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兔东升》

第十章

作者:萧逸

小舅子

长脸汉子面色一凝,瞪向黄脸人道:“你胡说些什么?心里不清楚……这种事也是嚷得的?自己掌嘴吧!”

说罢霍地站起,说一声:“衙门口见!”便自走了。

短小精干的一个,看了袁菊辰一眼,缩缩脖子,也站起道:“钱是要的,法子另外再想,先走一步!”也自去了。

只剩下黄脸汉子一个,气鼓鼓地挺着个肚子,忽地叹了口气,埋怨道:“你们都走,留下老子算账,这个主意不赖。嘿嘿!老子不是笨蛋,这就来个挂账,两不吃亏。”

刚要站起,却为袁菊辰出言唤住:

“朋友且慢走一步!”

黄脸人怔了一怔,坐着不动。

袁菊辰说:“一个人无聊。老兄快人快语,如承不弃,愿意与老兄交个朋友,这顿吃喝由在下开销就是。”

末后的一句话,大大合了黄脸人的心意。

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

脸上一笑,便不走了。

呼来堂倌,袁菊辰说:“羊肉烧鸡各来一盘,再来壶酒!”

这般排场,更是对了黄脸汉子胃口。

哈哈一笑,他摇手道:“不用、不用!忒破费,忒破费了!”

“一点吃喝,算什么?”

袁菊辰探手入怀,摸出了五两纹银一锭,向对方面前一推,开门见山地道:“实不相瞒,老兄方才的话,对了我的兴趣,多有请教,如承实言见告,吃喝不算,这银子便是老兄的了!”

黄脸汉子怔得一怔,脸上大是惊喜。

他这班公门贱役,平日只是混个吃喝,哪里见过这般出手?即以先时忿恚,所争亦不过三两纹银而已,且是三人合分,对方这人,出手即是五两银锭,真正财神天降。直乐得他眼前金星乱冒,如坐针毡。

这类小人,唯利是图。利之当前,百无禁忌,还有什么不好说?

“说吧,兄弟交了你这个朋友,只不知……你要问些什么?”

白花花银子,刺眼生疼,左右甚是惹眼。腰带上抽出块汗巾,先把它盖上再说——顺便用手指戳上一戳,沉甸甸应是真的不假。

心里一舒服,表情如沐春风。

袁菊辰沉声道:“刚才老兄说到三具女尸打理埋葬之事……”

“原来问这个。”

左右看了一眼,一只手摸着下巴,他说:“咱们是人在哪里说那里了,出了门兄弟可是愣不认账,别看你的银子不少,衙门口的话,这可是要掉脑袋瓜子的事情,老弟台,你可要放明白一点!”

袁菊辰道:“这个不用关照,出门各自东西,见面两不相识!”

“好!”黄脸人一拍桌子:“这才是好朋友,够意思。问吧,除了我老娘偷野汉子那一宗不便多说,其他知无不言,一定有问必答!”

酒菜来了。

黄脸汉子老实不客气地撕下只鸡腿,大咬一口,举壶虚邀了一下,自斟一盅,一仰而净。

“不就是三个女尸吗?”长长地吐出一口酒气,黄脸人不问自说:“三天前才砍的头,说是赏三口棺材,临末了却改为芦席一卷,乱尸岗胡乱一埋了事。”

“不是问这个。”

袁菊辰沉声道:“我是问死者三人的名字,不是潘大人的一门女眷吗?”

“噢……”黄脸人着实打量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老弟台你这几句话还是真问到了节骨眼上,全衙上下除了兄弟以外,怕是再无第二个人敢回答,知道也不敢多说!”

“老兄快人快语,才要就教!”

“好吧!我就实话实说,他娘的,当官的干这种事,上无天日,下无王法,老子就看不惯!”

黄脸汉子夹了块羊肉放进嘴里,大嚼两下,哼了一声说:“羊肉不错。老弟台,你今天还是真问对了人,你不是问到死的那三个女人吗……实在告诉你吧,那是冒名顶替的,不是潘侍郎的家眷!”

“什么……”

袁菊辰全身为之一震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不是潘大人的家眷,你知道吧,是冒充潘大人的家眷,冤枉被砍了头!”

“这……又为了什么?”

一阵惊喜,发自袁菊辰心底,简直有点难以置信。

“为什么?哼哼……”

一仰脖子又喝下去一盅。他才说:“为色嘛!还不是潘家大姑娘长得太美了!”

袁菊辰愣了一愣。

黄脸人放低了嗓子说:“听说潘大姑娘生有沉鱼落雁之容,叫咱们州大人看上了,打算纳为小妾,这才……嘿嘿……”

袁菊辰点点头说:“我明白了,这么说,那天菜市口砍杀的三个人,只是为了虚应故事……”

“对啦!”黄脸汉子一面斟酒,放下酒壶说:“这叫明修……什么又暗……暗什么来着?”

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!”

“对!”黄脸汉子脸色泛红地笑着说:“你还真有学问……就是这么回事,往上面蒙事嘛!只是可怜了三个屈死鬼儿!”

袁菊辰沉默一响,冷冷地道:“州大人强逼纳妾,潘家母女可会答应?”

“老的死啦,说是自杀啦,小的正被软禁,反正磨嘛!总有一天磨不过,被他弄到手完事!”

袁菊辰忽地一惊站起,黄脸汉子为之一怔,前者似觉不妥,又坐下来。

“你是说潘……夫人她自杀已死?”

“对呀……”黄脸汉子说:“不愧是侍郎夫人,有种!尸首还是我们哥儿三个埋的。嘿,他们当官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,哪一宗我都知道,比谁都清楚,只是不说罢了!”

袁菊辰低头一声不吭,想到了潘夫人的自杀身死,心如刀割,此番心情起伏,悲喜交加,真正难以言喻,原已绝望的心,只因为洁姑娘的尚在人间,陡然又产生了希望,一霎间的情绪变化,真使他手足失措,简直坐立难安。

黄脸汉子只顾吃喝,一杯在手,哪里体会对方之寸心万变?

话题又聊到了眼前的大热门儿。

“看见外面的告示没有?”他说:“大盗袁菊辰,嘿……小伙子还真有种,一个人干了几十个!”

黄脸汉子忽地身子前倾:“再给你说件新鲜事儿,这个姓袁的哪是什么江洋大盗,他是潘侍郎的一门官亲……是他的小舅子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怎么样?”

“所以咱们大人才非要他的命不可!你知道了吧?”他语焉不清,八成儿是有些醉了。

丢下了小块碎银,袁菊辰站起来慾走,却为黄脸汉子一把抓住。

“别走……兄弟。”黄脸汉子一面说,歪斜着站起来:“说了半天,我连你名字还不知道,你是……到底姓啥?叫个啥?”

“我姓袁!”

“袁……”

“袁菊辰!”

“袁……你就是……外面……贴的那个?”

“对了!”袁菊辰身子前倾:“潘侍郎的小舅子!”

黄脸汉子身子一晃,一个屁股墩儿坐了下来。

好消息

强捺着性子,吃葯疗伤,这已是第三天了。

桑老掌柜的很够义气,每天两次探视,并施以推按之术,甚是得力。

忖思着眼前袁菊辰这个病势已似好了八成,后肋的镖伤都结了疤,他已经完全可以自由行动,却不知是否能蹿高纵矮、施展轻功?

是以闲着没事的时候,一个人在八仙桌上放上一张凳子,不时地蹿上跳下练习着玩儿。

但只见人影交错,满屋子呼呼风声乱响。

袁菊辰求好心切,只是练个不停。

蓦地风门打开,桑老掌柜的当门而立,乍见此情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哟喝,你这是……”

袁菊辰收住身势,一笑说:“一个人无聊,闲不住,练练也好。”

桑树一双眼睛,颇似惊喜地在他身上转个不已,两只手搭在他身上,频频点头道:“行啦!行啦!再有个三天,就不用在屋子里闷着啦!”

袁菊辰说:“三天?用不着!”

他接着说道:“我这就要动!”

“兄弟,使不得!”

桑老掌柜的显然还不知道他早就出去过了。

“外面风声很紧,到处绘影绘形,都是捉拿你的告示,可是不能动呀!”

袁菊辰一笑坐下来,却也不与说破:“你的意思是要我在这里闷一辈子?”

“嘿!”老掌柜的轻笑两声,坐下来,拍着袁菊辰的肩膀:“再忍两天,忍两天,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,可现在你得沉着点气……要是现在一露脸,可就坏了事啦!”

“什么事?”

老掌柜的笑容里透着精明:“你不是一心一意想着要去太原找洪大略为潘家报仇吗?现在机会来了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袁菊辰顿时精神一振。

老掌柜的冷笑了一声:“这是上天恩典你,太原你也用不着去了,他人来啦!”

“谁来啦?”

“还能是谁?当然是洪大略那个狗头,他这就要来了!”

“啊!”

袁菊辰兴奋地站起来,想一想又坐下来,果如老掌柜所说,这种事却要沉住了气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再过三天!”桑树嘿嘿冷笑两声:“朝廷来了大员,镇守中官、巡按、总兵都得赶到大同,说是传圣旨,没事穷折腾!”

“消息可靠?”

“那还用说?”老掌柜的说:“我有个表弟在大同镇上当差,职司传令,昨天见着了,据他说镇上闹事,有人造反,死了个参将,两个千户,情势很紧,监军太监张化一张状子告到京里,这下子可好,京里来了人,你说洪大略能不害怕?”

顿了一下,他又接着说道:“朝廷来的是个太监,很可能是谷大用,指明了要洪大略、镇守中官王宪到大同接旨,共商对策。弄不好洪大略这个总兵就别想再干下去了,我表弟亲自把公文传到了太原,回程路过,咱们哥儿两个昨天在镇上喝了一盅,意外地听到了这个消息,你看不是正好你用上了!”

袁菊辰道:“你表弟说了洪大略什么时候到?”

桑老掌柜的说:“大同接旨是十五日,预计洪大略十日经过代州,算算时间,还有三天。”

“在代州他住在哪里?”

“这……”老掌拒的说:“我得再打听一下,反正兄弟,误不了你的事,你就安心地在这里等着他,不出三天,一定有消息奉告!”

袁菊辰一句话也没说,长长地吸了口气,站起来走到门口,向外面望着。

“皇天有眼,潘夫人,你这冤死的仇,我给你报了……”他心里祈祷着:“愿夫人您在天之灵保佑,让我能杀了洪大略这个无义的小人……”

他又想到洁姑娘,想到她还陷身在汪知州的手上,一时热血沸腾。

这可又连上了与这个州官的一段仇恨,少不了要大开杀戒了。

关于洁姑娘没有死的这件事,他还没有向桑树说起,原是想就在今夜到州官后衙走走,相机行事,若是老掌柜的知道了定要阻止,现在听见洪大略即将前来的消息,为免打草惊蛇,暂时倒是不宜盲动。

病美人

老掌柜的一笑说:“还忘了件事,小红蛇那个娘儿们伤势可比你重多了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她呀,她好不了啦!”

老掌柜的嘿嘿笑道:“天不该地不该,她不该找到了我,你说,在我手里我能让她好了吗?”

袁菊辰皱了一下眉:“这倒是个麻烦,你看看怎么对付他们?”

桑树一笑说:“这件事你就别费心了,这夫妇俩平日神出鬼没,最会算计人,坏事干绝,今天犯在了我的手上,岂能便宜了他们!”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“瞧我的吧!”老掌柜的数算着他的妙招:“这叫着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这两口子怎么也想不到,一向算计别人,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,落在了我老猫手里,我也不杀他们,把他们五花大绑往衙门里一送,叫那群鹰爪子来对付他们。

似乎是太如意了一点!

想象中“十三把刀”的佼佼身手,总不该如此窝囊,怕是老掌柜的自信过甚,反着他们的道儿,可就不妙……

掌灯的时候,老掌柜的来到了侧院马房。

房子里刚亮起了一盏灯,朦胧灯光透过窗前红布,摇曳出一团暗淡光彩。

那个婆娘一如往日平常模样,歪着垫高了的身子在睡觉。屋子里燃着一小盆火,总算把四面来的寒气给压了下去。

“怎么样啦,大奶奶,好点了没有?”

桑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