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鱼跃鹰飞》

第08章 念经难解厄 舍生啖魔君

作者:萧逸

瘦长老呆了一呆,嘿嘿冷笑一声,霍地跃身而起,从一旁弟子手上夺过一口刀,不容分说地向着自己颈上抹去。

他仍然是慢了一步。

就在这口刀眼看着已经抹在喉咙上的一刹那,向阳君倏地隔着他老远,伸手指了指。

一股尖锐风力响过,瘦长老打了一个哆嗦,顿时怔着不动了!

众人见状,虽然无不大惊失色,却也知道瘦长老是被人家给点了穴了。所施手法,多半是隔空点穴。这等神奇功力,自是使得目睹者无不惊吓动容,胖长老也呆住了。

向阳君看着胖长老道:“你也一样,还是老实地站在这里好!”

他边说边伸手一指,胖长老打了一个哆嗦,也跟瘦长老一个样,呆呆地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了!

这两手隔空点穴,不啻把在场人都惊住了。在众人还没来得及有反应时,向阳君已向前继续踏进。

金杖首当其冲,立刻承受了他的威胁。

在目睹师兄以及摩云大师先后遇难负伤之后,金杖焉能不识对方厉害?只是眼前情形一来势成骑虎,再者义不容辞。

有了这双重原因,金杖抱定决心,不惜一死与对方周旋到底。

他手里已经改持一根禅杖,霍然力摇之下,足下已抢步踏前。

“向阳君,要想搜索,你就得先打发了贫僧,看杖!”

话声一落,掌中杖直向着向阳君当头猛力挥落下来。“呼”,一股疾风直冲而下。

向阳君左手倏抬,用那口连鞘剑蓦地向起一扬,“呛啷”一声,已架住了对方落下的禅杖。

金杖脐下力挺,猝然用左掌直向对方腹上击来。盖因为金杖看出了对方功力纯厚,是以这一掌“内淬盘脐”之功,决心要将对方的护体真气震散!

他哪里知道,向阳君早把他看穿,就连这一掌也在他的计算之中,早已恭候着他的这一式出手。

只听得“噗”的一声,一掌击了个正着。似乎有一阵淡淡的红烟,就在金杖落掌之时,猝然扬起来,金杖就像触了电般地打了个哆嗦,一连倒退了四五步。掌中禅杖,“当啷”一声抛在地上,那张赤红的脸,霎时变成了一片乌金。

金杖直挺的身子笔直地向后仰了下去……

他一倒下去,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几乎没有一个在场的人能够看出这是怎么回事,只有当事者金杖心里有数——他无限悔恨,暗暗责怪自己竟然忘记了对方的那种奇异功力——太阳功。

事实上,也就是在他手掌接触到对方身上的一刹那,已为对方那种神奇得不可思议的功力伤了内丹真元。

可怜金杖一招失手,赔上了性命!

这时,他连说上一句话的力量都没有,勉强地张了一下嘴,怒目凸睛而亡!

金杖和尚这一死,尽管对于持刀成阵的二十多个少年弟子心理威胁很大,却也激起了他们效死拚命的决心。在为首的一名红衣弟子的叱喝之下,二十名少年弟子陡地亮开了阵势——

大片喊杀声中,两名弟子两口戒刀先扑上去,直分左右劈下!

向阳君一声朗笑,说:“和尚找死!”

掌中连鞘的长剑向外一递,使出了极其寻常的一式封手,二弟子被迫踉跄跌出。

就在这一刹那,另两名弟子,也蓦地脱群而出。两口戒刀随着落下之势,同时劈到。

这一次,向阳君干脆连躲也不躲,长剑霍地出鞘。银光乍闪之中,只听得“叮当”两声脆响,两个和尚竟然连手上的钢刀也把持不住,双双脱手飞出。他们本人则吃对方凌厉的剑气身子被逼出了丈许以外。

向阳君一声狂笑,道:“萤火之光,也敢放威?一群小和尚,我看你们还是免了吧!”

向阳君话音刚落,随着一片喝叱声,四口雪亮戒刀,循着他身侧四方快速地袭了上来。

忽然,剑光大盛,四个少年和尚,亦如同前人一样,纷纷跌倒在地!

蓦地,剩下的和尚,由一人号令,形成了刀阵。在为首和尚刀尖直指之下,二十口明晃晃的戒刀组成了一式怪异的刀花。

休要小看这些年轻和尚,即以眼前这式刀阵来说,显示出了极高明的传授。是以,就连向阳君乍睹之下,也不禁吃了一惊,着实不敢大意。

冷森的刀光,在每一个和尚手上颤抖着,映着东半天的骄阳,闪烁出千百道银光。交汇于无敌巨人向阳君。

向阳君面对着大蓬刀光的一刹间,陡地为之动容!

向阳君后退了一步,横剑在手,狞笑道:“好呀,小和尚,想不到你们还有这么一手!”

他把两只眼睛微微地收了收,将眼神儿积聚在那二十口刀上——何止二十口刀!在阳光的炫耀下,只见银光灿烂,前后上下汇集融贯的刀光,形成了一片刀山、刀海……刀刀互映,闪闪生辉,好阵势,好气派!

向阳君面对这片刀山、刀海,由不住频频向后退着,一直退了七八步,才拿桩站稳。

他不打算再向后退了,一种被挑逗起来的新的怒焰,带给他无限杀机。

“好极了!”他注视着为首的那个少年和尚,道,“这莲台刀阵是那个老和尚传授给你们的了。我原本打算放过你们,既然你们决心与我为难,金某人可就要大开杀戒了!”

话声方住,长剑背倚身后,忽然向左侧跨出了三步——

只听得一阵子刀环大响声,二十口戒刀的阵势,随着他移动的身形而有所转变。

向阳君速速往右面跨出了几步,情形亦是如此。当他站定不动时,对方刀势亦停住不动。

向阳君倒抽了一口冷气,嘿嘿笑道:“老和尚果然有一手,这个大千莲台阵势之中,竟然暗含有北斗七杀之数!看起来,老和尚已经摸清了我的底细,是早有打算的。只不过,小和尚你们太年轻了,而且功力有限,怎能是我的对手?”

他说到这里,端剑在手,长长叹息了一声:“金某虽怀赤子爱物之心,可惜事与愿违,总不能称心如意,如今我即使慾手下留情也不可能,破阵必将杀人哪!”

但见,他那魁昂的躯体,在面前刀光汇集映照之下,忽地大了许多,那张布满了血色的脸更加浓重,看来着实骇人!

原来,摩云大师在揣摩大势时,为图巩固防务,特地临时改变了原先计划,把由其本人等七高僧所施展的北十七杀阵数,融汇在二十名少年和尚的大千莲台阵势之内。

这一构想不谓不妙,确实是发挥了极大的效果,却也为此给这群无辜的少年和尚带来了难以避免的杀难劫数。

瞬间,向阳君面迎刀气日光,无异把所练“太阳神功”的功能,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水平。

虽然说那北斗七杀所显示的至阴之性,是用以对付他的至阳,只可惜这群小和尚虽然人数众多,但各人所持功力有限,即使联手发挥,亦距离克制向阳君甚远。

此番情形如果换在金杖、摩云等原先七僧,情形必将大大不同,虽然未必能控制住向阳君的威势;向阳君要想一时破阵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以眼前的宝贵时间而论,后果将怎么发展,可就不得而知了。

准此而论,那静虚老方丈原先的构想实在是别具慧眼,设置得不谓不周,只可惜执行不力。追根揭底,应归咎于金锡和尚的任性胡为——一步棋错,满盘全输。

二十名少僧虽然众志一心,只是在向阳君的神威之下,一个个心虚胆战,眼前势同骑虎,已无妥协可能,一触即发乃当然之事耳!

向阳君此刻功力已足。

他长剑在手,安步如营,一步步向前踏进!

观诸他的前进步法,较前大有不同。只见他每进一步,壮大的身躯必得先摇上一摇。

他每一个动作都有关联,随着摇动的身势,对面大片刀光也跟着摇晃,唏哩哗啦一片刀环声中,更见刀气万千。

向阳君这种步法,显然是别具用心。

渐渐地,他似乎已经观察出一些微妙,脸上的凌厉杀机更见逼人。

他大吼一声,霍地向前跨进了一步。

其势绝快,有如火中取栗,实在是关系着生死存亡的一步。

向阳君十拿九稳,有谋不乱,苦了眼前这群经验不足的小和尚。

就在他足下跨前的一刹间,为首那个少年和尚一声喝叱,刀光阵势之中,陡然间腾跃起七点人影。

七个人,七口戒刀,在甫一现身的弹指之间,同时向着向阳君身上招呼过来。

这一刹那,当得上快若电闪,只是衡诸向阳君的有谋在先,仍然是慢了一步。

原来,向阳君那一步,看似实踏,却是虚点,看似前进,却是退后。

小和尚吃亏在经验不足,一经引逗,即刻认真,此刻竟然挺掩不住,急急地把压阵的杀手施展出来。

这一手七杀刀如果运用恰当,足可发挥极为威猛的效果,只可惜为首少僧的定力不足,中了对方的圈套,以至于大好的一式猛厉杀招难以发挥。

七个年轻和尚身子一经跃出,按着北斗七星的落式方自一落,七口钢刀上下翻飞,不同路数的七式刀法,向着向阳君身上攻了过来。

可惜,慢了半步!

其实,也可以说是早了半步,揆诸眼前之势,这七式刀法无论是早半步或是慢半步,都必有所获,只是眼前难以奏功!

难以想象的是,向阳君掌中这口剑施展得是那么快、那么狠。

随着向阳君的出手,这口长剑矫若游龙,划出了一道长虹。他庞大的身形,在这一刹间,同时倒了下去,像是一条腾空而落的巨龙。

总之,无论他的身法、剑法,看上去都巧妙极了。

当他壮大的躯体矫若游龙般地避过了对方的七式刀法之一刹间,长剑回旋,带着他拉出一个利落的走势。

就是这一招,剑光怒吐之下,左右两个和尚首当其冲,两颗人头高高地离颈抛起。

两股血箭,像是正月里的花炮,从那两个失去人头的血窟窿里蹿了起来。

这一剑固是惊人魂魄,更厉害的一式杀手紧接着又已展开。剑光再次卷起,站在左侧方与右侧方的另外两个和尚,各自发出了一声悲呼,双双中剑倒地。打量致命伤处,俱在咽喉位置。

向阳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,极其快速地连杀四人,已使得这七杀核心顷刻间为之瓦解。

剩下的三个少年和尚,早已吓了个魂飞魄散。值此惊魂时刻,难以把握住退身之势,事实上也就再没有活命之机。向阳君剑势左转,大片寒光挥处,掌中剑直劈一名小和尚的前胸,后者惊慌中举刀迎架,只听得“呛啷”一声脆响,刀断人亡。

这一剑狠狠地劈在了他的上胸,几乎把他劈成两截,像陀螺那样打了几个转儿,尸身才倒了下去。

场子里登时散开了血腥气息。

向阳君在杀害这个小和尚的同时,眼睛里早已注意到了另外两个小和尚的动静,是以就在长剑下落的一刹那,拧身现掌,蓦地循着正前方丈许左右劈出一掌。

一名小和尚方自跑出了一步,身子猛地打了个踉跄,一口鲜血直呛了出来,顿时倒地不起。

剩下的最后这一个,眼看着一连串的杀招儿早已魂飞魄散,慌张地掷出了手上钢刀,直朝向阳君飞来!

这口钢刀一经出手,掷刀的那个少年僧人,却由于紧张过度,又像是全身功力都用之于这一掷,所以刀一出手,整个身子就直挺挺地倒了下来,顿时昏迷了过去。

向阳君轻描淡写地一伸手,接住了飞来的钢刀。几乎是同时,身形猝闪,来到这名僧人面前。当他目睹对方这副模样时,举起的长剑,缓缓落了下来。

眸子里含蓄着无比的凌厉,缓缓掠过地上的尸身,似愤怒又似懊恼……这些错综的感触,刺激着他,使他兴出了一腔难以排遣的悲愤!

此刻,人命对于他来说,早已不当一回事了。然而,他却难以再找到慾行下手的对象。

不知什么时候,莲台阵势已然瓦解,剩下的十三名少年僧人,早已跑散一空,满地都是抛弃的戒刀,再也不见一个站着的活人。

向阳君望着手里的剑,冷森森地笑了笑,似乎体会到自己是一个可怕的人。

经过这一番打杀之后,他断定这庙里再也没有人胆敢阻止他的来去了。

事实上也确是如此。

当他足步跨进大雄宝殿时,大殿里一片宁静,偶然传过来一阵窸窣声,他才发觉到两个年老僧人躲在壁角里打颤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念经难解厄 舍生啖魔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鱼跃鹰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