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冬眠先生》

04、智败寻衅人

作者:萧逸

柳青蝉忽然垂首,咬咽地泣了起来。

田福亦不禁滂沱泪下。

一阵阵的寒风吹过来,竹叶子唰唰啦啦地响成一片,更增添了一些离愁别绪,这其中倘若再加以生离死别,那情景可就更悲惨了。柳青蝉泣了几声,忽然咬了一下牙齿,就要去抽剑。

田福一把抓住她道:“姑娘,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去找那小子去……”

“姑娘!”

田福用力地拉住她道:“千万不可……”

“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”柳青婢大声叫道:“我要给大伯报仇……你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

一面说,她一面用力地挣着。

田福死命拉住她不放。

“你放开我,我要找他问个清楚。”

田福神色凛然道:“姑娘你可要想清楚,主公他老人家尚且不是这人的对手,你又能报什么仇?”

一句话说得柳青蝉顿时一呆!

田福感伤地道: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姑娘你是聪明人……我们快走吧!”

柳青蝉咬了一下牙齿,缓缓地松开了紧握的剑把。

田福拉着她张惶地步入竹林。

竹林内满是积存已久的落叶,踩在脚下软软的。

二人先顺着那条羊肠小道跑了一程,田福忽然站住脚道:“这样不行!”

“怎么?”

“那人会回来的!”说着田福不容分说地拉着她穿入林内。

密密麻麻的竹枝穿插着,没有一丝空隙,当头只见摇曳着的一线天光,脚下是深可陷足的腐叶,偶尔踩上才出土的竹笋,刺得人脚底生痛。

两个人走了没有多远。

柳青蝉忽然站住脚,小声道:“有人来了!”

田福一惊道:“在哪里?”

“在外面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两个人慢慢地把身子蹲下来。

柳青婵咬一下牙道:“一定是他!”

说完二人屏息凝神,倾耳细听。

柳青婢武功得自大伯柳鹤鸣亲传,多年下来内外功方面已有深湛造诣,用之在“听觉”方面,有“体察入微”之妙。

这时她细心聆听之下,顿有所获。

“他回来了!”

田福一怔,身子微微前俯。

透过参差的万杆修篁,借着摇曳的一片天光,一个飘浮着的白影子忽然出现在视线之内……

正是先前所见乘坐在独轮车上的那个人。

只见他远远站在小道一端,正睁着一双明锐的眸子向这边打量着。

一段很长时间,他动也不动一下。

风摇竹影,枝叶婆娑,那人仍然一动也不动。

藏在竹林里的两个人,都不禁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
柳青蝉把身子抬起来一些,换一个姿势,转动之间,碰到了一根岔出的小小竹枝,发出了“喳”的一声。

这原是毫不惹人注意的一点点声音,尤其是混杂在万杆修篁摇动的声音里,可以说丝毫也显不出来。

可是对于所谓的一些奇人,也就是生具异禀的人来说,情形就大是不同。

立在小道尽头的那个人,显然已有所发现。

柳青蝉与田福由于和那人距离过远,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可是由神志上看,他似乎已经有所觉察。

像是一阵风那么飘然。

那人已来到了眼前。

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,仅仅只有三四丈远近。

借着隐约的天光,打量着这人阴晴不定的脸,实在是够怕人!

他那张苍白的脸上表情带着一些怒容,两只招风耳朵,好像可以随意地前后移动,上身的几枚大黄钮扣子,闪闪发光。

柳青婢的手紧紧地抓着剑把子,以备必要时,随时可以抽出剑来应战。

田福一只独眼更是眨也不眨地注视着他。

那人在凝神细听一阵之后,白脸上现出了一片阴险的狡笑。

他缓缓地移步前行,前行了约六七尺的距离,才又定下了身子。

柳青蝉由身侧取出一口细长薄刃的柳叶飞刀。

她两只手交合着,把飞刀的刃首,夹在两手的十指之间,只要向外一翻,即可出手,百发百中,万无一失。

对于这手飞刀绝技,柳青蝉一向很自负,然而这一刹那,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犹豫和惊怕。

她暗自打着算盘,如果这个人就此离开,也就算了。如果他回身,或是一直还逗留在这里,那就说不得请他吃一飞刀。

她双目直视,全身功力提聚双掌,等待着随时予对方致命的一击。

然而,那个人却没有回头,一径地向前走了。

柳青婢松下了一口气,缓缓收起了飞刀。

田福道:“姑娘,可看清楚这人的脸了?”

“他烧成灰我也认得。”

田福叹了一声,道:“我们还是先到‘天一门’,见到了蓝昆再说,主公是否遇害现在还不敢确定。”

这一句话不禁又带给了柳青蝉一线希望,她顿时精神一振,点点头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白衣人既然往前去了,也就不再担心,只是为了怕他去而复返,所以还不敢现身而出。

两个人在林子里分拂着眼前的竹枝慢慢地往前面走。

这些竹子多是多年的老竹,一杆杆高可参天,竹叶子层层相接,有如一面极大的布幔遮在当空,除了有时候偶然而来的阵风,把树叶子吹开,才得以看见些许天日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黑黝黝的!虽不至“伸手不见五指”,却也够瞧的了。

田福本来眼睛就不太灵光,一只眼睛白天看东西,有时候还会出岔子,何况眼前?

走了没多远,他已经一连摔了好儿个筋斗!

柳青蝉还得分出一只手来扶着他。

她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口剑,遇见面前有挡路的竹枝就顺手劈砍。

一不留意,田福又摔了一交!

竹枝子一阵摇晃,只听得一片啾啾尖鸣声。

黑暗中飞起一天蝙蝠。

在黑黝黝的林子里,这些小动物各有一双碧绿闪光的眼睛,一刹那满空都是,汇成了万点飞蝗,撞击在二人身上脸上吱吱怪叫着,煞是恐怖。

田福挥动双掌,柳青蝉舞着剑,掌风剑影里,不知杀了多少蝠蝙。

虽然是短暂的一瞬,却也够令人吃惊害怕的。

就在大片鼓动着的蝙蝠趋于寂静之后,面前霍然多了一个人。

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。

也许这个人早已站在那里了。

他必然是早已站在这里,因为柳青婵和田福根本就不曾发觉到有人由自己身旁经过,否则的话,万无不被发觉的道理。

因为这人穿着一身白衣服。

一个人轻功精明到如此程度,是令人吃惊的!

试想,这人如果先二人以前已经停立在这里,却能没有惊动那些栖息的蝙蝠,这个人该是具有如何惊人的轻功身法?

最先发现到白衣人的是田福。

他原以为自己的独眼大概看花了,再一定目细看,才知道并非如此,果然有一个人。

这时柳青婵也看见了。

虽然光线很暗,然而正如柳青婵所说:就是这人烧成了灰,他们也能够认得出来。

那张尖瘦的白脸。

那层平贴在前额上的一层短发。

那件白绸子短衫,以及点缀在短衫前面的一排闪耀着金光的钮扣。

正是那个坐在独轮车上的怪客。

刚才他明明地在二人眼前消失了,可是转眼之间,竟然又来到了二人眼前。

事出突然,柳青婵与田福都由不住大吃一惊。

双方距离很近,近到伸手可及。

田福惊吓之余,大吼一声,陡地一拳向着这人脸上击过来。

一拳走空了,又一拳,两拳,三拳!三拳快到形成一势,一奔面门,一捣中庭,一奔下盘。

“飕!飕!飕!”形成了一天拳风。

然而这般快的拳法,仍然是走空了。

黑暗中所能看见的那个白衣人,全身就像是不倒翁般地摇摆着。

妙在是他摆动的姿态纯系自然,令人惊叹遗憾的是田福的每一拳,偏偏都打在他摇摆着的身影空隙之间。

三拳之后,田福才知道对方的不好相与。

他身子向左一闪,快速地跨出了四根竹杆。

柳青婵也机灵地退开了五尺以外。

两个人三只眼睛,无限惊吓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人。

像是不倒翁,不停摇动着的身子慢慢地静止了下来。

依然是那张木讷的脸。

死鱼般的一双眸子。

偶尔吹过来一阵风,拨开的竹杆,透下来一片天光,使得两个人更能清楚地看见面前这个人。

“独眼贼,你编得好一篇谎话!”

——那个人淡淡地笑着,接下去道:“可是你们仍然是逃不开我的手掌心,说!柳鹤鸣是你们什么人?”

“是我大伯!”

“啊!”

白衣人偏过脸来,注视着柳青婢。

“好,你很诚实。”他伸出一只手,指向田福道:“他呢?”

“义仆田福。”

白衣人鼻子里哼了一声,道:“柳家怎么只会剩下你们两个人?”

“你先不要问我,我还要问问你。”

“姑娘请问,我是知无不言。”

柳青婵愤愤道:“我大伯呢?”

“你问的是柳鹤鸣?”

“柳鹤鸣就是我大伯!他老人家怎么样了?”

白衣人冷森森地一笑道:“他已经死了!”

“死……”

柳青婵由不住打一个冷颤,虽然这是她内心早已断定的下场,然而究竟只凭推测,并未证实。

这时,白衣人亲口说出这句话,无异加强了事情的真实性,哪能不使她大吃一惊!

柳青婵与田福两个人,俱都由不住突然呆住了。

冷涩的眼泪,汩汩地顺着两腮淌了下来。

她缓缓地垂下了头,全身微微地颤抖着。

田福双手抓着一杆竹子,虽然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,可是那杆被他抓着的竹子,却簌簌地起了一阵子颤抖!

黑暗中,飘洒下许多竹叶。

白衣人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,他脸上毫无表情,仿佛对于柳鹤鸣的死,认为是理所当然,丝毫无愧于心。

短暂的沉寂。

柳青婵似乎已经恢复了镇定。

她抬头看了眼前的白衣人一眼。

“是你下的手?”

“不错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只是……”白衣人冷漠地笑了一下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:“他原来想杀我,但是武技不如我,反为我所杀,这是很合情理的事情。”顿了一下,他接道:“武林之中,本来就是弱肉强食,当你第一天拿起剑把子学剑的时候开始,首先你心里就应该有接受死的准备。”

双方好像不是仇人相见,倒像是在冷静地讨论一项话题。

白衣人冷冷地道:“你大伯武技不错,是我出道江湖以来所遇见的一个最强敌手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认为很骄傲?”

“那倒不是……”他冷冷地说:“柳姑娘,说一句平心静气的话,你大伯的武功与我比较起来,还差得远!他既然有那身功夫,就应该想到武林中应该还有人比他强。他是自己找死,非但如此,他还连累了姑娘你和他。”

这个“他”当然指的是田福。

柳青婵冷冷一笑。

如果仅仅由外表上看过去,似乎体会不出她复仇的意思,即使是伤感的情绪,看上去也微乎其微。

田福反倒不同了。

在他们说话之间,田福一直没有开口说话,可是暗地里他却有所耸动。

面前这个白衣人,不可否认的,必然是他生平从所未见的劲敌。

田福甚至于已经认定自己和柳青婵,都将再难以逃开这人的毒手。

想到了主公的一番嘱托,以及本身所负责保护青婵小姐的任务,田福毋宁感觉到由衷的伤心。

他所以始终不曾开口说一句话,主要的是在运用着思维,他是在想怎么样才能逃开这个人的魔掌,如果必要的话,他甚至于考虑到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住柳青婵小姐的性命。

其实柳青婵又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?

正因为如此,她才会强自压着内心的愤恨与伤感,表面上,作出无所谓的一种神态。

听了白衣人杀机迸现的话,柳青婵微微冷笑了一下。

白衣人脸色一沉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只是嘴里说说而已。”

白衣人道:“你是说,我不会对你们两个下手?”

“不错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”柳青婵眼波一转,道: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,他又是瞎了一只眼的残废老头,这样的两个人,你岂能下手杀害?”

白衣人没有说话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眼睛注定向柳青婵道:“你很聪明,以为这么说,我就会放过你?”

柳青婵冷冷一笑,道:“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4、智败寻衅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冬眠先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