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风冷画屏》

第二章 冷月孤蕊剑星寒

作者:萧逸

苍白的天。

苍白的脸。

当他仰视上天,发出叹息时,形象之凄凉,一如秋日黄叶,涵盖着多少“无可奈何”……

寄问苍天,我生何如?似乎每个人的命运都欠缺点什么!任你苦苦追求,最终仍缺圆满。

这就是“命”!

这就是“人生”!

宝剑如雪,快马如龙,他却已失去了昔日那般豪气,更何况眼前重病之身,又待如何?

耳边响着淙淙流水声。

马在饮水。

他仿佛听见爱马饮水时间歇地打着噗噜,不时地跑着蹄子的那种声音。

这些声音其实对他是再熟悉也不过,这一霎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凄凉、单调,当中混杂着“死亡”的意味。

几只山蚊也来凑趣,不时地在他脸前绕飞着,时而低袭,作怪鸟俯冲,对“人”的嘲弄与不屑,可谓至极矣!

谈伦支撑着坐正了身子,只觉得全身像是虚脱了,一些儿劲道也提不起来,口干舌燥,身子热得厉害。

“水……这里有水……”

一出声才知道,敢情嗓子眼都哑了。

他用剑鞘支持着地面,总算站了起来,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眼前流水处。

好一潭子清泉。

水面倒影,一如图画。

画面中原该丰神俊朗的这个人,却似失去了原有的丰采,目中神采,应似出迎之剑,此刻却萎缩了,倒是那一双挑起的长眉,兀自英挺如昔,显示出他“强者”的最后尊严,不容侵犯。

喝了几口水,精力稍复。

早就该饥饿了,却不思吃食。

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这一次发病来势不轻,如果在日落之前,再不能找到那个地方,那个人,只怕……

后果之严重,实在不堪设想!

咬着牙,他强自振作起来又跨上了马背,胯下爱驹,深悉主意,不侍吩咐,即行循着眼前一段山道,快踏前进。

点苍一山,共有十九座峰头。

多日以来,他已踏行过半,昨日日落时分,遇见了一个苦行山僧,问明了他所要去的地方——冷月画轩,很是希罕地打量了他一阵子,告诉他走错了。

那僧人看他病势不轻,好心要收留他在庙里住上几天,谈伦执意不肯,讨了一份山粮,就此别过。

临行之前,那苦行和尚就在地上画了几下,标出“冷月画轩”所在,随即用脚涂掉。说了声:“巴先生么?”

谈论点点头,眼中一亮。

待要再问些什么,和尚却背起一袋老米,径自去了。

走了一半,他却又回过头来。沉吟半晌.疑惑着说道:“巴老先生我们久仰了……人很怪异,我们虽然都住在点苍。可平常也没有来往……他那住处,一向是不慾为人所知的,我们方丈也关照过……谁问都说不知道。也是我多嘴……唉!回头见着了他老人家,可不要提我这么一个和尚多的口就是了!”

谈伦点头答应,想到对方的话中有因,却不容他多问,对方便自去了。

敢情那和尚身手颇是不弱,几丈高的山岩,连纵带跳.身上还背着大袋的米,不过一会的工夫,已自攀越过去。

谈伦再回头打量地上和尚所画的图标,敢情已无复辨认,就凭着方才留下的一点印象,他开始攀上了另一座山头。

哪里知道,情形并非他所想象,也不如和尚标示得那般轻松,几个打转下来,天已黑了。

一夜露宿,病势加剧,几至寸步难行,眼看着这就支持不住了。

耳边上是胯下爱马乱蹄践踏的声音,眼前花团锦簇,绿草如茵。仿佛来到了一片锦绣世界,原来点苍一山,风光之美,冠绝西南,奇花异卉,遍于岩谷,经冬不凋。

尤其此刻,侵晓不久,云气未覆,远近群山。尽落眼底,一片黛绿,苍翠慾滴。山行越高,景致越美,只可惜,病伤之中的谈伦已无能领会。

恍惚中。他几慾入睡。

恍惚中.他却又在睡梦中惊醒。

座下的那匹“枣骝红”不知何时已经不再前行了。

眼前风势极大,呼呼的风,几慾要把他由马上吹下来,显然已是身处极高之境。

谈伦振作着,双手撑着马颈.把身子坐直了,手触处才感觉到马身上一片水温,全已汗透。

迎着风,这匹枣骝红唏哩哩只是嘶鸣不已。

谈伦警觉着睁大了眼,含糊地道:“地方到了么?”

四面天光,刺目难开。

一轮金乌,高悬天际,纷红骇绿里,又自换了世界。

耳边响起了几声雁唳,一行雁影,缓缓由当空移过,仿佛就在头项上移动,举手可攀。

谈伦扳鞍认镫,坐正了身子,身上时冷时热,双瞳听见,只是一片混沌,却有一道长可有十丈,匹练般的白气,首尾相衔,将对山拦腰抱住——这便是最具盛名的点苍奇景之一,俗谓的“玉带锁苍山”了。

迎着风势,他大咳了几声,吐了一口血,感觉着有“坠马”的趋势,眼前身处绝崖,却是失足不得。

“枣骝红”深悉主意,不俟吩咐,即自掉过身来,继续前行。

含糊地说了声:“好马……”拍拍马的脖子,他又自俯下了身子,身后剑鞘,轻磕着马鞍,铮铮作响,枣骝红只走了几步,便自又停了下来,不时地扬颈扫尾,打着响鼻。

谈伦心里有数,骂了声“懒东西”,正待举掌向马头上击去,耳边上却听得一人笑道:“风流自有高人识,要与梅花作伴来,寄语老友,只怕你的清静日子不多了……”

跟着是棋子落向石案的细响之声。

谈伦不禁心头一惊,猛地坐起身来,恍惚之间,这才看清了原来就在身前不及丈许之处,座落着一座小小茅亭,此时此刻,正有一僧一俗对坐下奕,一个小和尚蹲在一角,正在煮茗。

“啊——”心中一喜,谈伦慌不迭翻身下马,却不意病体不支头重脚轻,一脚踏空之下,整个身子由马上翻落下来。

正在下棋的和尚摇头一叹,抬头向这边看了一眼,嘴里宣了一声佛号:“无量佛——广因,快去扶他进来!”

小和尚应了一声,放下手里的扇子,三脚两步赶出,忙自把谈伦扶了起来。

谈伦道了声谢,苦笑道:“有劳!”

即为小和尚扶进亭内,便在一张石鼓上坐下。

小和尚惊讶地道:“这位相公,你病得不轻,身上烧得很啦!阿弥陀佛,这可怎么是好?”

亭中棋者之一道:“先拿碗热茶他吃——”

小和尚答应了一声,忙即转身取茶。

这当儿,谈伦才注意到亭子里下棋的两个人——一个慈眉善目,年过半百的瘦高和尚,一个身着紫衣、面相清癯,颇不俗气的白面儒者。

一僧一儒正在对弈,石几上散满了黑白二色棋子,由所布棋子看来,这盘棋已下了很久,可能已近尾声。

方才说话之人,正是那个紫衣儒士。

嘴里说着话,一只手尚还持着一颗白子,迟疑着要下不下,却不曾向谈伦看上一眼。

倒是那个瘦高和尚,在谈伦初进亭时,即向他微微点首为礼,这时向对面儒士嘻嘻一笑道:“你今日未能专心,这局棋想胜我,只怕不易,大势已去,还不甘心么?”

一面说,哈哈一笑,即行伸手把几上残棋搅乱。

紫衣儒士却也不怒,摇头一哂,这才转过身来,却把一双堪称精锐的眸子,直向谈伦脸上注视过去。

谈伦正自口渴,接过了小和尚送来的茶,三口两口喝下肚里,茶水极烫,他却也顾不得了。

瘦和尚看在眼里,道了声:“阿弥陀佛——施主小心烫了嘴,慢慢地喝吧!”

谈伦却已把满满一碗茶水饮尽,只觉得茶质纯清,入口芬芳,微微有些苦辛,俟到放下碗来,却自又觉出甜来,再看碗内茶叶,仅得两片,每一片约有半个巴掌那般大小,上面微生细细长毛,倒是生平仅见的怪状。

“无妨!”紫衣儒士接上了老和尚的话头道:“此茶有去火生津之效,多饮有益,小师父,烦你再为他斟上一碗。”

小和尚答应着回去取水。

谈伦却觉着十分过意下去,向着二人抱拳道:“多谢二位高人赐茶隆情!这一小锭银子,就权作为老师父庙里的香火钱吧!”

一面说,取出一个银锞子,置于面前石桌上。

瘦高和尚见状哈哈笑道:“弄错了,弄错了,贫道哪得如此造化,享用此茶?都是这位先生,要谢你只管谢他,我和尚却是不便掠人之美呢!”

接着一笑又道:“话可又得说回来。施主既是为庙里布施,和尚却也不便推辞了,阿弥陀佛,这就代佛祖谢谢你了。俗言说得好,拿人钱财,为人消灾,看看我和尚能为施主效些什么劳吧!”

说时,却已将对方置在几上的银子拿起来,掖进袖里。

谈伦自饮下一碗热茶后,仿佛精力稍振。却发觉到和尚说话时,对方那个紫衣儒士.一双眸子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,俟到和尚说完,便把眼睛转向对方。

四只眼睛交接之下,谈论心头下禁为之一震。只觉得紫衣人一双眸子。精气逼人,简直不容逼视.这可就非比寻常了。心里正自骇异,小和尚已为他续好了第二碗热茶。

既知此茶如此之好.也就不便辜负主人盛情,当下双手接过,又自饮下肚里。

座上和尚呵呵笑道:“施上可知此茶乃是产自点苍极峰的‘雨雾茶’?此茶经冬不凋,处身云雾,常人万难攀摘,设非是我这老友有此身手,别人何得享受!”

一面转向紫衣儒士笑道:“老朋友你的差事来了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却也不能一概而论呢!”

紫衣人面色甚是深沉,聆听之下.由鼻里冷冷哼了一声,一双眸子又自落向谈伦,微微颔首道:“足下无惧于三伏滚水,瞬息间饮下滚茶两碗,必然具有非常之内家功力,病伤之中,有此能耐,更遑论常时一般了。佩服,佩服一一”

谈伦这才想到敢情自己疏忽及此了,他伤病至此,一心求治,倒也不曾心存掩饰。

当下叹息一声,据实言道:“不瞒先生高人,在下习武有年,精于内功,否则,只怕也就拖不到今天了……”

边说边自咳了起来。

紫衣人忽地正色凝神,引耳细听,像是要由对方咳声里辨出些什么!

谈伦以一方纱巾捂向口鼻,怒咳一阵才自少歇,一张脸早已涨得绯红。

紫衣人俟到他咳声稍止,微微颔首道:“足下患此咳疾有多久了?”

谈沦只觉喉头发痒,只怕一说话,又自咳个不休。

紫衣人见状颔首道:“算了,可将掩口之纱帕借来一看?”

小和尚忙即代为转达,即将谈伦用以掩口的一方纱巾取过送上。其上早已沾满血迹。

紫衣人看了一眼,神色微变,即行交与小和尚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一旁的那个瘦高和尚随即变色道:“咳血症么?”双手合十,喃喃宣了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——”

紫衣人脸色更见阴沉,五根手指只管来回地在桌面上敲着。

“足下贵姓?”

“谈……”谈伦又自咳嗽了:“谈……伦……”

边说边咳,语音不清,紫衣人约摸只听见了一个“谈”字。

“谈先生来此何事?”

眉头微皱,颇似不悦,意在暗责怪对方病成了这个样子,尚不知珍惜调养。

谈伦阵咳之后,尚在喘息。

紫衣人指了一下茶碗,小和尚会意,忙自取过炉上开水,满满斟了一碗。

谈伦饮了一口,叹息道:“多谢先生高谊隆情,在下此来,是想拜访一位前辈先生,如蒙赐告,感激不尽……”

紫衣人道:“啊!这位先生贵姓?住在点苍?”

谈伦饮了几口茶,情形方自好转:“这人姓巴,名叫壶公,当世神医,住在此间的‘冷月画轩’……”

听到这里,座上和尚先自哈哈笑了。

紫衣人偏的好涵养,不动声色。不俟和尚发话,随即点点头道:“你认识这姓巴的么?”

谈伦摇摇头,苦笑道:“慕名拜访而已。”

“是了。”紫衣人微微点头道:“这么说,你是来专为找他看病的了?”

谈伦点了一下头:“不瞒先生,正是如此。”

紫衣人哼了一声道:“巴壶公自视甚高,却是不轻易与人看病,他那冷月画轩,蓬门久闭,更不会为你所开,足下这一趟怕是白来了!”

谈伦呆了一呆:“这么说,先生是认得他了?”

“对了!”一旁的瘦和尚道:“施主算是问对人了!阿弥陀佛,我这位朋友也擅歧黄之术,可不比那自视清高的巴壶公差到哪里……”

边说边自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和尚你少缺德!”紫衣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章 冷月孤蕊剑星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西风冷画屏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