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苍之龙》

(2)

作者:萧逸

定了一会,和尚才冷冷地颂了声佛号:“阿——弥——陀——佛——施主好厉害的‘按脐’功夫,幸会幸会。”

右手打了个问讯,也算是见面之礼,身子一晃,就此落身墙外。

宫先生也自无趣,料不到这个阿难和尚如此厉害,竟是小看了他,一时间心里悻悻,大大改了以往对庙里和尚的轻视之心。

却是那一面,老方丈“好戏出场”,热闹得紧!

这位先生的架子好大。

在外面的板凳上枯坐了好一阵子,犹不见传话接见,少苍老和尚却是好修养,只把串黄玉念珠在手里来回把玩,嘴里念念不绝像是在念经。

这间佛堂,最是安静,如今却成了对方贵人先生的睡房,门外红木条凳上,长时地都坐着个人,随时听候着里面的差遣,规矩好大好大,断非一般俗客商家模样……

老和尚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,由不住又自低低地念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。真个盘算不出对方主人到底是干什么的?——珠宝商人?一个珠宝商人能有这么大的派头、排场?万万难以令人置信。

佛堂珠帘“哗啦!”一声卷起,叶先生满面春风由里面走出来。

“我家相公有请,老师父可以进去了!”

“阿——弥——陀——佛——”

老和尚欠身站起,刚要迈步,却为叶先生横身拦住:“老师父——”

“施主……”

“老师父,”叶先生脸色微窘,含笑说道:“我家相公平素养尊处优,被人奉承惯了,一向说话托大,回头说话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!”老和尚合十笑道:“施主不必关照,这个老衲知道,一切无妨……”

叶先生点头道:“老师父深明大体,实在难得,你是出家人,跳出红尘之外,大可兔去俗礼,回头相见,就不必跪拜了。”

老和尚登时一愣,接着颂起一声佛号“阿弥陀佛”,什么“跪不跪拜?”压根儿他就不曾想过。哪来的这许多规矩?叶先生这么说,他只是听来好笑。

叶先生还要说什么,珠帘卷起,一个瘦长留有黑胡子的中年汉子,自内探头道:“和尚快进去了,相公等久了!”

少苍老方丈唱了声“阿弥陀佛”,便自启步进入,坐在红板凳上的年轻听从,慌不迭为他撩起来帘子,老和尚双手合十,向着叶先生略一欠身,便自迈入。

里面的摆设变了。

原先的三尊佛像都用大幔子遮了起来,檀木香案挪到了中间,成了对方的书案。

那一面锦帐半曳,黄绸覆面,布置了好大好阔气的一张睡榻,佛殿的几张红木太师椅,都挪了进来,布置成一个如意待客摆设图式。显然是老和尚以前所不曾见过的……

因为地方够宽敞,便在睡榻与书案、客座之间特置了一层幔帘,里外两层,间以轻纱,被一个如意玉钩轻轻勾起,看起来顿呈无比雅致、气势。

主人诸葛相公,正在写字,老和尚进来,他抬头看了一眼,仍然低头写他的字。

老方丈轻轻颂了声:“阿——弥——陀——佛——”待将说话,后面跟进来的叶先生却冲着他,摆了摆手,叫他不要出声儿。

老和尚便只得住口不言,心里大是纳闷。脸上故示轻松地做出了一片笑容。

乘此机会,倒要打量一下这位先生,到底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?

个头儿不高不矮,肤色不白不黄,看上去倒似有点金红那样的颜色。相书上有所谓“满脸飞金”,大概就是这般气色了,只是眼前的这位,器宇容或不凡,却显示着一种难以比拟的孤高,年纪不大,不过是三十来岁的一个青年,眼神里却透露着极其深执的沉郁与坚毅,黑而浓的眉毛,也同时下少年人一般意气风发,却是直贯于眉心间的一道直纹,使他看起来老成而持重,总似抑压着一种冲动、苦闷什么的……

好特殊奇怪的一种气质。

老和尚平素善于相人,这一霎,当他注目于眼前青年人时,不知怎地,心里有一种强力的震撼,特别是当对方青年向自己投以目光时,那种感觉尤甚。

“阿——弥——陀——佛”

以老和尚平素之养性修心,这一霎亦不免心里大是起伏,竟然显示着几分难以自持,不自觉地再一次颂起了佛号。

“阿、弥、陀、佛。南无阿弥陀佛!”

冗长的佛号声音,使得对方青年不觉仰首一笑。

“老和尚你这是干什么?念个没完没了的?”接着搁下了手里的笔:“得!送你一幅字,写好了!”

老和尚愣一楞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身旁的叶先生已道:“还不赶紧谢过?跪下磕头?”

老和尚一欠腰,双手合十,又是一声佛号,逗得对方青年哈哈大笑道:“又来了,又来了,和尚不用多礼,过来瞧瞧我写的可好?”

少苍老方丈正为着“跪下磕头”这码子事心里别扭,对方青年这么一来,却合了他的心意,嘴里应了一声,直趋而前。

不经意那个留着黑胡子的中年瘦长汉子却自边侧抢先一步,站在了青年身边。

一股无名力道,传自中年汉子,气势饶是可观,竟使得老和尚急慾欺进的身子为之一挫。

很显然,这意思是要老和尚的身子不要太靠近了。

老和尚自幼从佛,七岁练功,练的是“童子功”,由于一辈子童身,功力极是可观。却是眼前这个中年瘦高汉子,功力更不含糊。

行家出手,剃刀过首。

虽是不着形相的轻轻一触,老和尚亦是肚里有数,单掌直竖,颂了声:“阿弥陀佛一——”冲着当前留有黑须瘦高汉子微微一笑,便自定下了身子。随即向着桌上的那幅字看去。

鹅黄色的宣纸上,落着四个大字:

“涤我忧心”。

没有上款,下款四个小字,却是“听蝉阁主”,字迹虽不甚工整,却有气势。

老和尚又是一声佛号,一连说了几个“好”字。

“老衲拜受了,”老和尚银眉频眨,抬头看向青年笑道:“这听蝉阁主,想是施主的别名雅号了?”

青年莞尔一笑:“你这么说亦无不可,在你这庙里住,天天听蝉,哪里也懒得动……要是没有这点道行还真住不下去,来吧,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,坐下聊聊吧!”

宾主便自在如意太师椅上落座。

自有一青衣侍者奉上香茗。青年向一旁侍立的叶先生道:“把程先生新给我刻的那方印给盖上,另外把我收的那幅观音大士绣像一并赐给庙里,算是给老和尚的见面礼吧!”

叶先生应了一声:“是……”便自听差行事。

近看对方青年,同字脸相,通天鼻梁,双颧高耸,直贯耳根,惜乎眉心低洼,气色不开,有如群山竞耸间的一片盆谷,此一不足终成最大遗憾。

相术中所谓的“龙飞不振”、“马走玉堂”料是指此而言了。

再看对方青年,五岳有亭,坐如金钟,面有朝阳,体不露筋,分明极贵之人,黑白瞳子间那一点皎皎神光,不怒自威,分明有慑人之势。

看到这里,老和尚心里“啊哟!”地叫了一声便自收回目光,不再审看,却是那一颗久寂的心,噗通通为之跳动不已,显然不再安静。

“施主今番结忧,不知在庙里还有多少耽搁?阿弥陀佛!是不是可以预示行止,也好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”青年想想,摇头道:“很难说……还说不准儿……”

“是是……”老和尚缓缓抬起头来,不自觉地与对方青年目光又自交接。

“怎么,嫌我们住的太久了?还是怎么了?”

“不不不……施主你多心了!”

正巧叶先生拿东西进来,聆听之下,站住脚道:“施主这个称呼不好,有失尊重,老师父你还是改称‘先生’吧!”

青年一笑不言。

老和尚双手合十道:“老衲遵命,就改称先生吧……阿弥陀佛!”

青年看着他道:“和尚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老衲行年七十有六,先生贵庚?”

“我二十……”一笑不答,反问对方道:“你看呢?”

老和尚颔首笑道:“也就是二十出头,先生年轻有为……先生你是贵人之相啊!”

青年看着他说:“这么说你还会看相了?”

老和尚颂了声:“阿弥陀佛!”却是笑而不答。

这却引起了青年的兴趣,身子坐正了道:“那就给我好好看看吧,看看我今年的运道怎么样?”

“先生——”

一旁的叶先生趋前,微微欠下身子,面作苦笑道:“这……不……”

青年叹了一声道:“算了!”身子向后一靠,十分气沮地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……”

一眼看见面前的老和尚,便自住口不说。

他原是想向老和尚问佛问禅的,却是一刹那间又自兴趣索然。

想了想,乃自问道:“你这庙里什么时候有庙会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老方丈答道:“每年正月十五……还早。”

青年点点头,索然道:“好像也看不见什么进香的客人!”

叶先生接腔道:“他这里山太高了,走一趟也累得慌!”

老方丈说:“对了,是远了点儿……”

青年看看他道:“我在这里住着无聊,老和尚你看看能有什么乐子没有?”

“阿弥陀佛!”老方丈怔了一怔,口颂佛号道:“出家人生活就是这样,先生说的‘乐子’不知是些什么?”

青年道:“什么都没有关系,只要热闹好玩就好!像是唱庙戏,打架摔交什么的都好!”

老方丈听着不觉“呵呵!”地笑了。

叶先生脸色尴尬地道:“先生,他们这是庙里,不作兴这一套,只有番僧的喇嘛庙会才有这一套……”

“喇嘛庙跟这个庙又有些什么不同?一样都是信佛!”

“啊……分别可大了!”老方丈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——这事却要由根本说起,先生若有意问禅,老衲愿从头说起!”

青年说:“你就说个‘禅’吧,什么叫做‘禅’?”

老方丈又是一声佛号。

“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——先生见问,这‘禅’吗,本是种无言的空境,话虽如此,却也不是随便说得的,顿禅作略,有如守关,寻常听个‘禅’字,也当河边洗耳,若问及‘佛’,更要漱口三天……”

青年聆听至此,不由哈哈笑道,“哪里有这许多讲究?这么麻烦,我不听了!”

老和尚又是一声“阿弥陀佛”道:“老衲只是这么譬仿而已,只是告诉先生听禅问佛,理当庄重而已,设非正心诚意,等闲不能将此二字提挂嘴边。其实天地间一切,举凡语言文字,起心动念,俱有禅意,而扬眉转目,搬柴汲水,无非禅机,那是一种无限的境界,可说三天,又不可说一字,这番意境端在一个人的‘悟’与‘性’上,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——”

青年点点头,微笑道:“说得好,像是个有道高僧,今天我累了,改天叫曹先生去请你来,咱们再好好谈谈……这些日子,我常常想,人生真是虚空,一个人富有四海,权能通天,其实也不过是个凡人而已,只是这番道理,却要退一步后才能着想……”

“对了!”老和尚频频点头道:“阿弥陀佛——檀越能见及此,亦是不容易了。”

青年笑道:“话虽如此,要我真剃度出家,一天到晚阿弥陀佛,那个罪可更不好受,好了……”

说时他伸了一下胳膊,懒洋洋地看向叶先生道:“送给老和尚的东西备好了没有?”

叶先生道:“备好了,字也干了!”

说时把一个绸子包双手奉向老方丈。老和尚接过来道:“阿弥陀佛,老衲愧受了!”

“你走好了!”青年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地道:“我还会派人去叫你,好好跟你谈谈!”

这是在下逐客令了。

老方丈站起来合十告辞,青年身子靠后,索兴连眼睛也闭上了。

中年瘦高汉子站在青年身后向着老和尚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要多说,老方丈便自这样地退了出来。

揭开珠帘,走出殿堂。

叶先生跟随一步道:“方丈师父借步!”

老和尚停下脚步,白眉下搭道:“叶施主有话要交代么?”

叶先生嘿嘿笑道:“还是那句话,我家主人性喜安静,不喜外人打扰,住在这里的事,万不可对人提起,却要老师父记好了!”

“这个不庸交代,老衲知道了!”老方丈微微一笑:“说到贵主人性喜安静,却似未必,依老衲看,他的凡心不断,眼下静极思动,却要防上一防,阿弥陀佛,老衲言尽于此,暂且告退了!”

合十一拜,便自转身自去。

叶先生一直走到外面禅堂,站在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(2)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太苍之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