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鱼跃鹰飞》

第07章 阳光刺目痛 佛门杀劫临

作者:萧逸

金杖轻叹了一声,摇头道:“师兄,不知怎么的,我心里怕得紧;万一事机败露,你我想活命可就千难万难了!”

金锡听他这么一说,禁不住呆了呆,剔眉道:“万无一失,走吧。”

金杖又叹息一声,探手入怀,摸出了一串绵绳。在武林众多兵器之中,这是最斯文的一种,通身上下不带一丝半点铁器,是用极为坚韧的绵线编织而成,约有龙眼般粗细,首尾两端系有拳头大小的两颗绵锤。使用时,只要一经着物即自行绕转,首端绵锤一搭下来,即可形成死结,视出手人腕力强弱而形成不同伤害程度。

大体上说来,这种兵器多用以夜间突袭或是徒手教习;真正用以阵上对敌,尚不多见。

金锡和尚这时将僧衣下摆扬起来,掖在腰带上。大敌当前,自然不敢大意,当下深深提起一股真力,贯注于双掌上。

他二人昔日练功,曾经习过抱树盘根功夫,双掌两臂之间,功力十分惊人。

经过短时运功凝聚,四只手掌不啻铜铸铁浇,足有一掌断碑之威。

势已如此,金杖和尚也只得硬下心来。

二人双双打了个手势,各自提气运身,轻若云飘,来到了向阳君身前。

月影偏斜,照着向阳君魁梧的身材。二僧起步之始,尚清楚地闻得对方发自鼻咽间沉重的鼾声。

只是这一刹间,二人方自站定,对方鼾声忽然中止!

两个人吓得顿时停下身子,连大气也不敢喘,这当口儿可真应上了进退维谷那句话。

向阳君虽然止住了鼾声,可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态,垂着老长的一根大发辫,甚至于连头也没抬一下。

锡、杖二僧站立在对方丈许之外,不知是心理作祟抑或其它,只觉得一颗心忐忑跳动不已,仿佛有一种隐隐向外排斥的力道,随着对方均匀的呼吸,颇有规律地向外扩展着。

金锡和尚稍待了一会儿,见没有什么动静,向金杖比了个手势,双双向前踏进了几步。

顿时,他们清楚地体觉到一种强烈的扩张之力,蓦地阻隔住他们前进的势子。

锡、杖二僧大吃一惊,第二次站住身子,这才发觉到地面上环绕着向阳君丈许之间划了个大圆圈!

二僧这一突然发觉,更使得他们心里怦然而惊,二人已踏入圆圈之内。

大凡一个内功深湛之士,与对手动敌时,均有战圈设施。敌人只要在战圈之外,对自己根本构不成威胁;反之,一经踏入战圈之内,就说明敌我双方形成了明确的对垒局面,势将一搏生死了。

锡、仗二僧非泛泛之辈,当然看得出这其中孕育的无限杀机。

坏在他二人贪功过甚,如果他二人一经觉出不妙,即速退出,是能脱离险境的。只是那金锡和尚自负,总以为功力至巨,对方又在睡梦之中,即使对方以本身气机设防示警,来个迅雷不及掩耳,获胜的成分仍然极大。

怪在那个向阳君,其状仍然如前。

只见他深深地埋着头颅,头上发辫直垂至地,虽不闻先时鼾声,却出息均匀,仍似在熟睡之中。

看到这里,锡、仗二僧匆匆交换了一下目光。

金杖和尚身躯速转,极其快捷地绕到了向阳君背后。

他身子一经站定,便迫不及待地掷出了手里的绵绳。

“刷”的一声,出手的绳索,有如一条巨蛇,直向着向阳君的上半个身子套了过去。

说时迟,那时快——

就在飞索出手的一刹那,垂着上躯、身形至为魁梧的向阳君蓦地往上一挺身。“嗖”地一股劲风,发自他快速扬起的那只大发辫。

也就在同一个时间里,他那双杖持在手的连鞘铁剑霍地扬起来,不偏不倚地正好迎着了正面飞来的绳圈,“嗡”然声中,顿时绷了个紧!

这一手大出二僧的意外。

这个人——向阳君,好像是浑身上下都生了眼睛,那条仰起的发辫,说穿了简直就是为对付背后敌人而设的。原来,金锡和尚在金杖的绵绳出手之时,陡然欺身而近。

他力聚双掌,施展出全身功力,用双撞掌方式,直击向阳君背后。他怎么也不曾料到,向阳君对于前后双方的攻势都了若指掌。尤其没有料到的是,向阳君用以迎敌的竟是那条大发辫。

透着疾劲的一溜子尖风,那条大辫子活像一条软鞭,直向着金锡和尚的光头上猛抽下来。

金锡心知厉害,紧张得很。

他那前此递出的一双手掌,也就顾不得再图伤人,双手急忙交叉着向上一扬,“噗”一声,抓住了迎头而来的那条发鞭!

他心里一喜,登时双腕力带,叱了一声,两手紧紧把发辫抓住不放。

这么一来,向阳君顿时前后着力,受制于二憎力钳之下。

金锡和尚虽说是双手用力抓住对方那根大辫子,却觉得很不轻松。那根足有鸭卵粗的大发辫,似乎通体上下,充满了一种奇怪的热力,巨大的力道不时张缩着,使他的那双足能抓石成粉的巨大手掌,竟然难以握住。

无独有偶,对于他那位师弟金杖来说,情形一模一样——被一只连鞘的长铁剑绷着,手里的那根绵绳仿佛承受着万钧巨力。

他二人一前一后,虽然施出了全身之力,都占不了丝毫上风。

金杖目睹着向阳君那张威猛不可一世的脸,心里万分空虚。

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事情的演变,竟然会弄成如此进退不能的僵局。

虽说是他们各自心里都酝酿着百千种厉害招儿,奈何一上来就一筹莫展。

在向阳君愤怒如炬的一双目光注视之下,金杖内心起了一阵子恐惧!

“和尚!”向阳君目光注视着金杖,慢吞吞地道,“这可是你们居心不良,怪不得金某人我怒剑无情了。”

金杖和尚正不知如何应付眼前这个尴尬场面,却听得金锡嘴里怒吼一声,“师弟,上!”

“上”字方一出,他陡地打了一个箭步,切身而进,力骈五指,状若钢刀,直插向阳君后背。

招式方一递出,向阳君怒吼一声:“好!”

——宝剑出鞘,“唏哩”一声脆响!

力扯着绵绳的金杖只觉得手里绳索蓦地一松,情不自禁地向后面打了一个跌闪。

这一招实在漂亮极了。

迎着晨曦的微光,眼看着向阳君那口出鞘长剑,闪电似地亮了一亮。这口剑不是奔向正面的金杖,而是照顾身后的金锡。

可怜金锡作梦也没有想到对方这口神来之剑是对他而来,加之他求功心切,欺身过近,再想闪躲哪里还来得及?

一时之间,剑光闪处,金锡的头颅被劈成了两半!随着向阳君身形倒转,金锡的尸身,足足向前扑出了丈许远,倒卧在血泊里。

目睹着师兄的惨死,金杖和尚由不住吓了个魂飞魄散。三十年休戚与共,这份情谊,自非言语所能形容。

“师兄——”

金杖悲号了一声,紧接着剧烈地抖动了一下,蓦地扑倒在金锡尸身上,抚尸大恸!

他这里才叫了一声,忽然觉得面颊上陡然一凉,如同着了冰露那般寒冷。乍然抬头,登时吓得面色惨变!

冷森森的一截剑尖,直直地指在他脸上。两者之间的距离,顶多不过寸许——那股冷森森的感觉,正是由剑上袭出的气机所致。

金杖一惊之下,顿时瞠目结舌,当场怔住了。

向阳君冷电般的目光逼视着他,道:“和尚,起来说话。”

他边说边收剑后退了一步,留出空隙容金杖站起来。

金杖颤抖一下,缓缓站起来。他面色极忿,凝聚着无比的怒火。那副样子,简直恨不能一口把向阳君吞进肚子里。

只是对方的盖世神威,使他不愿再步师兄后尘。缅怀着师兄的死,心里一阵发酸,两行热泪籁籁直淌了下来。

向阳君冷冷一笑,道:“我原对于出家人敬重有加,想不到你们达云寺里的和尚,上从静虚老方丈算起,都这么可恶……我是再也不会上你们的当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金杖大师未曾答话,试着向后轻退半步,立刻觉得身上一寒。向阳君手上宝剑顿时大现光华,金杖这才知道自己仍在对方长剑威胁之中。

金杖虽具一身高超武功,却是知道武林中那些极流剑客,常常可以借助剑炁功力杀人于弹指间。

眼前这个向阳君,虽然未必有此功力,可是观诸他的出剑方式,以及剑上光华、寒度,却不得不令金杖心存恐惧。

一念及此,哪能不使他心胆俱寒?先时郁积在心里一腔愤恨,顷刻之间消失了个干净!剩下的只是一腔惊惧、无限酷寒,哪里还敢向对方出手复仇。

当下,他那双惊吓的眸子,迟滞地注视于对方,良久,才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“金施主,”他讷讷道,“这件事皆是贫僧师兄弟二人一时糊涂,盼你千万不要误会,迁怒到敝寺其他各人,无量佛,我佛慈悲!”

向阳君冷冷一笑,道:“和尚你不要多说,嘿嘿!好一个‘出家人不打诳语’,我且看贵寺那个住持和尚如何向我交代!”

金杖双目闪了一下,双手合十,讷讷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方才已经说过了,这件事皆因贫僧二人一时糊涂,与敝寺住持大师无关。”

向阳君摇头道:“怎说与他无关?这么说,你二人是那个静虚老秃驴差遣而来的了?”

金杖惊道:“方才师父不在寺内,这件事更是扯不上他老人家!”

“哼,”向阳君狞笑道,“一派胡言,岂能轻信你的胡说八道,我亲自看过再说!”

金杖颓然道:“贫僧二人只不过想将施主拿下来,并无杀害之心……却不料你竟会对出家人下此毒手。我师兄既已惨遭毒手,贫僧也不愿苟活人世;施主请赐我一个痛快,也好早登彼岸!”

金杖说到这里,口中轻诵梵语,双手合十,缓缓闭上了眸子。

向阳君沉声道:“好!”

剑光一闪,一蓬冷光。顺着他递出的剑势,兜头盖脸地将金杖上躯罩住,后者打了寒颤,自忖必死。

却不知那蓬剑光在他头顶一闪之后,又收了回去。

金杖和尚睁开眸子,恍如梦中。

向阳君抱剑道:“和尚你起来说话!”

金杖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,缓缓站起来打量着对方。他自幸未死,又觉得这条生命十分珍贵了。

向阳君冷冷地道:“你与你师兄的一切,当我不知道么?看起来,你比你师兄要厚道得多。这样吧,我就破例对你大开一次方便之门,你带我到你家方丈坐禅之处,找到了他,我就放过你!”

金杖和尚苦笑道:“老方丈后山坐关之处,贫僧根本就不知道,如何能够带你前去?”

向阳君哼了一声:“事到如今,你还给我来这一套,你到底是带路不带?”

金杖俯首搭眉,双手合十,念道:“阿弥陀佛,施主何必强人所难,贫僧实在是不知道老方丈在哪里坐关,你又叫我怎么带法?”

向阳君浓眉猛然一剔,道:“那么,你是要我自己去了?只怕那么一来,要平白多造上许多杀孽了……”

金杖心里一动,忖道:“这说得不错,如经他胡打乱闯,只怕整个达云寺将要坏在他手里,不如暂且假作依他之意,将他诱至事先设计好的北斗七杀阵之中,给他一个厉害。”

想到这里,打量了一下金锡大师的尸身,心里情不自禁地浮起了一片哀痛!

那北斗七杀阵七个主要角色之中,少了一个金锡,自然是威力大减了,应赶快设法知会摩云大师,设法补足此数。

心里前后左右地盘算了一通之后,立刻改变了想法,当下向着向阳君合十道:“施主且慢——”

向阳君道:“怎么,你可是改变了主意?”

金杖叹息道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施主你这般肆无忌惮地滥杀无辜,尤其是杀害佛门子弟,莫非就不怕道天谴么?”

向阳君森森一笑,道:“和尚说得好听!上天有好生之德,金某人何尝不知道!只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真是欺凌到我头上来,一任你是大罗神仙,我也不会轻易地就放了你!废话少说,你到底是带不带路?要不然,我这就去了。”

金杖顿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为恐你滥杀无辜,贫僧勉为其难一次就是。”

向阳君点头道:“这样就好!”

金杖冷冷一笑,道:“只是老方丈后山坐关未归,贫僧充其量也只能把你带到他昔日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阳光刺目痛 佛门杀劫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鱼跃鹰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