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苍之龙》

(2)

作者:萧逸

四下里阴森黑暗,仗着少许天光,勉强可以分辨一切。地上满是残枝败叶,行走其上,软颤颤就像跌落云里一般。

钱起解开随身皮囊,摸出了一只“瓦面透风镖”扣在掌里。

却是在先时一阵枝叶凌乱声之后,眼前一片宁静,听不见什么声音!

钱起按刀直立,正在仔细倾听,目光扫处,却为他看见了一件物什,不由飞身而近。

迎着一线天色,那物事闪闪有光。

就近细看,竟是一口钢刀。

这个突然的发现,由不住使得钱起为之一惊,却在他弯腰拾刀的一霎,一个黑乎乎的影子,猝然映向眼前。

一个人的影子。

钱起一惊之下,左腕翻起,待将发出手上钢镖的一霎,忽地止住,才自发觉到眼前那个黑乎乎的人影,自高而垂,竟是半吊在空中。

随着树枝的颤动,空中人影也为之徐徐打转,渐渐地钱起才看清楚了。

这人半吊空中,颈项间结着一根山藤,看样子多半已经死了。

一种莫名的恐惧,陡然自钱起心底升起,由不住后退了一步,不用说,先时那阵凌乱声音,便是因此而起,却又是何以致之?

既然事发不久,很可能这个人还有救。

一念之兴,钱起陡然飞身而起,长刀挥处,“嚓!”一声,砍断了对方颈上吊索,空中直挺的身躯,即为之“噗通”跌落。

摸摸那人的手脚,入手冰冷,显然早已断气。

再看死者一身穿着,一色的黑缎子紧身衣靠,腰系丝绦,背上十字盘结,背有长弓强弩,头上长帽显已失落,却扎着黑色网巾。

这番装扮对于钱起来说,极不陌生,陡然间使他记起了来自大内的锦衣卫士。

却在这一霎,耳边上传过来一丝冷森森的笑声,一个轻巧的人影,悠悠自空而落,平沙雁落般,现身当前。

钱起吓得“啊!”了一声,陡地点身而退。

黑忽忽里,那样子简直就像是看见了鬼。“什么人?!”

随着他的一声喝叱,手中戒刀,直指当前——约摸着却也看清了一些,对方那个人,竟是个白发长须的矮小老人。

“赵白云……”

一念之惊,钱起几乎呆住。

“想不到吧!”小老头一只手捋着长长的胡子:“我还没走,咱们在这里又见着了!”

“你……”钱起霍地抛下手里的刀,拔出了腰间双笔,“当!”一声交叉而持:“姓赵的你想干什么?这个人可是你杀……的?”

说时,钱起向着地上的死人看了一眼。

“嘿嘿……”

冷森森地笑了几声,这位有“虎爪山王”之称的黑道独行魁首,身子微微摇动,一阵轻风也似地,已来到了钱起面前。

钱起早已是惊弓之鸟,只疑对方向自己出手,吓得双笔乍举,比势待出。

小老头赵白云嘻嘻一笑,脸上神色莫测高深,咳了一声道:“不错,是我杀的,你不乐意?”

钱起强自镇定道:“你到底怎么打算?”

“嘻嘻!”赵白云不慌不忙,看着他点头道:“你过来这边看看!”

身子一闪,跃出丈外,回过身来连连向他点手招呼道:“来!来……”

钱起一时大生狐疑,不知对方老人捣的什么鬼?心里盘算着,脚下也就情不自禁地跟了过去。

林子里光彩晦黯,老树盘根,枝叶怒伸,俱是些参天大树——前行的赵白云脚下极是快速,几个打转忽地站定。

钱起生怕他向自己使诈,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,见他站住,自己也忙自站定。

这一站住,可就看见了什么……

到底是什么玩艺呢?东一条、西一条、风干腊肉也似的悬满了眼前附近,少说也为数七八之多。

一阵风起,那些玩艺儿摇摇晃晃,荡散起重重鬼影,老天,全都是人哪!

和刚才所见的那个大内锦衣卫士一样,原来这些吊着的东西,全都是人,每一个人都被一根山藤半吊在空中,却是姿态各异,有人吊头,有人吊脚,总之全都死了。

地面上散置着各样不同的武器,刀枪棍剑,样样俱全,明晃晃坠了一地。

空气里面杂着极浓重的血腥气息,使人立刻有所意会,即是这些人不仅仅只是为藤索勒毙窒息。其中亦不乏“见血”而亡者。

凭着钱起特殊的感应,一眼以望,立刻即能认出,这些吊死的人,全部是来自大内的锦衣卫士,不用说,也都是全数死在对方这个小老头赵白云手上。

自然,这些人登山越岭目的绝非是为了赵白云,而他却管了闲事,将他们一一致死,却又是为了什么?

心里正自思忖,空中吊影里,竟有人发出了呻吟之声,钱起心方一惊,赵白云也自警觉,有了行动,右手抬处,“嘶!”地发出了暗器飞刀。

银光乍现,飕然作响声里,已掷中发声的那人身上,登时了账。现场立刻传过来鲜血滴落的“滴答”声音,原来这些人俱是为赵白云以这样手法致死空中,莫怪乎空气里会飘散着如此浓重的血腥气味。

陡然间,钱起警觉着一种新的恐怖,直仿佛面前的这个小老人,将会以同样手法来对付自己,不由得点足而退,“嗖!”地纵身七尺开外。

“姓赵的,你打算要怎么样?”钱起无限迷惘地向对方望着:“这些人……你为什么要杀害他们?”

“难道你不明白?”

赵老头儿冷笑着道:“这些人都是冲着你们来的,想要活捉朱允炆!”

钱起厉声叱道:“大胆!”却又显着色厉内在,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。

赵白云却自呵呵的笑了。

“刚才我告诉过你们,这地方是我赵某人的地盘,任何人敢来这里撒野,我必叫他死无葬身之地,就像这些人……你们也是一样……”

“你……想怎么样?”

钱起聆听之下,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。身子一歪,陡地打出了暗器——瓦面透风镖。

几番交谈,钱起当然已经明白,对方老人赵白云决计对自己没有安着好心。

反正是横竖都免不了一拼,这就先下手为强吧!

瓦面透风镖一经出手,整个身子陡地纵起,嘴里大喝一声:“老儿,你纳命来吧!”

他当然知道这个老头儿不是好相与,连岳青绫姑娘那么高的武功,尚还免不了受伤,自己又何能与他一拼?

这可就是钱起的悲哀了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夫复奈何?!

随着他狂飚的身势,判官笔一上一下,疾若出穴之蛇,陡地直向着对方身上猛戳了过来。

赵老头桀桀一笑,矮小的身子蓦地向下一蹲,双手猝分,突地直向着对方双笔上拿去。

动作之轻巧,宛似火中取粟。

钱起那么快速的双笔竟然不能得手,即在赵白云这一手看似平常的出手之下,不能得逞,双笔自击,发出了“当!”地一声。

再想后撤,已是不及。

赵老头的一双短手,竟是那么灵巧,宛似花间蝴蝶般霍地分开,噗噜噜,袖风声里,一双判官笔已为他拿在手里。

钱起猝然一惊,只觉着一双掌心炙热如火,老头儿好纯的内功,一挣之下,竟使得钱起双掌为之皮开肉裂。

连疼带惊,钱起直吓得魂飞魄散,哪里还敢略有逗留?身子向后一倒,脚下用力一蹬,施展出“金鲤倒穿波”的势子,“哧!”地反穿而出。

赵白云哪里放得过他?冷笑一声道:“着!”

声出、手出一一“唰唰!”声响里,一双铁笔已飞掷而出,疾如飞电,直认着钱起倒仰的身子追了过去,“噗哧!”而中。怒血飞溅里,钱起在空中的身子,直直蹿出去丈许远近,才倒了下来。

再也没有站起来!

他死了。

岳青绫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一堆柴火,熊熊在眼前燃着。火光烁烁,映衬着附近一片金黄颜色。正因为如此,才似更衬托出夜的黑黝与阴森。

朱允炆仍熟睡未醒,宫天保倚身石蹲,正在打盹儿。流水淙淙,时有夜鸟的鸣叫,给黑夜带来了无比的神秘与恐怖。

岳青绫缓缓站起来,活动了一下身子,走向朱允炆面前。

宫天保倏地惊觉,“啊!”了一声,慌不迭站起身来,岳青绫手指按chún,轻轻嘘了一声。

“啊!”宫天保才似看清楚了:“原来是姑娘?……”

岳青绫先不答话,轻轻走向朱允炆身边,听听他的出息,伸出手摸向他腕上脉门,只觉得脉象平和,再试试他的前额,显然烧已退了,不由略为宽心。

却是朱允炆自梦中惊醒,欠身坐起来,那样子就像是遇见了什么怪异之事,不时地四下观望,神态大是紧张。

“钱起……钱起……钱起呢?”

“他?……”宫天保转过身来,四下打量一眼,摇摇头说:“没有看见他……大概在附近林子里吧!先生……”

“不,快叫他过来,叫他来!”

“是!”

宫天保应了一声,匆匆离开。

“您怎么啦?梦见了什么?”

岳青绫忙把一件厚衣服,披在他身上。

朱允炆看着她才似神色镇定,紧紧抓住了她的手:“姑娘你在这里?……啊啊……我是在做梦……么?”

“你是在做梦……怎么,头还昏不昏?”

“钱起,钱起?……”朱允炆嘴里一直喃喃地念着:“我梦见他死了……”

岳青绫不禁为之神色一震。

“他死了……”朱允炆喃喃说道:“他死了……全身都是血,他跪下来跟我磕头,说:‘皇上保重……钱起不能再侍候您了……’嗳呀……好吓人……他还叫我现在赶快走,迟了就来不及了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说时他霍地站起身来,大声嚷着:“钱起,钱起!”

“先生小声!”岳青绫忙止住了他。

却是声浪迂回,大群水鸟纷纷由溪岸惊飞而起,鼓翅劈啪声,静夜里尤其惊人。

“小声点……”岳青绫一面扶着他坐下来:“他不会死的,就在附近……宫师傅找他去了!”

嘴里这么说,心里却似有了不样之兆,一颗心通通直跳。

火光熊熊,摇动着深山夜宿的一派凄凉。

“唉唉……钱起、钱起……难道你真的死了?”

想着方才那个逼真的梦,朱允炆一时忍不住淌下泪水来……。

眼前人影飘动,宫天保去而复还。

“没有人,奇怪……”宫天保惊奇地道:“我以为他就在附近……又会上哪里去呢!”

朱允炆聆听之下,只惊得面色惨变,“啊!”了一声,道:“他死了……死了……钱起,钱起……”一时再也忍不住,竟自低头痛泣了起来。

“先生,您?……”宫天保莫名其妙地看向岳青绫:“姑娘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岳青绫摇摇头,苦笑道:“先生作了个梦,梦见钱师傅他……死了!”

“啊!”

宫天保陡地张大了嘴:“是……么?”

“我不信!”岳青绫说:“我找他去!”

“不!”朱允炆站起来说:“我……也去……我跟着你去!”

想到了刚才的梦,朱允炆真个毛发悚然,哪里还敢在这里待下去?

岳青绫想想,总也有点不放心,把他们两个留在这里,再者朱允炆刚才说到“现在就走,晚了就来不及了”的那句话,奇怪地给了她一个暗示,使她警觉到这一霎的良机不再。

“好!我们就一起走吧!”她随即吩咐宫天保道:“宫师傅你背着先生,我们去找钱师傅去!”

宫天保答应一声,随即动手整理。

岳青绫把朱允炆一个随身重要的革囊背在背后,宫天保先此已动手用山藤做了一个背椅,让朱允炆坐在椅子上,背在背上,倒是方便多了。

一切就绪,岳青绫点着了备好的一根油松火把,交给宫天保拿在手里。

“姑娘,我们还回来么?”

“不回来了!”

看着宫天保笨重的一身,岳青绫说:“刚才我到山下附近走了一趟,大内来的人还没走,这地方保不住会被他们发现……”

宫天保怔了一怔,眼里只是频频向四下张望,希冀着钱起能在这时候忽然出现,如果钱起果如皇上梦中所示死了,那就证明敌人已经来到了眼前,更是得快走不可。此念一起,可真是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宫天保那等胆量之人,也不禁打了个冷颤,全身上下起了一阵鸡皮粟儿。

倒是岳青绫反而异常冷静。

“回头不论有什么情况,你只管背着先生紧跟着我,不要出手,一切都由我来应付!”

一面说,岳青绫已把自己收拾停当。

宫天保虽然知道她先时受伤很重,却是在经过一番调息之后,现在看起来又复神采焕发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(2)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太苍之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