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鱼跃鹰飞》

第10章 虎柙逃猛虎 龙山聚蛟龙

作者:萧逸

“我已看出来了他对我所怀的仇恨!”向阳君接着说道,“如果我现在一时心软,饶过了他……日后必将不放过我……”

“哼!”老和尚几乎已经没有气力了,“这么说,你是怕他?”

向阳君一声朗笑:“平生不作亏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门,金某一生行事只问正直,不畏其它,也不干傻事!”

老和尚苦笑了一下,向着一隅的郭彤看了一眼,后者那双沉痛的眼睛也正在注视着他。两者目光交接之下,老和尚再也忍耐不住,悲痛的泪水,由他眸子里汩汩地淌了出来!

向阳君微微一笑:“你很爱这个弟子吧?”

老和尚微微点点头:“不是……我只是对他感到愧疚而已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虽然是我门下的人……我却没有见过他几面,更没有传授过他一天功夫……”老和尚讷讷地道,“而现在他却因为维护老朽这条性命,而丧生在你的手里……他太无辜了!”

向阳君冷笑了一声:“人生在世,就是这么回事,当生者生,当死者死,天道循环。哼,这一点,老和尚你们佛门中人,应该比我看得清楚。”

“当死者死,当生者生……你说得不错!阿弥陀佛……”老和尚双手合十,再次宣着,“南无阿弥陀佛。”

向阳君忽然一笑,道:“生离死别,人生痛苦之事,我料想你们师徒有许多话要说,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这么吧,金某就做一次好人,要你们师徒在临去之前说上几句体己话吧!”

他微微顿了一下,冷冷地道:“我就在殿门前伫候,待你撒手西归之后,再来取他性命!”

老和尚听了,无限感激地点点头:“阿弥陀佛,果真如此……你也算功德无量了。”

向阳君那双锐利的眸子,四下里打量了一眼,确信郭彤没法儿闯出此殿。他自信他本人把守门前,一个小小的郭彤插翅难飞!

是以,他毫不顾虑其它,当下右手凝具五行真气,缓缓地向着一隅的郭彤推出一掌。

这一掌真力贯注入郭彤之后,只见他身形霍然摇动了一下,顿时血和脉开,恢复了本身行动!向阳君果遵诺言,就在郭彤恢复行动自如之后,身形微微一闪,飘于殿门之外。

门里门外,有一段相当距离。当他离开之后,佛殿里只剩下了老和尚与郭彤师徒二人。

郭彤在他确定筋骨真地恢复行动之后,立刻扑向跌坐在血泊中的静虚老和尚。

“方……丈大师!”只说了这几个字,再也忍不住泪水,“弟子无能!弟子罪该万死……”郭彤悲痛至极地说道,“这都怪弟子学艺不精,护卫无能。”

“你已经很不错了!”老和尚镇定地道,“听着,三件事你务必遵行。”

“弟子遵命。”

老和尚说话的神情精力,不像方才那等虚弱了,这是他早已储备而用的。

“第一,我必死无疑,你不可过于伤心,你我有此一缘,已属佛祖的恩典……老衲甚是欣慰!”

“第二,你千万记住,不可试图为我复仇,只有最最愚笨的人,才会有这个念头……”

“第三……”老和尚喘得那么厉害,“第三……你……你还应该记住我关照过你的话……”

郭彤固然沉痛到了极点,聆听之下倒能镇定,点头道:“弟子记住了!”

老和尚眼晴睁得极大,道:“记住……活命第—……拿着我的这串念珠……到鄂省狼牙山七紫坪……去见崔奇,崔……奇……记住我以前对你所说的那些话……记住!”

郭彤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紧紧地咬着牙,牙齿深深地咬进chún肉里,几乎都要淌出血来!

他实在忍不住心里的悲痛,紧紧地握住了老和尚的手,那只手是那么凉,使他大吃了一惊。

当郭彤的目光再次视向老和尚时,才发觉他已经死了。

死相很怪,郭彤惊得几乎麻木了!

只见老和尚面黄如蜡,一双眼皮深深地搭垂下来,整个身躯犹如一块腐朽的木头,看上去极其轻微,像是没什么分量。在他的一双鼻孔下,垂下一种白色的东西,像是很浓的鼻涕。

郭彤心里陡然间升起了一阵子恐慌,六神无主了。

“方丈师父……方丈师父……”

一连摇晃了几下,老和尚身子纹丝不动。

郭彤由不住伏在老和尚肩上啜泣了起来!

身后微风轻袭,向阳君已然去而复入。

郭彤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老和尚所留交给他的那串念珠,觉得那串念珠的份量是那么沉重,虽非是金铁所铸,却大别于一般寻常僧人所持用的木质念珠,像是一种玉石雕琢而成。

他已经感觉到向阳君就在身后,但是没有立刻回头看上一眼。

“怎么,老和尚圆寂了?”

“嗯!”郭彤缓缓地点了一下头,“他死了!”

郭彤仍然没有回头。

向阳君鼻子里哼了一声,缓缓移步,径直来到了老和尚面前。

两只精光闪灿的眸子,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老和尚,他脸上现出极其惊诧的表情。

他突然超前一步,蹲下身子,仔细地在老和尚睑上打量着,神色甚是庄重。

“想不到他的武功造诣,竟是如此精湛,实在是太……可惜了!”

不知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,使得郭彤对他的行为大感惊讶,不自禁地把目光转往向阳君的脸。

向阳君手指着老和尚鼻下那两根鼻涕般的东西,冷冷地道:“你可知道这是什么?”

郭彤自忖必死,却也不再惧怕,麻木地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“这是本命玉膏,唉唉……”向阳君连续地叹息了两声,“想不到他的功力造诣,竟然达到了如此境界;如果再假以时日,必将大成其功,那时候即所谓金刚不坏之躯了!”

郭彤冷冷一笑,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那意思甚为明显,像是在说:“到了现在你还说这些干什么?”

然后,郭彤缓缓站起身来,静静地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向阳君目光炯炯地看着郭彤:“现在该轮着你了。”

郭彤哂道:“生死原是不足为惜,只是我只觉得就这么死在你的手里,有点不太值得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,”郭彤冷冷地说,“我们之间可以说还是那么陌生……凭心而论,我们彼此间了解得太少……”

这一问,倒使得向阳君呆住了!

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:“这话倒也不假,我们彼此认识得太浅了。”

郭彤冷笑了一声,道:“就因为我是老方丈师父门下弟子,所以你要杀死我?”

向阳君呆了一下:“那倒也不是,我只是直觉地感觉到你是一个可怕的人,所以我不能放过你!”

“你已经决定了?”

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”向阳君道,“快告诉我,你希望怎么个死法,我一定成全你。”

郭彤冷冷一笑:“你还没有问我,方丈师父临死之前,对我说了些什么?难道你一点也不关心?”

“有什么好关心的,反正你已难逃一死。”

郭彤道:“方丈师父死前,曾交待我一句话,这一点,我一定要做到。”

向阳君冷冷一笑,道:“这恐怕不是你所能做得了主的,你说出来我听听!”

郭彤深深叹息了一声,道:“方丈师父是一个酷爱自然之士,他老人家希望能够归还自然。”

向阳君微微一愣,讷讷道:“原为他是一个自然爱好者——这一点,我倒不知道。”

郭彤道:“所以,方丈师父特地交待我,要将他的尸体暴于自然。”

向阳君哼了一声,道:“这个好办,随便找处荒山野地一抛了事……”

他微微一笑,接道:“这是最起码的一点小小请求,我岂有不答应的道理?”

郭彤站起来,双手合十,微向向阳君一揖道:“谢谢你,既然这样,在下现在就去了。”

向阳君摇摇头:“这件事我足可代劳,嘿嘿……包括你的尸体在里面,我俱可以一并处理!你大可放心!”

郭彤冷峻地道:“在下不敢苟同,你方才曾经亲口答应方丈师父一个最后的要求,想必以足下之声望,当不至于自食其言吧!”

向阳君想了想:“你小子很聪明,要是下象棋一定很会将人家的军。不错,我的确是说过这句话。”

他微微一顿,偏头想了想,又道:“奇怪,这么一件小事,还值得老和尚临终授意么?”

接着,他心里暗忖: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阴谋不成?

他走过去伸手把了一下老和尚的脉门,确实证明对方的脉搏不跳了。由于静虚的本命玉膏下垂,必然是死了。这一点,绝无可疑!

那么,还能有什么花样?

心里这么转着念头,眼睛移向郭彤的脸。事实上,这个少年人的纯朴与武技,对于他可以说根本就够不成威胁。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岂能容他现出什么花招?倒不如大方一点好!

郭彤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他:“怎么,你不肯?”

他冷笑一声,讷讷地接下去道:“其实,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。既然你言而无信,我也无可奈何,只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微微一顿,轻轻地叹息了一声。

“你为什么叹息?”

“这不关你的事!”郭彤黯然道,“我只是心里感到无比的遗憾而已。”

“遗憾?”

“当然,我觉得有愧于方丈师父临终的托嘱。”

向阳君由不住发出了一声朗笑:“这么说起来,我倒是要成全你了。哼哼,我金某人言出必行,岂能对死者失信?既然老和尚死前说过这个话,自然要成全他。好吧,他的后事就由你处置吧!”

郭彤一言不发地前去为老和尚整理衣容,然后缓缓地把他的双手抱起来。

向阳君说: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“后山。”

“后山哪个地方?”

“这个,”郭彤打量了他一眼,“一定要告诉你么?”

“你要弄清楚,不但要告诉我。”向阳君冷冷笑道,“而且,我还要跟你一起去!”

郭彤摇摇头:“这……方丈师父临死之前,并没有说要阁下护送。”

向阳君一笑:“这可就由不得他了!如何?”

郭彤冷笑道:“既然你坚持如此,我也无话可说,那咱们就走吧!”

说罢,遂向侧门走去。

向阳君问道:“为什么不走正门?”

郭彤道:“前院僧侣众多,一旦发现了方丈师父身故圆寂,岂不要大乱了?方丈师父交待不许惊动这寺里的任何人。”

向阳君想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,唉!”他轻叹一声,接着道,“就某一方面来说,老和尚仍不失为一个可敬的长者。”

郭彤理也不理他,大步向后侧门踏出,他前进了一段距离,未听见向阳君的脚步声,甚是奇怪。回头一看,发觉向阳君与自己少说间隔着十步开外的距离。

这是一段不算短的距离,他为什么如此放心?

转念一想,他心里也就昭然了。

因为向阳君功力之精湛,他已有所领略,对方所以故意把距离拉得这么远,必然是有绝对把握预防他。换句话说,如果认为眼前情况是可趁之机,那就大大错了。只要略显形迹,即可能死在对方极其精湛的劈空掌力之下。

当然,从向阳君方才的表现看,如果有意下手,套句俗话来说,那可真是简单得如同探囊取物!

好在郭彤并没有存下这个意图。

他胸有成竹,一切计划全在意念之内,当下按照事先与静虚方丈研究好的策略,朝着一定的目标路线继续前进。

一前一后,一进一随,转瞬间登上了山道。

约莫小半盏茶的时间,二人登上了中峰一个突出的高地。

呼呼的劲风,拂动着二人身上的长衣。当空的骄阳固是耀眼生辉,却不觉得炎热。

郭彤抱持着老和尚的尸体来到了一棵拔起当空的巨松之下,觉得抱持着老和尚的那双手有点酸痛,遂将方丈尸身慢慢放下来,一面用袖子揩着脸上的汗珠。

向阳君目光直直地盯着他:“地方到了?”

郭彤点点头。

“很好!老和尚的眼光不错,金某虽然不是什么五行之术的高人,对于勘舆之学倒也有些涉猎……”

一面说时,他目光在附近转了一转,频频点头道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虎柙逃猛虎 龙山聚蛟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鱼跃鹰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