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兔东升》

第六章

作者:萧逸

慧剑斩情丝

袁菊辰睡着了,发出了沉重的出息声音。

洁姑娘、彩莲为他关好了门,双双走出来。

一片艳阳穿檐直下,照射着眼前这片小小院落,像是洒了一地金子那般的明亮。

推开了上房房门,潘夫人正眼巴巴地盼着:“嗳!你可回来了!”夫人问:“袁先生的病怎么样了?”

“还发着烧,病得不轻……”

原想把他为毒葯暗器所伤的经过说出来,却怕母亲吃惊,随便应付道:“看样子也许不要紧,休息几天也就好了……”

“那可怎么办?”潘夫人皱眉头道:“刚才侯亮来说,洪家那边已派车来接,明天要走了……”

“这么快?”

“还快?早到早安心吧!”

“可袁大哥他还病着……怎么走呢?”

潘夫人想想也是无奈。

“看看吧,说不定好好睡上一觉,明天就好了,再不,去跟侯亮说说,再晚一天走……”

洁姑娘说:“我这就找他说去。”

侯千户摇着头说:“这就难了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

一听对方不答应,洁姑娘不由发起愁来。

“一来是大人那边命令昼夜兼程……再方面……”侯亮干笑了一声:“大小姐您还不清楚吗?这一路上有多不平静?还有那……”

他的声音忽然放小了,身形前倾说:“听说京里又派下了人来……”

这句话,不禁使洁姑娘为之吃了一惊。

“早走的好……早走的好……”

说话的是“双灵驿”的驿丞许太平。

这人伸着细长脖子,一脸紧张模样:“大小姐,夜长梦多呀……万一京里来了人,我……”

搓着两只手,许驿丞一脸为难地道:“这个责任太重了……我担当不了呀!”

倒也是实话,凭他一个小小驿丞,是个官儿都比他大,若是锦衣卫来此要人,他能拒绝?一面是直属长官,一面是京里权宦,夹在两难之间,那可真要他的命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她心里放不下的还是袁菊辰:“袁大哥他还在病里……还在发烧……”

许驿丞一笑说:“这个简单,袁先生可以留下来,放心在这里住着,等病完全好了再去。”

侯亮说:“就是这话,他病好了,还怕找不到门?这就用不着操心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谁服侍他呢?”

“我,我,”许驿丞用手指着自己鼻子:“我本人亲自服侍他总行了吧!”

侯亮哈哈笑说:“你瘦里瓜吉的,没四两肉跟个鸡似的,哪能侍候人?”

“我专门派两个年轻的服侍他总行了吧?”

这么一说,连洁姑娘也忍不住笑了。

想想也是,万一京里锦衣卫再派下人来,一家人性命堪优,袁菊辰又在病中,自是无能抵挡。对方要抓的是潘家人。正主儿既然走了,当然不会留难他一个外人,倒不如留下他独自在这里好好休养,等伤势好了再去太原相会不迟。

心里虽然这么定了,总是依依难舍。

记得当日动身之先,袁菊辰已经说过,他此行只是护送自己母女,却无意入住洪家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每一想起,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紊乱,那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,承他全力照顾,人家既然豁出了性命,保护自己母女的平安无恙,哪能再对他心存见外?

微妙的感情,便种因于此……

短短几日的相处,其间更多凶险,却是无阻于她内心感情的滋长。却是因此而认清到对方高尚的人格,伟大的同情,两者交汇,从而形成了袁菊辰“侠士”的造型,也赢得了洁姑娘的芳心暗系……

她却也知道,这是不智而愚蠢的。

不如运施慧剑,斩断情丝,彼此珍重,就此分手了吧……

离情

分别的时候,天上下着蒙蒙小雨。

病榻相对,不尽依依别情。

只仿佛他充满感情而祝福的眼睛,直直地向她注视着。接着这双眼睛又转向潘夫人,流露出的依然是一个“侠士”的伟大同情。

“夫人请多珍重……”他说:“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我们就此分手吧!”

“孩子,你多保重吧……”

紧紧抓住了他的肩,夫人一时亦为之语塞。

她说:“这一路多亏你了,好好养病,等病好了,想着来太原一趟,我们再见一面……知道吧?”

看着她母女,袁菊辰爽朗地笑了。

多日以来,沉重的心理负担,至此才似脱卸。

“大哥……”

才叫了一声,洁姑娘的眼圈儿红了。

“别急着赶路……好好把身子养好了,我们在太原等着你,一定要来……”

“我一定来。”他又爽朗地笑了:“你们放心去吧!”

侯亮由外面进来说:“车套好啦,夫人跟大小姐请上车吧!”

潘夫人应了一声,把一个包有银子的绸子小包,塞在他的枕下:“这个你路上留着用吧。”

“我……我用不着。”

打心里他就不愿意收下,可是她们母女那么诚挚的表情,却使她难以拒绝,也只有领受了。

接下来彩莲撑起了一把油纸花伞,同着侯亮,侍候着她们母女来到了院子里。

迈出门坎儿的一霎,洁姑娘缓缓回过身来,那么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。

领受着她临去的多情一瞥,一切都在默默不言之中了……

扶着床架,用长剑的鞘子,推开了纸窗一扇。斜斜的雨丝,便飘洒进来。

看见了远远停着的那辆油碧马车,黑漆描金的车身,被雨水冲洗得黑光净亮,黄铜的车灯架罩,明晃晃金子似地闪着黄光。

这么讲究的马车,便是在北京也不多见,不用说洪大人为接迎故人身后,连自己的座车也打发出来了。

随行兵弁,每人都穿着一袭油绸子雨衣,十几匹骏马,前呼后拥着。

随后,三个女人相继登上了马车。

像是心有所触。

洁姑娘忽然回过身子来。间隔着一天的蒙蒙细雨,一叶芭蕉,一扇窗户……那么多的障碍,却不曾阻隔着他们的眼睛,出乎意外地,他们彼此都看见了。

一丝笑靥,展现在她略似苍白的脸上,接着车厢门便自关上……

辘辘车声里,带动着眼前漂亮马车的离开,军士们的前呼后拥,乱蹄践踏里,渐行渐远,最后连声音也听不见了。

收回了长剑的鞘子。

袁菊辰脸上显示着一丝落寞的苦笑。多少日子以来,他为潘家的事昼思夜想,心里担忧,如今这一霎,理当是轻松愉快,却又似牵挂着一丝离情别绪,特别是对于洁姑娘,更似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离情。

他却也知道这种感伤是纯属多余……

对方即将与洪家公子见面,结为连理,当是顺理成章、最称理想的一对,理当为他们衷心祝福,祝他们早日成双,两情和谐。

至于自己……

今后的何所去从,倒是该好好地盘算一下了。

不经意,他的眼睛落在了手中的剑上,忽然心头一动,才自警觉过来。

这口古剑原是潘家的传家之物,只是暂时借来一用,却忘记奉还,如何是好?

转念再想,自己既已答应去太原拜访他们母女,便在那时亲手璧还,应是不迟。

这口长剑,形式古雅,不知铸于何朝,剑柄吞口处凸出一方玉虎,雕刻着“吹雪”两个古篆,便应是此剑的名号了。由剑身的轻灵,极为锋利几至吹毛断发判断,必出自古代名匠之手,正是武林中万金难求的神兵利器。

所谓的“宝剑赠予侠士”,不期然它竟落在了自己手里,虽说是暂时借来一用,却也暗合着一段缘份。打量着手里的剑,未尝没有一份豪情壮思的激动。却是这番豪性再一次淹没于洁姑娘临去的回眸笑靥里,如是又变作儿女情长了。

好一阵子,他把玩着手里的“吹雪”长剑,百无聊赖,慾振乏力。

头上的热虽已退了,终因毒势犹烈,尤其是一只左脚兀自肿胀,连鞋子也穿不上,身上遍体酥软,更似连一些力道也提不起来,便自这样,不知不觉,抱着长剑睡着了。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身边忽然响起了一声异音,一团火光,猝然出现眼前。

天已经黑了。

不速之客

正是由于眼前那一团灯光,使得他吃了一惊,随即发觉到敢情天已经黑了。

耳边传来窸窣声响,眼看着那团灯光渐渐向自己行迎过来。

袁菊辰猝然一惊之下,待将出声喝问,不知怎么一来,他却止住了这个冲动。

长剑“吹雪”犹自在手里抓着。

这个突然的警觉,终使他心里大为放松。即使在病伤之中,兵刃在手,也足能发挥相当功力,端看对方来人到底是何等角色,再定行止。

火光闪烁,照着来人那一张瘦削的脸,细长的脖子——原来是他!

许驿丞,许太平。

袁菊辰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去。

“许老爷,这是干什么来了?”

“啊!”

像是吓了一跳,许驿丞忽然站住:“你……还没睡着?我来瞧瞧你的病怎么样了。”

说时,他已移步而近,用手里的油纸灯笼高举起向他脸上照着。

袁菊辰将长剑藏置身侧,只向他点了一下头,表示感激。

“噢……瞧着是好多了,肚子饿不饿?要吃点什么不要?”

“不必了,谢谢。”

一面说,袁菊辰已撑着坐起来。

“不……睡下,睡下。”

他倒是还真关心,伸出一只瘦手,摸着他的额头:“噢噢……不烧了,不烧了,这就好了,好了!”

再用灯照照一旁桌上:“给弄个暖壶,盛点热水,看看少些什么只管招呼,甭客气!”

鼻子里哼哼卿卿,东照照西照照,这才转身走了。

人不可貌相。

像许驿丞这个样,脸上没四两肉,脑后见腮的德性,倒有这么一颗好心!

袁菊辰心里相当纳闷儿。

远处传过来敲梆子的声音。

三更三点。

夜可是深得紧。

喝了一碗热水,一面运功调息,发了些汗,这会袁菊辰感觉着轻快多了。

他知道自己这条命是拣回来了。

常听人言,江湖黑道有剧毒“子午穿心散”,施之暗器,顺血而流,中人心脏必死无疑。看来对方那个婆娘所施展正是此物,却是更有甚之,用之以细小飞针,设非是自己内功精湛,不使毒气攻心,加以毒针又恰恰夹在骨节缝中,二者只疏其一,自己这条性命也难以保全,这时想来,兀自不寒而栗。

毒质虽去,元气却已大伤,非一两天即能复原,不得不耐下性子,在这“双灵驿”站暂住下来。

却是方才水喝多了,小腹胀得发慌。

袁菊辰懒散地由床上下来,披上件外衣,把“吹雪”长剑连同剑鞘权作手杖,缓缓来到后面院子。

茅厕在马厩旁边,不待走近,已是臭气熏天,另一面是沃沃田野,也就不必受罪,倚着一棵大树,就地解放,倒也干脆。

人真是极其脆弱,以他那般结实强壮的身子,一次病下来,不过在床上躺了两天,感觉着竟是这般的轻飘。头重脚轻,摇摇慾坠,像是一阵大风也能把自己刮倒了。

天色清明,星皎云净。想是日间的那阵子雨,把云雾一搅而清,此刻看来便只是一脉清辉。月光影里,万物静观,无限透剔玲珑,却是萧萧夜风,带给人几许寒意,再见落叶的飘零,感觉着像秋事已深了。

袁菊辰有一丝落寞的伤感,这怅怅愁怀,却不知向谁人倾诉?

为何那个姑娘——洁姑娘的美丽面靥,又自浮上了他的眼帘。

他想:她们此刻到了哪里?如果沿途没有耽搁,此刻应已是数百里外,当在雪中山脉之间,不出一二日,也就应该到达太原了。

独自个倚树遐思。却是斜刺里的一束火光,猝然打断了他的思维。

紧接着蹄声得得,一个小伙计拉着三匹马,打着盏灯远远走向马厩。

如此深夜,竟然还有人来投宿?

思念方兴,耳边即已听见了人的寒暄——便在那一隅,黑忽忽的几个人影凑在一团。

是许驿丞的声音,低沉、沙哑。

“三位老哥辛苦了,等了一天,请进,请进!”

一个人说:“人呢!还在吗?”

“在在……”许驿丞声音很低:“睡了,睡了……还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兔东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