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兔东升》

第八章

作者:萧逸

出红差

“大人若是没有什么别的主意,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!”陆谦贼忒忒地笑着:“一切水到渠成,顶多再熬上十天半月,定可把潘家丫头弄到手里,到时候这杯喜酒是一定要向大人讨吃的了!”

向着上首的本官拱了一下手,陆同知半歪在椅子上,懒洋洋地用筷子夹起来一块“羊羔冻”放进嘴里——许是吃多了几盅酒,连脖子都红了,正所谓“酒酣耳热”快意时候。

汪大人半眯着眼睛,脸上似笑不笑,神态微醺。他有个“不说话”的毛病,什么书非等到对方把话说完了,才肯搭腔。不言则已,出言必中,即所谓“语多玄机”。

像是老和尚念经样的.汪大人嘴里不知在“咕噜”些什么,忽然睁开眼睛说了个“好”字。

夹了块“肥肠”放进嘴里,慢吞吞地嚼着。好是好了,却是未能尽好。总像是还差了点什么。未能尽如人意。

黄澄澄的灯芯在薄如蝉翼的纱罩子里晃动不已,衬着知州大人的一张脸,可是怎么看都有些“碍”眼,那是一张相当不讨人喜欢的脸,但瞧着这张脸的人,却都笑颜以迎,怪是不怪?

当差的老周上来给大人斟酒。陈年的“老王汾”洋溢着浓郁的醇香,主属两个,都是酒鬼,这一回“夜”酒,少说还有多半个时辰好蘑菇,可就难为了当差的老周,抱着个罐子,悄悄站立在暗影角落里,这个位置,叫作“背听”,意思是上官无论说些什么,一概都听不见。听见也当听不见,日久天长,真的也就听不见了。

闷了老半天,汪大人总算开口说话了。

“给抚台大人的回文拟好了没有?”

“还没有!”陆同知说:“快得很,明天一早就能发出去!”

“说是……”

“暗室处死!”

“不行!”汪大人说:“改改,改‘明正典刑’,文到之日,已是就地正法!”

“这……”

陆同知一时开不了窍,有些糊涂。

“就地正法?可没有这两个人……”

“当然不会自己出来,得找呀!”

“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找两个替死鬼,明榜昭示,就地正法!”好阴损的障眼高招!

“这……我明白了!”陆同知发了一阵子怔,脸上才现出了狡黠的笑容:“大人这一手偷天换日,真正高明之至,佩服、佩服。”

汪知州哈哈大笑了几声:“你这是损人。不过是玩一手障眼戏法,瞒过抚台大人那边的多疑——如果我记得不差,去年春上监里收了几个女犯,正好有用,在里面找出三个,一老二小,一刀子了事,永绝后患。”

“罪名是……”

“私谋不轨,买通主使杀人的通缉要犯!”

“好!”陆同知呵呵一笑:“大人高见,这么一说,真是死有余辜了。论功行赏,抚台大人那边对大人当有一番重赏才是!”

“有我的就少不了你的,咱们这是上下串通,不分彼此……”

说到得意时,汪知府又哈哈大声地笑了。

却是,他犹有悬心之处。

便是潘洁姑娘的下嫁归心问题。

陆同知说得好:

“左不过她还是个雌儿,还能翻得出大人的手掌心儿?不出一月,定能让大人称心如意!”

饮尽了面前的酒,打躬一揖。天色不早,便向汪大人告安而退。

像是一声迅雷,霹雳而惊,整个“代州”都为之轰动起来。

这年头,菜市口砍人如同切菜,原也算不了什么稀罕之事,值不得大惊小怪。怪在所杀之人,竟是三个女人,三个出自朝廷显宦家门的女眷,情形可就大为不同,莫怪乎东西二城,那一张杀人的告示方一贴出,顿为之人潮汹涌,万人空巷。

城里城外,一传十,十传百,黑压压挤满了人。

根据现场无数目击者的口述传言,死者三人,一个五旬左右的妇人,两个年轻的姑娘。

红纸黑字的告示,写得很清楚,姓名分别是“潘氏”、‘潘洁”、“许彩莲”。

墨迹犹新,人已断魂。

大炮三声,人头落地,出“红”差的黄麻子,人称黄一刀,一口十七斤重的雪花朴刀,打磨得光可鉴人,杀人如同砍瓜,或许说更要利落一些,这玩艺儿讲究干脆利落,据说熟能生巧,刀架平肩,轻轻用胳膊肘子那么一拖,犯人那一颗项上人头,便滚落下来。

像是杀了三只鸡那样的方便,便把这一件满城轰动的“体面”红差事给照顾了下来。

黄麻子不愧是“黄一刀”,这会子他的威风可大啦。坐店喝酒,大马金刀,胸脯一挺老高。号衣两开,露着黑茸茸一片胸毛,睥睨而顾,俨然有“大王”之风。

不同于惯常的“曝尸三日”或是“枭首示众”,今天是人头方一落地,连带着三具女尸,一并都由衙门口收拾包办,芦席一卷,拖上马车就走。

听说是拖向乱石岗,就地发葬,一埋了事。

人死如灯灭,怕是生前异常乖巧的魂灵,也会随风而散,不再存在了……

迟来之恨

黄麻子饮下第二瓮酒,人已经醉得差不多了。

斜仰在椅子上,四仰八叉,大狗熊似的那股子憨劲儿。

那一口杀人的刀,就搁在桌子上,映着穿帘直下的阳光,白花花银子似的一片璀璨,偶尔扫上一眼,也觉着刺眼生疼。

七八十来个毛孩子,像看什么似地团团围着他,撵了好几次都撵不走,黄麻子是他们心里的头一号人物,大英雄——其刀一落,斗大的人头满地乱滚,乖乖,这般威风谁人能及!

黄麻子的气派更不止此。

譬如说,他抱着刀在谁家买卖门口一站,用不着招呼,这家掌柜的就得赶紧巴结,有啥送啥。绸缎庄子送绸缎,布店送布,明明是整匹的材料,要说是“擦刀布”。元宝银子,不说是钱,叫作“保福安”。谁要是连这个钱也吝啬,那可是自己找骂挨,黄麻子只要用那一双杀人的火眼,狠狠地向你盯上一眼,你可是倒了霉了,不生一场大病才怪!就是街坊邻居也能把你给活活咒死。

“掌柜的,来酒……好酒……”

黄麻子翻过身子来,含糊地挥了一下手,酒喝得太多,舌头都短了。

“行啦,黄爷,不能再喝啦!”

老掌柜的在一旁赔着笑脸,转过身子撵着四周围看热闹的小孩。

“去去去,没见过人喝酒?滚!”

这一发脾气,才算把他们给吓走了。再回过来瞧瞧,黄麻子竟趴在八仙桌上睡着了。

说睡就睡,鼾声如雷。

倒是省了事啦,老掌柜的望着他鄙夷的笑笑。这种人,他是压根儿打心眼里就瞧不起。

“什么事干不了,干这个?真他娘的缺德带冒烟儿!”

心里嘀咕着,脚下转到了另一个座头上。

这位主儿看上去也不是好相与。

六尺有余的个头儿,一身灰布长衣,伸着一双长腿,坐着竟像是比老掌柜的站着还高。

刚来还没一会儿,失魂落魄的那般沮丧,坐下来一言不发,只是睁着双发红的眼睛向对座瞅着,一脸的憔悴,形态极其疲惫。

“大爷,你要吃些什么?招呼过了没有?”灰衣汉子这才把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转到了老掌柜的身子。一阵子落寞失意,感染着他那一张憔悴的脸。

“就来一壶热茶吧!”

他这里是酒馆,卖吃卖喝,就是不卖茶。

难得的是和气生财,老掌柜的会巴结顾客,一笑而应,转身侍离的一霎,却被灰衣来客出声唤住。

“等一等。”

“噢……”老掌柜的又转过了身子。

“有件事要向掌柜的打听一下。”

“啊……是是……”

“是关于刚才杀人的事!”

“杀人?你是说法场砍杀人犯?”

“不错!”灰衣人黯然无神的脸上更像是着了一层凄凉:“老掌柜的可知详情?”

“原来是这么档子事。”老掌柜的说:“不是三个女人吗?”

灰衣人点了一下头:“老掌柜的你可亲眼看见了?”

“人太多了,我挤不上……”老掌柜的说:“这种事每年秋后总有几回,反正就是那么回事,青不看都一样,怪血气的!”

听说对方不曾目睹,灰衣人脸上顿时现出了失望表情。

老掌柜的嘿嘿一笑:“你来晚了,没赶上?”灰衣人冷冷地哼了一声,便不再多说。

茶来了,他端过来,揭开盖子慢慢地就口喝着,一双微肿泛红的眼睛,便又落在对座“呼呼”大睡的黄麻子身上。

“对了!”老掌柜的忽然笑道:“出红差的黄爷就是他,你去问他吧!”

灰衣人目光不转,谛听之下,表情依旧,却是一口口慢慢地喝着手里的热茶。

他身无长物。桌子上搁着个软皮行囊,行囊里插着一把家伙,凭老掌柜的经验,只瞟上一眼.即可测知里面包的是什么玩艺儿。

顿时,对于面前的这位主儿,心里生出了一丝畏惧,也就不敢赖在眼前多逗留。

“您慢慢喝吧!”随即转身离开。

杀人者死

搁下了手里的茶碗,慢慢地由位子上站起来。

眼睛里交炽着灼灼红光,灰衣汉子把桌上的皮革囊背好了,却不忘茶资的开销,在桌子上丢下了一串钱,脚下移动,一径来到了黄麻子的座位当前。

大家伙的眼神儿不由自主地俱都向着他集中过来。

倒是件新鲜事——向刽子手打听杀人的事。来人这个灰衣汉子究竟意慾何图?

灰衣人身子刚一站定,黄麻子即刻停住了震耳的鼾声。那样子像是忽然为人推了一把,蓦地由梦中惊醒,睁开了眼睛。

“赫——”

一下子坐正了身子,黄麻子直向眼前灰衣人望,模样儿大为稀罕。

“干啥?”

“向你打听件事!”

“啥事?”黄麻子虎然作势地站了起来。

“刚才杀了三个女犯人……是你下的手?”

“不错,怎么啦?”

愣了一愣,黄麻子眼睛里可是透着“空”。

“是老子杀的,怎么啦!”

一霎间,眸子飞转,直把灰衣人全身上下看了个里外透穿——却似有股子深深劲道,无数条小蛇似地直钻了过来,入骨透肌,滞留到骨节缝里,黄麻子那般魁梧架式,亦不禁吃受不住,为之机伶伶打了个冷战。

“你奶奶的!”

随着后退的脚步,一把抓住了桌子上的大刀。

刀势未起,即为来人灰衣汉子一只右脚踏住,“叭”的一响,踩了个结实。

黄麻子力量不小,平素练功,双手常能抡动两百五十斤的石锁。今天却是偏偏不济,连桌子上一把刀也举不起来。

他这里越是使劲,灰衣人神态越见从容。

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,仍然是抽不出对方脚下那一口薄薄钢刀。

一惊之下,黄麻子非但睡意全消,七分酒态也打消了一个干净。

“奶奶的!你……这个小子!”

“向你打听件事!”灰衣人神色冷静地说:“刚才你杀的真是三个女人?”

“娘的,不是娘儿们还能是汉子?”

黄麻子脸上透着稀罕:“你他娘的问这个干啥?”

灰衣人神色黯然,不愠不躁。

“多大年岁了?三个什么样的女人?”

黄麻子用力地扳了一下刀,仍然是纹丝不动,再回头看看,对方灰衣人竟是不怒自威,尤其是瞪着的一双眼睛,目光如炬,真个有凌人之势,以他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这一霎竟然也有些心怯胆虚。

“你……这小子,尽问些废话!”

直起了腰来,黄麻子瞪圆着一双牛眼:“好吧.俺就告诉你说,一个年老的、两年轻的.是北京下来的钦命要犯,犯的是主使杀人的通天大罪……知道了吧?”

灰衣人全身一震,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闭了一闭.缓缓问道:“年老的多大年岁?年轻的又是多大?你说清楚了。”

“老的四十来岁,并不算老,年轻的不过是两个姑娘。”黄麻子霍地一挑浓眉:“咦,你这小子……”

说声未完,对方灰衣人的一只巴掌“叭”的一声己落在了他的肩上。

别看黄麻子平素威风,自负神力,眼前这一霎却难当灰衣人的轻轻一拍。随着灰衣人掌势落处“扑通”一声坐了下来。

他个子极其硕大,半截铁塔似的身子,蓦地向下一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兔东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