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鱼跃鹰飞》

第15章 险死魔头手 幸逢太岁临

作者:萧逸

郭彤听到“暗镖”这两个字,目光不由得转向西门举,突然发觉他背后有一个微微隆起的小箱子。

那箱子四四方方,有一尺见方。从隐隐露出的一角,可以看出来是铜做的,外面包着一方青绸子——不知道是什么值钱的宝贝;否则,西门老爷子万万不会这等重视。

这可好,驼子那边刚刚放了口风,西门举这边立刻打上了招呼!

这番话,西门举也说得十分干脆,明显地告诉对方,自己此刻保有一趟暗镖,要对方高抬贵手,卖个交情,千万不可染指。

驼子嘻嘻笑道:“依我驼子看,老爷子这番话多余。如果你老说的那个姓岳的大盗真要跟老爷子过不去,嘿嘿……只怕你老爷子千防万防也难以躲过麻烦的!”

西门举神色一振,不悦地道:“掌柜的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驼子嘻嘻笑道:“那有什么意思?无非是‘光棍一点就透’,这就是老爷子你平常为人好,又不招惹道上的朋友,你赏人家一口饭吃,人家心里怎会没有数?能不对你老爷子给予照顾?”

西门举以他在江汉地面上的声名德望,听了这番话,那张紫黑的脸膛阵阵冒光。

驼子见状,话里有话地问:“这么说,老夫倒是领了情了!”

西门举哈哈一笑,挺了一下腰杆儿,道:“掌柜的这番话说得真够意思。只是,据老夫想,那位岳朋友买老夫的账,除了放交情,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吧?”

驼子挤了一下三角眼,嘿嘿笑道:“还会有什么别的原因?我看,没其它原因啦。”

“怎么没有?”西门举睁大了眼道,“那是因为我西门举背后这口剑不是好招慧的,任何人要是想在我西门举眼皮子底下闹什么鬼吹灯,他可得小心一下我西门举的这把宝剑,先自问一下能不能赢得过我这把家伙!掌柜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言者无心听者有意。

一旁的郭彤听到这里,心里由不住动了一下。好呀,这一下他们双方可是叫上阵了,我倒要听听这个鄂中巨盗怎么回答?

驼子听了,那张黑脸忽然现出一片苍白!三角眼里,现出了一种“狞厉”。

嘿嘿笑了几声,脸色又趋于缓和。

“老爷子话可也不要说得太满了啊!”他吃吃笑道,“据我所知,那个姓岳的也不是省油的灯。别人不犯他,他是不犯人;别人要是真跟他叫阵,嘿嘿……他可是不会轻易服输的啊!”

单手托塔西门举一推桌面,碗筷“哗啦”一声大响,怒声道:“怎么,不服气?掌柜的你就传过话去,叫那位岳朋友来找老夫试试看!”

驼子“笃笃”两声,用力地把一双刀栽在菜板子上,眼看着就要说出难听的话来。

那个婆子却哑着嗓子笑道:“驼子,盛饺子吧,都快煮烂了!”

驼老人那双三角眼的眼珠子“骨碌碌”一转,笑嘻嘻地擦了一下剁肉的手,拿起漏勺就去盛饺子。

紫衣老人西门举也忽然平下了气,笑着坐了下来。

这时,那个老婆婆高声道:“啊哟,今天可真是好生意,又有客人来了!”

人们被她这么一吆喝,都向外面看去,一骑黑马带着滚滚一团黄沙,风驰电掣般地飞驰了过来!

紫衣人西门举向外看了一眼,遂问儿子:“是咱们那位贵客么?”

说话时,那骑黑马已来到了眼前里许光景。

马上人一身皂白色衫子,头上戴着一顶“马连波”大草帽。

由于草帽的帽檐极大,遮住了这人的上半边,面目看不太清楚,只是在马跑动时,可以若隐若现地看见这人有一双浓黑的眉毛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各人抬头注视的一刹那,那匹大黑马已把来人驮到了亭子边。

陡然间,大黑马陡立前蹄,发出了唏哩哩一声长啸,地上黄尘扬起了丈许高,马上那个豪迈汉子却未摔下来!

黑马不服缰勒,再次怒啸着,带着马上汉子围着亭子频频直打转儿。

那汉子左手轻轻一托帽檐,向亭子里瞄了一眼,众人这才有机会看清他。

一张“国”字脸,上额和下额一般宽,扫帚眉,狮子鼻,大嘴,两处腮帮子上生满了黑糊糊的一层短须。他围着亭子转了几转,也没有下马,使得西门一家子心里纳闷不已!

单手托塔西门举看了儿子一眼,示意他盘问对方一下。

蓝衣青年西门云飞立刻由座位上站起来,大步跨出亭外,向着马上那个浓眉汉子抱了一下拳:“朋友,下来喝杯酒吧,在下西门云飞有礼了!”

西门一家人,在江汉武林道是如何声望!对方只要是武林中人,在这个地面上,断断不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姓氏。

然而马上这个汉子听罢西门云飞的话,翻动着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珠子,骨碌碌打了一个转儿。

“抱歉!”这个人冷冷地笑着,“在下跟朋友还有约会,不能在此逗留……”

声音虽低,却带着磁性口音——一种本地很少听见的“关西”音韵。

西门云飞怔了一下:“那倒巧得很,我等也在等位朋友,足下是——”

浓眉汉子忽然岔口道:“在下是跟人约定,要取一样东西。那东西至为名贵,绝不能跑光露脸,这地方只怕是不太适合……”

这个人那双黑光铮亮的眸子瞄了正在掌勺的驼子一眼。这时,驼子也在看他。两个人四只眼睛,有意无意地凑在了一块儿。

浓眉汉子赶忙把头往下低了一些,驼子更是急着把脸偏向一旁,似乎双方都不愿意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脸。

那浓眉汉子说了这几句话,向着马前的西门云飞注视了一眼,即调转马头,哼了一声,陡地驰马而去!

随着马股之后,腾扬起大片黄尘,把对方这一人一马吞噬了个干净!

西门云飞望着那汉子的背影,发了一会儿呆,道了声“怪事”,蜘蹰着走回亭子里。

西门云飞刚刚踏进亭子,他爹爹西门举站了起来,喝道:“掌柜的算账!”

驼子嘻嘻一笑,两只油手在下身围裙上擦着,嘴里讷讷道:“贵人光临,这顿酒菜让我驼子请了吧!”

驼子的老婆也嚷着:“我们绝不能要西门大爷的钱,绝不能要!”

西门举嘿嘿笑道:“笑话,我们岂有白吃白喝的道理?玉英给钱!”

那个俏丽的小媳妇答应一声,取出一些碎银。

西门举哈哈笑道:“怎生这等小家子气?”

说时随即由摊开的银包里,拿出了一块重有二十两的银子,转身双手递上。

“老哥,西门举承你们夫妇盛情招待。这一点银子,不成敬意……”

驼子嘻嘻一笑,道:“不过几十个小钱的酒菜,大爷你却给上这么多。好家伙,二十两!我驼子活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见呢。”

他摇着两只手,足下频频向后退着,那副样子真是惹人发笑。

单手托塔西门举哪能听不出对方的弦外之音,当下脸色微微变了一下,笑道:“掌柜的这是嫌少了!今天事忙,改天自当会有一番人心,老夫等这就告辞了!”

说罢,当即把那锭银子向石头桌子上一放,平手一抚;待他手掌离开时,那锭重约二十两的银子,已深深陷入石面之内,最上面与桌面一般平齐!

这一手功夫,虽然是一般江湖武林人物惯施的伎俩,却大有不尽相同之处!

即以眼前情形而论,坚硬的青石台面到底较诸一般木质桌面要硬上许多,是以西门举这一手功力,也就越加显得惊人!

西门举朗声大笑着:“打扰,打扰,”与家人陆续地翻身上马。

驼子追出来躬身哈腰地打着拱,他女儿睁着一双挺机灵的眸子骨碌碌地转着,驼子的老婆,却一时行踪飘渺,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眼看着驼子频频地打躬道:“老爷子好走、好走,不送、不送……”

单手托塔西门举一家三日早已抖动缰绳,三匹马箭矢也似地飞驰而去。

一直看到他们走得没有了影,驼子才眨着两只三角眼,慢吞吞地转回来。

郭彤一直是个冷眼旁观者,这一切都不曾逃开过他的眼睛。

他曾经注意到了西门举手掌压银锭,也注意到了驼子婆婆假借拣柴而溜进树林……

现在他的注意力却集中在驼子拿着刀在石桌子上挖银子。

当然,这不过是掩饰而已!

过了一会儿,驼子的老婆回到了亭子里,郭彤注意到她头发上沾满了树叶。

回来之后,她一声不响地低下身子去在木桶里洗碗,驼子借着送碗之便把身子凑了过去,两口子嘀嘀咕咕说了起来。

忽然,驼子回过身来大声道:“丫头,把那头小驴子牵出来,我要进城去买肉。”

大姑娘答应了一声,到后面牵驴子去了。

郭彤这才注意到后面还拴着三头小毛驴。

驴子牵出来,驼子收拾了一下身上,脱下了围裙,背了一个蓝布包袱。

老婆婆叮嘱道:“这边的事你就不要管了,一切都有我照顾着,可不要把到手的大肥猪让人家弄走了。”

驼子哼了一声道:“他跑不了的。”

老婆婆送他上了驴,又道:“要不要丫头跟着你去一趟?”

驼子摇摇头:“用不着。”

休看他个头儿不高,身子可处处透着利落。他单手在驴背上轻轻一按,“呼”一下子坐在了驴背上。

坐定之后,驼子才道:“明天晌午要是我没信儿,你就到城里去接应……”

老婆婆道:“我知道。”她左右看了一眼,放低声音道,“多半是住在快活斋,入夜我就……”

驼子不耐烦地道:“知道啦,照顾你的生意去吧!”

他边说边策动缰绳,胯下小毛驴甩开四蹄,一溜风似地向前奔驰而去。

郭彤看到这里,即站起来道:“算账!”

老婆婆回身道:“客人要走么?”

郭彤点点头,手指前面问道:“借问这条路通向哪里?怎么走法?”

婆子沙哑地干笑了几声,道:“你大概是刚由外地来的吧?敢情连汉阳府也没来过呀!”

郭彤这才知道,前面镇市竟是汉阳府城大镇,当下道了谢,结了酒资,拿起了棍杖。

那婆子又道:“客人是起旱,还是走水?”

郭彤笑道:“当然是起旱!”

婆子笑道:“啊,那你只怕不好走啊,从这里到府城,少说还有百八十里路呢,这会子天可是不早了呀!”

郭彤道:“这个,我还没有想到呀。”

那婆子嘿嘿怪笑道:“这要等个机会,看看是不是有骡子车经过,运气好的话,你还可以搭个便车坐坐!”

郭彤告了扰,步出亭外,无巧不巧,一辆篷车风驰电掣般地奔过来。

婆子笑道:“客人你好福气,想什么就来什么,这下省了走路了!”

说话之间,那辆大骡车已乒乒乓乓地来到了近前。

郭彤忙自上前挥手令车子停住,赶车的五旬开外的一个小个子,头上戴着破毡帽,一只手把着老长的一根旱烟袋杆子,另只手拢着两匹牲口的缰绳。

老远的地方,就见他用力地扯着缰,喊着牲口:“吁——吁——”

骡车停了下来,郭彤上前抱拳道:“老乡,是往汉阳府去的车么?”

赶车的那个小老头挤着一双小眼睛,想是早已知道是怎么回事,便看着郭彤道:“就你一个人么?”

郭彤点点头,小老头翘起鞋底,一面磕着烟灰:“你去汉阳府?那就上车吧!”

郭彤抱拳告了扰,遂攀上了车座。

车把式重新装上了一袋烟,向着老婆婆笑道:“大婶子,给我来两张油饼,半只鸡。”

老婆婆招呼女儿把饼送去,收了钱。赶车的把壶里灌满了水,甩起大鞭,“叭”地响了一声,那辆骡车才骨骨碌碌地向前移动起来。

这时候,太阳已微微有些个偏西。虽说是秋高气爽的时令,但是仍然十分燠热。

一阵阵暖风由水面上飘过来,江上有几只白鹭缓缓地飞着,景象极为宁静。

车把式又耍了两个响鞭,把长鞭插向座旁,拿起烟袋继续就口抽着。

“我说,”车把式眯着一双小眼,徐徐地喷出了一口烟,道:“这位客人,你府上是——”

郭彤道:“我是南方来的。”

“啊,南方是好地方!”车把式笑道,“那地方山明水秀、鸟语花香,我早年去过一回。嗯,说起来该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险死魔头手 幸逢太岁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鱼跃鹰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