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苍之龙》

(1)

作者:萧逸

永乐四年。

广西龙州,八达岭。

盛夏。

申时前后。

天热得真“罩”不住……

连点小风都没有,山门头上那一簇盛开的马缨花,连须子都不动一下,真他娘热得够呛!

都什么时候了,太阳还这么大?白花花的,不经意瞄上那么一眼,也刺得眼珠子生疼。

“太苍古刹”。

四个金漆大字,在阳光交炽下闪烁出一派金光,满山满树的蝉鸣,真能把人耳朵都给听麻了。

这个时候,庙里的和尚……

别说是念经了,怕是连打坐也碍点事吧。

北斗小和尚趴在石头台阶上,正在睡觉。

瞧瞧那个睡相?四脚八叉,大趴虎似的,好一阵子了,还是睡不安宁,心里头乱七八糟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?哈拉子(北方土语,口水)淌了一脖子,不经意地翻了个身子,劲头儿却又用猛了,差一点滚了下来,吓得他赶忙翻身坐起。

脸上又麻又痒,摸一把瞧瞧,不得了,全是蚂蚁!

“我他娘,这是不叫我睡啦!”

管不了什么杀不杀生啦,先把这些小王八蛋一个个活活捏死再说。

就在他“大开杀戒”的这当口儿……嘿!可是瞧见了一件新鲜事儿。

先是,那头上生满了牵牛花的一扇木门,“吱呀!”一声半敞了开来,露出来一个脑袋。

左右打量了一眼,这个脑袋瓜子可又收了回去。

北斗小和尚情知有鬼,赶忙把身子向后收了一下,一个闪身,贴向山门一旁。

这么一来,可就不虞为对方所察,看得更清楚了。

那边上,木门大开。

一个头陀装束,蓄有长发的汉子闪身出来,紧接着回过身于,招了招手,却由里面走出来一个花不溜丢的女人。

“好家伙!”

小和尚直看得眼冒金星。

和尚庙里居然藏着女人?这还得了!

散发头陀十分张惶地左右看着,频频向那个女人催促道:“快着点儿,我的姑娘,这边走……别让人看见了!”

女人嘴里“咯咯”笑着,一面扭着细细纤腰,媚眼斜飞地向那个头陀打量着道:“怕什么呀!敢叫条子,就别怕人家知道!也不是贼,偷偷摸摸的……怕什么?”

声音越说越大,妖姿艳态,直把面前头陀吓了个魂飞魄散。

“我的奶奶……你……轻着点儿哪……这要是让人看见,传到方丈耳朵里,我这条命可就别想再要了……”

一面说,这个散发头陀,只是向着那女人频频打躬作揖不已。

“瞧瞧把你吓的!”

女人媚态十足地伸着胳膊:“我的轿子呢?”

“就在下面,你……你快走吧!姑奶奶。”

“我可走不动!”女人撒娇样地扭着身子:“你去把轿子给叫上来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

头陀脸上直冒汗,两只眼贼也似地四下瞧着,还算好,佛门静地,鬼影子也不见一个。

女人咯咯笑着,由花手绢包里拣了块银银子,塞向头陀手里:“努!这是给你的赏钱,算是吃红吧!”

“这一一”

半笑不笑,一脸的腼腆样儿,头陀收下了银子,顿时面现轻松。

这当口儿,一乘青顶小桥,颤颤悠悠已自山下出现,忖思着不大会的工夫,就可来到眼前。

头陀一颗心像是提到了嗓子眼儿,脸上一阵子白,可是吓得不轻——

“我的个老天,这要是……”

“瞧把你吓的?哼!没出息的样子!”

头上挽着个“杭州攒”,翠插花钿儿,青宝石耳坠子,后颈插着五颜六色的一簇小灯笼儿——这是如今最讲究风行的发式了,衬着姐儿白生生的那张嫩脸,细黑细黑的两道水眉,好俊好俊的一副小模样儿……真能把人眼睛给瞅花了。

再瞧瞧身上的穿着,可也是不含糊。

上身是蝴蝶白纱衫儿,银红比甲,下面是玉色挑线拖地裙子,脚下一双粉红花罗高底鞋儿,衬着腰上的销金纱巾,把个小腰勒得那么细,那么高挑婀娜的身子……即使看上一眼,也销魂蚀骨……

“这是谁家的姐儿?我的个玉皇大帝,如来佛祖宗!”

北斗小和尚瞧得傻了,嗓子眼儿里直发烫,由不住一个劲儿地直咽唾沫。

“一个騒娘儿们!准不是好货!”小和尚肚子里嘀咕着:“说不定是哪个堂子里的窑姐儿,这么騒!”

他还真猜对了。

姑娘叫甜甜,龙州城“庆春坊”第一块招牌,最叫座的当红姑娘,今年十八岁,去年下海初露头角,已艳名远播,要不然,又怎么会连庙里的和尚都知道她了?

甜甜人长得甜,一张小嘴更甜,能说能唱,更会撒娇,凭着这些天生的本钱,自当大红大紫,平素应酬,尽是些达官贵人,说到“行碟召唤(俗称“叫条子”),除了客人的阔绰出手,更要看看人头儿,设非是新科进士便为王孙公子,一般等闲,万难屈就,更甭说爬山越岭来到庙里了!

“问你句体己话儿!”甜甜打量着面前的头陀,“你要是说了实话,我再赏给你一两银子!”

说着,她由小手绢包里又拈起个银锞子,放到了头陀手里,这个不算,只是个馈头。

“这……你……”

高个子头陀忍不住嘿嘿有声地笑了。

打量着那乘小轿总还有阵子磨蹭才到跟前,这一小会倒是可以说上几句话儿。

“姑娘你忒客气了!这可就不敢……嘿嘿……”

头陀抹了一把嘴上乱草也似的胡子,银子可就又收了下来。

似乎是头陀与和尚略有分别。

这个头陀并且蓄有长发,法号“大空”,来寺总也有六七年了,许是尘缘未了,到今天也没有落发,而且俗务特多,老方丈因材而用,打发他在偏殿服事,一些对外接洽买办俗事,概由他负责。上上下下提起空头陀的大名,无人不知。

却是年初庙里来了个朝香拜山的居士,说是居士,随从可还真不少,一住经月,占住了整个两边偏殿,老方丈谁也不遣,指定了空头陀驻殿服侍,他的俗务琐碎平白加了几番,这份子忙可想而知。

说到飞牒召妓这档子事,就算他空头陀再能,也是手生得紧,却也一生二熟,眼下总也能应付裕如了,至于心里的那股子别扭劲儿,总是难以撑平,谁教他半路出家,向佛不专呢!

“我问你……”

甜甜的小嘴几乎都快挨着了头陀的胡子脸,那么娇滴滴地在他耳边上说着——

“这个主儿他到底是谁?……姓什么?叫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空头陀可真傻了脸,摇摇头愣是不知道。

别说是他了,这庙里上上下下谁也不知道。

“你不说?”甜甜的小嘴一噘。

“不是不说……是不知道!”头陀直着两只眼:“龟孙王八蛋知道,真的不知道!”

那样可不像是撒谎,甜甜莫名其妙地向他瞧着:“怪事……人总得有个名字呀!他是哪里人?打哪里来的?”

头陀还是摇头:“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!”

“是个新科的举子,进士?”甜甜煞费思索,仍不死心:“再不是谁家的王孙公子?手面儿好阔,好大方……就是……脾气大了点儿……”

“嘿嘿……有钱人家哪!”头陀说:“管这么多干啥呀!反正有钱就好了,再说,长相总也不赖吧?”

“那倒也是……”甜甜笑了,一时绯红了脸,“要不然我也是不来……别瞧他有钱,钱再多要是人讨厌,我也犯不着……”

空头陀嘿嘿笑了两声。一眼瞅见了对方姑娘胸前的大串明珠,不由为之一怔,这玩艺儿记得来时不曾看见,不用说多半是得自庙内恩客的赏赐。

好阔气的出手,怪道小丫头片子直夸他大方,敢情是每次来都从不落空。

想向她要点什么,却是“庆春坊”的那乘小轿子来到了,押轿的老妈妈花枝招展的打扮得怪模怪样,老娇精似的,这阵子山坡台阶,爬得她直喘气儿,不等到跟前就坐了下来。

一看见她空头陀简直都怕了,生怕她上来噜嗦,慌不迭揭开了轿帘,把甜甜让了进去。

“姑娘你请吧,不送你啦,下一次是……”

“十四……忘不了……”

甜甜的声音,听着也是舒服。紧接着放下了帘子,小轿抬起来打了个转儿,一径地向山下去了。

空头陀这才似心里一块石头落地,眼巴巴地瞧着轿子走远了,刚要转向回去,却是有人放他不过。“呔!空头陀!你干的好事!”

空头陀吓了一跳。

面前人影一闪,跳出来个小和尚。

“啊!北斗小师傅,是你……”

“是我,怎么样?”

小和尚手叉着腰,满脸气愤,大声叱道:“你干的好事,居然把女人带到庙里来了,看我不报告老师傅打断你的狗腿!”

“嗳呀……”空头陀只吓得脸色惨变,“小师傅你可不要胡说……什么女人不女……”

“你还耍赖,”北斗大声嚷道:“当我是瞎子吗?赫赫……老师父果然聪明,就猜出了你们有鬼,才叫我守在这里,果然……”

空头陀又自“啊!”了一声,“你说什么?是方丈师父要你……”

“那可不是!”北斗和尚冷笑道:“老师父说这几天庙里有邪灵作祟,要我守看山门,哼哼,你看怎么样,果然被我捉着了你这个色鬼,没有什么好说的,走!跟我去见住持师父去!”

说时当胸一把抓住了头陀的僧衣。

空头陀“唷!”了一声,满脸堆笑道:“这又何必?小师父有话好说,何必……”

一面说,顺手把先时得自甜甜的一个银锞塞向小和尚手里:“这个嘻嘻……小师父高抬贵手!”

北斗小和尚怔了一怔,看着手里银子,呸了一声道:“你……好!还敢用银子买通我?看我不……”

刚要大声喊人,即见山门当前人影晃动,一连闪出了两个僧人。

前面一个,体态粗壮,生得浓眉大眼,年约四十上下,正是本庙住持和尚,法号“阿难”,一身武功了得,庙里和尚人人怕他,出了名的疾恶如仇,最是难惹。

后面和尚,皓首银髯,一身杏黄袈裟,法号“少苍”,却是本庙方丈师父。

眼看着庙里两个当家的高僧同时现身,只把空头陀吓了个魂飞魄散,“啊呀!”一声,便自愣在了当场,泥人似的不做声。

北斗小和尚乍看之下,也不禁全身打抖。

“啊……原来方丈……住持师父来了……弟子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

一面说,手指向空头陀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“这里的事,我们都看见了——”住持师父沉着脸向小和尚道,“没有你什么事,下去吧!?

“是。”小和尚皇恩大赦般地磕了个头,刚要离开。

“且慢!”老方丈唤住他嘱咐道:“到山门站着,不许任何人出来!”

“是。”

再次应了一声,小和尚才自转身一溜烟也似的跑了。

看着小和尚背影消失离开之后,阿难和尚霍地面色一沉,怒叱道:“大胆空头陀,你可知罪!”

身势一闪,“呼!”地一声,一阵风也似,纵向空头陀当前,手势乍举,待向空头陀脸上掴来。

却是方丈师父的一声:“阿难!”唤住了他。

阿难大师停住了手,奇怪地向方丈回头注视。

“老师父……这厮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!”少苍方丈双手合十,长长颂了声佛号,喃喃道:“这件事怪不得他……怪在那一日的贵人挂单,既收了他,便有今日之事……阿难,你空自随我参佛多年,恁地还是如此火爆脾气!南无阿弥陀佛——”

一面说时,老方丈竖起了右手,又自颂起了佛号,手上一百单八颗黄玉挂珠,随手而垂,一颗颗黄光净亮,耀眼生辉。

阿难和尚轻轻一叹,说了声:“弟子知罪,是弟子莽撞了……”便自后退一步。一时目光灼灼,直向面前的空头陀逼视过来。

空头陀脸上饶是挂不住,呐呐地说了声:“我……弟子……参见两位师父……弟子知道错了!”

话声出口,双膝一屈,便自跪了下来。

眼前衣袂飘风,噗噜噜长桥卧波般掠过一人,瞧了瞧,正是少苍方丈,起落如风,落地无声。老和尚好俊的轻功!

只以为他的来意不善,空头陀只吓得打了个哆嗦。

“方丈师父……饶命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!”老方丈望着他微微点头,“你起来答话!”

“是……”空头陀叩头站起。

“我只问你,这事情有多少次了?”

“这……弟子……”

“实话实说!”

“是……”头陀呐呐道,“总有五六回了!”

“好畜生!”阿难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(1)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太苍之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