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冬眠先生》

09、掌影罩体寒

作者:萧逸

弓富魁一怔道:“干什么?”

过之江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马上就要有好戏开场了。”

其实弓富魁何尝看不出来,这地方隐隐藏有杀机。

只看刚才那两个狙击手张铁牛和侯宝山的出手不高,弓富魁已深深为他们的主人担心。

长长叹息一声道:“彼此无仇无怨,何必下此毒手?老兄,我们走吧!”

过之江那双眼睛这时也不再闭着了,反倒是睁得极大,冷森森的目光,在四下略为一转,心中似乎已有见地。

弓富魁翻身由驴背上下来。

“得罢手处且罢手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过老兄还是算了吧!”

过之江摇摇头道:“如果真如你所说的无怨无仇,他们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说时眸子一转道:“‘七星门’看样子全都出动了。”

点了一下头,他讷讷地又道:“这样也好,省得以后再费事。”

弓富魁心中大为紧张,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全出动了?”

过之江向前走了几步,他的那双耳朵忽然向前耷下来,似乎全神贯注地听了一下,点头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大概有十个人左右。”

说完他转过头来向弓富魁冷冷一笑道:“这件事与你没关系,你不必插手。”

弓富魁冷冷一笑道:“我岂能让你单身赴险!你我既是一条道上的,理当患难与共。”

过之江怔了一下,道:“你真有这个意思?”

弓富魁发觉到这件事情自己非介入不可了。

当下毫不犹豫地道:“当然了。”

说时已反手把藏在行李卷儿里的一口长剑抽了出来。

过之江点点头道:“我早看出来你行李里藏得有剑,果然不错。”

弓富魁道:“过兄用的什么兵刃?”

过之江道:“就凭这几个人,还值得我用兵刃?”他扬了一下手,道:“你等着看吧!”

说到这里,他那双眸子陡地注视向那片竹林。

“飕!飕!飕!飕!”

灰色的天空里,四条灰色的人影,有如四只大雁般的霍地窜出来。

过之江丝毫也不显得慌忙。

四个人各取一角,同时落地——现出了四个风骨嶙峋、器宇不凡的汉子。

其中之一,也就是面向过之江的那个人,正是刚才飞马而过的身着皮大氅的那个五旬壮叟。

只是此刻罩在外面的那袭皮大氅已经除下,露出了内着的一袭灰色紧身衣靠。

过之江的话果然不错,除了那一对紧系在腰上的流星锤以外,另外在他右臂上还缠有一条银光闪烁的“七星钩”。

那是一柄很显眼的软兵刃。

看上去大概有六七尺长短,把一条手臂下连手腕子都缠得满满的。

那截像是一只怪手般的钩首,抓附在他的右面肩头之上。

这个人五十左右的年岁,红润的一张脸上,生着张飞似的一圈绕脸胡子,闪闪冒着精光,一看即知是内功精深之人。

除了他以外,另外三个人看上去也都大非凡士。

一个是四旬五六的灰衣矮汉。

一个是三十上下的长身青年。

另一个却是面如锅底、两只手上各提着一柄六角铜锤的白发灰衣老汉。

那个四旬五六的灰衣矮汉,手中抱着一对弧形双刀。

这几个人看在眼里,似乎都有一身能耐!

弓富魁面前的那个人,正是那个手抱双刀的灰色矮汉。

四个人一照脸,已摆出了绝不能善罢甘休的敌意。

池塘里的两具尸体乍沉又浮。

鸭群争吃着血水。

眼前是一片肃杀与凄凉。

似乎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。

良久,那个面对着“冬眠先生”过之江的五旬壮叟冷笑了—声。

他的一双瞳子眨也不眨地盯着过之江道:“我们已经查明白了,你就是冬眠先生是不是?”

过之江道:“不错,你就是‘七星钩’岗玉昆?”

灰衣壮叟顿时面色一变。

“这么说你认识岗某了?”

“我认识的人,多数都难逃一死。”

“你胡说。”

岗玉昆气得眼球子怒凸如珠,后退了一步。

“说,你这么胡乱杀人用心何在?”

“没有什么用心。”

过之江脸上不愠不怒,道:“我所要拜访的朋友,都是些自认高明之人。”

微微一顿又道:“就拿阁下来说,大概也不例外。”

岗玉昆左右顾看道:“你们听听,这厮说些什么?”

咬了咬牙,岗玉昆气呼呼地又道:“在洛阳,你找上‘七星门’,留下豪语,约会明年七夕之会,可有这回事?”

“不错。”过之江发出幽幽的一声叹息,道:“只可惜,你却是等不及赶来送死。”

“嘿!老弟,那要看你的功夫了。”

手腕子一挣,缠在胳膊上的那柄七星钩“哗啦”一下子抖了开来。

这是一条软兵刃,可是在岗玉昆的手上,无疑软硬随心,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硬硬的铁棍!一根奇怪的钩形兵刃。

像是人手般的钩首,几乎已经指在了对方鼻子上。

“小子!快出家伙!咱们手底下见输赢。”

过之江摇摇头道:“你还不配。”

岗玉昆脸上一红,发须皆张。

“你敢漠视岗某人的功夫?”

“‘天一门’的蓝昆,青竹堡的柳鹤鸣大概功夫不比你姓岗的差吧?”

岗玉昆顿时神色一变。

他咬着牙道:“好小子,鹤鸣老哥居然也死在你手里了。”

“他们都是死在我这一双手下的。你也不会例外。”

岗玉昆大叫了一声:“小辈!”

七星钩往起一抖,“唏哩”一响,钩梢飞起时,“叭!叭!叭!”一连三声脆响,天空闪出了三点寒星。

他这“七星钩”的外号就是这么来的,能够在一扬兵刃的同时,空中爆出七颗寒星。

七颗星也就代表着七式杀手!

武林中能够在一招内攻出七式杀手的人毕竟不多,是以岗玉昆也就得其大名。

这时他的兵刃上爆出了三点寒星,也就证明了他这一招里包含着三式杀手。

三个式子,一取眉心,一点咽喉,一刺心窝。

无论哪一式得手,都是死命一条。

绝的是一招也得不了手。

冬眠先生过之江当真是有过人的奇技,在对方的七星钩方自袭过的一刹那,他的一只看上去丝毫也不着力道的手忽然抬起。

速度之快几乎看上去与对方的七星钩同时一致。

“叮!叮!叮!”三声脆响。

七星钩起得快落得快!勾梢一甩,反倒向着岗玉昆胯下撩了过来。

岗玉昆大吃一惊,正所谓“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”,冬眠先生过之江只不过施展出一指之力,竟然把自己力道贯足的钢钩反弹了回来,分明是大敌当前,岂能再稍存轻视之心。

“七星钩”岗玉昆步子一迈,弯着腰打了个“地旋风”,身子已飘出了七尺以外。

那条软兵刃“七星钩”,“的”一声,已缠在胳膊上,身子直起来,足下踩着“丁”字步!他的那张脸一阵子发紫,刹那间像是吹了气般地涨大了许多。

四周的人都看得出来,岗玉昆显然在盛怒之下运施出功夫来了。

眼看着岗玉昆吸进的那股子气机,一时间贯注全身,虽是隔着衣服,却能很清晰地看出来,凡是气机所过之处,有如怒蛟行波。

转瞬间,他身子已涨大了许多。

过之江冷森森地笑了一声,道:“我料定你姓岗的必然应该有些能耐,否则焉能成名立万,不过……”

微微一顿,又浅浅笑道:“你这一身‘红蟒功”还嫌嫩了一点,只得七成火候。”

岗玉昆嘿嘿笑道:“很好,你居然识得岗某人这身功夫,我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,能够逃开岗某这柄七星钩。”

过之江点点头道:“姓岗的你已夸下了海口,我姓过的也不妨说句大话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平贴在前额上的那绺短发,忽地倒竖了起来。

“三招之内,我要把你的七星钩取到手中,七招之内也就是你去见阎罗王的时候。”

话可未免说得太狂了一点。

当着这么多人敢说这种话的人,除非他是个疯子,否则必有斤两。

“七星钩”岗玉昆在武林中可是有鼻子有眼睛的人物,这个脸他可是丢不起。

他也没这个修养能够忍受得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仰天一阵狂笑之后,他目光一扫各人道:“你们可是听见了?岗某人在江湖上少说也闯了三十年了,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在我面前说这么狂的话,你们先作壁上观,不许插手。”

岗玉昆说这些话时脸色气得发青。

嘿嘿一笑,才又把眼睛转向过之江道:“姓过的,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红嘴白牙地说了话可不能不算数儿。”

“我倒是怕你说话不算数。”

“我说话一定算数。”岗玉昆气得吹着气道:“你说的三招之内,要把我的七星钩取到手里?”

“也许两招就够了。”

“好哇!”岗玉昆全身气得发抖,冷笑道:“就算三招好了,要是三招以后,我的七星钩还在我的手上,怎么办?”

“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岗玉昆大声道:“我说可能,你说吧,三招之内七星钩还在我手里,你说怎么办?”

过之江冷冷一笑道:“我是从来不随便起誓的,岗玉昆你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,你说该怎么办呢?我就听你一句话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?”

“是我说的。”

“你们可是听见了!”

他眼睛特别盯着弓富魁,冷笑一声,道:“这位朋友你贵姓?”

“弓富魁。”

“好!小老弟,你们是一边,这话你可是听见了,要是三招之内姓过的没有把我岗玉昆手上的七星钩夺下来,我要你在这小子身上扎一千个透明窟窿。”

过之江冷冷一笑道:“要是三招之内把尊驾这把钩子夺了过来又该如何?”

岗玉昆怔了一下,遂道:“你不是已经说过了么,七招之内取我性命,那我就等着你的就是了。”

过之江冷笑道:“虽然这个赌不算公平,在我来说,并无区别,因为迟早你总是死路一条。”

他眨了一下瞳子,慢吞吞地道:“放马过来!”

眼前即将是一场生死大战。

当事者二人,俱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高手,现场几个人,俱都生出一片寒意。

在“七星门”这一边来说,他们都对门主岗玉昆的一身武功充满了自信。

虽然说过之江先声夺人的气势,以及他这短日来连战皆捷,毒手杀人的经历,足以震撼各人使之对他不可轻视,可是如果说在三招之内,就能把门主岗玉昆的兵刃“七星钩”夺离手中,这件事实在难以令人相信。

每个人都充满了自信,除了一个人——弓富魁!正因为他确切地知道过之江不可思议的奇异武功,常常会造成不可思议的事实。也因为如此,弓富魁不禁暗暗地为岗玉昆担心。

眼前已经没有妥协余地。

“七星钩”岗玉昆一伸手。“七星钩”再次地亮了出来。“飕飕”有声地就空舞着。

过之江两手轻握在前腹,面上不着丝毫痕迹。

现场出奇的安静。

只有岗玉昆手上的七星钩就空舞动的声音。

每个人的眼睛,都含着惊恐的神采。

三招——该是多么快的一刹那。

就在这一刹那间,这两位武林中的高手即将要分出个胜负来。

胜负的结果也就是死亡。

第一招已出动了。

可谓之快得出奇。

就只见一股极大的旋风,裹着岗玉昆硕大的身影,霍地向着过之江身上迫到,他手里的七星钩,幻为一条飞蛇般地直向着过之江头上落下来。

同时间,岗玉昆的一只手掌箕开,拥带着极大的一股内力,一掌直向过之江的小腹上拍了过来。

兵刃与手掌同时递出!

这是岗玉昆投机取巧的招式,岗玉昆已经施展出他多年来轻易难得施展的“红蟒功”。

这种功力一经出手,果然大大地透着不凡。

随着他的掌势,一团红雾脱掌而出,直向过之江身上透击过来。

同时间那把七星钩一片寒光,直向着过之江头颈上绕了下来。

这一招好厉害。

过之江即使是逃得开他的七星钩,也难以逃开他的那一掌。

如果躲得开那一掌,却又难以闪开他变幻莫测的那一柄七星钩。

就在这两股功力夹击之下,过之江身子霍地向下一矮,他那原本瘦削的身体,忽然间暴缩如同小儿一般。

现场各人眼见着如此神奇的“缩骨卸肌”术,俱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9、掌影罩体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冬眠先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