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兔东升》

第三章

作者:萧逸

!”

一抬手,拉下了脸上蒙布,正是前天茅亭所见的那个身着灰衣的瘦高汉子。

袁菊辰早就料着是他,打量之下,并不觉丝毫意外。

“很好!”他向前踏进一步:“是打京里下来的?”

“不错!”灰衣人一双眸子,只在对方身上打转:“上天有路你不去,下地无门自来投,小伙子,你就认了命吧!”

反手一抡,银芒乍现,已把背后兵刃执到手上——半面残月样的弧光颤动里,显示着是一口“弧形”短剑。

灰衣人兵刃在手,脸上杀机益盛。

今夜行事不成,若能就便除了对方姓袁的这个人,也算不虚此行。

“小子!你亮家伙吧!”

话声出口,弧形剑平胸而抱,身子微微下蹲,拉开了一个架式。

这姿态落在袁菊辰眼睛里,不由得心里一惊。

“足下竟是‘两极门’的出身,失敬!失敬!”

说话的当儿,身躯转动,迎着月影,站了一个如意架式,长衣飘飘,神色更见从容。

灰衣人只以为对方会亮出兵刃,却是不曾。更加出其不意的是对方道出了自己的出身门派,便觉得不是好兆头,一时间大现忐忑。

袁菊辰冷冷说道:“‘两极门’开派天南,虽是传人不多,在武林中秉持正义,很有好评,却是想不到,今日竟出了你这个为虎作伥的势利小人,不用说足下当是服侍两厂‘锦衣’卫士的出身了!这就更失敬了!”

灰衣人由不住又是一惊。

一一盖因为此行出宫,直接受命于“东厂”提督马永成的面谕,嘱令隐密行事,绝不可事机外泄。

倒是小瞧了对方这个雏儿了。

一时间,灰衣人目光闪烁,脸色更见阴沉。

“小子,你都说对了,只是知道得太晚了,你左爷爷这就打发你到阴曹地府去吧!”

话声出口,自个儿怔了一怔,却是那一句“左爷爷”自己泄了底儿。

事已至此,再无好说。

紧跟着这个姓左的灰衣人,已自腾身而起。

“呼——”宛若飞云一片。

起落间,翩若惊鸿,已来到了袁菊辰正面当前。

“弧形剑”划出了一道半圆形的银光,直向对方当胸劈到。

袁菊辰早已拿捏好对方斤两气势,即使眼前的这一剑,也在他揣度之中。

甚至于他站立的位置都没有移动,只是凹腹吸胸向里一收——那口半月状的弧形短剑,便自擦着他的衣边落了下去。

这一剑力道十足。姓左的一招落空,由不住脚下打了个闪,差一点栽了下去。

他却是诡异、凶狠,紧接着错身拧腰,第二剑“金鸡亮羽”,反手直撩,“唰”地直向袁菊辰脸上倒卷了过去。

却是,对方这个年轻人的莫测高深。

姓左的这一手,固是凶狠凌厉,仍然在他意料之中,是以灰衣人剑势方起的一霎,袁菊辰不差先后地与他掌中剑同时掠起——翩若飞鹰,“呼”地拔起了一丈五六。一起即落,掠向对方身后。

灰衣汉子“唰”地一个疾转,掉过来身子,袁菊辰却先他一步落地站定,一派从容地对面站立。

——便是那种悠闲大度,无比从容神采,蓦地镇压了灰衣汉子的凌厉气势。一霎间使他认识到面前的这个袁姓少年深藏不露,悠悠难量。

万万也没有料到,潘氏母女身边,竟然会隐藏着如此罕见身手的一位高人,今夜料将是凶多吉少了。

袁菊辰从容不迫的眼神,眨也不眨地直向他盯着。

“今夜来得仓猝,没有带着家伙……就用这件长衣暂时奉陪,同你玩玩吧!”

说时从容款解,打转成碗口般粗细的一道巨索,忽悠悠蛇也似地缠在臂上。

便在这一霎,姓左的已再一次发动了攻势。

逆旅

一片剑光,配合着灰衣人落下的身势,直向着袁菊辰当头猛劈直下。

剑势凌厉,随着灰衣人大星陨落的自空而降,颇有泰山压顶之势。

那一件紧紧缠在臂腕间的长衣,便在这一霎怪蛇也似地抖了出去——唏哩哩一阵子脆音声里,已自把对方弧形短剑倒缠了个结实。

“撒手!”

紧接着右手抖处,灰衣人手里的一口弧形短剑再也把持不住,“呼”地脱手而出,一时才破空直起,足足窜起来五六丈高下唰啦啦斩落下满天婆娑竹叶,声势甚为惊人。

姓左的灰衣人由于势子过猛,连带着整个身子亦被带得飞天而起,一时虎口迸裂,鲜血直流。

这一式“飞衣为刃”.功力十足。力道间含蓄着至为强韧的“气炁”劲道。灰衣人猝当之下,几难自己,眼前之势,非但乒刃出手,整个身子也像球样地抛了出去。

“扑嗵!”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这一摔力道不轻,真像是把他全身骨头都摔散了,却也把他从“梦”中摔醒了过来——再不逃命,更待何时?

一念之兴,姓左的手脚齐施,狗也似地向外窜了出去——却是仍然慢了一步。

宛若一袭轻风,“呼”地来到了眼前。袁菊辰冷叱一声,右手抖处,一袭长衣宛似长枪怒剑般直穿而出,噗哧!刺中对方后背脊梁。

这一刺之力,不啻长枪铁杵,内力之所灌注,几慾无坚不摧,姓左的血肉之躯,如何当得?惨叫一声。跄倒血泊,一命呜呼。

袁菊辰悄悄回来的时候,客栈里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几乎闹翻了天。

一眼看见了袁菊辰,张管事的重重在地上跺了一脚,大声道:“我的好人,你可回来了,这是到哪里去了,真把人给急死了!”

“袁……大哥……”

洁姑娘匆匆走过来,脸色发白地说:“可吓死我了……你瞧瞧去吧,李福他……他不好了……”

李福就在隔壁屋里躺着。

一袭素单遮身,早已身故多时。

张厚与他最称交好,一朝人天远离,痛心慾焚,这一霎,双目红肿,只是默默向尸身注视,那样子像是个傻子。

袁菊辰呆了一呆,缓缓走了过去,揭开素单瞧了瞧,一句话也没说便坐了下来。

“是叫人用重手法给打的……脊梁骨都折了,这家伙好毒的心!”

张厚紧紧地咬着牙:“这个人我见着了,还交了手,功夫极高,当时要不是你那条狗,我这条命怕是也搭上了!”

张管事吓得直翻着白眼:“有一就有二,他要是再回来,可怎么得了?快吧,快吧!明天一大早咱就走吧,路上也别耽搁了。”

袁菊辰摇摇头:“也不要急在一时……”

张管事害怕地道:“他要是再回来了呢?”

“不至于……”袁菊辰摇了一下头,心里自然有数,他已经为李福报了仇,对方那个姓左的,已是命丧黄泉,再也不会来了。

由于姓左的来自大内的身份,不能不使他有所警惕,李福已死,自己的责任更重了。

小小客栈,发生了这等人命大事,自是不免慌张,客栈掌柜的、账房先生、小伙计一时都来到跟前,七嘴八舌乱成一团,大家都嚷着要去报官。

报官自是难免。只是这么一来,事情可就闹大了,不得已张厚只好出面,自个儿往衙门口跑上一趟,他有“李老相阁”这块护身符,一切当可便宜行事,原是不打算泄露的,事到临急,也就顾不得了。

张厚由衙门回来,带来了令人气馁的消息——“良乡”县的县令要亲来查验尸身,嘱令潘氏一家不可离开。

眼巴巴地盼着,好不容易,这位县大老爷来了。

一切经过,张厚早已说明,大老爷姓唐,黑不溜秋,又干又瘦,要不是那身穿着,真当他是哪家煤铺里的大掌柜的。开口说话,一口浓重的湖北口音,人很深沉,话也不多。

验完尸后,就在“银杏”小栈传令找主人问话,之后再传潘夫人母女。

见面行礼,大老爷连口的“不敢当”双手亲与搀扶,请她们母女坐下。

“夫人受惊了,这都是下官防范不力……”

“大老爷不要这样称呼!”潘夫人说:“我家先大人已被皇上削为平民,我如今只是一名落难的妇人,夫人这两个字,是万万当不得的了。”

唐县令“赫赫”笑了两声,咳一声道:“好说,好说!潘侍郎功在朝廷,今番不幸,也不能就一笔抹煞……这样吧,你们母女暂先委屈两天,一方面死者发葬,再者,李老相爷那一边,也不能不知会一声……”

潘夫人摇摇头说:“李老大人那边,就不要惊动了……”

“也好,也好……”

唐县令皱着眉说:“他老人家岁数也大了,再说,这些小事也犯不着麻烦他老人家……这样吧,死者的后事,就由本县从优安置……夫人和大小姐先安下心歇上两天,本县再张罗着派几个人护送你们出境……”

又道:“这良乡地面,京畿重地,一向治安良好,却怎么会……也不知是哪里的毛贼?”

洁姑娘在一旁忍不住道:“什么毛贼这么厉害?分明是有人想置我们母女于死地……”

潘夫人轻嗔道:“你不要乱说!”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,后者脸上一红,默默地垂下了头。

“噢……”

“大老爷不要多疑,小女口无遮拦,当不得真的!”潘夫人凄然动容说:“我们母女落难之身,如今一无所有,谁又会加害我们呢!”

夜店

唐大老爷前前后后在客栈里走了一圈。

临去前,呼来客栈主人,特别嘱咐了一番,留下两个捕役负责戒卫,这才抬着李福尸身去了。

时间是黄昏时分。

张厚陪同押护尸身还没有回来。

老仆潘德却又病倒了。

——他岁数大了,身体原就不好,昨天夜里连惊带吓的这么一折腾,可就犯了病,所幸有个儿子潘恩在身边服侍,延医煎葯,格外辛苦。

夏嬷嬷掌灯进来。

屋子里静悄悄的……

烛光摇曳,把人的影子映在墙上,朦朦胧胧,摇摇晃晃,更似无限凄凉。

潘夫人和女儿正在吃饭,她只吃了半碗面条,就放下了筷子,眼巴巴地看向夏嬷嬷。

“张头儿回来没有?”

“还没有!”夏嬷嬷说:“他们是结拜的兄弟……怕是还有一阵子耽搁。”

“潘德的病呢?”

“正烧着呢!”夏嬷嬷坐下来叹了口气。

洁姑娘接着道:“不是说要扎针吗?刚才我看过了,烧得好厉害!”

夏嬷嬷说:“扎过了,郎中说他的病是‘紧头风’。头上有伤见了风,心里又有火毒,一天半天还好不了,这可真麻烦!”

潘夫人点点头,苦笑道:“真是没有法子……我记得他老家是……”

“河南府。”夏嬷嬷说:“我看……要不然就叫他们……”

潘夫人叹了一声:“叫他们留下来吧……还有你,张管事的,年纪都大了,都别跟着了!”

夏嬷嬷愣了一愣,慾言又止。

潘夫人说:“我刚才也想过了,到山西去,我们是投靠人家,这么多人也说不过去,再说这一路上太危险……你们也都看见了……往后一路,可保不住危险生事!”

洁姑娘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走向窗前,向着院子里静静坐着。

一想到离开这些昔日共守的老人家,她心里真像是刀子在割一样的难受。

“先到潘德老家去住着吧,以后我们安定下来,再来接你们回去……”

潘夫人终于下定了决心,看着夏嬷嬷道:“你、张管事的、潘德父子两个都留下来,以后我们定下了你们再回来!”

夏嬷嬷什么话也没说,想着心里难受,掏出手绢擦着眼泪。也只好这样了,路上不太平,侍候不了主人反倒给主人添麻烦。能够在潘德家里先住下来,确是一条万全之策。

这么一来,潘氏母女身边便只有三个人了,丫环彩莲,张厚和袁先生。

彩莲自不用说,当是洁姑娘的陪房丫环,张厚是李老大人暂时打发过来的人,还要回去,袁先生呢,他原本是潘家的客卿,更不会在山西洪家住下去,一家人便这么无情地分散开了。

夏嬷嬷找着了张管事商量,把夫人的意思转告了他,张管事生就胆小如鼠,一路上早已吓得神魂不安,夫人这个决定,正同皇恩大赦,心里虽难以割舍,为大局着想,也只好如此。

他们两个随即去看生病的潘德,把夫人的打算告诉了他们父子。

倒是那位袁先生,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兔东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