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鱼跃鹰飞》

第04章 爱恨难取舍 生死悬一发

作者:萧逸

刘昆奇怪地问:“反潮?”

老和尚肯定地点着头道:“这种现象在他失血六个时辰之后一定发作,那时候……即使他有托天拔地之能,亦将百骸尽酸,行动不得。刘施主若要将其拿下送官判罪,岂非正是时候!”

刘昆一怔道:“大师之言当真?”

老和尚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自然是真的了!”

刘昆大喜,道:“好,在下这就告辞——”说罢,转身就走。

静虚上人见状,忙唤道:“施主且慢!”

刘昆回过身来:“大师还有什么嘱咐?在下恨不能马上就把这厮擒到手上,才息我心头之恨!”

“不——施主你暂时还不能走!”静虚上人讷讷道:“再说这件事亦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!”

刘昆问道:“怎么?大师的意思是……”

静虚上人道:“施主双目泛红,分明也中受了向阳君火毒。虽不若雷施主那般严重,一经发作却也非同小可。目下既然来了,老衲就便为你去了身上火毒,再为你接好断腕,亦不为迟!”

刘昆听了,不禁暗吃一惊,深深一躬道:“大师对在下也太厚爱了,只是这么一来,岂不耽误了捉拿那厮的时刻?”

静虚上人摇摇头,道:“时间足足有余,老衲预计他就算是功力再高,要想从容化解这段‘反潮’,时刻,至少需要十个时辰。换言之,在明日午时以前,他都难以行动,如果此人没有元胎照命的功力,很可能难以渡过这十个时辰——也许等不到天明前,他就命丧黄泉啦!”

刘昆听到这里,心里一块石头落地!当下面现笑容,道:“大师这么一说,在下就放心了!”

静虚上人道:“话虽如此,如果这个向阳君果真功力达到了元胎照命地步,那么十个时辰之后,他必能回复功力,又将是一条生龙活虎。刘施主,你务必在明日午时以前下手将他擒住,才不至于误事!”

刘昆点头道:“大师放心,在下已掌握他的确切行踪,可以说是插翅难飞!”

雷金枝亦大感兴奋地道:“大班头,你莫非已经知道他住在哪里?”

刘昆嘿嘿笑道:“那还用说,此人一出岳阳楼,即被我手下人紧紧跟上了。他果然行踪谨慎,最后藏身在洞庭湖边李氏祠堂之中。确知他在那里落身之后,为恐打草惊蛇,乃将跟踪之人撤开……如今大师这么一说,在下才算明白。看来,他果然是自知伤情,才选择了那个清静罕见行人的偏僻所在,以期渡过难关。”

静虚上人缓缓点头道:“看来确是如此。刘施主——你且记住,这人虽然在‘反潮’时全身骨节呈现一片酸软,动弹不得,却也有几点不可不防。”

刘昆点头道:“大师请关照,在下一定谨记不忘。”

静虚上人道:“这个向阳君老衲虽不曾见过,但是听你们所言,已可确定他内外功力俱已臻至极高境界,即使他身处绝境,亦不能稍有大意。再者,他既习有太阳元罡之功,必有护体内潜之力;如果施主正面与其接触,很可能为他口中真气所伤,万万切记。”

刘昆不禁为之一惊,道:“若非大师指点,在下决计不曾防到还会有此一着。这么说,当由他身后接近,方可以下手了?”

“不然。”静虚上人讷讷道,“只是后面出手,也有几点须注意。向阳君元罡封穴,刀剑不入,这一次必然不会再失之大意。你须记住,只其顶门‘上星’,一穴可以下手——在那一穴道上轻下一指,他必然全身疲软,任你处置了。”

刘昆听一句应一声,心里暗暗叫道:“向阳君呀向阳君,此番你落在我刘昆手中,我当要你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,你该知道我刘某人的厉害了!”

心里想着,不禁笑逐颜开地对静虚上人道:“大师父这番指点,在下感激不尽;果真擒住了这个人,大师论功居首。那时,在下必请府台大人,为大师你这庙里多多布施,铸金挂彩,以谢今日指点之恩。”

静虚上人摇摇头,道:“刘施主万万打消此念,老衲此举全是为报答施主多年爱护情谊。老实说,对于那位向阳君却深具歉心……阿弥陀佛——但愿我佛慈悲,垂鉴老衲这一点不仁之念……阿弥陀佛——南无阿弥陀佛——”

雷金枝把二人一番对答听在耳中,禁不住心惊胆跳。她脑子里不禁浮起了那个向阳君的影子——粗犷豪迈的造型、杀人时的狠厉手段,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感触……

人的思维实在是极其微妙!

在此之前,她一想到向阳君这个人,必然会产生深入骨髓的痛恨,恨不能一刀杀了他为哥哥报仇。可是,当她获悉向阳君即将遭遇到不幸时,内心竟然萌发出淡淡的伤感——这真是十分微妙的一种心理。

不可否认,向阳君是她此生所罕见的一个英雄人物,只是其心性失之于偏激狠毒……以他这样一个天地间奇人,一旦为霄小所乘,其命运之悲哀,可是预卜难定的了……

雷金枝缓缓抬起目光,注视向刘昆。他那眉飞色舞的表情,令她十分厌恶。

在刘昆得意的笑声里,她恍然回到了眼前的现实——暗吃一惊,忖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居然会为那个杀人魔王惋惜起来!杀了这个人,为江湖除了一大害,难道说不是一件好事?”

想到这里,禁不住长长吁了口气,似乎松快了一些,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不合情理的思虑。

雷金枝偶一抬头,看见了静虚上人那一双慈祥而智慧的眸子,正在注视着她!

此刻,她心里一惊,就像作了亏心事似的,下意识地红了脸。

静虚上人双手合十,低宣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!施主你心里在想什么?”

雷金枝的脸上又是一阵子发热——尽管她不擅说谎,可心里所想的是万万不能据实吐露的。

所幸,就在这一霎,听见了雷铁军在内室发出的一声叹息。

“阿弥陀佛——”静虚上人站起来道,“雷少施主醒了。”

雷金枝这才心情一松,跟着静虚、刘昆匆匆步入禅房,即见雷铁军正自蒲团上站起来。观其面色一片红润,较诸来时之白里渗青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“阿弥陀佛!”静虚上人长宣一声道,“少施主稍安勿躁,须待老衲再施以金切玉膏之术,才算大功告成。”

雷金枝忙上前扶着哥哥坐好,不胜欣喜!

铁掌刘昆笑道:“雷大侠果然是好多了,真可谓‘吉人自有天相’。恭喜,恭喜!”

对于雷铁军来说,自是对静虚上人感入骨髓。当下站起来,向着静虚上人深深一揖,道:“老师父活命大恩,弟子没齿不忘,大恩不敢言谢,只图来日感报鸿恩于万一了!”

静虚上人含笑道:“少施主不必客气,出家人慈悲为怀,只论因果不计其它。说起来,这也都是施主你的功夫底子好,再者令妹从旁相助出力不少;否则,只凭老衲一人之力,亦是难以奏功。少施主你且坐好,待老衲运施金切玉膏之术,即可大功完成!”

雷铁军情知老和尚所说的金切玉膏之术,乃是门几乎绝传的罕见医术。一经施展,可使碎断的筋骨一一接拢,更可令白骨着春,有生死人,肉白骨之神奇。想不到面前这个静虚上人竟然精通,自是不胜惊奇、欣慰。

静虚上人如先前模样,在他对面盘膝坐好,两只手频频搓动不已,目光视向雷金枝、刘昆,道:“二位请暂时退后几步,容老衲且行献丑。”

刘昆、雷金枝方自后退,即见静虚上人脸上蓦地飞起一片红潮,瘦削的面颊像是肥胖了许多。雷金枝与刘昆虽是看得不解,阅历丰富、技艺高超的雷铁军却是一看即知——

他心知和尚此刻正在运施五行真气——原来,凡是特殊上乘的医术,莫不与精湛的内功有关联。眼前和尚所施这种金切玉膏之术,亦不例外。

一念未完,即见静虚上人原已肿胀而起的面颊,又渐渐恢复如前。雷铁军明白,对方所运施的五行真气已经完成归位的过程。

却见静虚上人已自蒲团上站了起来,那双白瘦的手掌频频搓动不已。

忽然,两只手掌猝出如电地按在了雷铁军背上,即听得后者全身骨节起了一阵子密响声。雷铁军只觉得全身百骸酸楚,简直难以挺受,忍不住地哼了一声。

所幸那阵子酸痛感觉来得急去得也快,却见老上人那一双瘦手倏地抡起,即在雷铁军后背脊椎骨上拿捏起来。那副样子确是怪异之极,看起来老上人像在玩弄一具古筝。尖瘦的十指,配合着一定的节奏,各有动作——捻、捏、搓、拍、点、捶,快慢有度,恰到好处。

这一番奇特手法连续进行了约有小半炷香的工夫,老和尚的双手,又移向了雷铁军的双肩,继而四肢……

刘昆与雷金枝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、莫测高深,只听得雷铁军全身骨节在静虚上人运行的十指下,各有响声。随着老上人十指动作的轻重不同,骨节声响也大小迥异。

经过一番拿捏打敲,静虚上人停住手,即见雷铁军全身近乎瘫软模样,脸部表情却精神焕发,那双眸子更隐敛着炯炯光采,凡此,足以说明了他的功力已经渐次恢复。

静虚上人看着他,兴出了一声浩叹:“少施主你如今功力总算恢复了,只须好好睡上一觉,明日此刻,当可一切如常。无量佛——善哉,善哉!少施主,你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雷铁军面现感激,频频点头不已。他满心充满了感戴之情,只是太疲倦了,那双眼皮像是有千斤重力坠着,只要一闭眼,即可沉沉入睡。

静虚上人微微一笑,道:“少施主什么都不必多说,老衲与你夙缘深厚,略尽薄力,亦算是了却一件善事。令祖当年有恩于我,今日偿还在少施主身上,亦为一段因果。你兄妹好自为之,且自行返回休息去吧。”

说罢不待对方答话,伸手拿起身旁一盏银铃,轻轻摇了一下,即由外殿进来一个中年和尚,双手合十道:“老师父有什么差遣?”

静虚上人道:“至善,你好生照顾着雷少施主与这位姑娘离开,这就去吧。”

至善和尚应了一声,即上前搭住雷铁军,道:“施主与姑娘请——”

雷金枝一心惦念着哥哥的伤势,对于静虚上人的肃客,倒也不觉奇怪。当下即向上人深敬谢忱,拜别离开。

“铁掌”刘昆跟着出去,关照手下备车护送,彼此告别之后,再行转回。

当他再次步入静虚上人禅房时,却见老上人在一盏古灯映照之下,似乎正陷于苦思!

刘昆轻咳了一声,静虚上人忽然警觉过来。

他苦笑了一下,道:“他们兄妹已经走了?”

刘昆抱拳道:“已经走了,多谢上人慈悲,雷少侠有生之年,不啻大师所赐……在下也总算对他兄妹有所答谢了。”

静虚上人道:“你与他们兄妹过去就认识么?”

刘昆道:“不认识……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才认识的。”

他发觉到上人口气不对,不禁心里一动:“怎么?老上人莫非认为……”

静虚上人摇头道:“你不必误会,据老衲观察,他兄妹俱是十分正直纯情之人……只是那位雷姑娘命属火星,与老衲元星犯剋……有她在场,老衲即潜生六神无主之感,这是老衲自皈依佛门之后,未曾有过的现象,诚百思不得其解!”他那双银眉频频眨动不已,又道:“莫非丙子之难恰逢阴人而变迁,应在了此女的身上?阿弥陀佛——果真如此,老衲对此女却不得不刻意防范了。”

刘昆在一旁听得如坠五里雾中,一时不知何以置答?

静虚上人目光一转,落向刘昆身上,道:“适才我关照你下手对付向阳君之事,切记不可假手他人,更不可为外人所知,你要记住……”

刘昆躬身道:“大师放心,在下返回之后,即刻与舍弟亲自下手,将那厮手到擒来,明正典刑,消解心头之恨!”

静虚上人叹息道:“这件事千万不可太急,老衲虽不识向阳君其人,但此人既然具有如此功力,当然绝非寻常之辈。老衲遁世之身,实不愿为此而有所牵连。刘施主你若为老衲惹祸上身,达云寺百十名弟子未来祸福与佛祖基业亦深所系之。”

这一番话出自上人之口,语深意重,使得刘昆心中怦然一惊。他忽然体觉到一种不祥之兆——惊心之下,遂向着静虚上人脸上逼视过去。

四只眼睛相对之下,刘昆发觉静虚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爱恨难取舍 生死悬一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鱼跃鹰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