身形一矮,正要扑上,水母却忽然叱道:“且慢!”

秦冰怒容满面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水母冷笑了一声道:“谁还与你有什么说的!”

她说着,却把花心怡拉在一边,狞笑了一声,悄声说道:“这老者与我有深仇大怨……”

心怡接口道:“可是你的伤……”

“别打岔!”水母继续说:“我如一再示弱,他还以为我是怕他,所以眼前情形,我也只有与他一拼,我固然内伤未愈,他也只有一臂,真要拼起来,我也并不见得就吃多大的亏”

说着又冷笑了一声,看着心怡道:“说实话,你这孩子心地很厚道,我很高兴遇见你,总算是有缘。”

她这时候,脸色可就带出了一些凄惨之色,苦笑了笑,又说道:“我如能躲过今夜,本可好好造就你一番,把我生平不传之秘,倾囊给你,以谢你每日关怀之恩,可是……”

心怡心中不禁甚为难受,她咬牙道:“你不会怎么样,我来帮助你。”

水母重重地打了她一下肩膊,道:“胡说!”

心怡吓了一跳,偷看水母一张肥睑,这时竟颇有毅力也似,她冷冷地说:“你以为这老儿是一般普通角色么?”

这时,秦冰在一边已显得不耐烦地道:“大丈夫行事,要光明磊落,不可利用孩子的无知和天真,你的话还没有说完么?”

水母啐了一口道:“秦冰你稍安勿躁,谁还怕你不成?只是我话尚未说完,你还要等一等。”

秦冰冷冷一笑道:“死到临头,哪里还有这许多话说?”

他口中这么说着,倒是主动地后退七八步,有意距离他们甚远,此举纯系君子之风。

水母这时见他去远,这才冷笑了一声,又低下头来对心怡道:“我早年却是任性恶毒,杀人无数,以至于结了这许多仇敌,皆因敌人俱我武功,莫可奈何。如果我负伤消息外传,只怕短日之内,便有大批对手赶来,那就更不妥了。所以……”她拍了心怡的肩一下道:“今夜你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里,还有……”

说到此,心怡忽然觉得肋旁似有一物轻轻抵触,忙用手一摸,感觉到有一个方形的匣子。

她还不及细看是什么,已闻得水母频频道:“快收入怀中,快!快!”

心怡匆匆依言收好,又看了远远的老人一下,只见他似若无其事地正在看着天上的月亮。

人类的感情,只要是真挚的,都是美的。

那美的感情,最能令人陶醉沉迷,令你扑朔迷离。

心怡收好了东西,匆匆问:“是什么?”眼泪只是在她眸子里打着转儿。

水母冷然道:“不许你看这东西,知道么?”

心怡点了点头,说:“当然,这是你的。”

水母又道:“因为我相信你,所以请你为我保管,以后我会找你取回来的,可是如果万一我有什么不幸……”她慨然地说道:“这东西就归你所有,你要答应我,好好地保管它。”

心怡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,就问道:“这个老人是谁?他和你之间,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水母冷笑了一声说:“一言难尽!”

说着她就站起了身子,并且再次地嘱咐她道:“你千万不可动手,要记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心怡拉着她一只手。

水母似有些不耐烦地回头道:“你不出手,此人绝不会伤你性命,否则你命难保,他目的是抢我放在你那里的东西,所以你千万不能让他把东西拿去。”

水母说到此,看了一边的秦冰一眼,低声道:“我现在去和他最后交涉一番,你只要记好逃跑,现在你去吧!”

心怡和她每日相处,知道此人脾气怪异,她既如此关照自己,再和她多说也是枉然。

当时只好点了点头,水母已大步而出,并且发声向秦冰招呼道:“姓秦的,现在我们可以作一了断了。”

秦冰返过身来,冷笑一声道:“水母,你果然还是执迷不悟么?”

水母嘻嘻一笑道:“说来说去,不就是为那本《水眼图谱》么?”

秦冰冷笑道:“你如把它交出,老夫掉头就走,绝不和你多说,怎么,你意下如何?”

水母微微低下头,似在思虑的模样,秦冰竟以为她心已有些活动,当时忙上前一步道:“何况其中奥秘之处,你多已习会,又何苦……”

才说到这里,忽见水母面门一扬,面色极为狰狞,秦冰就知不妙。

他猛然往后一退,却见眼前白光一闪,一道清泉,犹如匹练也似,自水母口中喷出。

这是水母自《水眼集》中学得的一种厉害功夫,名水箭,又名“腹剑”,先以水藏之腹内,用时,以丹田内力一激即出,厉害无比。

水母因知秦冰武功惊人,自己内伤未愈,想取胜于他直似作梦,如能以智力先伤了他,倒或可反败为胜。

她有了这种意念,所以不惜损耗真无内力,一面假装与他谈那《水眼图谱》之事,一面却把真元内力,统统逼入腹中。

这种方法,可又比她素日所施展的喷泉厉害多了,因为每施展一次,要耗损甚多精力,所以水母极少施展,何况此刻更在体伤未愈中。

只是眼前为了救自己性命,也就顾不上这么多了。

这一口水方一喷出,其快如箭,直向秦冰面上打去。

秦冰见她居然如此诱伤自己,而慾伤自己的方法,不过是故技重施,心中真是又怒又好笑。

当时仅仅把身子向一边一侧,可是他究竟是太大意了,他作梦也没想到。这一次的水箭有多么厉害!

就在他身子方半侧的一刹那,但见眼前水箭,忽地如喷泉似地爆了开来。

本来是一股泉水,此刻爆开来,形成千万晶莹夺目的水珠,粒粒晶亮如珠,如同满天花雨似地,直向自己全身上下打了过来。

秦冰这时才知道上了大当,当时,不由大吃一惊,此刻既使是发掌应付已是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4 苦斗同归尽 坦言结冤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气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