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苍之龙》

(3)

作者:萧逸

话声未已,崔化早已大声哀恸起来。

“姑娘,千户爷……崔化该死……如今都想明白了……”

岳青绫翻着眼皮道:“你明白什么?”

“小人不是人……我该死!”崔化一面痛泣,磕头如捣蒜:“今天听了万岁爷的话,才知道小人……错了,姑娘……请你行行好,转请皇上让小人跟着将功赎罪吧!”

“将功赎罪?”宫天保大声道:“你还能有什么功好立?”

“千户爷!”崔化大声喘息道:“这里来去的路,我都熟,外面的卡子我都清楚……崔化也能吃苦,这点伤算不了什么,就让小人服侍皇上吧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宫天保与岳青绫对看一眼,俱都无话可说,一齐向着朱允炆望去。

“皇上、皇上……您老人家就可怜可怜小人,收留了小人吧!”

一面说,崔化只是频频地磕头。

“你老人家要是不收留小人,小人便一头撞死在这里不活了!”

这么大个子的人了,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,倒还是真伤心,看看这个人,倒也不是做作,很像是有几分血性。

想想自己身边各人,俱都是星散死别,除了岳姑娘之外,便只是一个宫天保了,难得这个崔化有心归顺,加上他对敌情的了解,如能诚心投效,正是求之不得,堪为大用。

朱允炆这么一想,心里便已活动,转向岳青绫道:“姑娘之意如何?”

岳青绫道:“还是先生做主吧!”

“好吧!”朱允炆随即点头说:“你就跟着我吧!”

崔化大喜过望,磕了个头,大声道:“谢万岁!”又向着岳、宫各自抱拳一揖,才自站起来。

宫天保哈哈一笑说:“崔头儿,圣上虽是收留了你,可是将功折罪往下就瞧你的了,不要说了大话不能兑现,可就不好意思!”

崔化道:“大人放心,这里出山的路,我最是清楚,就是外面的十七个卡子,我也了如指掌!”

“出山的路不劳费事。”岳青绫笑道:“倒是那些卡子,那时候要靠你一一指出。”

崔化答道:“这没问题,那时候看小人的就是了!”

说着,挺胸凸腹,不意触及伤疼,痛得“吭”了一声,立时又弯下腰来。

宫天保“哼”了一声:“要不要紧,伙计?还是先看看阁下你自己的伤吧!”

崔化拄着根棍子,一只手打着灯笼走在最前面。

宫天保背着朱允炆居中,后者由于是脸朝外正好与殿后的岳青绫脸对脸地点了盘儿。

一行四人缓缓前进。

就着时灭又明,若有若无的昏黄灯宠,打量着面前岳姑娘的神采,朱允炆竟自看得有些发呆,样子傻乎乎的,惹人发笑。

有几次四只眼睛对着看,岳青绫总是赶忙把眼睛转开,偏偏是这个年轻的皇帝,就有那个兴头儿,不时地多情一笑,他可真是童心未泯,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这个心情?真教人对他是没法子!

脚下软软的树叶,长长的那种针叶,不知积存了多少年了,人走在上面,就像是踩在棉花堆上一样的轻飘,老像是着不得力的样子。

走着走着,崔化停下了脚步,掏出一张地图,在灯笼下面仔细摸索。

岳青绫说:“怎样啦?”刚要就过去,即为朱允炆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你……”岳青绫挣了一下没有挣开,直臊得耳根子发红。

“你……这个人……”

话才出口,立刻想到对方皇上的身份,忙即住口,顾忌地向他看着——所幸他不曾在意,只是把那一只握着的手,宝贝也似地贴着脸儿,香了又香,亲了又亲,就是舍不得拿开来。

“唉……您……您呀……”

真教人没有法子。

岳青绫半笑又嗔地指指宫天保的背,狠狠地点了几下,张嘴无声地告诉他说,人……人哪!

偏偏是皇上眼睛也看不见:就只见她一个人儿。硬是不肯把抓着她的那只手松下。

打量着他那般痴情、馋猫也似的样儿,岳青绫可真是又笑又气,又能怎么样呢?几番邂逅,温存之后,总算认清楚了他,天生的那种多情种子,离了个“情”字活不了的那种人,你能对他又怎么样呢?

“姑娘……您瞧瞧这条路对吧?”崔化头埋在地图里,有点迷糊了。

“啊——”

岳青绫用力往回一夺手,差一点把藤座上的皇上给拉了下来,赶忙又扶着他,脸上臊得发慌……

“让我瞧瞧……”

四下瞧了一眼,岳青绫把嘴凑近到朱允炆耳边上:“别这样……你乖!再不听话,我可就不理你了!”

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竟自会说出像是哄小弟弟的话来——妙在皇上还真的就是吃她这一套,脸上带着一抹子笑,朱允炆这才松开了她的手。

岳青绫可真是“皇恩大赦”样地才得松了口气,脸上讪讪地来到前面“怎么回事儿?……”

“姑娘……您瞧瞧是不是这个方向?”崔化四面打量着:“我可真有些糊涂了。”

岳青绫四下望望,点头说:“没错儿,这是紫金坡,再走走就出林子了。”

“这就对了……”崔化笑道:“您这么一说,我就知道了,我记得前面有很多花。”

说到花,各人鼻端立刻就嗅到了阵阵花香,沉闷的空气顿时为之一松。

自此而向外观望,已可见月光的渗淡以及繁星所点缀的穹空。

岳青绫点点头说:“把火熄了吧!”

崔化随即把燃着的火把熄灭,却在这里,耳听着弓弦一响,一支箭弩,直向着崔化前心射来。

射箭人显然借助于先时的火光,取势极准,即在火光方自熄灭的一霎,嗖然作声时,已至眼前。

崔化一惊之下,由不住“啊!”地叫了一声,只以为这一箭鬼使神差,快到了极点,简直不容闪躲,自忖着必死无疑。

却是不知他身边的大姑娘眼明手快,玉手轻翻,“嗖!”地一把,已把这枚箭矢握在手里。

紧跟着她娇躯微拱,嗖的一声,已纵了出去。

岳青绫以“燕子掠波”的轻功身法,一连三个起落,已扑向眼前。

这里接近林外,已不似先前之一片黝黑,衬着斜空里的一天垦月,双方身形已依稀可辨。

岳青绫身子一经落下,长草丛里倏地冒出来一条人影,锦衣高冠,正是大内锦衣卫士的典型写照。

想是岳青绫来得太快,这人一支长弓还在手上,竟然不及收起,当下“嘿!”了一声,随着进身之势,以弓为剑,直向岳青绫当心猛刺过来。

岳青绫自是不把对方看在眼里,左手轻翻,一下子已拿住了长弓之端。

那人用力一扯,“嘣!”的一声,竟自把弓弦扯断。一截弓背仍自在对方手上。这才知道不是好相与,嘴里喝叱一声,张手松弓,紧跟着腾身而起,直向着眼前一棵大树上落身下来。

却是岳青绫早已防着他的有此一手,一声清叱,手上那一截竹胎长弓,权作飞矛施展,陡地脱手而出,直循着对方腾起的身子飞刺过来。

出手既快又准,“噗哧!”正中对方前心要害。

那人“啊!”了一声,身子一弓,一个咕噜,直由空中直翻了下来,在地上几个打滚便自不动。

崔化、宫天保等一行俱都来到。

岳青绫向着崔化冷冷道:“这个人你一定认识,去看看是谁?”

崔化趋上去辨认了一会,由身上摸出了千里火亮着了再看,才自道:“啊,是他?!”

宫天保说:“是谁?”

“刘元庆,嘿!这家伙也来了!”

这时站起来,收起了千里火。崔化道:“他是跟着井千户身边的,他怎么也来了?”

井千户即是井铁昆,与方蛟齐名,是为对方阵营里一个极厉害的人物,各人自是心里有数,而且,岳天锡亦曾说起,李长庭便是在他独门暗器“铁蝙蝠”之下,丧失性命,是以崔化眼前一经提起,无不心里一惊,直似有切肤之痛。

宫大保冷笑道:“这么说,姓井的很可能也来了!”

岳青绫点点头说:“即使他本人没有来,他手下的人一定奉令在林外有所部署……看起来,一出树林就免不了与他们接触……”

崔化怔了一怔说:“等等!”一个人捧着脑袋,蹲在地上,想了好一阵子,才自站起来。

“我知道了!”

岳青绫一笑:“知道什么了?”

崔化站起来,左右打量了一眼,声音放低了说:“井铁昆有一个‘九子阵’,很是厉害,这一次上山,由于是方蛟主使,他无能施展,现在轮着他当家,保不住便会施展出来!”

宫天保点头说:“有理!”

崔化道:“我虽然摸不透他这个九子阵奥妙在哪里,但是却知道一个大概布置的图形……”

岳青绫高兴地道:“这样就好了,你大概地画一下,给我看看!”

于是崔化蹲下来,亮起了千里火。

即见他拿起来一根树枝,想想画画,迟疑地说道:“前三、后三、中三点……要把敌人连环穿!”

宫天保哪里省得,直是翻着白眼,岳青绫却是心里明白,频频点头,表示知道。

崔化却只画了五个圈子,便画不下去。

岳青绫接过树枝,一气儿又加了四个圈子,转向崔化道:“是这样不是?”

“咦?”崔化为之一呆,大力惊奇道:“姑娘您怎么会知道?”

岳青绫一笑说:“天下武学,殊途同归,愈是到了高乘境地,路子愈窄,你刚才一说九子阵,我便心里有了见地……这么看来,这个姓井的,必是出身‘长白’一门的黑道人物了?”

“对对对……”崔化越加钦佩地道:“他早年的绰号就叫‘长白枭’。”

“这我就知道了!”

朱允炆忍不住插口道: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

岳青绫瞟着他抿嘴一笑:“您也想知道吗?说了您也不明白的……”

朱允炆只是看着她笑,笑得好傻,好满意的样子,他如今什么都没有了,由堂堂偌大的一国之君,沦落到如今孤伶伶的一个人,往日的富贵更不用说,如今连一己的身家性命,都难以自保,一切都完了,还能有什么好自恃的?

却是那一腔赤子之心,追求完美的爱心,一直都盘踞着他,在他心里始终也不曾离开过。因而,即使在过去四年那些逃命的日子,那些寒冷的冬天,四周的环境,尽管是无比的险恶,他却依然能独自寻觅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快乐!

便像是这一霎,看着他所喜爱的岳姑娘那么美俊地站在身边,正在为保护自己而尽力,“最难消受美人恩”,只是对方的这一份心意,也就够自己消受陶醉老半天的了。

岳青绫转向宫天保道:“这个九子阵其实应称‘九子一母阵’,微妙之处在于九九杀着,宫师傅对于一般的阵势可有经验?”

宫天保尴尬地笑笑,摇摇头说:“这个……过去也只是习过三才阵、九宫图之类……别的可就不通了!”岳青绫笑说:“这就够了,只要有九宫图的基础就够了!”

崔化说:“我也学过九宫!”

“这就更好了!”

岳青绫道:“九子阵其实便是由九宫图演变而来,当中的‘逢九必杀’应是不会变的……我想最厉害的应该是隐藏在暗中的主要人物,也就是‘九子一母’其中的那个‘母’。这个角色,毫无疑问地应该是由那个姓井的来扮演了。”

崔化点头道:“姑娘猜得不错,当初练习阵法的时候,每一次都是由井铁昆亲自传授,而且非常隐秘……据说,练习的时候,都由他暗中由笛音来控制,姑娘可知道又是什么原因?”

岳青绫说:“这样我就更清楚了……我想我们能够获胜,破了他们的这个阵势!”

宫天保喜道:“姑娘您有把握?”

岳青绫微微一笑:“到时候再看吧!”

朱允炷忽然插口道:“太好了,小绫,你要记住,千万不能放走了那个井铁昆!”

“我知道!”岳青绫忽然一呆,发觉到他竟然改了对自己的称呼,叫自己是“小绫”,一时甚是意外,羞涩涩地向他看了一眼。

她当然知道朱允炷恨恶井铁昆的原因,那是因为他杀死了李长庭,后者一直是皇上身边最称得力亲近的人。

岳青绫暗暗记住了这个心愿,即是将尽一切可能,抓住这个井铁昆,好为李长庭报仇,并且要朱允炆亲自来处置他。

宫天保暗暗道:“那么……眼前我们应该怎么走呢?”

岳青绫说:“别慌!我也正在想这件事……”

她于是说:“我们现在就出去,我当第一,你们两个紧挨在我身后左右……如果我所料不差,对方的九子阵,就埋伏在林外不远,而且在我们一步踏出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(3)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太苍之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