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苍之龙》

(4)

作者:萧逸

“我们不会输的!”岳青绫眼睛里流露着光彩说:“我和爹爹都是拜上帝,信奉上帝教的……”

她缓缓说:“在我们的心里一直便有一个主宰万物的全能的神,每当我们遭遇不幸,危亡的紧要关头,我都会默默向上苍祈祷,就是这个力量支持着我制。反对暴力革命,认为科学、道德和宗教的进步是历史发,让我满怀信心,无往不利!”

“上帝教?……”

这个名字,使得朱允炆为之一愣。

“嗯!”岳青绫笑笑道:“您是地上的皇帝,我说的是天上的上帝那个神……”

“玉皇大帝?”

“不!”岳青绫说:“玉皇大帝是假的,是人谄出来的,我说的这个上帝却是真的……人只要信他,便能得救,便能平安幸福,还有……”

微微一顿,她向着朱允炆笑笑说:“现在先不说,以后再好好告诉您,我们得走了!”

宫天保重新握起了缅刀,余勇可贾地道:“姑娘你吩咐吧!”

岳青绫流目四方,缓缓说道:“姓井的吃了这个亏,绝不甘心,一定还会再来,可是我料定他也玩不出什么新的花样,倒是不用害怕!”

崔化道:“别的倒是不怕,就是这个铁蝙蝠防不胜防……”

岳青绫道:“其实只要记住这种武器的特性,也就不怕了,下次再看见它的时候,要对正它直劈直打,多半可以没事,要是取势稍偏,它就会借力迂回,防不胜防……我想这暗器制作既是如此精巧,姓井的一定爱若姓命,很可能为数不多,未必就舍得全部用光,下次再施出来,你们不要惊慌,只由我来对付就是了!”

说话的当儿,只听见空中唏哩哩响起一阵急哨,两只响箭,划空而过,落向右侧一片山坡斜地。

崔化惊道:“响翎箭!”

他向那方面打量了一眼道:“那里一定窝着有人!”

岳青绫道:“我看是故布疑阵!”

她于是轻启笑靥,站起来道:“好,我们就给他来个将错就错,就往那里去!”

崔化眼见这位姑娘如此神勇,智慧超人,早已心悦诚服。

当下,忙即应着,招呼朱允炆重新坐好她背后。

一切就绪,即向着岳青绫指示去处,继续前进。

山风飘飘,花香益盛。

岳青绫前行了几步,忽然站住,身后二人正自奇怪,一条人影陡地由一丛矮树里腾身而起。

一片刀光,随着这人的出手,直向岳青绫正面劈来。长刀劈空,声如裂帛。

岳青绫凹腹吸胸,陡地向后面一收。

对方长刀饶是劲猛力足,仍然是砍了个空。

随着阴森森的刀光闪处,长刀的刀尖,几乎是擦着她的胸前划了过去。

“呛!”的一声,火星四冒。

敢情是这一刀砍在了石头上,石屑纷飞里,这个人身子一个倒翻,直向外踅了出去。

自然,岳青绫放不过他。

随着她嘴里的一声清叱:“着!”长剑飞点,“太公钓鱼”“噗!”直刺进了对方心窝。

这个人身势未改,随着他倒卷的身势,足足飞落于七八尺外,“噗通!”跌倒地上,便自再也爬不起来。

观之岳青绫的出剑,诀窍乃在一个“准”字,既快又准,一招了事。

身后的宫、崔二人,直看得怵目惊心,尤其是崔化,对于岳青绫这般身手,佩服得五体投地,心有警醒,更加笃定了誓死追随朱允炆的意志。

岳青绫的脚步再次踏进了树林。

这片林子占地绝大,几乎整个的山峦全在笼罩之中,却是林木稀疏,不似先前吊人树林那般稠密而已。

地上依然布满了落叶,人行其上,不时地传出“喳喳!”脆响。风势迂回,像是无数的蛇凌空穿行其间,每个人身上都觉得冷飕飕的……

却是不再黑暗。

天上星月可数,月光像是被分散开了,这里一块,那里一块,凡是林木稀疏的地方,都有她的芳踪,虽是诗情画意,却埋伏着步步凶险,以及时而一现的凌厉杀机。

在一株树荫遍遮的大树下,岳青绫站住脚步,身后二人亦步亦趋,不敢少离。

自此前望,有一片十数亩方圆地方,不为树荫覆罩,月影照处,苇草如雪,风势里起起落落,更像是一涛池水,别有肃杀气息。

宫天保说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岳青绫一面打量着,迟迟地道:“宫师傅,你可精通地理学么?”

宫天保连连摇头道:“不不……一窍不通!”

岳青绫仍在注视,忽而微笑道:“你们看这地方,月光直照,形若天地,而四面却是黑黝黝的,妙在这其间又生满了芦苇,衬以月光,色如白玉……无形中便形成了一种气势……”

宫天保呐呐道:“什……么气势?”

岳青绫一笑说:“天机不可泄漏。我忽然有一种感觉,此一行我们得救了!”

各人俱是一愣,继而喜形于面。

岳青绫缓缓说道:“在这里我们将会遭遇到敌人的主力之战,却是兵不血刃,轻而过关,而最后却可大获全胜……信不信?”

说时她偏过头,向着背后的朱允炆微微一笑,继而蹲下身子,把他放下来。

朱允炆颇感清新地伸着腿脚,道:“让我自己走吧,我想活动活动……”

岳青绫点头笑道:“原就是要您自己走的!”

说时,她转向宫天保道:“有刀没有,给先生一把!”

崔化道:“有有!”

随即将自己的一把长刀双手呈上,朱允炆接过来莫名其妙地向岳青绫望着,宫天保也大感意外,不知道把刀交给皇上意在何为。

岳青绫笑笑道:“你拿着壮壮胆子,也许用得着,我们走吧!”

当下举步前进,向着眼前状若天池的大片芦苇空地走去,朱允炆跟在她背后,仍然是宫、崔二人殿后。

寒风嗖嗖,吹动着大片芦苇,月光下一如银波动荡,蔚为奇观。

前行数丈,岳青绫忽然站住了脚步,注视着地下一团黑板糊的东西,随即亮着了火,再看,竟是一堆外表光亮的粪便。

宫天保“咦!”了一声:“驴粪,这里怎么会有驴子的粪便?”

岳青绫向他摆了摆手,立即熄灭了手上的火,指了一下前面的芦丛,匆匆走进去。

这些芦苇少说也有一人之高,占地又是如此之大,慢说是眼前四个人,就是千百人马,若是存心掩藏,也不易为人发觉。

宫天保说了一声,立时有所警觉。

其实,就连朱允炆,甚至崔化,也都想到了,明白了,每个人的心里,都不禁浮现出一个可怕的人影——

赵白云——“虎爪山王”赵白云。

也就是那个在驴背上的矮小老人。

难道他也来了?

岳青绫率先而行,其实已胸有成竹。

对于当前一面的敌人,她早有所见,智珠在握,也就显现得格外从容。

一路行来,非但并不慌张,甚至于并不掩遮,只是运用手里的长剑,砍劈着当前的芦苇,剑气过处,身侧四周的长草,纷纷齐根而折,摧枯拉朽,一摊摊地倒塌下来。

月亮出奇的亮,映照着一行四人如染银霜。

八只脚步,践踏在芦苇长草上,喀喳喳响个不已,掠起了大片的野斑鸠,劈啪有声地纷纷振翅而起,千百成群,一霎间纷纷腾空而起,月色里灰羽缤纷,一时蔚为奇观。

如此气势,堪谓惊人。

崔化先自吃惊道:“这……糟了,糟了……这么一来,人家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了……快走,快走!”

一面说,便要择处隐藏。

宫天保冷笑道:“你不要惊慌,岳姑娘自有道理!”

岳青绫点头道:“对了,我正在想要怎么样,才能使他们知道,这么一来倒是省事了。”

“姑娘的意思是?……”

这一次连宫天保也呆住了。

岳青绫微微一笑,瞟着身边的朱允炆道:“皇上鸿福齐天,这一次地灵人杰,多半可以成事,咱们往前再走走,就可以坐下歇着了!”

言下极是轻松,仿佛一切都不必挂怀。

朱允炆迎着她,她的姿态极美,细腰,丰臀,兼而长发披肩,那黑白分明的一双大眼睛,顾盼间,恁是多情,其时她手执长剑,冷月下冰寒玉立,更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侠女姿态。前后两般姿态,看似截然迥异,却又融而一体。她其实能说善道,兰心蕙质,人是顶尖儿的聪明……千变万化,集而一身,便是她的写照。

月色里,打量着她玲珑剔透却又是扑朔迷离的美,朱允炆真似有些儿神情恍惚。

不经意,岳青绫在他袖子上拉了一下:“走呀!”

一行人继续前进……

剑气璀璨,刀光闪烁。

直砍得当前苇草四下折落,月色里有似落雪纷飞,触目心惊。

一面披荆斩棘,一面大步前进,似乎是有一种无形的气势鼓舞着他们,就连朱允炆也不再害怕,无限士气高昂。

走着走道,前行的岳青绫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唏哩哩,破空声响里,一支雁翎响箭当头作抛物状划空而过,直射向前面十丈远近,徐徐下落。

宫天保一惊道:“他们知道了!”

“很好!”岳青绫弯着腰,四下看了一眼,微微含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在这里歇歇,看看他们又能怎么样?”

朱允炆道:“在这里歇着?”

“对了!”岳青绫神秘地笑道:“您用不着害怕,先坐下来喝口水吧!”

宫天保立时把备好的水囊双手送上。

朱允炆接过来,两只眼睛只是向岳青绫望着,后者依然面现笑靥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真弄不清楚她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葯?

“先生您放宽了心吧,马上就有好戏可以看了!”岳青绫道:“这场戏有惊无险,保证精彩!”

话声未已,四下里胡哨连声。

长草地里人影幢幢,已似有了耸动。

崔化大惊道:“他们来啦!”

岳青绫左右环顾了一眼,陡地踏向朱允炆身前,便在这一霎,一条人影,狼也似地由左面草丛里蹿了出来。

这人手里端着一杆丈八长枪,枪尖子雪也似的闪亮锋利。身子一经跃出,二话不说,直向着岳青绫前胸就扎。

岳青绫身子一闪,左手轻舒,只一下便抓住了对方挺刺而来的抢身。

那人暴吼一声,用力向后就夺。

岳青绫轻叱一声道:“去!”

玉手轻送,借力施力地向前面一推,对方力量用得过猛,哪里收得住势子,脚下一个踉跄,跌倒地上。

崔化眼明手快,赶上去,双手齐出,已把一双匕首送进了对方胸腹,结束了来人性命。

却在这时,一道孔明灯光,匹练般直射向崔化全身,紧跟着,草丛里传过来刺耳的一声尖笑“崔化,原来是你,猴儿崽子,你的胆子不小!”

各人闻声而望,顿时吃了一惊。

却只见三数丈外草丛里,现出了三个人影。居中的一个,身材极高,背插红灯,一件火红袍子,正是敌人当今阵营里最称棘手的那个井铁昆。

眼见着手下精锐尽失,自己最称得意的一个“九子阵”势,也已濒临瓦解,姓井的心里一腔忿恨,自是可以想知。

红光闪烁里,井铁昆全身像是火焰也似地燃烧着,那副样子,极是狰狞恐怖。

崔化乍然看见了他,不由吓了一跳,“啊!”了一声,一时为之呆住。

却见井铁昆身边,一左一右并立着一双汉子,各人一口明月云刀,另只手上,高高举着一盏特制的铜质孔明灯筒,从而发射出两道匹练也似的醒目长光。

灯光交集处,正是崔化踞身所在。

想是崔化昔日久受其约束,在他管辖之下,眼前乍见着他的出现竟自手足失措起来。

“井……井大人……”

说了这几个字,崔化一时舌桥不下,竟自呆在了当场。

“吃里扒外的东西,今天看你还怎么活命?”

井铁昆一声冷笑:“先摘下你小子的‘瓢子’再说!”

黑道话“瓢子”即是“人头”之说。

这个井铁昆如今虽已是官居千户,却是不脱当年出身习气,开口闭口满是黑道行语。

话声出口,只见他身子陡地一个前耸,一片飞云般已窜身而进。

说时迟,那时快。

随着他落下的身子,“唰啦啦!”一串子铁链响声,一团栲栳大小的奇亮银光,已自脱手飞出,忽悠悠直向着崔化当头飞落过来。

认识井铁昆的人,都应该知道,对方手里的这一对流星锤诚然是厉害之极,且是轻易难得一用,想不到此刻盛怒之下,竞自率尔出手,设非是恨恶到了极点,万不会如此施展。

眼看着忽悠悠一团银光,飞星天坠般,直落当头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(4)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太苍之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