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鱼跃鹰飞》

第12章 突来不速客 局势现迷离

作者:萧逸

南岭一鹤尚万近说笑道:“这个,老尼姑就不必为尚某人担心了,咱们废话少说,还是手底下见功夫吧!”话声一落,那口半吐的长剑缓缓收了回来。

随着他收回的剑势,瘦长的身子缓缓地半蹲了下去,把一口剑高高举了起来。

一时间,那口剑上的光华变得异常刺目!

在场各人,都知道尚万近剑上已经凝聚了本身真力,一经出手,必然非比寻常。由于他们一时还摸不清楚无为庵主将以何种手法应敌,所以都情不自禁地为她捏着一把冷汗。

无为庵主似乎已觉察到对方的厉害,内心并未大意。

只见她掌上的铁拂尘,风车般地缓缓在头顶上转动着,两眼眨也不眨地逼视着对方,一阵阵袭人的劲道,恰似三伏天滚过沙面的那种热气团,沾在皮肤上十分难受。

南岭一鹤尚万近的长剑紧贴前胸,细小的眸子眯成了一道缝。

他忽然足下移动,快速地向前踏进了几步。

无为庵主的铁拂尘转动得更快,银白色的尘须旋转出一大团白色奇光,由此而流动的气流,更似涨潮的海水,激荡出层层波浪!四周人身上的衣衫,都被掀得飘扬起来。

老尼姑尽管一只右手舞动得那般疾烈,下半身却是直直地挺立着,纹丝不动。

南岭一鹤尚万近被迫立在旋风圈外,他脸上带着阴沉沉的笑,不知他心里打着什么主意。

空气蓦地沉静了下来!

忽然,南岭一鹤尚万近发出了一声尖啸,瘦长的躯体陡地直起当空。

这一式“一鹤冲天”轻功绝技好不惊人,看上去简直是没云之矢,足足拔起来七八丈高。

就在每个人惊心动魄、莫测其高深的一刹那,南岭一鹤尚万近高蹿顶空的身子,又倏地坠了下来。

一起一落,其快无比!

等到多数人发觉他落下的身势正当无为庵主头顶正中时,两个人的兵刃已经交接成一团了。

眼看着双方的身子猝然遭遇的一刹那,接连翻了七八个滚儿。

陡地,双方“兔滚鹰飞”般地分了开来。

就在他们将分手的那一刹间,尚万近的长剑扎进了老尼姑的肩窝,老尼姑的拂尘也拂在了尚万近的右颊。

不过是极短的一刹那,如非是明眼人万难看清。

一股血箭,直由老尼姑左面肩窝怒穿出来,老尼姑立刻用手掌按住。她足下打了个踉跄,一连后退了好几步。

南岭一鹤尚万近也没有讨得什么好,像是伤得更重了。

无为庵主铁拂尘一拂之力,该是何等劲道?

随着她铁拂尘拂过之处,尚万近右颊之上登时留下了千百道血丝;先是不显,等到各人看清是怎么回事时,那副样子简直像个鬼!

比武过招,落得眼前如此下场,自然是始料非及,大大出乎各人意外!

现场人目睹及此,都由不住兴起了一阵惊悚!

无为庵主一手按肩,尚能自恃,比较起来,南岭一鹤尚万近的伤势严重多了。

鲜红的血,反复不断地在尚万近脸上涌现着。忽然,他腾身掠起直向乱石崩云的巉崖峭壁间落去,一路狂纵疾驰。

现场的每个人的表情都阴沉极了。

比武过招,讲的是“印证”武功;发展到眼前境界是前所未料的,致使几个心怀仁慈的正道之士,内心大感沉痛!

他们彼此默默地对看着,谁也不说一句话。

无为庵主这时已用特殊的止血手法,将伤处附近的穴道封住。虽说是伤势不重,但对一个修练内家功力的人来说,这种损失不能谓之不重了!莫怪乎老尼姑脸上不见一丝笑容。

抖了一下手里的铁拂尘,老尼姑缓缓地走到东道主五柳先生身前。

老尼姑打了一个稽首,长吁道:“阿弥陀佛,先生见笑了。贫尼只是气不过尚施主……”

她微微一顿,又叹息道:“贫尼无能,也无颜再参与眼前盛会,有辱先生雅意,这里谢过,贫尼就告辞!”

她说着,深深向着五柳先生揖了一揖,转过身来,又向着附近众人揖了一揖。

无为庵主正要离去,却见终南剑客夏平江上前一步,含笑道:“庵主有道之人,何以看不清今日之会?若是伤势不重,尚请暂留一刻,以便用佛法化解未来之一场凶难……”

无为庵主听后,不禁微微一愕,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请恕贫尼愚顽,悟不透夏施主话里禅机,请开宗明示!”

终南剑客夏平江微微一笑,未曾开口,一旁盘膝的五柳先生却岔口道:“夏兄慧眼,体察入微;若非一言提醒,老夫几乎疏忽了。今日之会,适逢子、午相冲,而四山云气更现无限杀机,莫怪乎会无好会了!”

无为庵主听了,情不自禁地吃了一惊,遂运用智灵向四山云气略一打量,当下双手合十,嘴里长宣道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二位施主说得对,贫尼忝为佛门中人,参禅数十年,竟然未能识透先机,非但未能使这场劫难化解无形,本身倒成了助劫之人,惭愧之至!”

夏平江笑道:“这就是所谓的‘当局者迷’!庵主又何必自责过甚?”

无为庵主陡然一惊,打量着面前这个终南剑客夏平江。只见其神清气爽,眉开日邃,全身上下不沾丝毫世俗气息,而是仙风道骨的出世高人!

这位原来盛气凌人的比丘老尼,一时间心平气和多了。

当下,双手合十道:“夏施主世外高人,未卜先知,较我辈高出许多。今日之会料必已有先见之明,何不指示先机,以图善罢干休,岂不是功德一件;若有指示,贫尼敢不效力?”

终南剑客夏平江微微一笑道:“庵主这么一说,在下诚然不敢当。此事,料必五柳兄已有安排,且看看他意下如何?”

五柳先生听了,感叹道:“老朽年初之时,在莽苍巧逢‘抱朴老人’,谈及当今武林中人,老人对于夏兄推崇备至,视为今世高人,老朽当时竟然未能领悟……”

他微微一顿,又道:“今日幸会,拜领高见,诚钦佩之至,夏兄如此说,想必已有先见之明,请不必客气,明示玄机才好!”

终南剑客夏平江笑道:“先生为我敬仰之人,德威武功比我高得多;你这么说,我就不敢当了!”

五柳先生道:“夏兄不必客气,有什么话快说吧,只怕时间一晚,又要生出许多事端,那就不妙了!”

夏平江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不假。”

他用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,淡淡地道:“在下今晨早来一刻,是为观察五行动静而来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五柳先生缓缓地点头道,“这一点,老朽来时也注意到了。”

夏平江含笑道:“先生所见如何?”

五柳先生手捋银髯道:“老朽方才忽遇‘艮’风沐体,而这祝融之举系坐地‘寅’宫,故而觉出今日之会甚为不妥!”

夏平江慨然叹道:“先生所见极是,在下也察见‘艮风起寅宫,杀鸡见兵凶’,是以今日之会大不吉祥!”

五柳先生讷讷道:“这么说来,迁地可不可行?”

夏平江摇摇头道:“我等登山,身临此‘宫’,已沾其气,如不应解,再入别宫,其势更糟,先生岂不知‘足不出二宫之凶’这句话么?”

五柳先生长吁一声,一只手捋着长须,频频点头道:“夏兄这一说,足见高明,说来惭愧,老朽曾习气理阴阳之学数年,却不若夏兄见解精湛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!”无为庵主双手合十,道,“夏施主既有所见,当知其化解之法了,请快快说出吧!”

夏平江微笑道:“庵主勿急,此事却也不若庵主想来之简易,庵主大力镇定才行!”

无为庵主宣了一声佛号,讷讷地道:“施主见笑了,在场各人哪一个都比贫尼武技高超。贫尼此刻是败军之将,还谈什么大力镇定……无量佛,善哉、善哉!”

终南剑客夏平江一笑道:“大师忒谦了,佛门注重功德,大师若能将今日之一场杀难,略事化解,却是大功一件呢!”

无为庵主又宣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道:“施主这么一说,贫尼倒无言以对了!”

正在这时,一旁的老渔人谷枫呵呵笑道:“夏大侠武功出众,见解也高人一等,佩服、佩服!”

夏平江心知是讥讽他,便微微笑道:“谷兄有什么高见?”

老渔人谷枫嘿嘿笑道:“岂敢,岂敢,倒是夏大侠你的学问高深,老渔夫实在想不透今日之会,还能有什么大灾祸,倒要请夏大侠指示迷津了!”

终南剑客夏平江冷冷哼道;“谷大侠,你不要以玩笑之心衡度在下之言,只怕谷大侠亦在此劫之中!”

老渔人谷枫忽然纵声大笑了起来。

“夏大侠你这是在吓唬兄弟我了!”谷枫一面挽起上衣袖露出了黝黑的一双腕子,“也罢,兄弟明知不是夏大侠的对手,却也不愿失去今天这个难得的印证武功的机会,夏兄你手下留情,我们是点到为止!”

终南剑客更平江微微一哂,缓缓点头道:“好说,今日此会,原是为大家印证武功而聚,夏某人的箱子底儿岂能藏秘?”

老渔人谷枫嘿嘿一笑,后退一步,抱拳道:“这么说夏大侠是赏在下三分金面了,请!”

“且慢!”夏平江一笑,“谷兄美意,在下不敢不遵,只是请容在下与庵主少作商量,定当奉陪!”

他说着,转向无为庵主,抱拳道:“在下之意,庵主与五柳前辈如能暂守‘风’、‘火’二穴,或可使一场凶杀减至最轻。不知大师意下如何?”

无为庵主一愕道:“施主的意思,是要贫尼与五柳兄各守进出门户……”

“不错!”夏平江点点头,“在下正是这个意思!”

无为庵主笑道:“夏施主太抬举老尼姑了,在场各位武功高过贫尼的不少,施主你却要贫尼出丑……”

才说到这里,即闻得来自巴蜀的赤眉道长长笑道:“老尼姑,难道你还不懂么?”

无为庵主虽然身上挂彩,但生性倔强,尤不喜别人对她失态。

无为庵主听了赤眉道长的话,脸上蓦地罩起了一片怒容,对赤眉道长沉声道:“道长的高见是……”

赤眉道长嘿嘿笑道:“老尼姑你岂能不知,夏大侠所以要你与五柳先生各坐‘风’、‘火’之门、无非是借着二位‘至阴’、‘纯阳’来压制已成的地劫杀机。嘿嘿!夏老哥,你说我这个见解怎么样?”

无为庵主闻言不由脸上微微一红,低低念了声:“阿弥陀佛!”然后说,“道长高见,使贫尼茅塞顿开。”

她转向终南剑客夏平江合十道:“夏施主,赤眉道长所说是实在的么?”

夏平江微微颔首道:“赤眉道长所说不假,庵主为惟一异性,据在下所知庵主所练‘九阴玄功’甚是火候,如踞‘风’门,与五柳前辈遥相呼应,必可降‘地’劫之煞。庵主如能再施以佛法,更可收事半功倍之效,自是功德一件了!”

无为庵主却是沉默着不发一语。

一旁高踞磐石的五柳先生微微一笑,道:“夏兄所见不差,庵主乃佛门人,而佛门中人最重功德,这件事理当当仁不让,也就不要再推辞了!”

无为庵主合十,揖道:“既然先生也这么说,贫尼也只得勉为其难了!”

五柳先生笑道:“老朽来时,已守定‘火’穴,那‘风’穴恰在对面,庵主只管那边打坐就是!”

无为庵主向前方打量了几眼,陡地飞身而起,落向五柳先生对面一堵大石之上,盘膝坐好。

终南剑客夏平江见无为庵主坐好,转向老渔人谷枫道:“谷大侠是否仍要赐教?在下这里恭候了!”

谷枫嘻嘻笑道:“自然,自然。”说着,弯下腰把一双裤管高高卷起,露着足下一双芒鞋。那副样子简直如他外号,正是道道地地的渔夫模样!

这时,他双手抱了一下拳,向着终南剑客夏平江拱了拱,道:“夏大侠,我们是点到为止。”

夏平江后退一步,方自拉开架势,却听得甫自打坐“风”穴大石上的那个老尼姑发声道:“又有贵客来了!”

各人闻声一惊,都向山下注目,却见面前人影连闪了两下,峰前断崖顶巅处,站定了一个年轻魁昂汉子!

这汉子一露面,即有“震撼人心”之威!目睹之人,无不吃惊。

来者年岁二十七八,身材魁梧,肤如古铜,浓眉朗目,意态昂然。身上着一袭湖青色春绸长衫,在前襟后补之处各缀着一轮血红色的大太阳,映以当空朝阳,更有烈焰滚滚之势。

这汉子腰上扎有一根青色丝绦,衣着打扮甚是怪样——一条油光黑亮的大发辫,由身后甩向前胸。在辩梢处系着一颗光华熠熠的明珠,右手持着一截扁扁的白木杖,约有三尺五六长短,拄着地面。一双锋芒毕露的眸子,骨骨碌碌在每个人脸上转个不休。

在场众人在他目光注视之下,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。

就在彼此相继一惊的当儿,来人已迈开大步,一直走向场子当中。

正要出手搏斗、决胜负的夏平江与谷枫二人,也情不由己地为这个突然现身的怪客惊得愕住了。

此刻,来人安步若山地来到近前。他站定之后,那双光华熠熠的眸子,直直地向高坐磐石的五柳先生缓缓抬起手来,抱起那根奇特的木杖拱了一下。

“足下想必就是此次祝融盛会的主人——五柳前辈了?失敬,失敬!”

这个人说着,不折不扣地向着座上的五柳先生深深行了一礼。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吐音清晰,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在耳朵里。

五柳先生微微颔首,抱拳道:“岂敢,足下是……”

来人微微一哂,露出了满嘴白牙:“前辈竟然不认识在下,这也难怪——其实包括在场所有前辈在内,在下都不曾见过一面,眼生得很!”

赤眉道长首先看不惯来人那番气势,朗笑道:“那么请足下自报大名一听吧!”

“好说!”来人那双闪烁着威智的眸子,忽地在赤眉道长身上一转,“不用说,阁下想必是来自四川七星岭的赤眉前辈了?失敬,失敬!”

赤眉道长霍地呆了一呆,想不到对方竟然在一照面的当儿,报出了自己的出身名讳,实在令人吃惊!

“嘿嘿……”赤眉道长不愧是老江湖了,自然不会昧于无知,“这位朋友好眼力,不用说,你就是新近名扬武林的那个年轻英雄,人称‘向阳君’的金贞观了?”

来人聆听之下,脸上并不着任何表情,默默地点了一下头,道:“不错,在下正是。”

在场的人,除了青冠客邓双溪以外,谁也没见过向阳君,只是看见他这一身打扮,也就不难猜到了他是谁。由于听见了有关于他的甚多传闻,乍一证实,都不免吃了一惊,由不住向他多看了几眼。

盘坐石上的五柳先生,就在此人现身之始,也已猜知了他是谁,心里暗吃了一惊!

这时,在他身上打量一转,不禁心里微生隐忧,暗忖着今日祝融之会,那所谓的“劫杀之难”极可能应在此人头上!

他心里想着,遂双手抱了一下拳,面含轻笑道:“原来是金少侠,老朽失迎了!”

向阳君鼻子里哼了一声,道:“五柳前辈不必客气,在下承邀,原该如时而至,只因中途有了些意外,耽误了不少时间,尚请各位见谅!”

五柳先生一哂道:“无妨,在场各位,少侠只怕还不尽相识,且由老朽代为介绍一下!”

向阳君点了一下头:“偏劳!”

五柳先生遂将在场各人名讳,—一向他作了介绍。向阳君听后,脸上表情阴晴不定。

他忽然转向五柳先生,道:“前辈飞函见召,敢不遵命?在下末学后进,不知天高地厚,今日既然有缘与各位见面,却要面承教益,分别领教一下才好。”

各人听他如此口气,俱不禁心中大感不悦。

须知在场各人都身藏绝技,武林中人原本各有个性,谁肯服谁?

倒是五柳先生术德兼修,心胸开阔,能容万物,他初见向阳君,已由其神采外貌察知对方为一卓出之士,年少技高,自是惹祸根源。然而,透过对方那双朗朗神采的瞳子与挺直的鼻梁,却可断定是一“心术正直”之人。

有见于此,这位领袖武林多年的一代名宿,内心不禁浮起了一番喜悦。毕竟,武林中有如此杰出的后起之秀,是一件好事。只是观诸来人朗目中隐现的蓬蓬杀机,又不禁心生隐忧。

他这里正自转念,不知如何应付眼前这步急难,却已有人看不惯向阳君这番狂态,朗笑一声,大步走过来。

正是那位来自巴蜀的赤眉道长大步走向场子里,双手拱了一下,对向阳君道:“来来来,姓金的,老道这里先讨教你几手高招!”

向阳君微微一笑,正要站起。

老渔人谷枫狂笑道:“赤眉老道,这里怎么回事?凡事总得有个先后,谷某人和夏大侠这个架还没有打完,看看哪一个敢占先?”

他冷笑着向终南剑客夏平江抱了一拳道:“来吧,该咱们两个的了。”

终南剑客夏平江目睹来人向阳君之后,即认定了来人绝非是什么好相与,今日之劫,多半要应在他的身上。

眼前情形,夏平江甚是明白,占先出手绝无什么好下场;他更明白,现场众人的实力,自己武功诚然较诸五柳先生逊一筹,只是舍五柳之外,其他众人多半还不是自己对手。五柳既然身中风毒,已不便出手。那么,今日之会,自己的胜望极大——是以在无为庵主与黄金如来左大庄双双负伤之后,他即产生夺魁之念。正在这时老渔人谷枫出身叫阵,却是正中下怀。

只是他却不曾料到,心中最为顾虑的两个劲敌之一——向阳君,竟然会在这个紧要关头现身而出。

由于向阳君金贞观的忽然介入,使夏平江的心情一时大乱。

此时此刻,那个不知趣的老渔人谷枫,却偏偏指名向他叫阵。

终南剑客夏平江心里思忖,自己赢了谷枫其势更不好了:得面对新来的向阳君。在他未先明了向阳君武功之前,是他极不愿为之事。心中有了此一顾虑,一时不知如何应付。当他听到老渔人谷枫的招呼,不由得呆了一呆。

老渔人谷枫浓眉一挑,大声道:“怎么样,夏大侠,莫非认为不屑与谷某一会么?”

夏平江目光向着新来的向阳君看了一眼,笑道:“谷大侠不要误会,夏某人岂能不识抬举?只是现在有了贵客,夏某人不便放肆……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鱼跃鹰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